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少将刘连昆为何位列台湾忠烈祠?
发布日期:2014-04-17来源:凯迪社区作者:颜昌海录入:春雨
刘连昆因为在1989年同情学生并发表了对当局不满的言论而受到上级警告,后来他还发现自己的电话被监听,这根导火索点燃了刘连昆心中对当局的不满之火。无独有偶,台湾专门执行对大陆情报搜集工作的部门——国防部军事情报局恰好认为此事为搜集大陆情报提供了新的契机。

近日,美国之音报道:在台湾的中华民国国防部军事情报局戴笠纪念馆内的“忠烈祠”里摆放了一位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刘连昆的牌位。这位解放军少将是1949年以来台湾策反的最高级别的解放军军官,也曾经是台湾在中国大陆最重要的一个内线。位高权重的解放军少将是怎么成为台湾间谍呢?他到底为台湾提供了什么重要情报?他最后的结局如何?美国之音进行了揭秘。

1996年3月,在台湾即将举行历史性的首次总统直接选举前夕,中国在台湾海峡举行大规模三军联合军事演习,并且向台湾北端和南端附近的两个海域发射弹道导弹,引发台海危机,战事一触即发。

但由于台湾及时掌握了有关这次军事演习的准确情报,加上美国的介入,这次台海危机最后有惊无险地落幕了。这个向台湾提供情报的人就是1949年以后中国最大间谍案的主角,前解放军总后勤部军械部部长刘连昆少将。

刘连昆因为在1989年同情学生并发表了对当局不满的言论而受到上级警告,后来他还发现自己的电话被监听,这根导火索点燃了刘连昆心中对当局的不满之火。无独有偶,台湾专门执行对大陆情报搜集工作的部门——国防部军事情报局恰好认为此事为搜集大陆情报提供了新的契机。1989年11月上任的军情局局长殷宗文提出“进入大陆、建立据点”的战略指导思想。

1992年3月,庞大为开始担任专责策反中国军官与军事谋略工作的军情局第六处副处长。他上任后负责执行策反时任解放军总后勤部军械部部长刘连昆少将的工作,即所谓的“少康专案”。庞大为分别在1992年11月和1994年12月两次与“少康专案”的交通员、台商张志鹏进入中国大陆,与刘连昆会面。庞大为的第二次大陆行被大陆反间谍机构获知,双方一度展开紧张的跟踪与反跟踪。

庞大为说:“我计程车一到宾馆,他们摩托车也跟到宾馆以后,他们第一件事是封锁另外一个出口。我从正门进来,他们两个人分开,一个去封锁这个门,一个在这个门等。这就给我机会了,我一进去就看到张志鹏伸个脖子在那儿,我一看到他,我说我走近他,我不跟他打招呼,我说你不要讲话,我说我被跟踪了,我们先上个厕所,到厕所讲。”庞大为利用5分钟的时间进入刘连昆的旅馆房间,与他见面。这也是两人的最后一次会面。

从1992年成为台湾间谍后,刘连昆向台湾提供了大量机密情报,包括解放军采购军备的情况、对台六大战法、大陆接收香港的计划等,还有中国战略部署重点调整到东南沿海、中印边境以及南中国海的情报。庞大为说:“事实证明,中印问题到现在还不能解决,还在东南沿海,为了南沙群岛也还在争执。所以这个情报的时效性能拉到十年以上,好情报,是好情报。”

刘连昆在1996年台海危机中提供的情报瓦解了中国对台湾的武力威胁,但是也可能因此暴露了自己。1999年3月29日,刘连昆在北京被逮捕。8月,经中国军事法庭秘密审判,刘连昆被处死。

/刘连昆是两岸第一位同时拥有少将身分的间谍,曾在解放军总后勤部军械部任军械部部长。1999年,刘连昆少将和邵正宗大校被解放军军事法庭秘密审判处决案件引起解放军的震动,也严重破坏了台湾渗透中国大陆军方的力量。

