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十)生死之交
发布日期:2014-01-26来源:神州智慧网作者:陈女士录入:春雨

我大学同学,得了肝癌,住进台大医院四字头病房,据说已活不过三个月了。我去陪他、照顾他。

有一天,我下班后又去探望他,因为他的家人告诉我,最近病情又恶化了。

或许,经常一个人闷在病房里,心情会越来越沉,我直觉地以为用轮椅把病人推到一楼庭院散散心,应该会好转些。

当我开始把轮椅推出病房时,我同学很慎重地告诉我:“第OOO号病床的病人OOO,还有第OOO号病床的病人OOO,昨天傍晚,与我约好今天下午五时左右来与我聊天,我怕我下楼去,他们来的时候,会找不到我。”

我说:“别担心,我交代护士小姐好了。”

我把病床号码和病人姓名都写给了值班护士,如果我们下楼回来太慢,请他帮我们转达,而护士小姐也答应了。大约散步四十多分钟,我的同学一直吵着要赶紧回病房,他怕客人到访的时候,会找不到他。

终于,把轮椅推上来了。经过护理站,护士小姐叫我把病人推回去后,尽快再来护理站一趟。

我把同学安置好,便去拜会值班护士。她一脸惊吓地小声告诉我:“小姐,你刚给我的两个名单,病床号码与病人姓名都完全对,只是其中一位,三年前就死了,而另外一个更早,五年前就死了。”

我觉得有点冷,但我如何向我同学交代才好呢?

我边想边走,慢慢地回到病房。

一进去,我的同学已经在和他的两个朋友聊天了,而且聊得很起劲。我不方便打搅他们,便说声再见,先走了。

我问护士小姐:“您们受现代科学教育的人,真以为人死就真死了吗?”

医生做手势,叫我到门口,他说:“你这同学应该活不过一个月了,最好心理有个预备。”

我说:“知道了,谢谢!”

我走进房间,觉得很难过。我原以为他会问我,刚刚医生跟我讲什么,但他却一句话也没问,他问的竟是:“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我说:“当然没问题。请问:什么忙?”想想他的寿命只剩下不到四周,再难也得答应吧!

他说:“今天下午我在楼下庭园赏花时,有位太太病得很重,她家的钱都被她看病耗光了。下个月,她三个孩子急着都要注册,可是她已经没有办法负担了。她希望我能借她一笔钱,并帮她送去给她三个孩子。她的地址是OOOOOO,而她的名字叫OOO。”

我把地址和名字全抄了下来。

第二天一大早,我带了大约十万元,按址去找这妇人和他的三个孩子。

邻居说:“这户人家已搬走好多年了。”

我问:“有人知道搬走后的新地址吗?”

这里的邻长很热心地抄了给我。

我赶紧再转到新址:“请问:OOO女士在家吗?”

“那是我妈,她六年前就在台大医院病逝了,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同学在台大医院住院,与你妈认识,昨天下午,你妈向我同学借钱,据说下个月三个孩子急着要注册,叫我赶快送钱过来。你们三个孩子是不是叫:OOO、OOO及OOO?”

“没错,一个是我姐姐,一个是我弟弟,可是我们三个都早已大学毕业了,根本不必注册了,怎么会有这种事呢?”我说:“或许,我同学弄错了,真对不起!”

又隔了一天,我再度回到我同学那儿,他很急,一直问我是否把钱送去了。

我说:“昨天一大早就送去了,也见到了孩子并且把事情都办妥了,请放心。”

他说:“你能否再帮我一个忙,替我到楼下庭园去一趟,告诉那位太太,好让她放心!”

我说:“我根本不认识她,也不知道她是哪一位,还是你自己碰到她时,再告诉她吧,”

我真的开始感觉到我这同学在世的日子,已所剩不多了。

他每天都有好多朋友到访,但我却一个也没看到,我知道他也差不多了,但我除了暗暗落泪外,我又能做些什么呢?说些什么呢?

还好,死了三年、五年甚至六年的,都还依然存在,难道我这同学会一死就真死了吗?

附注一:我这同学,一如医生所作诊断,不久就死了。我把他送到火葬场火化,亲眼看他变成灰。他留下四亿遗产给在美国的妻子儿女,他一生只得到一个小小的大理石骨灰罐,一处小小的灵骨塔里的一处小而又小的安息地方。如果一生只得这么小小一点,真有必要造那么多业,让自己损福折寿到这么年轻就一命呜呼吗?而且看他死得那般痛苦,那般悲惨。

附注二:一个垂死的人,似乎都会有阴间的亲朋戚友来探望他,来带领他一齐走人生最后的一段路。这样,一旦死了,才不会在回归天国的路上迷路。如果这些人真死了就死了,怎么还会再出现呢?

附注三:我这同学一向嘲笑我是拣拾垃圾的乞丐婆,而他的生活则极尽奢侈,真是享尽人间的荣华富贵。我告诉我这同学,我的师父要我严持佛门禁戒,要吃人不吃、穿人不穿、住人不住、救人不救、做人不做等等,所以,我的一身可说十分破旧。至于我一生所赚的钱,除了每月当领的薪水与生活费外,我都认为是天地所有的钱,我从不花半分钱在自己身上,几乎全数用来帮助诸佛众神或天主圣母以照顾天地间正受苦受难的六道芸芸苍生。我一生不为自己营谋打算。我大学同学好多都很有钱,却很短命。由于,我是佛门弟子,他们的家属每每托我为他们办理后事。

附注四:我告诉那妇人的小孩,搬家要让妈妈知道,小孩问:“我妈都死那么久了,怎么跟她讲?”我说:“做妈妈的,都永远活在儿女心里,哪会死呢?举凡学业、事业、交女友、完婚等等大事,都应该让妈妈知道。”小孩又问:“那我们要到哪里找我妈讲?”我答:“到她坟前!”

我告诉他们,人不会死,只是到了另一个世界,而阴阳只隔了一层薄薄的膜,仍在同一个点,所以远在天边, 也近在咫尺。

附注五:不可把死人当死人,不管您的肉眼是否看得见,对方必定还活着,而且与您必定后会有期。或许,您可透过一些垂死的亲友来与对方交谈,这时,您会十分惊奇,我们所住的这活人世界,也住着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