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农民张祥前遇到外星人的详细经过
发布日期:2014-06-03来源:张祥前新浪博客作者:张祥前录入:春雨
从七八岁到19岁以前,我数次遇见外星人,19岁以后再也没有遇见外星人,也没有什么奇怪的经历了。七八岁以后所遇到的外星人我猜测不是放鹅遇到的那种外星人,放鹅所遇到的外星人可能是科技极为发达的一种,后来这些外星人科技水平差些,也可能是差得很多。
我叫张祥前,是安徽庐江县郭河镇一个农民。大约在我七、八岁时,一次,我一个人在一块沙地上放鹅,突然看到有几团气雾状的东西在我眼前快速地移动,其中有一团猛的扑向我,当时我觉得头嗡的一声,眼前一黑,人不由自主地蹲下去,好长时间才清醒过来,眼前的气雾消失得干干净净。我当时也没有看到飞碟,只是之前看到西边的天空闪一下红光,当时大概是下午到傍晚之间,四五点钟的样子,红光出现正好在太阳附近,而当时太阳附近又有许多云霞,所以没有在意。
 
 
安徽农民张祥前

大约从十二、三岁时开始,我夜里老是做梦,梦见自己生活在另一个星球上。在这个星球阳光好像不是很强,光线偏蓝色。这个星球上几乎没有植物,而且表面上不适宜居住人,人都住在很深的地下面。人们乘坐着极快的交通工具,能够快速地来回地上、地下。在我脑海里印象最深的是这个星球上无论地上、地下都建有大量特别高大复杂的建筑物,这些建筑物大多数是具有铅灰色调的金属制成。

一个人偶尔做着这样的梦,不会有什么特别奇怪的,但是当你数年经常做着类似这样的梦,这就不得不让我考虑一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一直认为我老是做那样奇怪的梦于七八岁时候那次放鹅的经历有关。我在上初中时,看书上介绍外星人,我猜想,小时候我肯定遇到了外星人,就在我和他们相遇的一刹那,他们有一个人的意识和记忆可能传输到我的头脑中,我脑子里以后一直残留了这个外星人的意识,才做那样奇怪的梦。

“我”天经地义就这么一个,但是,从我懂事开始,也可能从我七八岁时候的那次奇怪经历开始,我始终觉得我的头脑中存在着另一个“我”。

从七八岁到19岁以前,我数次遇见外星人,19岁以后再也没有遇见外星人,也没有什么奇怪的经历了。七八岁以后所遇到的外星人我猜测不是放鹅遇到的那种外星人,放鹅所遇到的外星人可能是科技极为发达的一种,后来这些外星人科技水平差些,也可能是差得很多。他们的目的应该就是冲我那次放鹅的经历去的,是想从我身上得到点什么。

我出生在极端贫寒家庭,从小时候就经常头疼,但又不知道是什么毛病,那个时候也没有条件去查,我现在仍然经常头疼,查了很多次,也查不清楚是什么原因。小时候头疼不是一般的痛,而是昏睡,处于生死的边缘,人是恍恍惚惚出现许多幻觉。那时候家里特别的穷,没有钱去治疗,母亲只能让我睡觉,后来我的身体就像棉花一样柔软,每当我出大汗,母亲就高兴的说:要好了,要好了,果然不久就好了。

长大以后,我的身体仍然是矛盾的,有时候头疼,无力,站都站不住,有时候精力特别的好,我曾经在测力器上大吼一声,拉了590多斤,把周围人吓了一跳。

很小时候,有一次生病,太严重了,眼看就不行了,母亲没有钱带我去治疗,恰巧被我的大伯从外地回来看见,他有两个孩子不久前夭折,可能他动了恻隐之心,他给了母亲一块钱,我母亲上医院把我给治好了。那个时候可能医院收费是很低的,我母亲经常说你的命只值一块钱,为什么当时我父亲不管我,母亲一直不愿说。

有一次我害眼,越来越严重,家里没有钱去治疗,拖了几个月时间,从一天里偶尔有一会儿看见一点光亮,到整天没有一点时间看见,我终于彻底的失明了,我是哭干所有的泪水,母亲也没有一点办法,她拿不出一分钱,也借不到一分钱。