坊间曾有一些捕风捉影的传说,大陆官媒始终保持沉默。据了解,远华走私案主角赖昌星在《远华案黑幕》中,声称刘连昆间谍案的破获还有他的一份功劳。赖昌星知道台湾国防部军事情报局香港站站长叶炳南将于1999年退伍,即以介绍生意为由,安排刚离职的叶炳南夫妇于1999年4月前往厦门,同行的还有一对港商夫妇,以及叶的友人台湾海军少将夫妇及一位台商,总共七人,住进厦门悦华洒店。不料七人统统被大陆当局请去“谈话”,其中六人后来放出来,只有叶炳南却一去不回。

据《亚洲周刊》报导,赖昌星说:“1999年有一次安排,台北方面实际来了八个人,在厦门住到4月10日。我告诉北京方面的人不能抓人,是要谈的,北京的说不会,但到了10日晚上,就叫广东省安全厅的人在厦门悦华酒店把他们抓走了。我说你们不讲信用,这些人把他们抓走后不到三个月,北京马上枪毙了原解放军总后少将刘连昆等人。”

大陆方面之所以要逮捕叶炳南,主要是解放军少将刘连昆泄露1996年飞弹演习军机给台湾案,大陆已查出蛛丝马迹,期望从刚从国防部军事情报局退伍的香港站站长叶炳南身上可得到进一步线索。由于李登辉透露“大陆飞弹都是哑弹,下雨天无法点火”,引起大陆情报部门注意,因而逮捕为台湾搜集情报的总装备部少将刘连昆等人,导致美台在大陆布建的情报网严重受创。叶炳南被捕后,先后有台方10多位在大陆高级情报干部被捕;情报局驻广西站站长甚至在追捕过程,在大陆发生枪战而死,大陆建政以来最大一宗间谍案、提供1996年台海危机重要军机的解放军少将刘连昆也随后被捕,使台方大陆情报网严重受挫。

2001年6月26日的台湾《联合报》用大篇幅文章,详细披露了刘连昆间谍案的台前幕后。报导披露,邵正宗和刘连昆同在总后勤部军械部任职,刘是军械部部长,邵则是职级较低的大校处长。根据邵正宗被捕后向中国国安部人员透露,他是1991年正式加入军情局的工作,被台湾方面封以“少康一号”,在他的积极运作下,解放军层级极高的总后勤部军械部部长刘连昆少将才愿意加入台湾军情局的工作。台湾方面成立的“少康专案”,则以争取“少康二号”刘连昆为首要目标,并决定由前军情局局长殷宗文亲自主控这条“大线”。1992年11月,台湾方面派出军情局第六处上校副处长庞大为,加升一级以少将身分前往大陆,亲自争取刘连昆为台湾工作。报导披露,台湾代表在当时担任“少康专案”驻港“越界交通”(跨区联络人)安排下,住进广州“白天鹅宾馆”。此时,安排会面的邵正宗正式告知刘,台湾代表抵达的消息。刘人在北京,如果搭机南下,要向上级请假,行事机警的他,改搭火车南下,花了一天半时间,才住进广州国营的“东方宾馆”。紧张的时刻来临,如何确定这场高层谍报会不是陷阱。台湾方面先由“越界交通”与刘共进早餐,探个口风。庞大为少将则单独前往双方预定会面的广州越秀公园,沿路则在新华书店等地点暂停,观察有无被大陆人员跟监。

进入这座位于广州郊区的公园后,双方人马保持可见的距离,然后利用无人的羊肠小径,爬上隐密的山岗,于大石上席地而坐,展开两岸情报圈首次层级最高的“目视接触”。刘开始有点紧张,会后双方分别前往广州“东方轩”酒店聚餐时,气氛才转为轻松。刘连昆当场还点了一瓶茅台酒,双方闲话家常,完全看不出是一场惊心动魄的间谍会。

在这场间谍会中,台湾告知了刘的待遇、联络方式、重点工作。待遇比照国军少将编阶,月薪是每月3500美金,工作奖金另发,每批情报少则台币40万元,多则百万元以上,并代为转存于海外银行专户。退休后由军情局照顾生活及福利,并依个人意愿安排至国外或台湾居住。为表示对这次会面的重视,台湾方面拿出两万美金红包,做为见面礼。

