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 岳旗云涌(6)
发布日期:2014-01-12来源:博谈网作者:云萧录入:春雨

6

鄂州宣抚司,岳飞正与朱芾、于鹏、孙革、张节夫等计议,李宝进来说:“我自蒙岳相公收留,然至今惟在鄂州闲住,极是思念故里父老乡亲。”于鹏问:“依你之意,又当如何?”李宝说:“如今朝廷不教岳相公遣兵渡河,我已结约同乡四十余人,愿私自渡河北上。”岳飞说:“你且退下,容我等商议。”李宝不悦,勉强退出书房。

鄂州东郊营房,李宝与四十四名同乡计议。李宝说:“岳相公受朝廷约束,难以渡江,我等却非渡江不可。不与虏人厮杀,便是长恨难安!”众人齐道:“我等俱愿过江!”

突然,王敏求进入,李宝等连忙起身施礼:“参见王干办。”王敏求也不还礼,只管取出几十个大银锭,分给每人一个。又对李宝低声耳语,李宝听得笑容满面。临别之际,王敏求又交给李宝一个麻布包袱。李宝当即将它捆在腰间,众人俱感诧异。

王敏求转眼消失,李宝命令众人:“卸脱军衣,更换便服,收拾行囊与兵刃,我等今夜便须偷渡大江。”众人立即脱去绯红色军衣,各自忙碌一阵,随后私出营房,来到城东武昌门外的渡口。有人问李宝:“岳相公有令,禁止夜渡,我等怎生过江?”

话音才落,却见李廷珪走出一艘渡船,远远招呼:“赶快上船!”众人上去,李廷珪又给每人分发一袋干粮。渡船划到对岸一处荒郊,李廷珪亲自送四十五人登岸,而后长揖:“惟愿众壮士成功!”众人揖别,很快消失在暗夜中。

兴仁府境,李宝等人与孙彦相会。孙彦泣道:“大哥,不期今日尚得一见!”李宝说:“二弟,我自南往,无日不思重返故土。如今金军攻袭河南,不知二弟属下有多少人马?”孙彦说:“我已集结二千六百余人,准备抗金。”李宝说:“从速集结队伍,我有要事宣告。”

稍顷,孙彦集结二千余人,各执兵刃,排成整齐方阵。孙彦带李宝登上一个土坛,李宝解开一个包袱,双手取出其中物什,当众一抖,抖出一面鲜艳的“岳”字战旗。李宝说:“此便是我临行前,王干办所授‘岳’字旗。奉岳相公将令,我等起兵时便用此旗。如今众将士可换着军衣,自此而后,我等便属举世闻名的岳家军,我与孙义士便是你们的统领!”

众人齐声欢呼:“岳家军战无不胜,岳家军战无不胜!”而后,纷纷换穿绯红色的麻布军衣。

李宝营帐,众人计议军事。李宝说:“根据探报,有一支金军约四千骑,前来宛亭县的荆堽扎寨。”曹洋说:“虏人势重,又是马军,若白日斗阵,未必取胜。不如乘虏人不备,今夜前往劫营。”众人齐道:“此计甚妙!”李宝下令:“我率一千八百人取陆路,孙统领率八百人分乘八十艘舟船,定于半夜一更抵达荆堽,奇袭金军。”孙彦说:“遵命。”

李宝率陆路人马前行,在一更时来到敌营东面。敌营并无更多防备,只有八十余骑手持火把围绕营地巡逻。待其绕到营西,李宝下令:“不发喊声,只管斫敌!”李宝率先持双刀突入,众人跟进,各举刀斧向睡梦中的金军乱劈乱砍。一些金人惊醒,却人不及甲,马不及鞍,根本无法组织有效的抵抗。与此同时,孙彦一部也从西部发起突击。许多金兵被杀,一些人骑光背马逃窜。金军首领完颜鹘旋光着上身,持手刀抵抗。四名军士同时上前,仍战胜不了。李宝见状,大喝一声,抢动双刀上前。战不多时,李宝一刀砍中敌人左膝。鹘旋惨叫一声,跌倒在地,被飞步上前的另一军士砍下首级。

战斗在四更结束,孙彦说:“此战杀敌八百余人,淹敌二百余人,夺得战马一千余匹,杀得四名千夫长,十七名百夫长与五十夫长。还缴得一面白旗,上写‘都元帅、越国王前军四千户’。”李宝说:“立即用敌马编练骑兵。另外派人潜行,向岳相公报捷。”

(转载请附链接:http://www.botanwang.com/node/16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