我整天躺在床上,眼前出现许多的幻觉,有一天,我在睡梦中突然觉得屋子里变得红通通的,来了几个人,自己被人装进一个筒子里,头被一个布袋子套住,眼睛里有无数个小虫子在里面钻。不久,我的眼睛竟然好了,我现在想想,只能是奇怪,不单单是奇迹和幸运。

有一次,我得了肾炎,也拖了很长时间,病情严重,我连抬腿都没有力气。我母亲问门口一个赤脚医生:“我家阿前这一段时间怎么好像长胖了”。赤脚医生看了一下,连声自备:“这个浮肿,是腰炎(方言,就是指肾炎),哪里是长胖了,你们怎么这么的粗心,太晚了,可能没得救了”。

那个医生过来给我治病,嘴里嘟哝,死马当活马医。后来,我在睡梦中又觉得屋子里红通通的,来了几个人,自己被人装进一个筒子里,感觉从肛门里长进了许多柔软的管子,一直长满我的全身,不久我的病全好了,那个医生不相信这一切,连声说怪事怪事。

我母亲看见这个医生从我加门口走过,头也不回,径直的走过去,我母亲问:“怎么不带我家阿前打针”,这个医生好像很生气的样子:“你家侠们(方言,指孩子)病好了,打什么针?”

我们这儿是偏远的农村,小时候,我亲眼看见搞迷信和大神人害死了许多人,对他们这些大神和迷信有强烈的憎恨,这些在夜晚为我治病的奇怪人我当时认为就是神来了,所以心理很矛盾,直到以后在杂志上看到外星人的事情,我心理的疙瘩才解开了。

放鹅那次经历以后,数次遇到的外星人一般都发生在夜晚,而且预先感觉到,心理在说,他们要来了,他们要来了,不久,他们果然就来了。他们来的时候,不说话,我也能够知道他们的意图,他们一般一来就叫我出去,出去都是从墙壁上直接穿过去。

19岁时候,发生的一次遇到外星人的事情,是给我印象最深的一次,强烈的震撼了我,使我内心里确定遇到外星人的事情是真实的。

那天晚上,我一个人在房子里睡觉,在睡梦中,突然感觉到屋子里变得红通通的,我被惊醒后,看到墙壁上渗出一股发光的液体,这些液体发出暗红色夹杂着一些雪青色的光,当这些液体完全从墙壁里渗到屋里时候,逐渐的变成了几个人形,强烈的恐惧使我不停的颤抖。他们不说话,可我心里却好像听到他们讲:“跟我一起出去”。这个时候我的意识好像被他们控制,变得模糊起来,我也停止害怕。我看到他们从墙壁上一穿而过,我好像是看到墙壁变成了半透明的,我也跟着一起穿过去。

到了墙外,我又看到两个人,一个人拿出一个东西对着墙壁照射,墙才变成半透明的。

这个事件是以后慢慢回忆加上我在恍惚状态下努力搜索,头脑中的印象才逐渐的清晰起来,当时反而没有什么印象,整个事件给我的记忆是模糊的。但是,有些细节我记得很清楚,我在接触墙时候,墙的气味给我的印象特别深,还有,人在穿墙时候,身体各个部位都是有一种讲不出的感觉,和没有穿墙的感觉是不一样的,穿墙的感觉是墙的每一个分子都从我的身体里穿过去,而不是墙裂开的那一种。

我在从墙中要出来时候,脚后跟有一阵木痛,出来以后,木痛消失,这个感觉特别深刻。还有,墙外一个人看我要接近他时,他退了几步,这个细节也记得很清楚。

穿墙而过这些人和墙外拿东西对墙照射的人,长什么样子,我没有印象,只觉得这些可以液体、固体随意变化的人身体时时刻刻在微微的抖动,我现在猜想这些人是机器人,这些人看起来好像有一种飘忽不定的感觉。我穿墙出去看到另外一个人,我估计这个是真正的外星人本人。这个人一眼看是一个女性,长相和我们地球人差不多。以后发生了什么事件我很难想起来,整个过程中我没有看到过飞碟。

对于那个女性外星人,我长时间努力的回忆,现在我给出一些大概的特征:身高大约一米,身材纤细而丰满,眼睛很大,眼睑也很大,头部不是很大,不像网上经常提到的外星人的脑袋特别的大。眉毛特别的高挑,鼻子不大,嘴巴也不大,而且下巴小,鼻子、嘴巴、下巴这些区域比起我们地球人明显小许多。头发是一束一束的,皮肤极其光滑,皮肤的颜色是雪白的,微微的有一点雪青色。我所看到的这个外星人整体印象是很漂亮,身体结构紧凑,感觉属于运动型的那种。我现在在网上搜了一些网友上传的外星人照片,没有一个是对上号的。

