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个世界冠军的陨落
发布日期:2014-07-09来源:转载作者:佚名录入:春雨
容国团很快也成了“运动”的对象。他被揪斗,侮辱,毒打,他的“罪名”是“参加反革命特务小集团”。因为他爱看外国小说,爱听外国古典音乐,被说成是“典型的资本主义腐朽生活崇拜者”。然而,这都是些什么“罪名”啊,在宪法和任何一部法律中都无法找到。

容国团

容国团,1937年出生于香港,原籍广东中山,1957年到广州体育学院学习,1959年在第25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获男子单打世界冠军,成为中国第一个世界冠军。

1961年,在北京举行的第26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容国团为中国队第一次夺得男子团体冠军做出了重要贡献。1964年后,他担任中国乒乓球女队教练,此后,中国女队在第28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获得了女子团体冠军。

不久,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容国团试着去按照“党的思想”扭转自己的思想。但他正直的心无法轻易就范,他痛苦万分!生活中没有了目标──世界比赛不许参加了,参加比赛的愿望甚至成了罪恶;生活中没有了乐趣──书籍、电影、音乐、美术几乎都成了罪恶的渊薮;没有了友谊──朋友之间不能倾吐真情,人人互相防范……

最使他难受的,是看到一个个好人失去了做人的尊严——可以随时被叫到台上批判,凌辱,殴打,动不动就被抄家。乒乓球队成了名副其实的“运动”队。从香港回来的傅其芳和姜永宁,竟被逼得悬梁上吊,众多的优秀运动员进了单位私设的班房、拘留所。这一切太刺激他了,他为他的同事落泪,然而他又无力扭转局面。

容国团很快也成了“运动”的对象。他被揪斗,侮辱,毒打,他的“罪名”是“参加反革命特务小集团”。因为他爱看外国小说,爱听外国古典音乐,被说成是“典型的资本主义腐朽生活崇拜者”。然而,这都是些什么“罪名”啊,在宪法和任何一部法律中都无法找到。

他被关押在厕所里“揭发交代”,厕所里设大喇叭,拉线至专案组,红卫兵玩完一圈麻将,便对着麦克风喝令他“老实交代”。他遭到从早到晚的虐待,有时被拉去审问,有时遭到一阵拳打。

容国团像变了一个人,他很少说话,眼神中似凄婉,似思虑。他感到已经走到了绝路的尽头,毫无希望──他发自内心地热爱自己的祖国,但却被“D”看成是“颠覆祖国的特务”!

1968年6月20日晚,他离开了家,走到了体委训练局后面的龙潭湖畔。月夜下,他一步步地徘徊。过去训练时,他常在这里跑步,今天,他却感到无比压抑,成荫的柳树像是压在头顶,微波不起的湖水像深不见底的黑洞,凝聚着浓重的哀愁,周围像死一般的寂静。

晚上9点,妻子黄秀珍看他还没有回家,便到乒乓球队去找。队友们说:容国团并没有来。11点多钟,容国团仍旧没回家。黄秀珍预感到不妙,她找到几位朋友,一起去寻找容国团。他们来到龙潭湖边大声呼唤他的名字,湖畔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回音。

凌晨4:30,体委接到派出所的电话,说在离龙潭湖几里远的养鸭房旁,发现了一具悬挂的尸体,可能是容国团。大家赶到那棵槐树下,默默地看着他那清瘦的遗体,人们能说什么呢?敢说什么呢?悲伤的泪,也只能淌在心里。

队友走到树下,去解容国团脖子上的尼龙绳,这个扣子系得又清楚又结实,不得不用刀子割开。容国团向来做事认真,留给人世间的最后一件“作品”,也展示着他的性格。

他被蒙上了白布,一双穿白球鞋的脚露在外面。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当他们听到这是容国团时,几乎无一例外地叹息:“哎……天哪……”面对这个“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D”的政治迫害,人们当时的一声“天哪”,已经是最大限度的抗议了。

(原文略有删节)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