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妻偿命的悲情副省长(图文)
发布日期:2014-02-26来源:雪卷风升新浪博客作者:佚名录入:春雨
2005年,河南这块中原最大的沃土上曾爆出一个特大新闻——河南省副省长,全国政协委员吕德彬因雇凶杀妻而被判处死刑。这个被中共尘封八年的最典型的高官丑闻,随着近日出版的记述吕德彬案件的一本日记而浮出水面。

2005年,河南这块中原最大的沃土上曾爆出一个特大新闻——河南省副省长,全国政协委员吕德彬因雇凶杀妻而被判处死刑。这个被中共尘封八年的最典型的高官丑闻,随着近日出版的记述吕德彬案件的一本日记而浮出水面。副省长“涉嫌刑事犯罪”,在当时还让人有些费解,难道副省长还能去偷去抢去杀人放火不成?

吕德彬2005年就死了,但现在的人们还在网上流传着吕德彬的故事:吕德彬是中国历史上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的级别最高的官员;吕德彬是从递交上诉到裁定下达执行死刑间隔时间最短的案子;吕德彬是留美博士,智商极高,却犯了一个如此低级的错误,“傻的跟吕德彬一样,”成了河南农业大学至今常说的口头禅!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心魔即魔,心佛即佛。请让笔者根据本书的内容来整理一下6.8惊天大案的原因和过程,看看副部级高官吕德彬的悲情人生和他在失去理智后的疯狂吧。

留美博士,曾经根红苗正

吕德彬1953年5月出生于河南鄢陵县大马乡义女村,少年时生活清苦。他父亲残疾,母亲有病,吕德彬从小就很能吃苦。当时读书条件很差,但他表现很好,十八岁时就是村里的团支部书记。1975年,初中毕业的吕德彬恰逢河南农学院,现在的河南农业大学招生,当时的招生政策是基层组织推荐上大学,因为吕德彬根红苗正,便被组织上推荐去河南农学院上大学。当时的大学生的名称叫做工农兵学员。

这是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吕德彬牢牢地抓住了它,作为工农兵学员的吕德彬学习努力,成绩优良。此时河南农学院因为“文革”,迁到河南省许昌市南十几公里的一个叫蒋李集的地方,条件十分艰苦。但吕德彬一个月有26块钱的助学金,在当时,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购买力不亚于现在的几百元钱。大学毕业后,吕德彬考取了文革后的河南农业大学的第一批研究生,研究方向为遗传育种。他的导师就是后来成为河南省人大副主任的范濂教授,他幸运的受到了导师范濂的赏识。

1982年,研究生毕业的吕德彬放弃了到农业部工作的机会,留校任教。此时,恰逢导师范濂为河南农业大学争取到了一个去美国堪萨斯州立大学留学的名额,第一人选并不是吕德彬,但因另一个学生身体达不到出国标准,吕德彬被选中,成为文革后第一批留美学生。此前他刚刚和第一任妻子,大学的同学郭丽娟结婚。

1982年5月,吕德彬成功申请到了美国堪萨斯州立大学的助学金。半年后,他的妻子带着不满周岁的女儿也获准来到美国“伴读”。在美国的吕德彬学习十分刻苦,他用了大量时间学习语言,过英语关。当时,中美两国文凭还没有相互承认,吕德彬只能再从硕士读起。郭丽娟说:“他是自费生,必须给老师打工做研究,老师才给他生活费。他每天除了上课就是在实验室,过得很苦,除了学习还要养家。”期间他还做了中国留美学生联谊会副会长。

1988年,经过六年的寒窗苦读之后,吕德彬获得博士学位,他谢绝了包括美国、日本、菲律宾等国公司、院校的邀请,甚至包括留在北京的工作机会,回到了他家乡的河南农大。他说:他没有忘记出国前自己在红旗下的宣誓,学成归来,报效祖国。

仕途正红,海归夫妻离异失和

吕德彬在母校工作期间,取得了多项科研成果,其中他在小麦转基因研究方面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成为河南省小麦育种方面的首席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同时他还担任农业部专家组顾问,是国家863计划河南省唯一的一名评委。