在另外一个场景中,我觉得平躺在一个平板上,头和脚边各站一个人,这个女性外星人就站在我的身旁的右手边。在以后的回忆中和这个女性外星人有皮肤的接触,觉得这个女性外星人的皮肤是特别的光滑,感觉像沾水的黄鳝和鲶鱼的光滑程度,但是没有地球人的皮肤柔软。

受这件事情的强烈刺激,我当时拼命的向有关单位写信,写了多少信。我也记不清楚,我只是记得由于长时间的写字,右手的中指被钢笔夹得留下一个很深的凹痕,很多年后才回复正常。由于绝大多数没有回信,即使回信也都是这事情于他们无关,我的热情也渐渐的退了。

我在上初中时,对物理比较感兴趣。碰到书中讲到的磁场,我当时心中想“场”是什么东西,我头脑中另一个“我”马上就给出答案:场的本质就是变化的空间而已,对于这个答案我很长时间都是似懂非懂的。

后来又看到了本杂志上面介绍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我马上心中又有疑问,时间的本质到底是什么?我头脑中另一个“我”又告诉我:时间的本质只是观测者对自身在空间位置中运动变化的一种感受,简单讲时间只是人的一种感受。

我第一次得到这样的答案,好长时间都不能够理解时间的本质为什么是这个答案。如果从我的逻辑出发给时间下定义的话,我肯定认为时间是宇宙中物体持续运动的过程。

几年下来,对于人们生活中遇到各种各样不理解的事件,像时间、空间、场、物质、光、万有引力、电磁力、能量---的本质我都可以做出解释,甚至像飞碟的飞行原理是什么,预言家为什么能够预言未来?都可以得出答案。

不过,可能是我的文化水平低,涉及到理论部分的有许多东西不能够理解,似懂非懂,稀里糊涂,有很多问题我即使给出解释也是不清晰的。

初中毕业后,由于成绩不是很好,我未能考上高中,后又复读一年,两次连预选都没有考上,只得回家种田。父亲对我很失望,气得打了我一扁担。

受19岁那年遇见外星人的事情的刺激,我想自学数学和物理,把头脑中似是而非的东西搞清楚。不久,我跑到合肥科教书店买来物理和数学书想自学。但是,由于没有经验,我买来的是研究生进修用的参考书,而不是通用教材,物理书通篇都是数学符号,少有语言描述部分,我根本就看不懂,自信心锐减,第一次自学不了了之。

几年后我又跑到芜湖去做生意。来到芜湖不久,遇见一个老者,很慈眉善目的那一种,他说:“我给你看一个相,你是一个不简单的人,你将来有可能影响整个人类的历史”。

我以为他是一个骗钱的江湖骗子,摇摇头,回答到:“我是一个农民,哪有那么大的能耐”。

他把我的左手看来一看,说:“你的左手有一个田字,你就是我们要找的圣人。”

我说:“胡扯,我是什么圣人?我将来要当世界领袖,地球总统?”

老者说:“随着社会的进步,将来会越来越民主,民主国家里政治家、总统只不过是一个小丑而已”。

我当时对西方民主很向往,对于老者这个话立即反驳:“民主国家领导人是小丑,那独裁国家领导人就是高尚的?”

老者笑了一下:“是我的话没有说清楚,民主国家的领导人像一个逗小孩开心的小丑,他们是一个演员,只能表演,一举一动都是幕后专家在指挥,他们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行为来,将来剧烈影响人类日常生活的的不是政治家,而是科学家,重大科学发现,会彻底的改变人类的生活”。

“这个和我扯不上一点关系。”

老者说:“不是的,你有神人赐给你的科学,你用神人的科学造福人类”

我立即想到我获得外星人的科技的事情,心理一震,但是我仍然不相信他。问他是怎样知道我的,他说他是圈内人(我当时知道圈内人就是指一些特异功能的人组成一个内部沟通的圈子,特异功能人受到内部的约束,不能够轻易的透露身份和特异功能,否则可能受到严厉的惩罚)。但是我仍然装不知道。

