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人物

像大多数曾经被高电压穿身而过的人一样,西科里拉在意外发生后有些略微不适。一两个星期内,他一直感觉迟钝,记忆力也有问题。可是不久,那些症状消失了,而情况却变得不可思议:西科里拉突然变得嗜欲无极地渴望听钢琴曲。
14-09-15
每天早晚被强迫集体唱《牛鬼蛇神队队歌》:“我是牛鬼蛇神/我是人民的敌人/我有罪,我该死。我有罪,我该死。/人民应该把我砸烂砸碎。我是牛鬼蛇神/要向人民低头认罪/我有罪,我改造。我有罪,我改造/不老实交代死路一条,死路一条。” 音乐界对此评论:这是音乐史上最黑暗的一串音符……
14-08-29
这里有两个医学界科学界无法解释的奇闻,并轰动世界。一个是英国男子,一个是美国女孩。 马丁.菲恩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却能迅速记住歌曲旋律并演唱出来。 阿琪雅娜接受牧师采访时,说她经常看到耶稣的脸。
14-08-26
2008年6月18日,一位92岁高龄的老奶奶,在美国佛蒙特州的山区的家中去世,她的朋友和她的孩子们围绕在她身边,看着她安详地闭上眼睛,离开她以最自由的心灵尽情拥抱过的这个世界。她就是塔莎·杜朵 Tasha Tudor(1915年8月28日——2008年6月18日),美国儿童绘本女作家。
14-08-19
全国四大“书画装裱大师”之一的洪秋声是她的慈父,也是她的恩师;在父亲营造的轻松愉悦的家庭氛围中,她从一位喜欢唱歌跳舞的小姑娘,“潜移默化”之中爱上了古代书画手工装裱这一行;她曾在我国首届裱画培训班上为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员作技术示范;她主持过传奇女画家潘玉良中国画等遗作的揭裱修复;经她亲手挽救的古代书画珍品不计其数,
14-08-19
在书画装裱界,洪秋声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公认为是古画修复界的圣手,连东京、伦敦等地的报纸都报导过他的精湛技艺。一代大师黄宾虹先生曾这样赞誉道:“秋声乃画界良工神医,确有起死回生之术,妙手回春之功。”此外,洪秋声还与行内另外两大装裱师周桂生、刘道生共同被称为“海上三生”。
14-08-18
她的十六幅工笔重彩《西厢记》、以及《西厢记》邮票是怎么画出来的呢,房间冬天太冷,另一个邻居的小伙子,就给她的玻璃窗上再加钉些透明塑料布,好起到第二层玻璃的作用,缓解一下凌厉的雪冻。 加了塑料布,家里的光线更加暗淡下来,白天黑夜,要开着灯,才能绘出美美的西厢。
14-08-17
王叔晖在很早以前的“旧社会”,已凭自己的个人能力生活得够好。一幅画在荣宝斋挂出来,开价四十大洋,买者不讨价就立即拿走,生怕他人来抢。 为何到了新社会,她的劳动的报酬,反而如此之低。 她的《西厢记》白描连环画,一次开印就是十万册,为什么国家这巨额的经济收益里,却无一分她的收入?
14-08-16
王叔晖一生的年月,大多时刻都更爱画柔美的仕女像,但要画武将或战争场面了,宏大的场景与雄纠纠的武将人物,竟然都是手到擒来。人物既带有女性的优美,又有男儿的英武气概,巾帼于此,便是须眉。
14-08-15
我在文化大革命中被鼓动起来大唱毛主席语录歌的时候,知道所有语录歌的作曲家名叫劫夫,我以为劫夫是个有外国血统的人,后来才知道他是个中国人,他的全名叫李劫夫。
14-07-23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