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特的拍卖——善有善报
发布日期:2014-06-25来源:Annie的春天公主新浪博客作者:王仕琪 录入:春雨
一场大病初癒之后,亨利太太似乎认识到自己来日不多,终于贴出了委託拍卖行拍卖房产的广告。让人不解的是:同房产捆绑在一起拍卖的还有一块普通的怀表,老人却把它的底价定得比房价还要高许多。广告上还特别声明:谁能说对这块怀表的来历,将无偿赠送房子的产权。

在霍斯顿小城的伊斯贝尔街,有个叫“黛娜”的洗衣店。店主人亨利太太是位72岁的老人,她的丈夫亨利先生刚刚撒手西去,只剩下她孤零零一个人守著一屋子的寂寞。

生意早已停歇,但“黛娜”洗衣店的招牌还一直高高悬挂著。洗衣店位于寸土寸金的地段,老人却一直不肯把店铺出售或租赁出去。一场大病初癒之后,亨利太太似乎认识到自己来日不多,终于贴出了委託拍卖行拍卖房产的广告。让人不解的是:同房产捆绑在一起拍卖的还有一块普通的怀表,老人却把它的底价定得比房价还要高许多。广告上还特别声明:谁能说对这块怀表的来历,将无偿赠送房子的产权。

这则具有诱惑力的广告,吸引了许多想撞大运的人。拍卖预展大厅人满为患,电话也一直响个不停,但没有一个人能说对这块怀表的来历。

亨利太太守在电话边,神色凝重,她多麽希望在辞世前了却自己最后的心愿。

原来,那块怀表对于她有著非同一般的意义。五十多年前,亨利太太刚和亨利先生结婚不久,就用自己的名字“黛娜”为名开了一家洗衣店,生意一直很好。一天傍晚,她正想关门回家的时候,进来一位年轻人。就在几天前,在洗衣店门口她曾和这位年轻人打过照面。那天年轻人经过店外看到她后十分吃惊,彷彿是有什麽隐情。当时天正下著小雨,亨利太太于是主动请他进店避雨,并得知这个年轻人叫罗伯特,是个失业青年。看他一副贫困潦倒的样子,临走时亨利太太给了他10块钱,还把自己的伞拿给他遮雨。这天罗伯特是特地来还伞的,还留下一件衣服,说请她洗一下,三天后来取。罗伯特走后,她习惯性地检查衣服,看看顾客有没有粗心大意遗忘在口袋裡的东西。她的手突然碰到了一个金属物品,拿出来一看是只怀表,再一摸兜里还有一封信。她好奇地打开表壳,一下子愣住了,吃惊地张大了嘴:表壳内夹著一张漂亮的女孩照片,那个笑靥如花的女孩分明就是年轻时的自己啊!她失声喊了一声:“史密斯!”眼泪便“刷”地流了下来。

史密斯是亨利太太的初恋情人,1950年她和史密斯订了婚,那怀表就是他们的定情物。不久后,朝鲜战争爆发,史密斯作为英国皇家陆军的一名上尉连长被派往朝鲜参战。尽管她每天不停地为史密斯祈祷,但不幸的消息还是传来了,史密斯所在的连全部阵亡。但她怎麽也不相信这个残酷的事实,因为史密斯答应过她一定会活著回来娶她的。抱著最后一线希望,她苦捱到1953年战争结束,可是从遣返的战俘中始终没有看到史密斯的影子。大病一场后,她听从了家人的安排,匆匆嫁给了亨利,在一条小街上开了间洗衣店安身立命。

她从没想过,上帝会如此地眷顾她,让她又看到了她和史密斯当年的定情之物。 片刻的惊讶之后,她又疑窦丛生:那罗伯特又是谁?他怎麽会有这块怀表?是有意送还,还是冥冥之中的巧合? 带著疑惑,她忙不迭地打开那封信。然而她失望极了,那封信与怀表毫无关联,是一个叫韦博的人向罗伯特求助的信。信上说,韦博得了重病,急需一笔钱救命,希望罗伯特能看在朋友一场的份上寄去1000英镑……

亨利太太小心地把怀表收藏好,只等罗伯特来取衣服时问个明白。可是3天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罗伯特像雾气一样从她眼前蒸发掉了。

