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 大仁无敌(5)
发布日期:2013-12-25来源:博谈网作者:云萧录入:春雨

5

都督行府,席益、薛弼等一面品味消暑的香茶,一面议论军情,众吏胥在一旁打扇。张浚感叹道:“我到此督师已及二旬,而未见得击破湖寇的要旨;体探军情,亦如堕五里雾中。岳太尉每次汇报,俱只三言两语,虽说准备攻击杨么巢穴,却又没有定期,我亦不便催逼。”

席益乘机说:“下官以为,不如命一文士去岳太尉制置司做属官,以便了解军情。”张浚转望薛弼,薛弼只是微笑。张浚说:“席参政可否为下官举荐一个士人?”席益说:“下官属下湘乡县令张节夫,户贯相州,与岳制置同乡,是个慷慨节义之士。今日正值到州衙。”张浚说:“可召他一见。”

稍顷,张节夫入见:“参见张相公、席参政与薛运判。”张浚说:“我欲教你去岳太尉军中做干办公事,你可体察军情,若有紧切事宜,须得不时禀告。”张节夫大喜:“下官四年前任祁阳县丞,读过岳太尉在大营驿的题记,备见其忠君忧国之志,煞是难能可贵。”张浚对席益施一个眼色,席益便起身说:“张县令且随我来,细节之事我们再作计议。”

张浚召见岳飞、王贵、李若虚、黄纵、于鹏、孙革等人,席益、薛弼等人在座。张浚叫出张节夫说:“此是湘乡张县令,下官已新命他为岳太尉制置司干办公事。”张节夫对岳飞施礼:“参见岳制置。”岳飞赶紧还礼:“煞好,煞好!”两人双目对视,各自会心一笑。

张浚说:“前日接到御前金字牌,主上教我及早回朝,以便措置秋防。不知岳太尉经营湖寇,可有成算?”岳飞取出袖中地图,摊在一张书案上:“此是下官与王太尉等人所议,即为成算,恭请张相公阅视。”

张浚见地图上用墨线勾划出龙江、沅阳两县的山水,还标示出杨么所剩三十三个寨栅的方位,不由暗语:“此如何就是成算?”便说:“我见得湖寇虽大败而归,却依旧深藏阻险,未必有可乘之隙。岳太尉不如暂且罢兵,措置大江上流秋防,待来年徐议破敌之策。你与韩太尉等相约,亦是以来年秋冬为期。我也须奉命回朝。”岳飞说:“何待来年?张相公须稍留时日,下官当在八日之内击破湖寇,必不误张相公归期。”

张浚大惊:“岳太尉莫不是大言?王燮用兵两年,尚是无功。岳太尉说只须八日,岂非疏狂之词?”李若虚说:“岳制置与我等已计议周全。张相公须知,岳制置非是大言不惭之人。”岳飞说:“王燮以王师攻水寇,自然难于奏效;下官以水寇攻水寇,自然易于成功。”

张浚问:“以水寇攻水寇,是甚意思?”岳飞说:“湖寇巢穴,艰险深阻,舟师水战,又是他们所长,官军所短。以往王燮攻打杨么巢穴,而无向导,便是以己之所短,犯敌之所长。如今下官经百般招安,湖寇大半已有归顺之心,而无战斗之志。倘若任用敌人之将,统敌人之兵,使杨么、钟子义等众叛亲离,既夺其手足之助,又离其腹心之援,王师便得以破竹之势,教他们覆亡,易如反掌。”

张浚将信将疑:“既是如此,我便暂留潭州到六月上旬,看岳太尉与众将士破敌。”岳飞满怀信心:“下官当于翌日率本军前去鼎州,请除去来往时日,必在八日之内,献杨么、钟子义等于都督行府。”张浚勉强言道:“愿岳太尉旗开得胜,马到成功。”岳飞微微一笑:“下官先行告退。”随即与众人退出,张节夫走在最后。张浚特意对他使一个眼色,张节夫约略点头。

待岳飞等人的背影消失,众人议论纷纷。有人说:“岳太尉所言有理,不妨一试。”有人说:“岳太尉所言虚妄,难以置信。”有人说:“岳太尉如能成功,我当自行罚俸半年。”有人说:“岳太尉如不能成功,我亦自行罚俸半年。”

张浚见薛弼笑而不语,便问:“薛运判有何见识?”薛弼说:“张相公若是疑虑不定,不如上奏,只言等到六月上旬,如若水贼未破,便召岳制置回潭州,分屯潭、鼎人马,然后规划防秋军事。”张浚说:“薛运判所议甚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