双方闲聊过程中,刘连昆透露是东北齐齐哈尔人,1933年生,解放军后勤学院毕业,长期负责军械采购和产制,当时担任军械部长已六年,常出席各军总部重要工作会议,接触各种极机密资料。军中人脉甚广。

“台湾的刘少将”参加情报工作后,态度积极,表现优异。例如,解放军新购苏恺廿七战机后,刘立即提供了驻地湛江、芜湖,导弹放置的杭州空军军械库、及洛阳维修厂等地详情,另外,他也提供过解放军应急机动作战部队番号、驻地、及操演状况。1994年,军情局再度派出代表密晤刘连昆,主要任务是希望再上一层楼,建立更高阶的网络,收集解放军对台作战纲要及预警情报,并向刘探寻是否有合适接班人选。但是,这次台湾代表从澳门拱北关入境时被广东国安厅的人盯上,从下榻的“华厦大酒店”一路被跟踪,无法摆脱,只好冒险硬闯“白天鹅”,幸好大陆人员因人手不足,未立即跟进旅馆,台湾代表终于在房间中见到刘连昆,双方短暂交换意见立即分手。

整个过程宛如007电影,大陆为何没有马上逮捕台湾代表,主要是想抓大鱼。事后台湾秘密调查,发现出卖这次行动,竟然是香港站的专员,随后诱捕回台判处无期徒刑。这次行动,刘连昆提供了20件重要情报,并包括一份可试图策反的解放军将领名单,刘连昆表示,如果没有大陆的盯梢,甚至可安排台湾代表到北京会见一位更高层的将领。

据悉,刘连昆和邵正宗的情报网络确实在暗中吸纳解放军的高层将领及情报。《自由时报》曾报导称,曾在台海军事危机传递军情回台的台商张志鹏指控,他当时受任军情局在中国建立的情报网,在李登辉“十八套剧本”的详细暴露下,引起中国起疑清查,相关者除了遭株连或已入狱外,目前仍有流亡西班牙化名为沈小丽的中国女子亟待救援,他同时也要求政府能补偿他的损失。情报工作背景出身的张志鹏表示,他退休后前往中国投资设厂,再被情报局说动,以生意为掩护成为情报网的一员,后透过沈小丽的关系认识刘连昆,再辗转认识大校邵正忠。

张志鹏说,飞弹危机,他经由刘连昆等得知飞弹是哑弹头,弹头部分仅为精准测试武器等。后经李登辉在竞选过程中强调中国发射的是“哑弹”、“下雨天会浇熄的飞弹”等说法,引起中国起疑清查破获台湾情报网。张志鹏说,他在获知中国开始逮捕讯息后,仓皇出走,价值数千万元的产业仍留在大陆,他的公司员工姚嘉珍则被判入狱。而友人沈小丽则流亡西班牙,他在台湾展开救援及求偿行动,但是在相关单位三缄其口下进度迟缓,也仅领到十五万元慰问金。

有大陆网民撰文问:类似1999年台海军演严重泄密事件,现在还不会有?!

为什么这些人不在此行为前衡量一下自己将要面临的得失?他们一定会衡量的,一定会思考其后果带来的危机。可为什么他们仍然选择了这种行为呢?!

前苏联也有重要官员叛逃,伊拉克亦有重要官员叛逃,然而叛逃人员是在其与上司有尖锐的矛盾对立甚至生命安全受到极大威胁时才做出的行为,其为保命的动机可以被人理解。而纯为既得利益多少或仅从意识形态出发而做出叛国行为的事件并不常见。为什么刘连昆少将选择了危害国家整体利益的背叛做法?!

一连串涉及国家利益的人员的行为,给人的感觉仿佛是中国仿佛没有了自己坚硬的外壳,被人不断地将柔弱的内核恣意地剥露出来。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