因为工作成绩突出,吕德彬先后担任河南农业大学农学院院长、副校长等职,被组织部门看作为更高层次的领导干部来培养。随着其科研成果的不断涌现和职务的不断升迁,仕途一片大好之际,吕德彬家的“后院”却起火了。

吕德彬和郭丽娟二人结婚初期,夫妻感情一度较好,但好景不长,当他们的生活转向安定之后,两人在赡养吕德彬父母问题上却出现了巨大的分歧。吕德彬是个十足的“孝子”,认为自己的日子过好了,数十年来贫穷而受苦受累的父母也应该同自己一样过上好日子。为此,吕德彬便经常把身有残疾的老父亲接到郑州与自己同住,早晚侍奉床前。与此同时,吕德彬的小妹妹也来到了郑州,吃住在吕家。不仅如此,吕德彬还要求妻子要像自己一样在公婆面前尽孝,吃饭时要把饭碗端到老人面前,生病时要守候在老人面前端屎端尿。

但郭丽娟是一位知识女性,回国后一直在河南农业大学培训中心工作,她也有自己的事业,且素爱清净。这时他们的女儿婷婷也渐渐长大。养育孩子的辛苦和科研任务的繁重已让郭丽娟喘不过气来,吕德彬家人的频繁光顾自然打乱了她生活的节奏,日子一长,自然引起了她的不满。为此,夫妻之间产生了矛盾。

在照顾吕德彬的父母问题上,尽管郭丽娟努力地在扮演着一个孝顺儿媳的角色,却总是不能让吕德彬满意。吕德彬为人心直口快,口无遮拦,经常在自己的领导和同事面前述说自己对妻子的不满,郭丽娟如何对自己的家人不好等等,闹得整个农大人人皆知。如此外扬家丑,又进一步加深了两人的矛盾,双方冷战不断。

1996年至1997年间,吕德彬就任农大副校长后不久,他与郭丽娟的关系已达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1997年11月,双方达成了离婚协议,女儿由郭丽娟抚养。

私情事发,不对称婚姻硝烟滚滚

历经这段失败婚姻的煎熬,吕德彬身心疲惫,但吕德彬是一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在向同事谈起此事时,表示自己绝不后悔。他说“我宁可不要自己的老婆,也不能不要自己的老父亲”。在总结自己婚姻失败的原因时,吕德彬认为,前妻之所以不能很好地对待自己的父母以及家人,主要是因为她是城里的知识女性,人长得漂亮,又有自己的事业,愿做贤妻良母,但不愿做孝顺媳妇,如果是换了一位文化层次较低的农村妇女,就会大不一样。

1998年上半年的一天,经与老父亲商议后,吕德彬决定在农村老家寻找自己的第二任妻子,且这位妻子必须具备以下三个条件:文化程度越低越好,人长得越丑越好,必须愿意照顾吕德彬的老父亲,此时吕德彬的母亲已经去世。正是在这三条择偶标准要求下,1998年下半年,吕德彬的第二任妻子陈俊红浮出了水面。相貌平平的陈俊红小吕德彬14岁,是河南省鄢陵县大马乡陈庄村人。她初中没有读完,一直在家务农。当年8月份,经亲戚介绍,32岁的陈俊红与吕德彬相识。陈俊红表示,愿意照顾吕德彬的父亲。随后,便以保姆的身份来到吕得彬的家里,在此照顾吕德彬重病缠身的老父。一段时间后,吕德彬的老父亲对陈俊红赞不绝口,称陈俊红就像自己的亲闺女一样细心、体贴。对此,吕德彬也看在眼里,记在心里。1999年底,在照顾吕得彬的父亲一年多之后,吕、晨二人正式结为夫妻,变成了名正言顺的校长夫人。

2000年底,陈俊红生育了一子。吕德彬是一个封建意识浓厚的现代高级知识分子,因当年系龙年,喜得龙子的吕德彬当然是高兴异常,心里也产生了对陈俊红的感激,对她格外宠爱。一年多后,吕德彬荣升河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吕家一家三口也搬往郑州市东明路200多平方米的省级干部住房里,生活也由保姆照料,出入车接车送的,好不风光。2003年初,经吕德彬介绍,陈俊红进入河南农业大学农学院资料室工作。陈俊红虽早已由农村人变成了城里人,现在又由家庭妇女变成了国家事业单位的公职人员,脾气也渐渐见长。

