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太宗不识良弓
发布日期:2014-06-20来源:秦时明月新浪博客作者:秦时明月录入:春雨
唐太宗英武果决,以弓马定天下,对于弓矢竟然“辨之未精”,所藏皆非正品,这的确是一段令人吃惊而又警醒的文字。李世民是个自信的人,他用不着通过文过饰非来装扮自己的伟大,错了就是错了,反躬自省,还引出一番治国理民的大道理。

昭陵六骏-飒露紫

  今年(2007年——编者注)高考北京卷有一道古文断句题,选文挺有意思,我姑且加以标点,

    太宗谓太子少师萧瑀曰:“朕少好弓矢,得良弓十数,自谓无以加。近以视弓工,乃曰:‘皆非良材。’朕问其故,工曰:‘木心不直,则脉理皆邪,弓虽劲而发矢不直。’朕始寤向者辨之未精也。朕以弓矢定四方,识之犹未能尽,况天下之务,其能遍知乎!”

    唐太宗英武果决,以弓马定天下,对于弓矢竟然“辨之未精”,所藏皆非正品,这的确是一段令人吃惊而又警醒的文字。李世民是个自信的人,他用不着通过文过饰非来装扮自己的伟大,错了就是错了,反躬自省,还引出一番治国理民的大道理。

    史书上说太宗是“豁达类汉高,神武同魏祖”的命世之才,唐有天下,实赖其力。以弓马取天下的人,对弓马自然没有不爱的道理。“昭陵六骏”的石雕,风雨剥蚀,历经千年,透过历史的烟尘,仍然让我们感受到太宗对于骏马良驹的那份挚爱。看了这段材料,才知道太宗还是一位良弓劲弩的收藏家。按理说,打惯仗的人对于弓箭肯定是日日摩挲,再熟悉不过的了,况且这个人还是李世民。可即便是如此的小事,即便英明神武如李世民,仍然有未见到处,这不能不令人深思,不能不令人对行为处世的态度有一番检讨。

    中国传统文化主张做人做事得“居静主敬”。惟有一个“静”字,才能淡泊明志,宁静致远,才能拂去令人耳鸣目眩的干扰,明澈心中的所思所想。惟有一个“敬”字,才能知其所难,无忽无怠,才能牢牢抓住这个所思所想,不断精进,达于化境。唐太宗也正是凭借着对事业的这份敬畏,慎终如始,兢兢业业,迎来前无古人的贞观盛世。无独有偶,清代的康熙帝在历经磨难,险胜三藩后,也曾谈到类似的体会,“前者凡事视之以为易,自逆贼变乱之后,觉事多难处,每遇事必慎重图维,详细商榷而后定。”两位中国历史上最杰出的帝王,手掌生杀予夺的大权,面对赫赫的文治武功,依然能够保持这份勤谨谦慎之心,我们这些依靠一技之长的普通人是不是更应懂得“业精于勤荒于嬉”的道理?

    苏东坡写过一篇《书戴嵩画牛》的小文章,与此颇有异曲同工之妙。苏东坡在家乡为父守丧时,认识一位姓杜的读书人,其人爱好书画,尤其有一轴戴嵩画的牛,视若珍宝。戴嵩可是中唐著名的大画家,以善画川泽水牛闻名,与善于画马的韩幹并称“韩马戴牛”。有一天,杜先生晒字画,一个牧童看见了,拊掌大笑说:“这幅画的是斗牛,牛打架时力量全用在角上,尾巴是紧紧夹在两腿中间的,画上的牛却扬起尾巴,画错了!”

    一位以善画牛而名世的大画家,对于牛的习性犹有不甚了了处,这和以弓马取天下的唐太宗对弓矢“辨之未精”一样,启示着人们对于技艺、事业要不懈努力,精益求精。唐太宗不识良弓,弓工却看得清清楚楚;戴嵩画错斗牛,牧童却一眼识破,这让人又自然联想起一句“欲知山中事,须问打柴人”的古话。谁都不是神灵,不可能全知全能,对于不懂的事就要勇于去问,不耻下问。“近水识鱼性,近山识鸟音。”弓工、牧童虽然低微、平凡,但他们日日与弓箭、水牛打交道,在这方面却是当之无愧的专家。多亏气度雍容的唐代,卑微的弓工竟敢于直指皇帝的不足,多亏虚怀若谷的太宗,才为我们上演了这段温馨的小故事。

    “敬慎于心”、“虚怀若谷”恐怕是这两个不起眼的小故事送给当下浮躁世界的两剂清凉散了。传统文化的精髓就散落在历史的角角落落,点点滴滴,益人神智,等待着你我去捡拾。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