后来他说他到我的老家找过我,听人说我到了芜湖,他就又来到芜湖。

我反问他:“你找我干什么,既然你是特异功能人,为什么不把我搞到国家里”。

老者说:“找你,是希望你刻苦学习现代科学基础知识,你的东西才有可能被普罗大众接受”

老者说富贵自有天安排,不要过分的去想得到,并且转弯抹角的批评我还没有正式做科学研究就一心想得到富贵。

到后来,老者说:你将来会许多人骂你,许多人称赞你,这些人都不会改变你的命运,你还是你。你的命运中有贵人帮助你,你才能够被社会接受。

我忙追问是什么贵人能够帮助我,老者说:“中国二千年会出一个圣人,圣人之后可以帮助你”老者说完后就离开了。

我现在想一想,圣人之后,可能就是孔子之后,这个贵人一定姓孔。

受老人的鼓舞,我到芜湖的一些书店买了一些物理教科书,说起来也奇怪,芜湖的商业很发达,在1988年想买几本适合用的教科书却很困难,这些书同样不理想,相对论只是简单的提一下,少有数学论证。而且,相应的数学教科书始终没有买到。我又到废品站买了一些书,同样的不适合自学。要命的是我一看教科书头就疼,我明白我是一个意志力不坚强的人,这个我是辜负了老人的希望。 在芜湖我自学没有实质进展,关键是对高等物理和高等数学完全的看不进去,产生了恐惧和自卑思想,认为我没有这个能力去搞懂这些。不过,在芜湖,我对物理学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但数学一点也没有学过。

后来我遇到一个身材高大的胖子,他向我吹嘘他是气功大师,我根本就不相信他的话,在我看来,练武之人都是细腰宽臂,哪儿有肚大腰圆的。

有一次,他被我顶得够呛,他说:“你手伸过来给我试一试。”

我就把手伸过去,他用小拇指不经意的在我的手臂上敲了一下,一种触电般的疼痛袭来,我的手臂立即鼓了起来,像一个小泥鳅一样粘在上面。这下我领教了他的厉害了,同时也对气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芜湖,我向大胖子学了一些气功的基本常识。

气功入门不难,难在坚持,要每天早上起来练功,我没有坚持几个早上,由于懒散,就再也爬不起来了。后来,我发明了睡在床上练气功的方法。这个睡在床上练气功想不到给我打开了一个奇异的世界。

人练气功的时候,会进入了一个似想非想、恍恍惚惚的状态,在恍惚状态下,我经常做那种奇怪的梦变得更加清晰。练气功使我从被动的等待到了能够主动搜素。在梦中,我就像生活在某个外星球的其中一员,我在那里生活、工作、学习,与人交往。

从我的梦境中来看,这个星球上的人科技高度发达,我觉得地球人可能要上万年才能够达到他们的科技水平。他们对时间、空间、场、物质、宇宙----的看法和我们地球人看法是很不一样。

从芜湖呆几年回来后,当时由于家里生活困难,我经常白天做农活,夜晚还要背上几十斤重的电瓶去打鱼。生活艰苦加异常劳累不讲,而且枯燥无味,一点前途也没有。后来我结婚了,我们夫妻关系不好,经常的吵嘴,吵嘴的原因都是钱、经济困难,我无力改变现实,经常忍受妻子的无端辱骂。

我当时想的最多就是如何出人头地,或者能换个好一点的环境去生活。我自然地想到,我除了具有两个“我”这个特点和遇到外星人外,别无所长,因而只有在两个“我”上做文章,才能使我摆脱困境。很简单的想法就是从另一个“我”那里讨问一些最先进的物理理论,然后变成我的,这样自然就可以出名了。从那时候开始我就认真的地干了起来,我又一次的自学起来。

原来只是偶尔向另一个“我”问一问时间呀、空间呀、场----是什么东西,从那以后,我开始有目的的去研究这些问题,但是进展很不顺利。

虽然我可以从另一个“我”那里获得一些对物理慨念的本质的解释,比如,时间、场、质量、电荷、光、光速、能量、---这些物理概念的本质是什么,另一个“我”可以给出准确无误的定义,但是对于这些孤立的慨念的解释我却很难把它们串联在一起,形成一套完整的理论体系。