陈俊红此前侍侯人惯了,如今丈夫地位日见显赫,身边有那么多人把她捧着供着,她的“尾巴”渐渐翘了起来。她对家里人开始指指点点,对吕德彬的秘书,也像家奴一样指挥干这干那,对人一有不如意的地方,便是一顿难听的训斥甚至是责骂。

对妻子的这些变化,吕德彬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感到很跟着丢人。他苦口婆心给妻子讲了很多道理,陈俊红根本听不进去。陈俊红很清楚丈夫拿她毫无办法,就更加骄横起来。

妻子的恃宠而骄让吕德彬备受打击。这时,他经一位老部下介绍,认识了河南省新乡市某林业部门负责人的妹妹张梅。年过四十的张梅最初只是来找吕德彬帮忙办事的,没想到几次交往下来,吕德彬对女人味十足又善解人意的张梅动了心思,两人遂秘密交往起来。尽管吕德彬认为自己处事低调隐秘,但2003年2月,陈俊红还是发现了丈夫偷情的蛛丝马迹。

一天晚上,吕德彬在外应酬到很晚回到家,然后进洗手间洗澡,其间,他放在茶几上的手机传出收到信息的声音,本来就对吕德彬有所怀疑的陈俊红打开手机一看,脸色突变,那是一条非常暧昧的信息,署名竟然是——永远爱你的妹。

陈俊红怒不可遏,没有等吕洗完澡就兴师问罪,任凭副省长吕德彬跪地求饶,她在几次用力掴打吕德彬耳光后,仍然不肯原谅吕德彬。此后,吕德彬不能断绝与张梅的往来,陈俊红也一直没有停止与吕德彬的家庭战事。又一次,一个不知名的电话打给了陈俊红,让她看好自己的男人,不要勾引他老婆,否则,让吕德彬吃不了兜着走。陈俊红更坚信了吕德彬在外面有情人,用她自己的语言就是:吕德彬在外面偷人。2004年4月的一天晚上,吕德彬的一位朋友到家里看望吕德彬,他看见陈俊红全然不顾及有外人在场,手持一把锋利的水果刀,到处追刺吕德彬,直吓得吕省长四外逃窜。

随着吕德彬“情事”的败露以及家庭矛盾的升级,陈俊红对吕德彬及其家人的态度也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相比吕德彬,无论在哪方面都明显处于弱势的陈俊红,对吕德彬情感的背叛行为虽然恼羞成怒,但也担心吕德彬会抛弃自己,因为她不想失去副省长夫人这个身份给她带来的一切。在这种复杂而畸形的心态作用下,陈俊红开始控制吕德彬8小时之外的活动以及他的经济收入。陈俊红要求吕德彬下班后要赶快回家,稍微晚了一点,便与吕德彬闹个没完。工资及其它收入要一律交给她保管,支出须经她同意;不能再与张梅来往,否则要将吕德彬的丑事以及吕德彬的其它事情向省委、省政府反映,让吕德彬身败名裂。

2004年8月中旬的一天,吕德彬又到新乡市开会。陈俊红跟踪而去,并在吕德彬下榻宾馆房间对面开了一间房。当晚,吕德彬和张梅被陈俊红双方捉奸。此后,陈俊红多次找省里领导反映吕德彬的劣迹,夫妻感情彻底崩溃。

经过慎重考虑,吕德彬提出了离婚,并同意支付给陈俊红一笔不菲的补偿。陈俊红也曾同意,可几经考虑和权衡,又征求了娘家人的意见,最后改变了主意。她告诉吕德彬,自己不会和他离婚,不然的话,就鱼死网破,举报他受贿,让他坐牢。此后,吕德彬再也不敢跟陈俊红提离婚二字。作为副省长,外面的应酬很多,吕德彬在老家的亲友等有什么难处,也免不了要来郑州请吕德彬帮忙,这些都遭到了陈俊红的坚决反对。从此,吕德彬在家便再没有好日子过了。说来令人难以置信,相比于前妻郭丽娟与吕德彬的“文闹”,陈俊红的“武闹”要凶猛多了,一吵起架来,陈俊红对吕德彬又骂又打,有时还打耳光,有时舞刀弄棍,逼迫吕德彬对她下跪求饶;还用极其恶毒的语言咒骂或让吕德彬自辱,非把吕德彬折腾个颜面尽失不可。

