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施60亿!首善曹德旺:我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
发布日期:2014-02-07来源:九华山圆通寺新浪博客作者:佚名录入:春雨
今年,“中国十大慈善企业家”——曹德旺不仅捐寺庙,而且向玉树、南方灾区大量捐款,已经达到了10亿元。足足可抵上一个小县城一年的财政收入,10亿不是个小数目。可是曹德旺认为,这是“小善”,他要退休了,要找点事做,现在找到了最快乐的事情——捐钱。

    曹德旺对腾讯财经说:“我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我认为一个真正事业有成的人,应该本着一种非常感恩和感激的心情处事,而我向社会捐款也是一种比较粗浅的表达方式”。

    今年,“中国十大慈善企业家”——曹德旺不仅捐寺庙,而且向玉树、南方灾区大量捐款,已经达到了10亿元。足足可抵上一个小县城一年的财政收入,10亿不是个小数目。可是曹德旺认为,这是“小善”,他要退休了,要找点事做,现在找到了最快乐的事情——捐钱。

    捐款是一种“共享”

    曹德旺的办公室很大、很气派,硕大的办公桌、大鱼缸、自己和小孙子的照片、山水画,还有放在屋子中央那尊十分显眼的佛像。

    办公桌上没有电脑,只有厚厚的文件和《金刚经》。曹德旺说,他虽然捐了很多寺院,也是佛教徒,但他不会专门去烧香拜佛。他说,佛家提倡的是修行,修行要修出公德,什么叫公德?公平是公,施予是德,虔诚是公,真实是德。

    宗教就这样神奇,通过信念和教条指引人生。佛教强调因果关系,感恩、无求。

    改革开放后,先富裕起来的中国企业家,开始在思考和实践着这些问题。根据不完全统计中国企业家群体中,60%信奉宗教。这里包括马云、张瑞敏、潘石屹等等。“佛商”是一个继儒商、道商之后出现的一个新词汇。

    曹家四代信佛,曹德旺的妻子每年都会去灵石寺上香、拜佛。也有人更神乎其神地说,曹德旺本人长就有佛相。

    曹德旺不但自己信,而且在企业也动员员工信,可能他想强化人的回馈感。

    曹德旺自己认为,做善事能给自己带来快乐,所以他捐款会乐此不疲。

    今年,央视举办玉树捐款晚会上,站在捐款“冠军”加多宝集团旁边的是曹德旺的儿子曹晖,牌子上写着“曹德旺、曹晖 1亿元”。
    曹德旺说,那天晚上他妹妹没打通他的电话,否则“冠军”不是加多宝,而是曹德旺父子。他妹妹说,如打通了,希望曹德旺捐2亿元。

    今年,曹德旺捐款达到了10亿元。玉树1亿、南方旱灾2亿、家乡高山镇3亿、福州图书馆4亿。

    加上之前曹德旺的所有捐款,目前为止,曹德旺已经捐款近15亿元。

   “这钱是通过股票减持来的,也是我一生劳动的心血给社会做的贡献。”曹德旺说,他今年所有捐款都是自己个人口袋里掏出来的。

    对此,曹德旺得意的说:“我不做房地产、不开矿、不做娱乐业,我做的是制造业。我每年为国家创造了大量的外汇,而且缴纳了高额的税收。在这种情况下,我很自豪自己能够赚那么多钱。捐款,我是出于一种共享的心态,与社会共享,也是回报社会、回报国家的一种具体的措施”。

    为什么今年突然会如此“大手笔”的捐赠呢?曹德旺说,因为准备要退休了,找点事干。“退休这是对国家、对企业、对股东、对员工负责任的做法”。

   “实际上我非常留恋我这个岗位。这是我自己一手创出来的事业。但是我想毕竟年龄不饶人,新陈代谢这是客观规律,多做几年,对公司不是好事,很可能是一个坏事”。

    尊重规律、不勉强,辩证地看待世间万物。

    目前,福耀集团的日常事务由儿子曹晖负责,曹德旺平时显得有点无事可干。于是,想到了慈善,这个能带来快乐。

    刚刚退休的“那个时候会难受,但是现在我不会了,快乐不是捐款嘛!”

    曹德旺有个习惯,就是对捐赠的款项,自己亲力亲为去落实、监督。整修灵石寺,自己带着工程队去修建、给云南灾区3000户农民每户2000元,差错率不能超过1%。

    9岁才上学、14岁就被迫辍学的曹德旺,在街头卖过烟丝、贩过水果、拉过板车、修过自行车,经年累月一日两餐食不果腹,在歧视者的白眼下艰难谋生,尝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那是精神和肉体蒙受的双重苦难,但他并未逆来顺受,而是不断地与命运抗争。1976年,曹德旺开始在福清市高山镇异形玻璃厂当采购员,他的工作是为这家乡镇企业推销人称“大陆货”的水表玻璃。1983年,曹德旺承包了这家年年亏损的乡镇小厂。1985年,将主业迅速转向汽车玻璃,彻底改变了中国汽车玻璃市场100%依赖进口的历史。1987年,成立福耀玻璃有限公司。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修行是一条路,而路的尽头就是智慧”。

    持戒行商30载,布施散财60亿。头顶“玻璃大王”、“慈善大王”两个光环的福耀玻璃工业集团董事长、中国首善曹德旺把人生当作一场修行,始终追求人格的完美,“人生借由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等步骤,最后达到般若(智慧),完成人生的轮回。”

