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出控制人口的北大前校长马寅初缘何遭批判?
发布日期:2014-04-25来源:衔橄榄枝的飞鸽新浪博客作者:佚名录入:春雨
1882年出生的马寅初的经历,是那个时代不少知识份子的缩影:在新式学堂学习、赴美留学、在国民政府任职、在大学任教,中共建政后选择为其服务,但却惨遭批判。同不少有着类似经历的知识份子相比,马寅初还算是幸运的:虽遭批判,但在历次运动中因有中共高层保护,而未受太多冲击,是以活到了99岁的高龄。

1882年出生的马寅初的经历,是那个时代不少知识份子的缩影:在新式学堂学习、赴美留学、在国民政府任职、在大学任教,中共建政后选择为其服务,但却惨遭批判。同不少有着类似经历的知识份子相比,马寅初还算是幸运的:虽遭批判,但在历次运动中因有中共高层保护,而未受太多冲击,是以活到了99岁的高龄。

身为经济学家的马寅初缘何遭到了批判?这还得从其提出的控制人口的理论说起。

1951年,马寅初担任北京大学校长。1953年,中国大陆进行了历史上第一次人口普查,结果表明,截止到1953年6月30日中国人口总计 60l,938,035人,估计每年要增加1,200万人到1,300万人,增殖率为20‰。这次人口普查引起了马寅初的怀疑,他认为此次抽样方式不能真实地反映人口的真实增长情况。

于是,马寅初花了三年时间进行调查,发现中国人口实际增长率是每年22‰,有些地方为30‰。如此高的增长率,很可能导致50年后中国的粮荒。马寅初将研究成果写成《控制人口与科学研究》一文,并在1955年7月召开的一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宣读,但很多人表示反对。

1957年2月,在最高国务会议第十一次(扩大)会议上,马寅初再一次就“控制人口”问题发表了自己的主张,提出了实行计划生育的主张。马寅初的主张受到了毛泽东的欣赏。

3 月,在全国政协第二届第三次会议上,支持马寅初的邵力子就计划生育问题做了长篇发言。他针对卫生部严格限制人工流产规定,提出“不造成以法令或权力限制人工流产”,建议修改婚姻法第四条“男20岁,女18岁,始及结婚”的规定,主张提高结婚年龄,宣传迟婚。他还主张大力向农村推行节育工作等。

邵力子的发言得到了马寅初的大力赞同,不过,马寅初坚持反对人工流产。他认为有比人工流产更好的办法。这就是“最好是一对夫妇只生两个孩子,对只有两个孩子的父母加以奖励,而对超过两个孩子的父母要抽税”。

4月27日,马寅初在北京大学发表人口问题的演讲。6月,在第一届全国人大第四次会议上,马寅初提出了他的《新人口理论》。根据对50年代早期的人口发展趋势的统计,他判断高速人口增长不利于将来中国的发展。因此,他建议政府控制生育率。

然而,此时毛泽东发动的“反右”运动正如火如荼地展开着。马寅初的“新人口论”也遭到了批判,有人说这是配合右派向党进攻。这让曾认为中共高层认同控制人口的马寅初不知所措。

1958年初,中共中央做出了“全面大跃进”的战略决策,希望推动工业和农业的发展。在毛和中共看来,只要利用中国人多的优势,调动人们特别是农民的积极性,中国的经济就一定会有飞跃的发展。毛曾说:“现在看来,搞十几亿人口也不要紧。”这样,马寅初控制人口的主张开始受到了高层批判,鼓励多生育取代了对人口的控制。如陈伯达在北大举办60年校庆的大会上,就指名道姓地说:“马老要为《新人口论》做检查。”刘少奇在中共八届二次会议上作报告时,也不点名地批判了马寅初。

7月9日,毛泽东在召见邵力子等人时,邵仍希望毛支持节育,但毛却说:“人口问题,目前还不严重,可以达到八亿时再讲人口过多。”但又应付了一句:“但对计划生育,仍应实施”。

1959 年庐山会议后,全国再次掀起批右高潮。周恩来特意约马寅初谈了一次话,劝马寅初不要过于固执,从大局着眼,还是写个检讨好。不过,马寅初并不承认自己的理论有何错误,而是对那些批判自己的文章一一进行了驳斥,并写成5万余字的《我的哲学思想和经济理论》一文要求《新建设》杂志编辑部公开发表。

杂志社收到马寅初的稿子后,不敢擅自作主,遂上交中共中央宣传部和中央理论小组审阅。时任中央理论小组组长的康生,素以“整人”为能事,他一方面让编辑部刊登了马寅初的文章,一方面迅速部署了对其的全面批判。不仅报刊批,北大也组织了“批马”座谈会。

一天,康生亲临北大座谈会现场,听到发言者都不能击中要害,遂打断别人的发言说:“马寅初曾经说过,有人说他是马尔萨斯主义者,但他不同意。他说马尔萨斯是马家,马克思也是马家,而他是马克思的马家。我看这个问题,现在是该澄清的时候了。我认为马寅初的《新人口论》,毫无疑问是属于马尔萨斯的马家。”在康生的直接指挥下,北京大学掀起了围剿马寅初的高潮。铺天盖地的大字报布满了北大校园,连马寅初的住宅燕南园36号也贴满了大字报。全校的批判会连续不断,语言越来越粗暴,帽子越扣越大。批判的核心就是“马寅初的新理论,是源于马尔萨斯人口论,是对社会主义优越性的怀疑,是对人民大众的蔑视”。

在这种全国上下暴风骤雨般的批判下,马寅初于1960年1月提出了辞去北大校长的报告,并得到了批准。随后,他又被罢免了全国人大常委的职务,只留下一个全国政协常委的名义。此外,他还被剥夺了发表文章的权利。马寅初从此赋闲在家。

而不加控制的中国人口,犹如脱了缰绳的野马,在几年内迅速增长。中共为此不得不在后来提出了“计划生育”政策,这无疑证明当年马寅初的理论是正确的。

1979年,中共向马寅初做出了形式上的道歉,同年9月任北大名誉校长。1982年5月10日马寅初病逝。因为一个正确的理论不容于一个专制的社会,马寅初的一生就这样悄然走过,其内心的凄苦又有谁知呢?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