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秘书李锐新作:《中国问题》
发布日期:2013-12-13来源:括苍山人新浪博客作者:李锐录入:春雨
结果双方正式会谈还没有开始,就因国宴上的一场风波不欢而散。苏联国防部长马利诺夫斯基藉祝酒的机会,先是向周恩来表示:苏中要友好,不要让毛泽东和赫鲁晓夫这两个魔鬼来妨碍我们的关系。

书中写道,对于1964年10月赫鲁晓夫的下台,使毛泽东愈发相信他发动批判以赫鲁晓夫为头子的〝现代修正主义〞的先见之明,也视这为弥合正在急剧恶化的中苏关系的转机。中共高层由此派出周恩来为团长、贺龙为副团长的党政代表团,藉参加〝十月革命〞47周年的庆祝活动之机,对苏共新领导进行试探摸底。



结果双方正式会谈还没有开始,就因国宴上的一场风波不欢而散。苏联国防部长马利诺夫斯基藉祝酒的机会,先是向周恩来表示:苏中要友好,不要让毛泽东和赫鲁晓夫这两个魔鬼来妨碍我们的关系。



周恩来装作听不懂,马上转身离去。马利诺夫斯基却不依不饶,又冲着周背后喊道:我们俄国人搞掉了赫鲁晓夫,你们也要搞掉毛泽东!经验老到的周其实当时听到了这句话,不过鉴于是在外交场合,话题又这样露骨和敏感,于是装着没听见。


由于当时有许多西方国家使节和记者在场,这场风波立刻被报道出去。由于事情已经被闹大,不是不予理睬就可以了结的了。深知其中利害的周恩来决定对苏联方面这种公然策反的举动提出正式抗议:中苏原则分歧并不是个人意气之争,要煽动反对毛泽东同志,这根本是妄想。



书中分析,周恩来之所以在这个问题上表现得如此强硬,毫不含糊,固然是出于维护中共尊严的需要,同时也有着个人在政治上的考虑,那就是给毛泽东吃一颗定心丸。



〝他非常清楚担心被人搞掉是毛的一大心病,眼下在党内分歧日深的情况下,毛更是疑神疑鬼,草木皆兵。如果在这件事的处理上不斩钉截铁,旗帜鲜明地反击苏方挑衅的话,就会犯毛的大忌而灾难临头。〞


而毛当时也比较满意周的这种处理方式,所以在他回国时,特意破例亲自前往机场迎接。



书中披露,在1964年底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期间,毛泽东与刘少奇在政治上的分歧发展到公开争论的地步。毛在会前已经为刘在动员党内领导干部下去指导四清运动的问题上讲话比他管用而憋了一肚子火,在小范围的会议上大发了一通,说:〝还是少奇挂帅,四清、五反、经济工作,统统由你管。我是主席,你是第一副主席,天有不测风云,不然一旦我死了你接不上,现在就交班,你就做主席,做秦始皇。我有我的弱点,我骂娘没有用,不灵了,你厉害,你就挂个不骂娘的帅,你抓小平、总理。〞



毛在会上讲话中强调正在进行的〝四清运动〞的性质是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的矛盾,重点是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刘少奇却对此表示了不同的意见,在毛讲话时插话说:四清运动中,各种矛盾交叉在一起,很复杂,还是从实际出发,有什么矛盾就解决什么矛盾的好,不能都上升为敌我矛盾。结果两人当场顶了起来,会场上的气氛相当紧张。


毛泽东对刘少奇竟敢当众顶驳自己大为光火,执意要让刘少奇检讨认错,还示意陶铸、谢富治等人前去〝做工作〞,施加压力。但刘少奇一开始相当固执,拒绝低头认错,弄得毛一时下不了台。



最后,还是由周恩来出面做工作,施展其擅长调解党内矛盾的本事,从中和稀泥,才打破僵局。刘少奇在各方压力下被迫喝下了这杯苦酒,在政治局生活会上作出检讨。



经过这场风波,一直在评估形势的毛泽东达到了试探虚实的目的,认定日后在对刘少奇动手时,不仅周恩来会跟着他走,而且在党内也不会有什么人敢于公开站出来作对。这样一来,让毛大大放了心,根本不想转圜,对刘少奇作点团结和解的表示,相反却愈发视其为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此后,毛开始认真考虑发动文革的问题,并为此做了多方面的准备,将其付诸于行动。



高文谦在接受英国BBC采访时还解释,周恩来对于刘少奇的下场,难免有兔死狐悲的感觉。不过,周决定政治路线上跟毛泽东走是他晚年最重要的政治操守和原则,一直在看毛的脸色行事。所以对于刘少奇,他是不可能会真正援之以手的。



《信报月刊》题为《揭开周恩来之谜》的文章也透露,周恩来最后选择了抛弃刘少奇,以求自保。刘少奇惨死狱中之际,口里叫骂、心中最恨的恐怕不是毛泽东,而是周恩来。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