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物

朱自清在大陆可谓家喻户晓。人们不但记得初中课本里他写的散文诗,更记得毛泽东对他的评价:“朱自清一身重病,宁可饿死,不领美国的‘救济粮’。”于是很多人认为朱自清是饿死的。文华先生最近撰文认为事实并非如此。
14-07-02
英国侦探小说家柯南·道尔,因用脑过度患上严重的失眠症,医生告诉他睡前喝一杯杜松子酒就可安睡,他试过果然奏效。而后的十几年,无论失眠与否,睡前喝一杯杜松子酒成了他必不可少的习惯。
14-06-28
我邂逅“死亡”是在4年前。今天我之所以将这一切记录下来,并不是想亵渎死亡,或张扬对死亡的战胜……我知道,死亡是不可战胜的。但死亡也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痛苦与恐怖。人们对死亡的了解可能比认为的要少得多。
14-06-26
郑念身陷绝境,却绝不接受任何强加的罪行,她奋力讲道理、摆事实,为自己抗辩。看守所认定,没有一个犯人像她那样“顽固和好斗”。为了让她承认那些莫须有的罪行,郑念曾经有十多天双手被反扭在背后,手铐深深嵌进肉里,磨破皮肤,脓血流淌,度日如年。
14-06-16
1. 这一百年间,谁最爱这个国家?谁最关心这个国家?谁最能替老百姓说话?谁比较最能不计自己一时的利害得失而为国家的命运着想?我想了想,还是知识分子。 2. 对知识分子的态度是一个时代政治宽容的主要标志。在这方面,大陆这五十年实在是乏善可陈。
14-06-12
1970年,章诒和以“现行反革命”的罪名被判20年。 “监狱里蹲了10年,从28岁到38岁。出狱后噩梦十载。白天奔波劳碌,夜晚被人追逐残害。梦中惊魂不定,醒后大汗淋漓,再多的安眠药也是无效。”
14-06-06
1966年8月18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广场首次接见红卫兵。当年19岁的北外学生王容芬在广场上百万疯狂的红卫兵当中,意识到中国如此发展下去必将大乱。王容芬之后上书毛泽东,震惊了北京,也给她的人生带来彻底转变。
14-05-22
暗访的那些日子,李幺傻几乎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中。每次上班的时候,他要经过一座天桥,然后才能来到报社的门口。每次走在天桥上,他都要左右观望,回头查看,看看身后是不是有人跟踪。而每个夜晚回家的时候,他都要在外面溜达溜达,确定没有人跟踪,才会赶紧回家。
14-05-14
从北方到南国,从暗访乞丐到暗访盗猎,从一个缩手缩脚的打工者到一个饱经风霜的老记者,十年的岁月,十年的苦难,十年的惊险,十年的磨砺,我都写在了这个帖子里。这套《暗访十年》改变了我的生活状态,我以前只是给报刊投稿,一个编辑的好恶足以断送我多年的心血;而天涯,为所有书写者搭建了一个公平的平台。只要是金子,终会在天涯发光。
14-05-13
如果说曹雪芹的《红楼梦》“看来字字都是血”的话,张先痴老人坐在电脑大象穿针般地一字一字敲出来、缩缩着自己半生血泪经历的《格拉古轶事》和《格拉古实录》,则是血和泪的结晶!
14-05-13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