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人物

团长:“人民政府可以代你还债,只要你肯答应回去。” 张大千:“我张大千一生,自己的债自己了。想当年在敦煌,我也欠了几百条金子的债,人家说我发掘艺术有功,可以申请政府补助。我都不肯,我不管你说的是啥子政府。政府的钱是国家的,怎好拿国家的钱给私人还债?”
14-04-28
打开艺术家韩美林的新作《天书》,成千上万、千姿百态的古文字奔涌而来,细看却无一字认得——称其为「天书」,名副其实。
14-04-16
张大千拼搏于上海画界时,仿石涛的画到了连行家都无法鉴别真伪的程度。 那时,宁波富商李茂昌也是被他“骗”过的富贾之一。当李茂昌把花了50块大洋买回的“真迹”给心爱的女儿李秋君看时,她笑着说画是假的,但作画之人天分极高,将来成就之大,将是划时代的。
14-04-14
题记:荒唐年代必然有荒唐的故事,一个12岁还在上小学的孩子,竟在“反右斗争”中被中共地方党委划为“童右”,一样弄去“劳动改造”,你相信吗?然后却是事实。
14-04-13
廖昌永出生在四川郫县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他光脚走进上海音乐学院,最终成名于国际的故事,最为人们所津津乐道。从农民到世界级的歌唱家,在很多人看来这之间遥远的距离有些不可思议,所以反复惊叹。
14-04-11
如果没有双臂,你会做什么?如果失去了一条腿,你能走多远?如果只有一只眼睛,你的世界又会怎样……这些不幸的人生假设,台湾传奇画家谢坤山都遇到了。16岁那年,他因触高压电而失去了双臂和一条腿,后来又在一次意外中失去了一只眼睛。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看似极端不幸的人,却成了全台湾家喻户晓的快乐明星。
14-04-05
之前,他是神童、天才钢琴家,留学汉诺威,拜师凯沫林,还是英国皇室、巴西贵族的宠儿,拉赫玛尼诺夫国际钢琴大赛的冠军。2005年回国之后,他在北京大兴区一个3层独栋建筑的地下室里,一个人弹着他价值126万的斯坦威钢琴,没有他想象中的名气,没有听众。
14-03-28
回国时,他没有带回多少财物,只带回来一身卓绝的绘画才能与见识。 但回来面临的境况似乎并不比他想像的更好,他的家人不知尚剩几许,或是都失散与不在了。与他多年知己知彼的革命好友黄兴、孙中山与程璧光等都已辞世,了解他赞美他知道他对革命有贡献的人,都变成了沉默的亡灵。
14-03-26
在圣彼得堡音乐学院,不仅同窗好友,甚至连执教经验丰富的教授都觉得,这位漂亮迷人的姑娘的性格并不像她的外貌那样妩媚柔弱,那么好对付,她极有主见,从不隐瞒自己的观点,对于认为是正确的事物,尤金娜决不妥协退让。
14-03-10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