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第一夫人办公室主任是个和善的华裔老太太(组图)
发布日期:2014-04-27来源:转载作者:佚名录入:春雨
3月26日,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偕母亲和两个女儿顺利完成一周访华之旅,留下了很多故事,也留下一些未尽话题。其中,陪同米歇尔访华的第一夫人办公室主任陈远美,因其华裔背景而引人关注。这位在公众面前笑容可掬、体态丰腴的白宫女幕僚,和奥巴马夫妇有着怎样的关系?作为左膀右臂,她对米歇尔有怎样的影响和帮助?

美国第一夫人办公室主任陈远美

3月26日,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偕母亲和两个女儿顺利完成一周访华之旅,留下了很多故事,也留下一些未尽话题。其中,陪同米歇尔访华的第一夫人办公室主任陈远美,因其华裔背景而引人关注。这位在公众面前笑容可掬、体态丰腴的白宫女幕僚,和奥巴马夫妇有着怎样的关系?作为左膀右臂,她对米歇尔有怎样的影响和帮助?图为米歇尔携女儿会见彭丽媛时陈远美在一旁跟随。 

  2011年初,白宫进行人事洗牌,时任第一夫人办公室主任苏珊·谢尔辞职,陈远美成为这一岗位的“自然人选”。她被提升为总统助理、第一夫人办 公室主任,同时继续担任妇女与女童委员会执行主任一职。作为第一夫人的首席助手,陈远美手下有20多位职员,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协助米歇尔推动她所负责的 重大事项,包括减少儿童肥胖症的“让我们运动”项目、为退伍军人和他们的家庭提供就业帮助等。

  据接近陈远美的人士透露,“她是民主党阵营里一位相当活跃的女中豪杰,与奥巴马夫妇结识20多年,私交很深,在奥巴马从政伊始就是其铁杆支持 者”。陈远美第一次走进美国公众视野,是在2008年奥巴马胜选之后。作为奥巴马团队的得力干将之一,她于2009年初随“芝加哥帮”一起走进美国政治中 心——从伊利诺伊州芝加哥搬到了华盛顿。最初,陈远美被任命为白宫公共联络室主任,负责白宫和民间的沟通工作。公共联络室相当于白宫的“一道前门”,也代 表着白宫在民间的形象,所以陈远美有“白宫公关一姐”之称。此外,陈远美还担任白宫妇女与女童委员会执行主任之职,该委员会的主席是奥巴马的高级顾问瓦莱丽·贾瑞特。

  此外,陈远美还担任白宫妇女与女童委员会执行主任之职,该委员会的主席是奥巴马的高级顾问瓦莱丽·贾瑞特。  

  事实上,米歇尔、陈远美、瓦莱丽·贾瑞特和苏珊·谢尔早在芝加哥时就是好姐妹。“当你在芝加哥从事民主党的政治活动时,那并不是一个太大的圈子,所有人都相互认识。”据陈远美回忆,上世纪80年代初,她就认识米歇尔,当时他们都参与了民主党的社区草根运动。  

  2013年12月12日,空军一号,陈远美(中)和奥巴马夫妇、小布什夫妇一起陈远美是位极有个性的女性。她曾在媒体上直言,当初之所以加入民主党是因为共和党更加糟糕。显然,陈远美对民主党也并不很满意。而能让她坚守在民主党的原因之一,大概就在奥巴马身上了。1996 年,陈远美在芝加哥当律师时就注意到了这位精力充沛的哈佛大学校友。当时,奥巴马首次参选伊利诺伊州参议员,陈远美义无反顾地加入到他的支持者行列。到 2004 年奥巴马竞选联邦参议员时,陈远美已是他的铁杆“粉丝”了。2008年,奥巴马参选总统,陈远美成为其筹款得力干将,凭一己之力筹得20多万美元,这个级 别的筹款人在美国被称为“超级打捆机”。陈远美曾称赞奥巴马:“他是一位深具理想与抱负的政治人物,从他身上,我可以看到求新求变的特质,所以我一直都很支持他。”陈远美的才华和社会人脉,也得到奥巴马的肯定和赏识。  

