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耀峰的《因果报应奇案录》很惊悚!(上)
发布日期:2014-07-24来源:雪卷风升新浪博客作者:高耀峰录入:春雨
笔者在此想说的当然不是故事,而是笔者从这庞大复杂的案件中,发现了一个惊人的规律:世上的确有因果报应! 无论恶人干得多么巧妙、隐蔽、天衣无缝,老天总会让其留下点蛛丝马迹让干警抓住,从而恶人得以惩罚。奇妙异象横生,阴差阳错的事情令办案干警连连称奇,笔者亦称奇,故在这里记录下来和读者共享。

公安作家高耀峰

笔者高耀峰是位公安作家,搞过十年案子,后从事公安专职宣传工作达16年之久,发表过约400万字的报告文学、散文作品,出版过6部书,除一本和公安无关外,其余均是公安题材。其中有一部22万字的纪实小说《断头台》,在全国发行量达数十万本,多次遭遇盗版。该书纪录了甘肃省公安机关同一个黑社会组织斗智斗勇,最后将其一网打尽的故事。

该案的难度在于,该黑社会头目的父亲是一名大权实权司法权在握的副省级“公仆”,由于他充当保护伞,致使该黑社会头目被几抓几放,搞搞停停,最后养蛹遗患,烧、杀、抢、奸无恶不作,以这个黑社会组织为中心,后来又分化、滋生、傕生、派生出七八个互相利用、互相联系、互相制约、互争地盘、互争利益、互相仇杀的黑社会团伙。由于有保护伞,这些团伙在兰州市从1990至2001年猖狂活动达10年之久。蔓生大小头目、普通马仔达三四百名。作恶数百起案件,并在公检法有好几名秘密保护伞和成员。就是在这种复杂背景下,公安机关经过三年多努力,以侦破李捷主团伙为突破口,和大保护伞斗德,和黑头目斗勇,和隐藏于公检法机关内的小保护伞斗智,历时4年,足迹遍及全国20多个省市,几上国外,冒着黑社会打恐吓匿名电话,扬言杀干警妻儿的危险,最后终于干净、彻底地侦破了这些黑社会组织,先后打掉团伙八九个,抓获成员三百多名,无一漏网。破获各类罪案数百起,枪毙四十多名首恶。整个过程惊心动魄,黑社会的凶残,公安干警的机智危险随处可见。书中进行了淋漓详尽的披露。当案件尚在绝密侦察阶段,笔者以公安记者的身份,已荣幸地获准随警进行采访,故得到大量第一手真实可信的材料,为以后出版这部长篇纪实典定了基础。笔者在此想说的当然不是故事,而是笔者从这庞大复杂的案件中,发现了一个惊人的规律:世上的确有因果报应!

无论恶人干得多么巧妙、隐蔽、天衣无缝,老天总会让其留下点蛛丝马迹让干警抓住,从而恶人得以惩罚。奇妙异象横生,阴差阳错的事情令办案干警连连称奇,笔者亦称奇,故在这里记录下来和读者共享。

报应之一:不可一世、做恶多端的黑帮老大死于非命

2000年3月31日,甘肃省会兰州市的火葬场。工作人员注意到,今天其中一个丧家的丧事是多年来在全兰州市从未有过的。场面隆重,气魄宏大。一切均显示了死者身份的高贵和权威。有300多名十八九、二十二三岁的年轻小伙,统一穿黑西服,白领带,戴墨镜,佩戴小白花,列队出进,严肃有序,守尸护灵,向死者表示虔诚的哀悼。另外没有统一着装的送葬人员还有千余人,均是在党政机关及社会各界有点头脸的人。成立了专门的治丧委员会,有百余辆豪华小轿车、面包车将本来十分空旷的停车场摆得满满当当。主持葬礼的是一位法院干部。死者妻子是一位年轻少妇,一身白素,她的豪华车一到,立即有人开门,并将手扶于车门顶,以防碰头。虽然她一脸哀伤,可依然掩饰不住她的漂亮美丽,大有倾国倾城之貌。所有人一见,顿觉自己的自卑,纷纷低头致礼。她在主事者带领下,穿过默立的人群,进到火化间,向死者默哀的三分钟。这本来已是个多余的程序,火葬场不允许。因为要烧的人太多,告别一律在灵堂。但这家人办到了。不但如此,仍不许火化,再等。后边排队葬家只有等。一会儿,又有二名漂亮少妇亦来向尸体告别。这以后,又进来几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其中一人跪下说:“兄弟,你放心走,剩下的事我来了断。”火葬场的工作人员只有耐心等待。

