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物

但凡50岁以上的人都还记得那本《欧阳海之歌》的书吧,当年这本书和作者让很多人崇拜的五体投地。历经多少坎坷的作家金敬迈,晚年对自己的一些行为进行了深刻的反思。作家是可怜的也是可悲的。但是在那种制度之下,作家也是无奈的。一个被政治目的利用的作品和作家是没有灵魂和精神的,
14-08-16
而留在大陆有59人之多,占院士总数的74%。这59人中,有的人是故土难离;有的人是觉得无论何种政党执政,总需要各种“人才”来建设国家;有的人在政治上反对国民党而倾向中共;还有一些人是抱着“政治投机”的心理留下。那么,这59人的结局如何?且看如下:
14-08-07
胡适是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代表人物,他常常拿言论自由、民主宪政和保障人权等问题批评蒋介石,要知道,老蒋当时是一党专政的最高领袖,口含天宪,生杀予夺全在一人,而他对胡适的逆鳞批评不但没有打击报复,而且在很多时候还接受了对方的批评,一辈子坚持结交胡适这样的诤友,实在是非常难得和难能可贵的。
14-08-06
张君劢(1887年1月18日-1969年2月23日),中国最后一个纯粹的“儒家”一生循着一个传统儒者的道德,主张以传统中华文明为根基,吸纳西方先进文化,力图以改良而不是革命的方式,把中国建成一个与本民族传统相适配的民主宪政国家,并毕生为这一目标而笃行勉力。
14-08-03
王实味只活了41岁,1947年被他信仰的党所杀。死的时候头上戴了三顶大帽子,“反革命托派奸细分子”、“暗藏的国民党探子、特务”、“反党五人集团头头”。这些帽子哪一顶都足以把他打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14-07-29
这是我活了五十多年第一次受到的批斗。它确实能令人惊心动魄,毕生难忘。它把人的残酷的本性暴露无遗,然而它却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了我一条命。“这样残酷的批斗原来也是可以忍受得住的呀!”我心里想,“有此一斗,以后还有什么可怕的呢?还是活下去吧!”我心里又想。
14-07-27
题記:我的朋友纪一,原是《中国社会保障报》总编室主任,一生喜欢舞文弄墨,10大气功师他就写了七位。不知因何事惹怒了江,在那年镇压xx功的运动中,他被判了十九年有期徒刑,至今还关在监狱了。服刑前我去秦城看望他一次……
14-07-26
1951年,年仅16岁的倪匡为了追寻乌托邦理想,辍学离家,只身北上进入当时的中共军校〝华东人民革命大学〞受训三个月,成为中共的一名公安干警后,被派到内蒙古垦荒。在这期间,天性爱好自由敢想敢干的青年倪匡得罪了总队书记,因拆木桥烧柴取暖而被扣上反革命罪名,面临死刑判决。
14-07-24
“张恨水”似乎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一个尴尬的角色:一方面,作为20世纪创作数量最多、最受读者欢迎的作家之一,他用毕生心血所营造的3000多万字的文字世界,用多种体裁,勾勒出一幅鲜活的20世纪前半叶的社会图景。另一方面,中国现代文学史却在相当长时间内或将其作为批判对象,或干脆不列入文学史。
14-07-17
有意思的是,和所谓“旧社会”过来的大部分知识分子不同,这些年来,孙大雨不仅没有通过不间断的“自我批判”,求得“新社会”的容纳。他对于强加给自己的“批判”,始终是不服,甚至对抗的。别人指责他“反动”,他就骂别人是“反革命”。
14-07-15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