在家中受了老婆的欺负,吕德彬便向自己的司机、下属以及省政府的多位领导倾诉,借以发泄自己的不满情绪。因此,吕德彬家庭不幸的事实,在河南省委省政府机关内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闻听吕德彬的不幸遭遇后,许多人私下都有共同的看法:吕德彬过得也够窝囊的!

副省长杀妻,副市长甘为马前卒

正当吕德彬被家庭问题折磨得焦头烂额之时,2004年6月,新乡市副市长尚玉和登门造访了。时年43岁的尚玉和,2000年7月任河南省农业厅副厅长,2002年7月河南省干部交流时,他被下派到新乡市做副市长,分管农业工作,与吕德彬是对口的上下级关系。从2002年秋季开学起,他还上着河南农业大学农业推广专业的在职研究生,为拉近关系他尊称吕德彬为老师。

2004年6月15日下午,尚玉和以汇报工作为名,在郑州市省委大院西侧经六路上的“天官翅”酒店请吕德彬吃饭。席间,二人推杯换盏,边谈工作,边唠家常。几杯酒下肚之后,吕德彬便将自己家中的烦心事如实相告。见副省长如此信任自己,尚玉和受宠若惊。他当即建议吕德彬能过就过,不能过离婚算了。吕德彬表示,自己是二婚,又是省政府领导,离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见吕德彬对离婚顾虑重重,尚玉和马上就明白吕德彬肯定是另有苦衷,便再不谈让吕德彬离婚之事。

从这以后,尚玉和便经常与吕德彬通电话,或汇报工作,或关心吕德的家事而问长问短,两人的关系迅速拉近。2004年下半年,根据中央决定,河南省政府准备成立河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总社,负责协调有关经济部门的工作,是正厅级单位。尚玉和闻讯后,考虑到自己曾在农业厅工作,熟悉农村金融,现又有主抓一个市农业的工作经历,想去该单位做党组成员、纪检组长。便于一天下午专程赶到郑州,在吕德彬副省长办公室,向吕说明来意,请吕德彬出面打听一下情况并从中帮忙,吕德彬欣然同意。他为此事专门给分管此项工作的省政府常务副省长打电话,询问人员配置事宜。而后得知,该职位有严格的条件限制,尚玉和并不是适合人选,因而没有办成。但经过此事以后,尚玉和认为吕省长为人厚道,体恤下属,是一位可深交的省领导。

2004年10月份的一天,吕德彬在老家的哥哥一家来郑州看望吕德彬,晚饭时,陈俊红对吕兄一行态度冷淡,让一向爱面子的吕德彬十分难堪。当晚,吕德彬想留哥嫂一家在家同住,又遭到了陈俊红的坚决反对。最后,迫不得已的吕德彬只好把他们安排到了外面的宾馆住宿。当晚,吕德彬和陈俊红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吕德彬不会打人,不会骂人,气得他老泪横流。

第二天刚好尚玉和又在郑州市的未来路与纬五路交叉口的金堂鲍鱼酒店请吕德彬吃饭,吕德彬便将自己这几年来受到的委屈和盘相告,并恶狠狠地说:“与其与这样的悍妇过一辈子,倒不如找几个打手把她打残废算了,我情愿一辈子养着她。”见副省长如此气愤难平,尚玉和即投其所好,马上献计说:“如果吕省长真有这个意思,我倒可以找人帮忙。”当晚,二人商定: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找人把她“打发走”算了。