一个在陵园门口卖了十几年香火的老头感慨地说:“不知是那个大学的老师死了,有这么多的学生和老师送丧。人活到这个份上值了,我从没有见过这么隆重的场面。”

这不是某个德高望重的学者或党政要员去世,而是兰州最大的黑道头目李智的追悼会。

三天前的3月31日凌晨二时,李智带领手下一帮兄弟在兰州南关什字的兰炭宾馆吃喝玩乐,耍得尽兴累了时,才由手下几位陪同拥簇出来。他站下等后边的兄弟结帐。

空旷的大街上早已无人,路灯分外亮。其实等的时间很短。也最多一两分钟。突然,谁也没有发现,不知从何处窜出二个身手麻利,枪法娴熟,武艺高强的汉子,他们若无其事地装着路过,就在距李智仅有一米时,突然开枪,二人各开两枪,弹无虚发。头部胸部中四枪,李智吭都没吭一声应声倒地,气绝身亡。枪手打完,头也不回地朝前飞跑几米,跳上一辆早已备好的小车走了。

李智黑社会集团在兰州横行霸道已十余年了,大小案件诸如抢劫,打架斗殴,报复伤害,开设赌场,非法持有枪支,向门店收保费等等的罪恶不计其数。兰州市一些店铺老板已到了谈李色变程度。

1998年9月,省体工队教练、黑社会头目达赖私设赌场,赌徒输钱后不满,即请李智团伙帮其出气,9月21日,该团伙10多人窜其赌场将达赖刺死;

1998年10月28日晚22时,李智手下一伙窜至兰州市城关区平凉路44号烟草批发部内,将店主刘斌,店员王勇捆绑,抢劫人民币10万余元,香烟90余条;

早在1989年,李智团伙的2号人物李捷与有夫之妇李波勾搭成奸,为达到长期占有李波的目的,遂生杀李夫之念。1998年11月18日,由李智手下人将其丈夫杜某杀害。死者父亲也是兰州饮食界名人,区人大代表,却慑于李家势力不敢报案。……

该团伙先后枪杀7人,伤残8人,还有敲诈勒索,贩毒,替人讨债,在云南瑞丽、兰州开赌场,抢劫,收保护费等大量罪恶。罄竹难书。

但由于种种原因,绝大多数没有受到应有打击。所谓种种原因,其根子就是一条,其父是甘肃省高级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两任省委书记都先后做过批示,公安局几上几下,最终不了了之。

强大的政权没办法,一个时期的共产党几级党委没办法,法律没办法,贫头百姓更没办法。真似乎世上没有治他的人了。可是苍天有办法,最终,还是遭了报应。

因果报应之二:想争狠斗勇杀别人,却没想射杀了自己人

3月31日李智被杀,这显然是黑社会内部内讧争地盘争利益或报复所杀。但做为公安机关,破获这起案件却义不容辞。李智再坏,也应是法律制裁他,而不应由别的任何人任何组织来惩罚他。由于对黑社会内部相互情况不了解,因果关系难以弄明,案件一时没有进展。

正当干警为此案奔忙时,紧接着在四天后的4月4日晚上在张掖路VJ迪厅地下室又发生一起枪杀案。当晚,是刑侦13中队值班,中队长李龙即率领全队火速赶到。

这VJ迪厅,地上只有一间门面,是个地下室,里面很大,有几十米长。在进门下了十几个台阶拐弯的平台上,躺着一个青年男子,浑身是血,眼珠己暴出,背部被霰弹击中,因流血过多而死亡。身边有一条血痕,拖拉有十几米。一直下了几个台阶后到二号包厢门口。此时早已无客人,门上,地面均有6.4枪弹痕,霰弹弹痕。

