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自荣:我们要感恩
发布日期:2014-05-01来源:新浪博客作者:童自荣录入:春雨
我和你通电话时,刚刚提及童自荣,一边经过的小保姆忍不住在旁插嘴,童自荣的名字我也知道,是配音演员‘佐罗’!他是我心中的偶像。接下来的那个下午,她兴奋得不得了,就盼着马上能看到童先生,遗憾的是,那天你和你女儿倒是准时赴约了,童先生却是没有来,

(两位“佐罗”:1981年阿兰德龙访问上海电影译制片厂时的珍贵照片:杨文元,阿兰德龙,丁建华,童自荣)

这事发生在很久以前。前几天,我太太的中学好友因我们今年要去她那儿探望,才又旧事重提。
                      
她说:“那年春节,你和童先生还有你们的小女儿一起来看我们老房子,还要带你们参观一下隔壁那个犹太人住过几十年的房子。我和你通电话时,刚刚提及童自荣,一边经过的小保姆忍不住在旁插嘴,童自荣的名字我也知道,是配音演员‘佐罗’!他是我心中的偶像。接下来的那个下午,她兴奋得不得了,就盼着马上能看到童先生,遗憾的是,那天你和你女儿倒是准时赴约了,童先生却是没有来,好像因为途中他的交通工具出了点问题。”
                      
我不由问我太太:“这位小保姆现在何方?”我太太说:“她至今留在我这位朋友的家里,她当时二十来岁,现在算来也快五十岁了吧。”
                      
我很感动。所有这些新老影迷朋友通过各种方式送来的问候和牵挂,都是我收到的最好礼物,让我心情为之大好。从某种角度说,正是这样一些生活在最底层的普通老百姓才最器重、最抬举我们这些躲在幕后的配音演员。
                     
是啊,“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说得多么深刻。但平心而论,即使像我平时还算在心里念叨着“感恩”二字的艺人,有时也会因自己身上的某种难以根绝的“劣根性”,而作出与“感恩”完全背道而驰的蠢事,令我至今愧疚不已。这件事就发生在不久之前在外地出差的时候。

那天下午排练。因我反感在我离开房间时被整理,就把“请勿打扰”的牌子挂在门把上。等我回来,我发现牌子居然不翼而飞,房内也明显被动过了,这令我大为震怒。当即唤来那女服务员,大嚎一连串“十万个为什么”,最后我也不容她分辨,声色俱厉地嚷道:“我不想再见到你,立刻把你们经理叫到这儿来!”经理来了,这回该轮到我哑口无言了。因为这宾馆从来都有此规范举措,那姑娘没错。天哪,我至今记得那弱女子低垂着双眼,头微斜着,一脸的委屈,但倔强地始终一声不吭。可笑我那一刻一定不像“佐罗”,倒像那个可恶的梅菲斯特。

其实,我们这些做艺人的,真该善待我们可尊敬的观众朋友们,他们不但关注、支持我们的事业,也会给我们如何在生活中做人,提供诸多启示,和他们的交往,确让我得益匪浅。
                      
有位远方来客,是我们上译厂的忠实影迷。为了见我一面,她居然仅根据电视上的有关画面,就冒冒失失找来了。四十来岁的年纪,身居要职,在什么都发生了变化的今天,她竟还能保持着对翻译片的狂热,令我感动。                      

我们艺人工作的性质,决定我们的一言一行真得注意点社会影响。我希望咱们做艺人的相互之间经常提个醒,把“感恩”二字时时刻刻放在心上。就像谁说的,老百姓对咱们这么好,咱可不能忘了他们。如果高高在上,忘乎所以,或是离普通老百姓距离太远,那么,观众朋友决不会相信你这个演员,也不相信你塑造的角色,到那一天你就悔之晚矣。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