    11月17日,由曹德旺捐建的福清市高山镇崇思寺将举行建成仪式,曹德旺希望崇思寺能为当地造福。在曹德旺看来,生活中的一切皆是佛理:做善事是布施;规范经营企业是持戒;忽略掉社会上一些因不理解他的言行而出现的负面声音甚至诽谤是忍辱;不断摸索使事业进步的方法是精进;追求人格完美以达般若波罗。

    持戒行商 践行佛理

   “市场经济就是条约经济,条约就是要讲求公正与公开。信息公开,是公正和建立信任的基本前提”,言及30多年的从商感悟,曹德旺最看重的是规范经营。

  从1983年承包玻璃厂,到现在年销售近90亿元的全球第二大汽车玻璃产品提供商,曹德旺始终把规范经营和企业社会责任放在重要位置。

  尽管曹德旺之兄曹德淦曾出任福建省副省长,但是他很不习惯和政府打交道,他自称企业界的朋友不是很多,喜欢一个人打高尔夫,他也从不给官员送礼。曹德旺说,他从不做灰色地带生意,不捞快收入,一门心思做好汽车玻璃产业,替国家分忧,照章纳税。为了专门琢磨经营上的事儿,很多年里,他都拒绝出任董事长,只任总经理,董事长的位置则给了一位熟悉怎么与官场打交道的搭档。

  在曹德旺身上,至今仍保留着一股商界人士身上罕见的率真之气。本色的个性,容易令人遵循内心真实的考虑,洞悉问题的真正根源,一切从实际出发。这也让曹德旺炼就了讲求实际的习惯,很多复杂的问题因而变得简单。

  曹德旺坦言对他一生影响最大的是父母,是父母让他养成了善良、正直等基本品格,他把基金会取名“河仁”,也是为了纪念父亲。除此之外,他还非常敬佩著名华侨、慈善家陈嘉庚和台湾“经营之神”王永庆,他们的经营管理理念和慈善理念曾给曹德旺很大的触动。

    已迈过花甲之年的曹德旺,并没有停止用佛理指导他现实的人生。在他的办公室和豪宅的入口处,还各自陈列着一部特制的《金刚经》——长1米2,宽78公分,厚达12公分。

    曹德旺相信,这么多年来,他的修功德行为,与他做企业的成功,冥冥中有一种关联。“功德做得越大,我感觉自己的企业也越成功。并不是真的有‘菩萨’在保佑你,而是佛教能够净化你的心灵,当你一心修行功德时,内心变得宁静、简单,怀有感恩的心态,这种心态会转移到生意的方方面面,变为做生意时的一种内心状态。”

  曹德旺是个虔诚的佛教徒,对于佛学,他始终保持着独立理解、独立领悟、独自修行的方式。他斥巨资兴建寺庙,却很少烧香许愿,“有时候我进寺院,出于对佛祖的敬重,也会烧香。但是我从来不求什么,我知道求也白求,根本不灵,一切都在你自己心中。你为什么去祈福烧香?因为你嫌自己不够富。你为什么嫌自己不够富?因为你有贪念。烧香烧不出佛理,烧不出平常心。”

    让人生实现一个圆满的轮回

  曹德旺的财富观是,财富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要去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财富好像流水,留是留不住的,不必留给子女太多钱,应该留给他们智慧和修养。“你有能力就会有钱,没有能力,给你钱也会花光。”

  曹德旺说他从不怕谁对他有非议,“我的一生是光明磊落的,我所做的事情,在中国企业家中凤毛麟角。我30几年创业,没有给任何一个官员送月饼,但每年我都会给员工送两盒月饼。如果想通过捐款扩大影响力和知名度,我可以花钱把CCTV的广告都包下来,但是捐款几十个亿,是赚不回来(影响)的。”

  如今从福耀管理一线退下后的曹德旺,不必再时时刻刻操心公司的事务,其位于福州市郊占地6000平米的豪宅,完全依据曹德旺个人的建筑审美风格而建。但是曹德旺并不是一个享受安逸生活的人,“在这里(豪宅)我感觉不太自在,佛祖是在露天的菩提树下顿悟成佛的。我住这么好的房子干嘛?”

    1991年,曹德旺看了一本弘一法师的自传,深受感染,想要出家。“早也一餐饭,晚也一餐饭,每天工作16个小时,这么辛苦为什么?我认为不值得,想不通”,后来,他明白修佛就是修自己,佛理就是哲学,一心向佛,也不一定必须出家。宗教是一门很深的学问,不是迷信。中国的商帮文化,就是秉承佛家来的。儒家讲,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金刚经》的主题思想就是,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雾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我今天非常富有,你今天非常落魄,那个美女很漂亮,这个都没有用,一切都是假的,随着时间流逝,一切都过去了。”

  曹德旺穷过,然后借助智慧和机会享受到了财富能给予他的一切物质上的奖励。但如今,住在豪宅里的曹德旺,设想的并不是将财富留给下一代,或是创造一个百年家族老店。进入花甲之年后,在“获得”和“放下”之间,他越来越向后者倾斜,这不仅能使自己的人生实现一个圆满的超脱,他也是在亲身为中国慈善界摸索着正确的思路和方法。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