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物

把一些高级统战对象打成了“右派分子”,他们心里究竟服不服,还会不会进行新的“破坏”活动,这是上面很不放心的事。所以必须随时掌握他们的动向,这样就有必要在一些大“右派”身边安插耳目。已经知道的一例是冯亦代。
14-09-12
杨宪益房间的墙上挂着他自己绘制的中国历朝历代的疆域图。国难当头,他放弃到哈佛大学念研究生、当助教的机会,毕业后要回国效力。戴乃迭坚定地表示:“无论有多么难,你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没有世俗女人那种虚荣与势利,质朴清新脱俗,是乃迭最令他深爱的特质。
14-09-04
英国著名的无神论哲学家安东尼.弗卢教授于2010年4月8日逝世,享年87岁。他出身在一个基督教牧师家庭,但从15岁开始就反对宗教,一生从事无神论研究,出版过几十部反宗教的哲学著作,在许多所大学担任哲学教授。在他81岁高龄的那年(2004年),忽然间宣布他这一辈子错了,在他临终前认识到,宇宙间不可能没有造物主。
14-09-03
一九九三年,哥哥巫宁坤用了两年多的心血写成的英文版自传《A Single Tear》由美国Atlantic Monthly Press出版社出版。作为他的妹妹,我曾耳闻目睹他九死一生的经历,并和他的一家风雨同舟,共度难关。书中真实的描述让我一次又一次的泪如雨下,难以自禁。自传先后被翻译成日,韩,瑞典文。许多中,外朋友也都为他一家人的遭遇留下了同情的眼泪。
14-09-03
细细想来,我这也忍,那也忍,无非为了保持内心的自由,内心的平静。你骂我,我一笑置之。你打我,我决不还手。若你拿了刀子要杀我,我会说:“你我有什么深仇大恨,要为我当杀人犯呢?我哪里碍了你的道儿呢?”所以含忍是保自己的盔甲,抵御侵犯的盾牌。
14-08-30
流沙河人生最剧烈的跌宕因诗而起。因为一组名为《草木篇》的小诗,流沙河成为全国最早的政治祭品,从此开始了22年的右派生涯。几个月后,反右正式开始。全国又有不可计数的人因为与《草木篇》莫须有的株连而被打为右派分子,相似的人生悲剧次第上演。
14-08-27
叶老开口便说:“我的饮食不简单!我从8岁就开始吃素,已经吃了90年。”据她老人家说,吃素对人体很有益处,并不像有些人说的会营养不良。她说:“有些东西我没法告诉大家,只能靠你们自己去悉心体会。”
14-08-27
不顾道义的爱、邪淫的种子,开出的只会是恶之花。最初面对诱惑时,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可以自控。但不当的情欲如同布满鲜花的泥潭,一旦踏上去,就没有了退路,就会身不由己地越陷越深。他们可曾想到,一时欢愉,最终会由此付出家破人亡的惨痛代价?
14-08-23
当近54万字的《寻找大饥荒幸存者》一书在明镜出版社出版之际,我受《新史记》杂志委托,采访该书作者依娃,她给我发来这样一段话,是自我剖白,也是自我期许:“寻找真相,即求索真理。我写作的力量来自于正义和爱,我爱这些受过世间最深刻的苦难的人。最真实的记录苦难,这是一个作家应该具备的道德和勇气。”
14-08-23
林徽因出生于一九○四年六月十日,在老一辈眼里,她是上世纪三十年代一位美丽的女诗人、多才多艺的建筑学家。那么,在孩子眼里,林徽因是怎样一位母亲呢?在《倏忽人间四月天——回忆我的母亲林徽因》一文中,林徽因之子梁从诫写到了他眼中真实的母亲形象。
14-08-20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