2004年10月至11月间,吕德彬、尚玉和两人或在吕德彬的办公室或通过电话联络,多次预谋杀害陈俊红。2004年底,尚玉和找到了自己的河南省唐河县老乡张松雪,并许以重金请他经办此事。现年38岁的张松雪,经熟人介绍认识了唐河县老乡副市长尚玉和。尚玉和见张松雪重义气,便张罗着替他找活干,先是安排他管理自己在老家承包的林场,后在新乡市某生态农业公司为张松雪谋了个职位,任副经理,使他有名有利,还有专车。为此,张松雪感激涕零,对尚玉和言听计从。接受副市长交代的“任务”后,2005年春节前后,以跟随尚玉和给吕德彬送花和拜年为由,张松雪在尚玉和的带领下先后三次来到吕德彬的家中,辨认陈俊红,为日后作案做准备。为安全起见,自始至终吕德彬、尚玉和与张松雪三人均单线联系,即吕德彬只联系尚玉和,尚玉和联系张松雪。吕德彬从不与张松雪直接联系。

在如何杀害陈俊红问题上,吕德彬、尚玉和等人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方案。期间,由尚玉和出资,张松雪曾购买过仿“五四”和仿“六四”式手枪各一支,以备用。后来,倒卖枪支给张松雪的人也被判刑。

2005年4月份的一天,吕德彬在老家的一个侄子结婚,吕德彬为侄子送了2000元的贺礼。没曾想,后来还是被陈俊红知道了,两人为此事又发生了一声激烈的战争。争吵中,陈俊红竟持水果刀猛刺吕德的腰部及下体,并扬言不活了,要与吕德彬拼了。吕德彬当即被刺得鲜血直流并差点伤及要害部位。经过这次流血事件之后,吕德彬更加坚定了除去陈俊红的想法。此后几天内,吕德彬多次给尚玉和打电话,要求他赶快动手。

2005年6月初,尚玉和与张松雪商议后,向吕德彬提出了两套杀人方案:一是在吕德彬农大的一套住房内,冒充劫匪杀死经常在此居住的陈俊红;二是利用陈俊红近期想买一部私人轿车的机会,以买车名义将陈俊红骗出杀害。吕德彬认为可行,并趁陈俊红不在家时,从家里的保姆那里偷偷取回了农大家中的房门钥匙,并让司机配了一套交给尚玉和,尚玉和又转交给了杀手张松雪。

6月初,已拿到钥匙的张松雪带着自己的另外一个同伙、无业游民徐小桐,两人开车从南阳赶往郑州,伺机作案。为确保安全,6月3日上午张松雪在郑州购买了3个联通手机卡,自己要了一个,另外两个交给了尚玉和,尚玉和又把其中一个交给了吕德彬,专门供3人作案时通讯联络用。6月6日上午,张松雪和徐小桐二人尾随陈俊红进入河南农大家属院附近伺机入室杀人。但因当时吕德彬家的保姆不离陈俊红的左右,吕德彬事前有要求,除陈俊红外,不能伤及他人。所以,一直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信息反馈给吕德彬后,吕、尚二人决定转而实施第二套杀人方案。

2005年初,陈俊红考取了驾驶执照,就向吕德彬提出了买车的要求,被吕拒绝,陈俊红就骂吕德彬无情无义。后来,陈俊红愈发感受到吕德彬的冷暴力,又告诉吕德彬,她已经把他的受贿帐目列成了清单,只差往外送了。气急败坏的吕德彬惊慌失措,于是给尚玉和打电话,让他除掉自己的“扫帚星”。

就在尚玉和一切准备就绪时,吕德彬反而有些犹豫了。他不忍心儿子没有了妈妈。他决定再试探一番,当他向陈俊红再次索要陈俊红所列的吕德彬的所谓受贿的帐目清单时,小红告诉他:“你死心吧。除非你把我杀了,我就是死了,也要把你拉下马!”听了这些义断情绝的话,让吕德彬彻底死心了。

2005年6月7日,尚玉和给陈俊红打电话说,有人愿意出资15万元为她购买一辆轿车,这事已给吕省长说了,吕省长同意。并说第二天便可带陈俊红看车,看好就买。陈俊红此前考取了驾照,时刻渴望着能有一辆车开着风光风光。她闻听此言,十分高兴,当即答应第二天随来人一块去看车购车。因当天工作忙乱,无意当中尚玉和竟是用他日常工作所用的手机卡打电话给陈俊红的,而没有使用张松雪专门为他准备的联通手机卡。尚玉和做梦也没有想到,就是这点疏漏为日后公安机关的迅速破案留下了线索。

