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曾经“革命”的西藏僧人最痛苦之事
发布日期:2013-12-17来源:转载作者:林辉录入:春雨
他曾经是一个僧人,在文革戾气吹到西藏时,热血沸腾,追随**砸过寺庙,烧毁过经书,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然而,当一切归于沉寂时,对神佛的信仰又让他内心充满了不安,无法再穿上袈裟的他,选择了自愿终生在大昭寺当清洁工。

读罢唯色的《杀劫》,让我印象最深的人物之一是一个叫强巴仁青的老人。他曾经是一个僧人,在文革戾气吹到西藏时,热血沸腾,追随**砸过寺庙,烧毁过经书,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然而,当一切归于沉寂时,对神佛的信仰又让他内心充满了不安,无法再穿上袈裟的他,选择了自愿终生在大昭寺当清洁工。

2003年2月,在唯色去采访75岁的强巴仁青时,他说道:“从我的经历看,我是很革命的。可从我内心深处来说,唉,我感到自己造了很多孽。所以我经常祈祷,下辈子千万不要投生为汉人,不要投生在有汉人的地方。我过去是哲蚌寺的僧人,但这么多年以后,我再也不穿袈裟了。为什么呢?这是因为我干过革命,在居委会工作过,当过民兵,文化大革命时又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再穿袈裟的话就不合适了。穿袈裟是要遵守很多戒律的,可是我没有资格再穿袈裟了。其实我很想穿袈裟,但是我不能穿,因为我觉得自己没资格了。”

“在破四旧时,我砸过‘嘎林古西’,我还把我老师收藏的经书全都烧了。那些经书都是老师在1959年以后悄悄从布达拉宫搬出来的,是宗喀巴大师的语录,再珍贵不过了。可是文革来了,不敢收藏,只好烧了。当时有一个尼泊尔人跟我一起烧,我们都流泪了。我们把烧完的灰丢在了拉萨河里。唉,那时候我们就这样把宗教放弃了。”

强巴仁青口中所说的“嘎林古西”是拉萨帕廓街上具有数百年历史的佛塔。接受上级命令、带头将其毁掉的是冲赛康居委会书记的岗珠,强巴仁青也是追随者之一。而他口中提及的宗喀巴大师,是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的创立者,在藏地具有极其广泛的影响力。

从强巴仁青的叙述中,可以感受到当他在做坏事时,内心也是十分痛苦的,他在烧经书时流下的眼泪就是证明。在他看来,如果没有这场运动,他将会继续穿着袈裟,一心向佛。他如此讲道:

“如果没有革命,没有文化大革命,我的一生会是一个很好的僧人,会一辈子穿袈裟的。寺院也会好好的存在,我会一心一意地在寺院里面读经书。可是革命来了,袈裟就不能再穿了。虽然我从来没有找过女人,没有还俗,但还是没资格再穿袈裟了,这是我一生中最痛苦的事情……”“趁着现在还没有死,赶紧忏悔,不然以后去天葬台连鹰鹫都不会吃,那才真可怜。”

显而易见,毛和**发动的文革不仅彻底毁掉了中原大地和西藏的传统文化,而且毁掉了无数人的生活、梦想、信仰,这其中就包括强巴仁青在内的僧人。他们背负着曾经的罪孽,痛苦的行走在余下的人生中。

2003年11月底,藏历燃灯节的前夕,强巴仁青走完了他的人生。当晚,大昭寺全体僧人为他诵经、祈祷。至死都没有再穿上袈裟的他,希望再度轮回转世时能如其所愿:不投生为汉人,也不要投生在有汉人的地方,并能在来世重新穿上袈裟。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