我是经常这样想,外星人给了这些理论上的点,如果要把这些点连成线,就需要我自己做出努力。多年后,我自己冷静的想一想,除了外星人提供这些理论外,实际上没有自己的东西,我明白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是,芜湖那位老者有鼻子有眼的话常常在我的耳边荣绕,又使我陷入矛盾之中。现在想一想,那一段时间的失败,关键的是我对数学毫无兴趣而没有学习数学,仍然没有适合的教材也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当然,我的懒散、意志力不强也是一个主要原因。

我当时也写了不少信给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可是每次他们总是说这一切于他们无关,后来就不了了之。我也写了不少信给大学,甚至向电视台介绍过我的事情,我自己也亲自去过大学,都没有人理睬,渐渐的我就失去信心。相当长一段时间,我放弃了这件事,不去过问。

我也投过很多稿子,一般没有回信。一个编辑给我的回信,让我彻底的放弃了自学。这个编辑回信说:“你有很好的想法,但是,你要用数学把这些表达出来,数学是物理的通用语言,没有数学,物理讲不清楚,没有定论。我不要你有黎曼几何、傅立叶分析这些高深的数学,可是你连最简单的微积分都没有----”。

最近由于两个原因,使我又重新想起这些外星人的理论。一个原因是互联网在农村的出现,使我看到了希望,另一个原因是我的母亲得了脑血栓引起的。

我的父亲几年前去世了,母亲一个人生活。2110年,母亲得了脑血栓,夜里被我的女儿看见,我和我的妹婿连夜把她送进医院,虽然她的命保住了,但是,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生活不能够自理。我的哥哥对其不闻不问,就连医疗费一分钱都不出,最后一走了之。我的妻子对此很恼火,经常和我激烈的吵嘴。最终我和妻子吵反了,妻子跟我摊牌:“看到你妈我就想吐,要么把你妈扔出去,要么和我离婚”。

到了最后关头,我屈服了,我决定把我母亲送到妹妹家,母亲不知道我要把她送到那儿,以为我要把她送回老屋里。哭着说:“阿前,我小时候差一点饿死,你不能够这样---”

这个话强烈的刺激了我,我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为什么窝囊到这个地步?芜湖那位老者批评我不应该一心想着富贵,可是这穷人的日子怎么就那么的难过?

关键时候,我的妹妹顶住家里的压力把我的母亲接走,我现在一听电话,就害怕是我妹妹的,她的家庭也困难。

我睡在床上,看到睡在一旁的妻子,心想,世界上最亲密的人又是最仇恨的人。联想我几十年来,因为外星人的事情,受到许多人侮辱和耻笑,我再次狠下决心自学,一定把外星人的理论讲清楚。

我的一个堂弟在合肥教书,他读过大学,他从合肥带来几本书,他带来的书是普通的教科书,很适合自学,尤其是数学书,通俗易懂。

有了通俗易懂的教科书,我的进展很快,我化了很短时间就确立了随时间变化的重力场产生电场的导线关系,很快又确立积分关系。受这个鼓舞,我很快又确立了随速度变化的电场产生重力场和磁场的数学关系,从这个数学关系加相对论的一个结论:随速度变化的电场可以产生磁场,可以反过来又导出随时间变化的重力场产生电场。这个时候,我明白,外星人的理论和我们地球上的理论是一致的,我已经在核心问题上取得了突破,困扰我几十年的外星人理论有了数学精确的证明,我迅速的把这些发在张祥前新浪博客上。

虽然这些东西暂时没有得到普遍的承认,外星人给我的理论中有一部分我还没有能力用数学去表达,但是,这次数学上推算的成功使我内心宽慰了很多,我已经做出了成绩,有拿得出手的理论了,对得起芜湖那位老者对我的期望,外星人的事情也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确定。

 

我是通过在头脑中出现场景和外星人对话语言的意思来获取他们信息的,唐朝的预言书《推背图》中预言,将来的小孩子不出门,坐在镜子前便知天下事,唐朝人不知道电脑叫什么,这个镜子现在看无疑是电脑平面显示器。有的预言家在预言时候,头脑中出现的场景中,比如出现一个城市,城市中出现商店,商店的名字绝大多数用中文,这样没有人直接告诉预言家,预言家就可以断定这个城市是在中国。