集中歌厅工作人员一个一个询问情况。初步访问得知,晚上9点多,有一个客人往出走,同时又进来八九个人,相互碰了一下,往出走的人踩了一下这一伙人中的一人的脚,这一伙人不分青红皂白将这个小伙打了一顿。小伙说:“你们别打了,我是四虎子的人。”

“哈,我当谁呢?我们打的就是四虎子的人。”又一阵暴打。打完,小伙走了。八九个小伙就进了迪厅包厢。大约11时,进来4人,拿的全是手枪,还有一杆5连发猎枪,他们中的二人守在门口,二人走到包厢里问:“你们刚打的人已说是四虎子的人,你们为什么还要打?”

这八九个人一看对方是来滋事,其中有人就故意和稀泥:“没事没事,兄弟们玩了一下。来,喝酒。”

对方二人只问这一句话后转身从包厢往外走,这八九个小伙也劝他们,跟着往外走,二人走到门口,其中一人喊了一声:“打!”回头开了一枪,此时包厢内的人及门口的二人即全朝里开枪,被射击的这伙人全趴在了地上。

四人打完往出跑,跑到门口,发现少了一人,一人问:“龚涛呢?”大家相互一看,没有他,又往回跑。到包厢门口,发现他已倒在地上,二人拉起往外拖,拖到地下室转弯处,这里灯光比较亮,一看龚涛已死,就扔下跑了。

另一组奔医院访问,因为打人的这八九个小伙中有几人受伤。干警们去时,正好堵住四五个人。其中一个叫李江的头部中三弹,浦立明小腿背部各中一枪,郭搏涛背受伤。三人讲,当时往出走的这个小伙踩了浦立明的脚,这伙人也不是省油灯,他们就将这小伙打了。然后他们就喝洒,11时进来四人滋事,他们就以和稀泥方式抱住其中一个小伙:“有话好说,不要走。”此时,枪响,结果他们以这个小伙为掩护,才免一死。

一烟摊住反映,当时有一辆白色面包车由东向西开来,车上人下来时人人提着枪。车号没看清。十分明显,是有准备的闹事,但什么人不清楚。只能反映出一个“四虎子。”李江一伙也不认识对方。经过大量调查,只得到其中作案者一人的体貌特征似乎和黄河北岸金城关一个叫尤素福的人特征相似的简单线索,但不知其真名。而这个特征的人却一直没有露面。

干警们多方布控,一直没有放假。思想上压力很大,群众议论纷纷,上级催促。李智的确是个人物。他的死很快被大保护伞通到国务院,国务院办公厅对李智被杀一案就有了要求迅速破案的批示。13中队是一个敢打硬仗的中队,1997年建队伊始,中队长李龙就给大家提出“快速反应,攻坚克难,确保一方平安”的14字方针。该队建队五年来一直被评为省市公安系统先进刑侦中队,全国级人民满意刑侦队。李龙本人也是全国优秀人民警察。

正当干警们在对3.31案和4.4枪杀案没黑没夜的调查,又没有任何进展时,5月14日凌晨一时,又发生一起杀人案:城关区杨家园25一一29号门前的道牙边发现一具尸体。

恰好这天又是李龙中队值班。他们全体干警到了现场,现场十分简单,死者身上什么东西都在,就是身中四弹,头部两弹,胸部两弹,弹弹要命,现场无目击证人。只有民工听到的枪响。所幸死者身上有一个名片,确定其名字叫李江。但名片无电话无住址。

显然不是抢劫杀人。很可能是报复杀人一类。

提取弹头送市公安局检验,和4.4杀人案同为一支5连发猎枪所为。经省、市、区三级刑侦专家分析,认为和4.4案同为一伙人所为。决定并案。这起案件按城关分局划分的责任片区本不属13中队,可一并案,又归到李龙中队了。

