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老天在看着——最近发生的矿主与弱智者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4-06-29来源:天祥菩提精舍新浪博客作者:佚名录入:春雨
秋颖师兄是当法医的,不久前经手了一件因矿难事件而引发的案件。他邻近的小乡镇上的一家煤矿,因为瓦斯爆炸,导致矿井坍塌,死一人、重伤两人。按照行业里的潜规则,这种矿难一般都是通过给予死者家属较大金额的赔偿,就能解决问题。

秋颖师兄是当法医的,不久前经手了一件因矿难事件而引发的案件。他邻近的小乡镇上的一家煤矿,因为瓦斯爆炸,导致矿井坍塌,死一人、重伤两人。按照行业里的潜规则,这种矿难一般都是通过给予死者家属较大金额的赔偿,就能解决问题。矿主赵老板在当地有强大保护伞,煤矿没有任何生产资质,也没有安全措施,凭着与上头的关系,经营多年。在矿难之后,案子一段时间无法顺利侦查。但凑巧的是,当时正好赶上全国安监系统的大检查,此事被暗访组查出来,赵矿主就被刑拘了。

秋颖和其他侦查人员去找他取证的时候,赵矿主因为糖尿病,被送医院去了。他在司法局下属的医院见到了赵矿主。赵矿主五十多岁,身材魁梧,声音洪亮。他十分强硬,对侦查人员的提问爱理不理,根本不予配合。他说:“用不了一个月,就会有人保我出去的。”

他说的没错,由于种种干扰因素,案件进行得十分不顺。不久他就被改为监视居住。但就在手续刚办完,他即将恢复人身自由的那天晚上,糖尿病和胆结石一起严重发作,虽然看守所留不了他,但疾病却把他给留下了。

从那以后,赵矿主就再也没离开过医院。过了四个多月,案子终于判决了。赵矿主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但重病缠身的他已经进不了监狱了,他的刑期只能在公安医院里执行了。

因为工作原因,秋颖经常要去公安医院办事,经常能够见着他。因为有钱,他仍然一个人住着干净整洁的监狱单人病房,只有被焊得死死的铁门窗与一般医院病房不同。每次见面,他都是一付心事重重的样子。有一次他问秋颖,你信教吗?秋颖说他信佛。赵矿主欲言又止,叹口了气。

过了一阵子,他因为病情实在太严重,办理了保外就医的手续。秋颖再次见着他时,赵矿主已经在病榻上躺了快八个月了。一米八的大个子,体重降到了九十斤。因为常见面聊天,他对秋颖也越来越信任,有时候,还托秋颖办点私事。

秋颖说,他虽然是学医出身,却从没见过那么消瘦的身体。赵矿主双眼深陷,颧骨高耸,肋骨一根根撑着,象个骨头架子一样。大腿瘦得跟胳膊一样细,皮肤松驰地搭在骨头上,一点肉都没有了。他胆结石做了腹腔手术后,因为糖尿病严重,这个手术伤口久久不愈,而且反复感染,周围的皮肤都溃烂了。他看起来就是一副活的骷髅,看一眼就足以让人做噩梦。

因为长期极度的病痛折磨,他唯一的心愿就是早点死了,但就是死不了。有一次他拒绝进食十多天,心力严重衰竭,医生都认为必死无疑,他却又鬼使神差地活了回来。秋颖查看了他的病历,像病成这样的人,因为多脏器衰竭,换别人早就死多少回了,但他却一直奇迹般地苟延残喘着。

很长一段时间,秋颖没有再见到他。有一天,赵矿主托护士给秋颖打电话,请他过去。他用极度微弱的声音,跟秋颖说了件事。十多年前,在他刚刚起步做小煤窑的时候,因为缺乏资金,就托人在火车站骗来了一些弱智的流浪汉,让他们下井挖煤。而且还不用付工资,只需要雇几个保安就可以。在他积累到第一桶金之后,他封闭了那个小煤窑的矿井,任由这些弱智者在黑暗的煤窑中慢慢饥饿窒息而死。他的话很快被证实了,公安机关在废弃的矿洞里挖出来二十多具骸骨。

后来赵矿主在医院又待了近半年的时间,这半年,他几乎每分每秒都在高度病危中度过的。但无论如何,他就是咽不了气——在剧烈痛苦的长期折磨下,能利索点死了,就是一种最奢侈的幸福了。他在医院重症监护室躺着,每天花钱如流水,赚的钱都被填到了巨额的医药费中了,他的家人再也不来探望他。虽然高度病危,他却能日夜不停地嚎叫,声带都扯裂了。因为严重的免疫系统缺失,他身上任何一个小伤口都不能愈合,都会反复感染、溃烂。到最后,他身上几乎找不到一块好皮肤,全身都在严重的溃烂之中。他死后,用被单裹住遗体搬运的时候, 因骨头如此之脆,当场就好几处骨折。他全身皮肤溃烂化脓,遗体在放进冷冻柜之前,已经不成人形了。

点评:

1、赵矿主将20多个弱智者封死在煤矿中后,十多年来,依旧风风光光、如鱼得水地经营着他的财富帝国。当年的罪恶,看似被岁月的风尘永远地掩埋了;那些卑微弱小的生命,似乎没有存在过一样。他哪会想到,临了会有这么惨烈的方式反弹回来呢?而且这些还只是最轻的花报,未来果报之烈,更是严重得无以复加。人在做,天在看,老天一眨眼,人间数十年。对因果还是多一分敬畏,多一点耐心。

2、前几年被媒体爆光出来一件医疗纠纷,一位老人重病期间,短时间的治疗费用高达500多万。虽然医院有一些不合理的收费,但绝大部分还是花在治疗上了。人的福报完全耗尽,未来的去向就难以乐观了。把余下的福报,以这种不可自控的方式,快速消耗完毕,这是怎么样一种业障呢?赵矿主估计也是这种类型吧。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