她想起那个重病中急需救助的韦博,心里不安起来。罗伯特一去不返,她作为这件事的知情人,觉得如果对一个患有重病的人求助坐视不管是一种罪过。于是她按照信上的地址给韦博寄去1000英镑,这是她婚前的全部财产。同时还寄去一封信,说明事情原委,并告诉韦博如果看到罗伯特务必请他到洗衣店来取走他的东西。

可是,不管是寄出的钱还是信都杳无音信。但是她还是不放弃,辗转千里去乡下寻找韦博,可听到的消息却让她大为惊讶。村里人说,韦博是个孤儿,整天游手好閒不务正业,谁也不知道他的行踪,而且也没听说他得了重病……她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甚至怀疑自己中了别人的圈套。幸好,那怀表还在,给了她一丝希望和莫大的慰藉。

几年过去了,解谜的人依旧没有出现。忽然有一天,她收到一张2000英镑的汇款单,从此,她每年都会不定期地收到这样的汇款。汇款人和地址都在不停地变换,让你无处查寻下落。那些汇款成了亨利太太最大的心病,她不知该如何处置,她只有守著这个洗衣店,幻想著有一天那个叫罗伯特的人从天而降,来为她解开一切疑团。就这样几十年过去了,眼看自己的身体日趋衰落,她终于决定通过这一奇特的拍卖方式,让幕后的“隐身人”现身,让那些钱和怀表有个最后的著落。

预展快要结束时,来了一位老先生。他仔细看了那块怀表之后,竟老泪纵横,死活要见拍卖这块怀表的委託人,还说这块怀表原本就是他的。

亨利太太连忙让人把老先生请过来。在见亨利太太的那一刻,老先生脱口而出:“黛娜?你真是怀表照片上的黛娜?”亨利太太也惊呆了,“黛娜”这个名字多少年都没有人知道了,两个人几乎同时问:“你怎麽知道我的名字?”“你怎麽会有这块怀表?”

老者哽咽地说自己叫布莱恩,为了寻找这块怀表,他花了大半生的时间和积蓄,奔波于各地的拍卖行和收藏馆,没想到让他苦苦追寻的这块怀表竟然早已物归原主。老者稍稍平静后,缓缓道来:当年,他作为“联合国军”到了朝鲜战场,在一次战役中成了俘虏。在战俘营中他遇到负了重伤又患了肺炎的史密斯,史密斯知道自己来日不多,便把那怀表交给他,委託他回国后交给一个叫黛娜的姑娘,还让他告诉黛娜说自己对不起她,不能与她共度一生。

听到这裡,亨利太太已泣不成声,这麽多年了,她终于知道了史密斯确切的信息。 她拭了下眼泪,又问:“后来呢?”

“后来,有一天晚上来了两个中国军医,把史密斯抬走,说要隔离治疗。史密斯眼含热泪向我挥手告别,再三拜託我一定要找到黛娜。从那以后我也没再见到史密斯。回国后,我拿著表去找那个叫黛娜的姑娘,可是怎麽也没有想到,在火车上那块怀表竟然失窃了。我当时懵了,那可是故人的重托啊!从此我开始寻找这块表,一找就是几十年,这些年那块怀表成了我的一块心病,直到今天看到这块怀表又看到你,我的这颗心才安下来。”

亨利太太忽然想起那些汇款,忙问:“那些钱都是你寄来的?”

“钱?”布莱恩摇摇头:“这些年,我辗转各地找寻这块怀表,根本没有什麽积蓄啊!我还想问你,你是怎麽得到这块表的?”

