文化人物

1952年,37岁的顾准被撤去上海市财政局长职务。 关于这次撤职,没有档案材料,只有一份当年2月29日新华社电讯稿的几句话“顾准一贯存在严重的个人英雄主义,自以为是,目无组织……屡经教育,毫无改进,决定予以撤职处分”。
15-07-10
11月2日晚上,陈布雷前往黄埔路总统官邸。他本是这儿的常客,这一回,却有点非同寻常,他不是去开会,也不是应总统的召见,而是去探望病人蒋介石。“龙体”欠安,以陈布雷的身分和他对领袖之忠诚,不能不有所表示,这也是个单独面谈的难得机会,有些话是不宜在公众的会议上说。
15-06-26
我十八岁离家,今年虚岁三十六,算起来,迄今的人生里,一半时间都在外。这一半的时间里,驱使我不断离家远走的,无非是所谓“学业”和“事业”。父母在人前夸耀儿子时,所依据的也无非是这两点:学业圆满,事业小成。自己回想起来,也觉得这一切理所应当,从未想过另一种可能。
15-06-21
1974年6月,江青在天津的一个“儒法斗争史报告会”上兴奋地宣布“发现了一部李卓吾(即李贽)的《史纲评要》,现在准备出版”。然而,经过一些专家鉴定,这本书并非李贽所作,而是假造的“伪书”。这个结论,使有关方面大为扫兴。于是,他们想起了目录、版本学的权威、北大教授王重民。
15-06-21
1928年,国学大师刘文典担任安徽大学校长。蒋介石多次表示要来视察,但均遭拒绝。刘表示,大学不是衙门,不需要向权贵献媚。后来学生闹学潮,蒋让他交出闹事学生名单,刘再次拒绝,并指着蒋说:“你就是军阀!”
15-06-21
1966年的那幕情景我永生难忘:我在古街上玩,忽然远远看见一大队工人,踏着青石板路而来。他们背着大刀、红缨枪,还有步枪和机关枪,昂首阔步,神气十足。队伍的最前面,走着我的父亲,还有他的一些同僚。父亲戴着纸糊的高帽子,帽子上还有个用草绳编的辫子垂下来——
15-06-06
有些人为所有人活着。他们是人类尊严和不屈精神的代名词。面对他们,我们必须表示敬意。索尔仁尼琴就是这些人的杰出代表。
15-05-29
那只羊凄厉地惨叫着,跪在那里,就是不肯进门。羊的那哀嚎声,就像哭一般。小女孩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这香喷喷的涮羊肉原来是从……那天晚上,她没吃一片羊肉,吃的是烧饼,任凭别人怎么劝,从那一天起,她就再也没有沾过一点荤腥。
15-04-21
在1952年开始的“三反”运动中,王世襄与马衡院长和朱家溍先生被列为重点审查对象。他先是被关在故宫东岳庙,然后又关到公安局看守所,审查进行了一年多,最后证明了他的清白无辜。王世襄在关押期间得了肺病,“取保释放”后,故宫却开除了他的公职。后来他进了民族音乐研究所,1954年,故宫想调回王世襄,被拒绝。
15-04-13
第一次遇到司马中原,就向他求证他的前世这件事。我本来期待的是司马一笑了之,不想他竟说冯冯所言非假,他前世是一个上吊自尽的农村少妇。他一生下来,就会说话,把他的家人吓坏了,要灌他粪便或黑狗血什么的,他怕了,才再不敢多言。
15-04-06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