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堪往事

前些年回武昌访酒,纠集了一座文朋诗友,在某“苍蝇馆子”胡吃海喝。风卷残云七仰八翻之后,我赶着去柜台埋单上账。坐堂徐娘施 施笑曰:免单了,你们走吧。我好奇,要讨个由头。徐娘半嗔半笑地说:我们灶屋的厨头,说把账记他头上了,月底扣出来。也不知道他欠你们哪位的钱?
14-07-27
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讲,从小接受到的都是一些诸如:“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以阶级斗争为纲”之类的灌输也即所谓的“革命教育”。
14-07-09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期,竟和国民党要员一起关押在四川省公安厅看守所。這儿相当于北京的秦城监狱,没有点儿“功底”是进不来的。当时一同关在這里的有国民党中将、“川甘反共救国军总司令”周迅予,达赖喇嘛经师(名字记不清楚了),国民党抗日名将曾任四川省主席的王赞绪,以及一大批国府党政军要员。
14-06-26
电影《归来》以严歌苓的小说《陆犯焉识》为蓝本,讲了一个犯人从“文革”前后的劳改营历劫归来,与家人团聚,重寻亲情记忆的故事。 但从现实中来说,从政治年代归来的劳改或者劳教人员,以致留场就业的“二劳改”和“二劳教”,他们的归来故事可能并非如此温情动人,而是乏味寒伧,甚至没有归来的机会。
14-06-08
1958年2月,金默玉突然从家中被带走,开始了她15年的牢狱生活。唯一的罪名,就是她的出身:“肃亲王的女儿,特务川岛芳子的妹妹,在那个年代,这足以让我致命。”为了不连累丈夫,监狱中的金默玉申请了离婚,她决定独自度过漫长的刑期。
14-06-01
杨伟名,1923年生,陕西户县城关镇农民,1957年入党,任大队会计兼调解主任,1962年写出《当前形势怀感》一文上书中共中央等单位。 1968年,杨伟名在“文革”中被批斗,在听到自己的好友刘景华因对文革不满而贴出大字报被判死刑的传言后,5月5日,杨伟名在家中自杀。
14-05-27
“开场白”是坐在我身边的一位管教干部向林昭发出的警告:“林昭,今天是张元勋来与你接见,这是政府对你们的关怀,希望你通过这次接见受到教育,以便加速自己的认罪与改造……!”“乏味之至!”其语未休便被林昭的话打断,
14-05-18
草原小姐妹龙梅和玉荣的画册小时候不知看过多少遍,那时觉得她们为了保卫公家财产,真是了不起。然而,几十年后,当我了解了事件背后的真相时,我只有一声叹息。
14-05-15
郭世英的最后几年是在北京农业大学度过的,时间是1965年秋到1968年4月他蒙难。他在农大只有两年半的时间,我有幸认识了他,并且和他有些交往,成为很谈得来的朋友。我认识他确切的时间,记不太清楚,但肯定是1966年文革前不久,
14-05-06
从1960年在战犯联谊会上与溥仪第一次见面,到1967年溥仪去世,家父沈醉与末代皇帝溥仪一起工作、劳动达七年之久,彼此关系和谐,结下了深厚的友情。晚年,家父曾多次给我讲述他眼中的溥仪以及他们之间发生的故事。
14-05-04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