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 胸兵百万(5)
发布日期:2014-01-18来源:博谈网作者:云萧录入:春雨

5

远处征尘飞扬,探事人来报:“金军距此只有二里!”岳飞下令:“擂鼓!”鼓声响起,第三、第四将骑兵迅速上马。鼓声暂停,第三将军士张弓搭箭。

金人五千骑出击,踏动滚滚尘沙,加以齐齐呐喊,犹似洪波巨浪涌来。郭青立马第三将阵后,目测敌人的距离和分布,下令:“再鼓!”鼓声再起,第三将的一千二百余枝利箭,如飞蝗一般,同时射向金军。金军冲锋最前的七十多兵骑兵,立即中箭倒地。岳云和刘辅之双骑突出,带动全将骑兵出击。

两军展开白刃战,岳云、刘辅之身先士卒,如同虎入羊群,所向披靡。岳云抡动双枪,凡有敌骑照面,无不一招制敌。刘辅之挥舞掩月刀,左臂右砍,锐不可当。胡闳休、李迪指挥两翼骑兵侧击,人人奋勇争先。双方锋线全面接战,兵戈交击之声四起。宋军如熊熊烈火,金骑却不再似铁流,只如枯木朽枝一般,一批又一批被焚毁。

阿胡迭大叫:“大金马军向来无敌,此回又以多击少,岂有不胜之理?全军死战!”金骑不断落马,又不断续上。一名背嵬骑士挥刀上前,直奔阿胡迭猛劈。阿胡迭急忙挥刀招架,双刀在空中交响,阿胡迭双臂一麻,大刀脱手飞出。背嵬骑士补砍一刀,阿胡迭被拦腰断为两截。

金军溃退,岳家军如离弦之箭紧追。锣声急促响起,岳家军又如急风闪电,转眼收回。郭青下令:“第三将退到后阵休息,第四将改为前列待敌!”

岳云战袍血红,却又纵马到第四将行列。蒋世雄大叫:“岳太尉须退后休息一阵!”岳云说:“蒋太尉勿忧,我尚可厮杀!”

金军大阵,探事人来报:“万户阿胡迭郎君阵亡!”兀术骂道:“阿胡迭挫动大金军马锐气,亦是死有余辜!韩十八,你督一忒母冲杀,务必取胜!”韩常说:“我此回偏攻岳家人左翼,倘若得利,四太子须亲引大兵支援。”兀术把手一挥:“你若得利,我自当引军夹攻。”

韩常与颜盏邪也督率五千骑发动第二次冲锋。兀术见一骑骑如刀似剑,整体如泰山压卵,不由大叫:“有此铁军,岳飞岂堪一击!”

立马片刻,却见败军如山崩,纷纷溃退回阵,韩常与颜盏邪也则遍身带血,灰溜溜来到马前。颜盏邪也说:“南虏骑兵端的厉害,我等死战不过!”兀术将铁兜鍪往地上一掷,厉声对突合速与赛里说:“你们在此守大阵,且看我用兵!”兀术亲督女婿夏窝谋罕的一忒母兵力,向岳家军右翼突击。

杨再兴急不可耐,便依金军的攻击方向,率背嵬军第一将迎战。杨再兴身先士卒,抡动浑铁枪,接二连三刺敌于马下。又单身匹马深入,金骑从四面围掩。杨再兴大喜:“正好尽兴厮杀,岂不痛快!”一杆枪在金阵翻江倒海,以秋风扫落叶之势,一气杀敌七十余人。杨再兴不断高呼:“谁是四太子,速来就死!”兀术正自督战,远远听见呼喊,不由转望杨再兴。杨再兴已是血人血马,一杆枪却闪动万道寒光,枪尖所过之处,金骑无不非死即伤。杨再兴又朝兀术方向大吼:“谁是四太子,速来就死!”兀术大惊,拨马便逃。

金军再次溃退,岳家军阵也传来收兵的密锣。杨再兴却奋不顾身,追杀不止。韩元率二十骑奔驰上前:“杨太尉,须听收兵号令!”杨再兴高喊:“韩太尉来得正好,正宜与我共同捉杀四太子!”韩元挺枪接连刺死两个敌人,不料一支流矢射来,正中前胸,当即落马。杨再兴拍马上前营救,又刺死一名敌人。金军退远,杨再兴只得下马抱起韩元,率二十骑归阵。

岳飞和于鹏策马前来,军士将韩元从杨再兴马上抬下。岳飞下马上前慰问:“韩太尉英勇杀敌立功,下官极是感动!”韩元勉力一笑:“得以在岳相公麾下血战,下官虽死无憾……”尚待继续说话,却已说不出口。岳飞抱起他的头,泪水夺眶而出。韩元眼望岳飞,流露出无限敬意与谢意,咽下最后一口气。

岳飞将他满怀依恋的双眼慢慢合上,回头对王横说:“将韩太尉的战骨抬回城中,待战后祭奠。”王横说:“遵命。”岳飞起身,王横正欲抱起韩元,杨再兴却控制不住,扑在韩元身上恸哭:“韩太尉因我而死,我好不痛悔!”岳飞欲将杨再兴扶起,不料正好抓住他的伤口。杨再兴浑身颤栗,却没有喊叫,惟是不由自主躲闪。岳飞猛然察觉,立即缩手言道:“杨太尉勇冠三军,然而自后上阵,亦不得单独厮杀。你遍身血迹,必是伤重,可去城中敷药。”

杨再兴奋然站起,双眼喷出怒火:“丈夫汉临阵,不死即伤。我须再次上阵,为韩太尉报仇!”岳飞说:“战斗不止,杨太尉岂无上阵复仇之时?然而目前,须听我的号令!于干办,你可暂代杨太尉指挥第一将。”于鹏说:“下官遵命!”又对杨再兴说:“杨太尉不须牵挂战事,须是回城养伤,以利日后再战!”姚侑和几名军士上前,将杨再兴强行扶回城里。

金军大阵,兀术战败归来,一边喘粗气,一边对突合速与赛里说:“你们各统一忒母军,分左、右突击南虏!”二人齐道:“遵命!”

兀术气息尚未均匀,二人已带伤败回阵来。兀术厉喝:“如何转眼即败!”赛里叹道:“其他南虏军惟仗步兵,岳家人却敢以马兵挑战。我今日方知,大金马兵亦非无敌于天下!”兀术怒道:“赛里,你何须长岳家人志气,灭大金军威风!”突合速说:“如今不是计较言语的时节,须是共议对策。岳飞亲统人马甚少,而大金人多势众。不如以众忒母的马兵轮番上阵。”

探事人来报:“厮里忽与翟平已统后继大军赶到!”兀术大喜:“来得正好,便依突合速所议,以优势兵力密集冲杀,拖垮岳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