2005年6月8日一早,尚玉和从自己的存款中拿出15万元交给张松雪。这15万现金一为骗取陈俊红的信任,消除其戒心,二者也是给张、徐作案后的酬金。上午10点左右,张松雪利用专用联通手机卡和陈俊红联系,将陈俊红从河南农大农学院资料室——陈俊红的工作岗位上骗出,三人乘坐尚玉和事先准备好的帕萨特轿车外出看车。装有15万元现金的提包就放在车里,提包开口的拉链没有拉上,特意让陈红看见,对带她去买车信以为真。张松雪驾车从郑州市文化路向北,右转农业路,再左转花园路后继续向北,后又拐往北环路向东行进。汽车刚刚拐上北环路不久,陈俊红见买车方向不对,质询张、徐二人到底带她去哪里看车。二人看事情快要败露,见前后左右没有人注意他们,一直坐在车座后排与陈俊红并排的徐小桐,突然掐住了陈俊红的脖子,直至其昏迷。后徐小桐又用仿“六四”手枪砸其头部,致陈俊红死亡。此后,车开上了107国道,张松雪开车到一废弃的停车场内,两人把陈俊红的尸体从汽车后座拉出,塞进汽车后备箱中,张松雪下车坐公交车回新乡,徐小桐独自驾车回到唐河县毁尸。当晚,徐小桐用尖刀、砍刀将陈俊红的尸体肢解,装入编织袋内,并赘上石块沉入南阳虎山水库。

身陷牢狱,倒戈牵出案中案

陈俊红死后,为给吕德彬一个向公安机关报案的借口,当日下午2时许,按照尚玉和的授意,张松雪在新乡市利用他专门作案用的手机卡,向吕德彬平时所用的手机上发了一条短信:你夫人在我这里,要想活命,请速准备50万元”。制造吕妻被绑架的假象。吕德彬接到短信后,知道陈俊红已经遇害,遂让省政府工作人员以陈俊红被绑架为名,向公安机关报案。

副省长的妻子被绑架,非同小可,警方于是层层上报,副省长、省公安厅长批示“好好查一查”。此案也立马惊动京城,中央政法委有关大人物指示:要限期破案,给社会一个交待。郑州市公安部门立即成立强有力的专案组,集中全力破案,并把此案以案发的时间定名为“6.8大案组。”

公安人员经侦查发现,案发当天,除一些未知姓名的电话外,新乡市副市长尚玉和在受害人被“绑架”前一天内曾与陈俊红通过话。很快,尚玉和便被公安机关控制。经讯问,尚玉和供认了他伙同张松雪和徐小桐杀死陈俊红的事实,并交代出了幕后主谋——河南省副省长吕德彬。当然,此案的侦破过程并非本书要详述的重点,但其进程是快速和神奇!

6月9日,打电话给吕德彬的凶手之一张松雪落网,然后杀手徐小桐落网;6月10日,犯罪嫌疑人之一,原河南省新乡市副市长尚玉和浮出了水面;6月11日,公安机关传讯了刚从北京开会回到郑州的吕德彬,从此就再也没让他回去。吕德彬雇凶杀妻案遂告破。

6月15日,吕德彬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副省长授意杀妻,不仅又使河南增加了一件震惊国内外的特大新闻,而且还创造了全国之最——建国以来,犯故意杀人罪的最高级别的官员。

惊天大案发生了,惊天大案告破了,惊天人物出现了。

吕德彬、尚玉和、张松雪、徐小桐等涉案的四位犯罪嫌疑人都被投进了郑州市第一看守所,等待法律的严厉审判。随后,公安人员在虎山水库的湖底,打捞出了陈俊红的尸骨。在铁的事实面前,吕德彬很快承认了自己唆凶杀妻的犯罪事实。

因吕德彬是河南省第十届人大代表,河南省人大常委会第17次会议迅速作出决定,依法撤消吕德彬的副省长职务,并罢免终止其人大代表资格。6月15日,经检察机关批准将吕德彬依法逮捕。7月8日,全国政协十届十次会议也作出决定,通过了《关于撤消吕德彬政协十届全国委员会委员的决定》。

