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1 忠魂千秋(1)
发布日期:2014-02-22来源:博谈网作者:云萧录入:春雨

第四十章 忠魂千秋

1

定慧寺,陈会明到大殿烧香,而后随意翻看香桌一角的手抄佛经,不禁自语:“此字笔势纵逸酣畅,深得苏体神韵。然而漳州境内,从不曾听得有人能写一手好苏体。”便拿一本佛经步入方丈室:“请问长老,此字为何人所书?”方丈说:“此是岳霖所书,他是岳相公第三子,因坐罪流放至此。”陈会明说:“既是忠良之后,我便非见不可。”

寺庙客堂,陈会明与方丈坐定,一小和尚带岳霖前来。岳霖先向方丈施礼:“见过长老。”又向陈会明施礼:“陈员外万福。”陈会明暗语:“此子一表人才,清俊秀实,既不因家贫而自卑,亦不以父冤而自怨,煞是非同一般。”便问:“如今学业如何?”岳霖说:“曾经入学,后因流放,只得辍学。”

陈会明说:“我家有饱学之士周先生执教,可到家与我二子一起读书。”岳霖低头不语,陈会明问:“你有何难处?”岳霖说:“学生身负重罪,只恐连累前辈。”陈会明慨然道:“岳少保蒙冤,天下尽知;你今附学读书,何罪之有?”岳霖说:“惟因家境困顿,故须抄经补贴家用。学业只能靠自学完成,断不敢停辍。”

陈会明暗语:“不料他小小年纪,已能为母亲分忧劳,为弟妹作表率。”便说:“自学成材,古不乏人。舍下颇多藏书,可借你自学。”又说:“周先生为人谦和,你可于明日抽空前来,拜识先生,也好求教释疑。”岳雷说:“感荷陈员外。待我与妈妈说知,再与员外回报。”

惠州岳家,岳雷卧病在床,巩三妹、温氏及六个子女站立床前。岳雷说:“我虽病重,然而自到惠州,亦多有喜事。一则初来乍到,夫人便生得一个男婴。二则开得一个私塾,居然摆脱生活的窘境。三则秦桧那厮来信恐吓,我们却顽强生存至今。四则人丁兴旺,竟得六个儿女。”

温氏哭道:“然如夫君一旦离去,我等又如何支撑?”岳雷说:“此话只须说说。岳家人不啻在战场百折不挠,在生活中亦当如此。我去之后,由长嫂当家。全家无论如何,都要等到平反昭雪的一天。”言毕,昏死过去。

稍顷,岳雷于恍惚之中醒来,听得众人啼哭,又说:“人间既无公道,闻得阴府尚有公道,我去追随阿爹、大哥、张太尉等,你们又何须悲苦?闻得在临安行朝,逐日灯红酒绿,自夸中兴盛世,行宫又叫秦桧为‘太平翁翁’。然而我身在圣朝,既深悉诏狱之惨,又饱尝流离之苦,惟知只有八字。”巩三妹问:“哪八字?”岳雷勉力言道:“草菅人命,惨无人道!”言毕,瞑目而逝。

温氏说:“如此苦度岁月,不知如何方是了结?”巩三妹对全家人说:“万俟卨那厮在行刑前言道,国朝宽大,主上仁慈,故岳氏、张氏得以免于三族、七族、九族之诛,教我等感戴皇恩浩荡,网开三面。然而我等放逐至此,拘管十数年,方知死罪或惟是一刀之痛,而活罪的惨苦,并不稍逊于死罪。如今岳家又增新坟,虽是如此,我等尤须切记‘忍辱负重’四字。奸佞辈代不乏人,黄潜善、汪伯彦之后,又有秦桧,秦桧之后,亦不知复有何人。难道忠良便当断子绝孙,不复振作?”

温氏与众儿女齐道:“谨遵教诲,岳家人誓不灰心丧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