  陈远美属于第二代华裔。1949年,她的父母从上海移民到美国。陈远美的父亲当时刚从医学院毕业,母亲也正持学生签证到雪城大学学习化学。为了一起赴美,陈远美的父母是在离开中国当天结的婚。此后,他们在俄亥俄州的克利夫兰郊区定居下来。1956年,陈远美就出生在这里。陈远美的父亲后来成了一名精神科医生。因为父母均来自上海,所以陈远美能说一口流利的上海话。1978年,陈远美从哈佛大学毕业。当年,她搬到伊利诺伊州首府斯普林菲尔德,在州政府预算局做分析员,同时积极投身女权运动。3年后,陈远美前往美国西北大学研修法律,并于1984年获得西北大学法学博士学位。毕业后,陈远美在世达律 师事务所芝加哥分所工作。当时,芝加哥分所刚刚开办,规模不大。诉讼部仅有4名律师,人手紧,事情多,但这种状况给了陈远美许多机会,使她得以接触各种客户,受理很多棘手的案件,并在磨练中迅速成为事务所的骨干。1992年,陈远美成为世达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凭借深厚的法律专业功底和超群的辩才,陈远美 成功代理并打赢了许多大公司控告政府机构的官司,被誉为法庭上的“常胜将军”。

  陈远美是个“夜猫子”,其过人之处是每晚只需睡4个小时,从凌晨2点睡到6点。剩下的20个小时,她几乎都处在工作状态中。对此,陈远美自己的解释是“生物钟使然”。“我很幸运不需要太多睡眠。”陈远美说,“那是天赐的礼物。”据悉,陈远美曾有过一段婚姻,与前夫育有一子。后来,她在中国收养了一个女儿。华裔在美国主流社会的声音一直比较微弱,是“最沉默的族群”之一。“低姿态”和“不介入”被华人视为在美国的生存之道。然而,陈远美却没有遵循这一“传统”,也从不刻意低调。

  陈远美说,母亲曾教育她回报社区的重要性。受母亲耳濡目染的影响,陈远美是一个热心社会公益事业的人,在当地社区非常活跃。小时候,她就参加当地的女童子军,并积极帮助外国来美的交换生,也交了很多外裔朋友。2001年前后,陈远美开始担任芝加哥华人咨询服务处的义工。2003年,她成为华人咨 询服务处董事局的一员,3年后当上副董事长。因为华人咨询服务处的关系,陈远美对华裔社区很熟悉。除华人事务外,陈远美在芝加哥还从事很多其他社区服务。她还是芝加哥公立图书馆、芝加哥大学医院、芝加哥妇女基金会等组织董事会的成员,并由于对社会和社区的贡献而多次获奖。 

  陈远美还是一位女权运动的积极倡导者。从哈佛大学毕业后,她就参加了(美国)全国妇女组织,并领头向伊利诺伊州议会议员做工作,呼吁批准给予妇 女平等权利的宪法修正案。后来,她帮助伊利诺伊州修改了关于“强奸罪”的法律条文,将“强奸罪”扩展至包括性侵害和性虐待。陈远美说:“实地参与公众事务,才可以让你接近群众并倾听到社会各阶层真正的心声,进而你才可以谈如何为社会伸张正义。”她给年轻人的建议是“多参与,就会有收获”。陈远美的敬业精神和出色的职场表现使她获得的成就和荣誉令不少男律师自愧不如。比如,1994 年,她被《芝加哥律师》杂志选为年度人物;1996 年,获美国反诽谤联盟颁发的“成就妇女奖”;1999年,获伊利诺伊州女性律师协会颁发的“领袖奖”。她还入选2008 年美国顶尖企业律师榜及2009 年美国最佳律师榜。这些闪亮的光环让陈远美跻身美国主流社会,成为有名望的华裔人士。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