法网无情,副省长与同伙同上断头台

2005年7月8日,郑州市人民检察院对吕德彬、尚玉和、张松雪、徐小桐等4人杀人、尚玉和贪污一案,正式向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受害人陈俊红的父母及其儿子也同时向法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2005年7月22日,吕德彬、尚玉和等人故意杀人一案在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判。

在庄严肃穆的法庭上,吕德彬、尚玉和等人完全没有了以往身居高位时的威风派头,特别是吕德彬,讲话时激动异常,经常语无伦次,多次畷泣。但当被问及杀人问题时,吕德彬等人均思路清晰,百般狡辩,妄想推脱责任。吕德彬虽然承认犯罪,但辩称自己只是想找人打残陈俊红,从来就没有想过让尚玉和去杀死陈俊红,而是尚玉和等人误会了他的意思。另外吕德彬还打出悲情牌,说平时陈俊红经常打骂自己,让其下跪,打耳光并扎伤自己的腰部,如果法庭允许的话,他可以当庭脱下裤子,以查验其伤疤。而尚玉和辩称,省长交代的事,作为下属,他只好去努力完成,但自己并非主谋,又没有去杀人,请求法庭从轻处罚。杀手张松雪则说,从小到大他最害怕当官的,副市长让他去杀人,他便去杀了。徐小桐则说,来郑州杀人前他连杀谁都不知道,只因平时张松雪对自己够意思,为哥们情义,张松雪让他杀谁,他便杀谁。

四人的辩护律师均认可了被告人的故意杀人犯罪行为,但均辩称不是主犯,要求从轻处罚。吕德彬还在其最后陈述中说,自己读了20多年书,为国家作出了一定贡献,现在他牵头培养出的几种小麦新品种,已通过了国家有关机关的评定,即将在全省全国推广,希望法庭给其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让自己在有生之年再为社会作点贡献,以赎其罪责。

庭审中,由于吕德彬与情人张梅的来往一事直接牵涉到本案的定罪量刑,且系个人隐私,法庭在下午1点钟再次开庭前,对这一事实作了不公开审理。而后,法庭又恢复公开审理。

经过从早到晚长达10个小时的法庭审理,法官认定吕德彬等人的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但到晚上9点半钟庭审结束时,并没有当庭作出判决。这也是中国法庭审理的一般规律。

庭审结束后,又有一条惊人的消息从郑州市看守所传出:本案的杀手之一张松雪此时也不再害怕、不再愧疚自己的恩人——原副市长尚玉和了,而是主动检举揭发了尚玉和指使自己和徐小桐制造爆炸事件,试图杀害新乡市常务副市长范某某的犯罪事实。经有关机关查证属实后,郑州市人民检察院再次向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补充起诉。

2005年9月30日下午在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吕德彬一审被判处死刑。吕德彬的同谋新乡市原副市长尚玉和及两个凶手张松雪与徐小同,同被宣判死刑。据悉,吕德彬是建国以来被控犯杀人罪的最高级别官员。当日吕德彬在庭上听到被判处死刑时,情绪激动,拒绝戴上手铐和脚镣。他当即表示要上诉。吕德彬在看守所129天,一墙之隔,两个世界,外人难以知道他是怎样消磨和打发那段等待结果的时间。一审判决的18天以后,吕德彬的上诉被驳回,他与活着的人从此阴阳两地,他再也没有机会对人诉说了。

吕德彬被执行死刑以后,他亲笔写的法庭上的自辩材料、上诉状、写给省高院的请求信、写给儿子和妻弟的信,以及办案机关发给他本人的起诉书、刑事附带民事诉状、判决书、看守所监管记录等厚厚一沓子文字材料曾以日记的形式被整理成书,详尽记述了吕德彬的最后岁月。全书21章,30多万字,叙述了许多鲜为人知的吕德彬生命最后18天在看守所里的生活,进行了许多人生哲理的思考,能极大地满足人们对吕德彬在看守所最后生活状况的好奇心。该书尤其适合官员、学者、事业成功人士阅读。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