因果报应之三:公安干警正打歪着,想找的没找见,不找的却露出来,露出来的自以为自己的罪恶天衣无缝,却没想被意外抓获

李智被杀,已够引起社会各个层面的震动。可是,紧接着又发二起枪杀案,全社会几乎一片恐怖。5.14案上,他们从李江身上得到一部手机。从电信局调出这手机的联系网络,有上万条信息,全是往来电话号码,简单而单调。打印了厚厚一本子,看不出任何值得怀疑的地方。

李龙面对这一万多条枯燥的信息若若思索,希望从中找出点什么。他将这一万多条信息设计了十几种表格,设计了几十种不同的归纳、分类方法,然后排列组合,进行分析,假设,调查。

按这几十种不同的分类整理归纳办法进行了大量工作,没有效果,李龙不气馁,又重新设定了一种假设:1.离犯罪时间最近的一次通话超过100秒的,2.现场周围的公用电话,3.作案时打得相对多的电话,4.使用频率比较高的。

他坚信,这个预谋杀人,肯定有预谋过程,跟踪过程,汇报指挥修正计划过程。每个侦察员都有一个16开的200页的硬皮笔记本,仅为研究这一案就写划得满满的。绝大多数符号外人是看不懂的。刑侦队员不光会打打杀杀,其实更多的是智力的竞赛。对方设谜,他们解谜。这比大海捞针还艰难,全中队干警每天就分析这些上万条电话号码,经过比较分析归类,将上万条筛成几百条,又继续寻找规律,筛选成几十条。以此入手,在五泉山一带确定了一部电话,分析是一个罪犯的落脚点。在东效李家湾有一部电话,在烧烟沟一带也确定一部电话。烧烟沟的一查是一个公用电话。他们对此公用电话也不轻易否定,分析为作案者在这一带有租房,房间无电话,故常使用这部电话。他们不断地设谜解谜,不断地推理,直至走到极端。通过信息分析和现实调查,最后确定一个嫌疑最大的电话;位于效区的东李家弯666号马虎。围绕马虎一调查,嫌疑增大,因为马虎兄弟四人,马虎为老四。他们分析,很可能就称为四虎子。可马虎不在家,据说出远门了,他们又放弃办公室工作,开始艰难的守候。

烧烟沟排出的一部电话,经查为一发廊电话。五泉山附近电话经查在白银路某号,也是个发廊。这两部电话和龚涛的机子有联系。

他们先从白银路的发廊调查,店主叫于霞。通过做工作,他承认她和龚涛认识,二人正在谈对象,龚涛老找她,二人姘居。4月4日晚上,她在双城门碰见龚涛的朋友孟海,从双城门由北向南跑,她问:“你跑这么急干啥?”孟海说:“龚涛出事了,我要躲几天。”边说边跑过,从此再没有见过他。据此,确定孟海,尤素福为4.4案和5.14案的嫌疑人,进一步查实尤素福真名马磊,住黄河北金城关。案件终于有了突破性进展。

随后,他们又向几十家歌舞厅的坐台小姐调查,证实4.4案件踩浦立明脚的人外号叫阿月。

6月9日,情报证实,马建虎从外地回家。事先掌握马虎有四支枪,所以,胡义副局长亲自带队,并抽调了另外二个刑侦中队配合。因为有枪,又是独立院落,有防盗门,干警配发防弹衣,事先设计了几套周密的抓捕方案。并进行了模拟演练。

干警们将整个院子包围起来。正欲敲门,哐铛一声,门却自动开了,里边一个女人端了一盆脏水打算往外倒水。干警们乘势冲进去,问女人马虎在不在,女人说不在,七八名干警冲进房间,马虎还在床上呼呼大睡,干警们冲进来,他竟没有醒来。他外出贩毒,神经绷得太紧了,太累了,一到家居然大睡不醒。干警们将其从梦中给戴上手铐。又在一个柜子里发现一支64手枪。

到底有没有因果报因,有没有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众说纷纭。可办这一案的干警们深信。似乎是老天有意安排他做恶到头了必遭报应,其实院子里就有下水道,平时脏水全这么倒,却不知那个女人今天怎么神差鬼使地偏偏把废水要倒到院子外边去。