亨利太太正想告诉布莱恩有关这块怀表的奇遇,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电话裡是个年轻人的声音,那人说:“有个人叫罗伯特,您一定还记得吧?”一听“罗伯特”这个名字,亨利太太紧张得心都快要跳出来。她忙不迭地说:“记得,当然记得!他还好吗?”那人又说:“他是我的父亲,已经去世了。临终前他嘱咐我,要我记得报答您,说您曾经救过他。”

“你一定是搞错了,我救了你父亲?没有啊!”亨利太太一脸迷茫。

“没错,就是您,太太。”年轻人又说:“我父亲年轻时叫韦博,做了许多坏事。父亲告诉我,有一天,他在洗衣店遇到了您,父亲愣住了,因为您和怀表壳里那张照片上的姑娘一模一样。那怀表是他偷来准备卖掉的东西。那个雨天,您让父亲到店里避雨,还给了父亲10块钱,最后还送给父亲一把伞。父亲说,那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尊重和温暖,他决定把表送给您。但那时父亲贫困潦倒,便在衣袋里留下一封'求助信',没想到您真的好心给那个'韦博'寄去了1000英镑。父亲收到钱后非常感动,发誓要改过自新,从那以后,父亲就改名叫罗伯特,一直等攒下了2000英镑,给您寄了过去。只是父亲走得太突然,当时我立誓日后有一天发达了一定体面地站在您面前替父亲忏悔。今天,看到您登在报上的拍卖广告,我知道您想找的人一定是我父亲。在这里请您接受我迟来的道歉,再次感谢您当年对我父亲的帮助。”

听到这裡,亨利太太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困扰她几十年的疑团终于有了答案。只是她没有想到当年自己小小的善举,竟能改变一个人的一生,并能让他用一生的时间来感恩报答。

亨利太太赶紧对电话里的人说:“你们寄来的钱,我一分都没动,有十多万呐,无论如何请你过来一趟。”

电话那边传来惊讶的声音:“太太,不会吧,我们生活一直很窘迫,绝对不会有那麽多钱的,更不用说寄给您,您一定是搞错了。”说著放下了电话。

亨利太太太兴奋了,只要有了这个电话,不怕查不到那人的地址。

第二天拍卖如期进行,大厅里聚满了人,人们都想知道这座房子和怀表的秘密与归宿。当拍卖师饱含激情地讲述了这块怀表不寻常的经历时,大厅里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人们被深深地感动了。当拍卖师正要宣布这个房子将按照承诺无偿地送给布莱恩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拍卖行突然接到法院的电话,说有位老者来电话反映拍卖的怀表所有权有争议,要求暂缓拍卖。法院的人还说,那老者正在赶往拍卖行的路上。

大厅里一片哗然,亨利太太和布莱恩更是惊讶得面面相觑:那老者是谁?怎麽会与这块怀表有牵连?

时间漫长得像过了半个世纪,神秘的老者终于出现了,坐在轮椅上被推进了大厅。亨利太太看得口瞪目呆,她知道,那怀表真正的主人来了。她喊了声“史密斯”就晕了过去。布莱恩喊叫著冲过去:“我的天啊!史密斯,你还活著!”

来人正是史密斯,一个“死”去了五十多年的人。

原来,在战俘营的那个夜晚,史密斯被转到了远离战场的一所临时医院。来自中国的医生给他注射了仅有的10支青霉素,才把他从死神手里夺回来。虽然保住了命,但战争却让他永远失去了双腿。

死的念头在他的脑海不知出现过多少次,但是一定要见到自己爱人的强烈信念支撑著他顽强地活了下来。回国时,在战俘名单上他用了假名,他的上司特意帮他隐姓埋名,把他安排在疗养院里享受国家的津贴。他知道他只有“死”去,他心爱的黛娜才能幸福地活著。他一直独身,却无时无刻不在牵挂著黛娜,所有关于黛娜的消息都是通过他的上司了解到的,他的积蓄也是定期通过上司寄给黛娜。当得知亨利去世的消息,又看到黛娜的拍卖广告他再也坐不住了,匆匆赶来,哪怕见最后一面就立即死去,也不枉此生。

亨利太太感觉像在做梦一般,只是这个梦太长太离奇,一觉醒来,梦中的人全都变了模样。那十几万英镑的汇款,竟是最爱的人传递过来的牵挂,自己保管了五十多年却茫然不知。

亨利太太泪流满面。她决定把房产无偿地赠送给布莱恩,不是谁都会用大半生的时间和积蓄去实践一个承诺的。她还想把一部分钱送给罗伯特的后人,毕竟他把怀表送还给了她,并且终于回到了它真正的主人史密斯的手中。而黛娜自己将守在史密斯身边,直到走到人生的尽头……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