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堪往事

那个时候,文化考试考得好,很可能不是一种幸运,反倒是一种罪过,一种错误,甚至一种耻辱。1966年夏天我小学毕业,因成绩好考上了当时的重点中学浙江省衢州二中,入校不久正好遇上了“文革”爆发,仅仅三个月后便被集体退回了原毕业的小学。理由是我们这一届学生是文化考试选拔的,成绩太好,全是些“修正主义苗子”,
16-01-25
“福利院周围每天都有被丢弃的婴儿,派出所和街道居委会也不断送来捡到的孩子……”2005年12月,一个山东寻亲团在无锡的寻亲会,让77岁的陈素英老人一下子想起半个世纪前的那一幕。
16-01-25
六十年代是一个什么样的年代?毫无疑问,那是格瓦拉最风光的年代,在美国是性解放和反越战,在欧洲是学生运动。还有披头士、嬉皮士、迷幻摇滚和杰奎琳·肯尼迪的法国风情。但在我们国家却是一个禁欲的时代。
16-01-12
这组照片中穿着外国军装的年轻人,原来都是去边疆插队当农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昆明知识青年;那支外国军队,则是叫做“缅甸人民军”、人们习惯称为缅共人民军的。几十年过去,这些青年命运各异,而他们参加的那支军队,则已在20多年前,和它所属的政党一起从地球上彻底消失了。
15-12-24
编者按:这是一个流落中国又返回美国的女性的神奇故事。她经历了中国最黑暗的岁月,凭藉信念和不背弃原则的意志,不仅活了下来,还成功地返回了祖国。您从中可品味到体制下人性美的张扬和恶的扭曲。
15-12-16
惨剧在北京的大街小巷中每天发生,狂热的背后,是中国“明哲保身”的旁观者们特有的冷漠。疯狂持续了多日之后,革命的高烧开始减退,于是我又回了一趟学校。
15-12-07
那天处决的犯人中有一个姓马的工人,他是当时阶级斗争典型大案马家大院的主犯,马家大院距离我家不远,所以我特别留意他,他挺胸扬脖,怒目瞪天。那样子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15-11-08
她说:“憋死了,憋死呐!娃儿哎!”她平常称我陈先生,有时候叫我娃儿,“我哪里敢跟人说我家老头是英雄啊,解放后我坐了4年牢呢!说我是国民党军官的老婆哎!光复以后,国民党政府把我当烈士遗属,蒋介石亲自给我批的抚恤金,5万大洋,解放以后这全都是罪状呐!老头子给我留的四座小洋楼,在三牌楼的文德坊,全都给没收的劳……
15-10-28
长沙知青极为震惊,他们悄悄地聚拢商议,不能坐以待毙。
15-10-11
学校“革委会”给我们的规定是,对这些“牛鬼蛇神”一定要爱憎分明,对他们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同情之心,对他们的仁慈就是对人民的极大地犯罪,所以一定不能放松看管。有了这个观念,便没有了约束,况且在那样的政治氛围下谁又敢表现出对“阶级敌人”哪怕一丝丝同情呢?
15-08-04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