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观台主人尹喜与“图书馆长”李耳之二三事
发布日期:2014-06-24来源:贾云峰新浪博客作者:贾云峰录入:春雨
尹喜天生神童,自幼究览古籍,熟读《三皇之书》、《八卦之书》、《太公素书》和《周易》,古称“坟、索、素、易”,因此善观天文,精通占术,通古博今见未来。

尹喜画像

楼观台始建于周康王时期,它的主人叫尹喜,字文公,号文始先生,甘肃天水人。

尹喜天生神童,自幼究览古籍,熟读《三皇之书》、《八卦之书》、《太公素书》和《周易》,古称“坟、索、素、易”,因此善观天文,精通占术,通古博今见未来。

但是,尹喜不入仕途,不行俗礼,喜欢游山玩水的隐居生活。有一年,他离开天水老家,沿着渭水出秦岭,行至终南山古骆国,见骆峪口南依秦岭,北濒渭水,襟山带河,山重水复,有“周山至水”之象,是个隐居修行的好地方,于是便在此结草为楼,观星望气,修身悟道,并为自己的草楼,取名为“楼观”,意味登楼仰观俯察,洞悉天文地秘之意。

尹喜在日常生活中清虚自守,要求自己像射箭一样保持“心平体正”,并解释说:“非独射也。国之存也,国之亡也;身之贤也,身之不肖也”。他不仅以“心平体正”的方法修身养生,还以此为道,推而广之,阐述治国经世的道理。

周康王听闻尹喜德行,认为是个奇才,可以辅助自己治理国家,于是便请尹喜出山,拜为大夫。尹喜不好推辞,也就将就着做了这个官。但是,西周在“成康之治”达到盛世巅峰后,马上就衰亡,跌入了低谷。

周康王去世后,周昭王继位。为了继承成王、康王励精图治的事业,周昭王继续开疆拓土,扩大西周的统治版图。但是,周昭王有些急功近利,用药过猛,反而危及西周。

周昭王十六年,他亲率大军南征荆楚,经由唐(今湖北随州西北)、厉(今湖北随州北)、曾(今湖北随州)、夔(今湖北秭归东),直至江汉地区,一路所向披靡,打败不听话的地方诸侯,大肆掠夺财宝,铸器铭功。

周昭王十九年,他亲自统帅六师军队南攻楚国,却不想全军覆没,自己也命丧汉水之滨。昭王南征的失败,不仅是周王朝由盛到衰的转折点,也是楚国强大到足以与周王朝抗衡的一个标志。后来,楚国成为春秋五霸之一,雄踞南方,问鼎中原。

昭王二十三年,预见到天下将乱的尹喜,辞去大夫之职,请任函谷关令,以远离繁琐的王室朝政,找个微职,藏身基层,以静心修道。

楼观台正殿“老子祠”

某一夜,尹喜夜观天象,见东方有紫气东来。掐指一算,便知有圣人将至。于是,尹喜便在函谷关等待贵人。却见一个老头骑着一头青牛缓缓而至,虽然落魄,却气度不凡。尹喜慧眼识人,便将老者迎入馆舍,好吃好喝伺候。老头也不客气,吃饱喝足,便找个僻静之处,昼伏夜出,埋头写书稿。

先写《道经》,开篇便是“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再写《德经》,开篇便是“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上德无为而无以为;下德无为而有以为。”其内容正是尹喜终日所悟而不可言的哲理,这让尹喜大为惊喜,于是每天与老者交流探讨,答疑解惑,诸多长久拥堵于心中的疑难问题,茅塞顿开。

此时,尹喜方知,眼前的这位老人,竟然是周王室的图书馆馆长李耳,即老子。也因不忍眼见周王室衰落,历史又重归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反复征战杀伐,民不聊生,恶性循环的瞎折腾。诸侯之间,不懂得顺乎天道的无为而治,只知道今天我抢你地盘,明天你抢我城池,利欲熏心,倒行逆施,“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此消彼长,终不长久。于是,辞官西行,欲以传道启迪人心,教化世人。

这也正是尹喜所想所为的。于是,尹喜索性也辞官,将志同道合的老子,请到自己的隐居之处楼观,斋戒问道,设坛讲经。老子将自己感悟天地人伦的五千言授予尹喜,便作别尹喜,骑着那头青牛,继续西行,不知所终。

老子西行后,尹喜弃绝人事,不仅详细、系统地整理出了老子所写底稿、所授经法《道经》37章,《德经》44章,全书的思想结构是:道是德的“体”,德是道的“用”,合辑为《老子》,后世称为《道德经》。并按老子所授经法,精修至道,三年后,悉臻其妙,自己也著作一本《关尹子》九篇。

庄子概括《关尹子》思想为:“以本为精,经物为粗,以有积为不足,澹然独与神明居。”东晋道都理论家葛洪对《关尹子》推崇备至,认为“方士不能到,先儒未尝言,可仰而不可攀,可玩而不可执,可鉴而不可思,可符而不可说”。

《关尹子》在《百子全书》列在《道德经》前,可见其份量沉重。《吕氏春秋》谓:“老聃贵柔,关尹贵清”,实可谓“华章九篇入百子,经文五千诵道德”。

尹喜也成为春秋战国时的道家学派代表人物之一,庄子称他为“古之博大真人”。《关尹子》也被后来的道教奉为经典,称《文始真经》。

(原文略有删节)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