下面我通过以上方法得到的信息来介绍一下,经常出现在我的梦境中这个星球上外星人的一些日常生活情况。

1. 外星人的家庭。

在这个星球上,表面看起来,外星人人人有一个家庭,他们经常几个人生活在一起,但是,以后我明白,他们家庭许多人当中只有一个是真正的外星人,其余的是他们制造的机器人和类生命体人。机器人我们好理解,类生命体人,意思他们制造出的一种具有生命特征的机器人,这些生物机器人在某些方面比我们人还要先进,只不过没有完整的自我意识,什么叫自我完整意识,打个比方,这些高度发达的类生命体,当明白自己要死亡时候不会害怕、不觉得痛苦,外星人搞出来这些类生命体,目的当然是为了更好的为自己服务。

我们经常奇怪,外星人的飞碟常常的来地球,为什么不把先进的科技传输给我们,我猜想他们可能是习惯了各种人之间的不平等。

2,外星人能够长生不老吗?

从外星人的家庭只有一个人,可以断定他们可以长生不老。外星人的长生不老不是吃了什么神丹妙药,而是自我复制、替换、制造的。有很多人把人的长生不老看得不可能实现,我预言,只要几百年,人类就可以实现一种质量不高的长生不老。

人区别人关键是思想意识,电脑的迅猛发展可以把人信息化、机械化而产生一种质量不高的长生不老。外星人也是从这个阶段发展的,到最后,使生物人类也可以长生不老。

3,外星人使用金钱吗?

外星人日常生活中,经常的通过各种设备查自己的财富值,这个使我明白外星人也在使用金钱,高度发达的外星球同样是一个金钱社会。不过,他们的金钱不是钞票,也没有实物,只是一个数字而已。他们挣钱,花钱、消费,一切都有一个网络自动的在记录。在地球上,早晚有一天,也是如此,你挣钱时候有专门的网络代你记账,花钱时候也有专门的网络为你记账,你出门不带钱,大家也看不见钱,钱只是一个数字而已。

4,外星人生病吗?

我们地球人老了,生病了,严重的病治不好就等死,死了拉倒。这个星球上人老了,身体不行了就换一个,就像我们补自行车内胎,实在不行就不补,换一条。在他们身体生病时候,在不需要换时候,他们一般也会治疗的,他们治疗的方法肯定有许多种,我在这里给大家介绍一下外星人常用的一种治疗慢性病和抗衰老的方法,他们叫人体植物化疗法。

就是把一个人处于深睡眠状态中,变得想植物人那样,然后,用一种生物,看起来像肉色的管子,从人的肛门进去,一直向人体内生长,最后长满全身。

外星人使用的这些肉感管子是一种类生命体,就像我们人那样有细胞,细胞也受一种基因控制,是一种人造的生物,在营养和其他适宜的条件下,就可以生长。

外星人的这种治疗方法也是逐渐发展的,最早设计的类生命体功能简单,只能在人体的消化道里清除垃圾和修补消化道一些受损黏膜。发展到后来,可以进入人的血液及其他器官里,来定向修补人的各种器官.修复人的大脑,肯定是最难的,从最初的只能修复消化道到最后能够修复大脑,有的外星人要经历很长一段时间,这个发展过程也是不容易的。人体的植物化疗法不但是外星人对付慢性病强有力的手段,而且也是抗衰老绝佳手段。这个我们地球人发展到一定程度肯定是要实现的,而且是广泛的使用。

5,外星人有性爱吗?

性爱在地球人生活中是非常主要的一部分,在这个星球上,外星人同样有性爱,只是方式于我们有很大的区别,他们最明显不同于我们的是远程性爱,他们的性爱中远程性爱占大多数。远程性爱顾名思义就是和远处的一个异性伴侣发生性爱关系,这个我们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在我的头脑中,经常出现这些外星人的远程性爱是这个样子的,一个外星人走到一个普通的房间里,按一下某一个开关,眼前迅速出现一个奇异的环境下的三维立体影像,一个身在远处自己的一个异性伴侣的三维立体影像出现在其中,这个影像移动到一个箱字前面,箱子打开,里面有一些胶状物质,这个影像落入这个箱子里后,这些胶状物质立即活跃起来,迅速的形成一个和这个影像一模一样的人,这个胶塑的人就是受远程的一个异性伴侣的控制,一举一动都和远程的异性伴侣一样的。这个类似胶塑的人其实和远处的一个异性伴侣凭你感觉你是无法区别的。这样,外星人就可以实现远程性爱了。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