更令干警称奇的是,抓回来一审,他根本不是4.4案和5.14案中的凶手,也不是四虎子,而是另一伙另类罪犯。毕竟有枪,虽然他什么也不承认,干警们起初依然以为他是四虎子。因为他毕竟有其他犯罪,名字中有虎子,又在兄弟中排行老四。马虎十分顽固,干警们整整审了三天三夜72个小时,他从干警的反复咬住不放的审问中终于听明白了干警的意图,心里一阵轻松,早知如此,何必顽抗。说:“原来你们找的是四虎子。我叫虎子,不叫四虎子,不过我知道四虎子在什么地方,我领你们去”。

他已多次贩毒,家里私藏二支手枪,他的犯罪很诡密,事先公安机关任何部门都没有人注意到他,可老天偏偏安排他从这里正打歪着的暴露了。公安干警查到了枪,还查到了毒品。

因果报因之四:又是正打歪着,阴差阳错,没抓住四虎子,却抓获了另案的杀人犯。杀人犯自以为事情已过去二年多,那怕他们在公安局出出进进一百个来回,警察也不知道,可怎么依然裁了,他们服了恶有恶报的话

原来,四虎子一伙四五个人在烧烟沟租住了一套楼房住着。马虎常去给他们送毒品。李龙心里一激动。这里确是他们从上万条信息中排摸出的一个点。说不定房里无电话,就在外边发廊打。他问:“他们有电话吗?”

“没有。对了,我还有他们的钥匙。”

“为什么?”

“因为送的次数多了,他们也相信,所以他们也懒得开门,就将门上的钥匙交给我一把,我自己一开就进去了,白天他们不出来,就躲在屋里看录相,晚上才出来活动,他们有一辆白色车,我至少见他们有5把枪。”

烧烟沟,一辆白色车,四五个人,有5把枪。这些情况和4.4案件掌握的情况和干警排查的怀疑地点一致。

事不迟疑,马上决定抓。

这是一栋楼房,罪犯住302室,干警们将全楼包围。决定用马虎交出的钥匙开门,乘其不备一网打尽。

这是一次最悲壮的抓捕,又一次考验大家的时候到了。四五个罪犯个个有枪,早已是亡命之徒了。个个凶残,不计后果。抓捕场地又很狭小,大兵团警力又施展不开。只能一个一个往进冲。这样,牺牲就在万分之一秒的时间里发生。领导考虑得很多,干警们也考虑得很多。和平年代,只有警察、尤其刑警时时面对手持枪械、炸药包的歹徒。明知要牺牲,可还得上。这就是刑警,刑警的领导。面对多名持枪歹徒,又一个一个往进冲,死亡概率很高。大家怎么能不想。但为了破案,为社会减少一分不安定因素,干警们早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胡义、庞自来和几名干警都悄悄地写好了遗嘱放在抽屉里,有给组织的、妻子儿女的。

没有其他的好办法,只有将作战方案制定得一细而又细,攻击的速度演练得快而又快。

胡局长向大家做了仔细的分工,安排李龙用马虎交出的钥匙打开防盗门和木门。他一开,往旁边一闪,其他同志冲进去,若对方发现,就先发制人开枪。事先,他们按马虎交待的室内结构找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房子反复进行了演练。

时间选在凌晨五时。他们冲进去,屋里只有二个人。

不费一枪一弹地擒获了两名罪犯,干警全安然无恙。胡义长出了一口气。接着搜查,屋里仅有二张床,什么也没有搜到。带回局里,让马虎辨认,马虎却一个也不认识。

再审二人。二人证明原住的人三天前刚刚搬走,他们是新租住的客人,昨天才住进来。

李龙中队的干警一向办案认真,那能轻易相信。同时,他们似乎预感到二人有什么罪恶,见疑不放。

终于审清楚了,干警们又气又笑:原来又阴差阳错地替别的中队破了一起案子:二人竟是前年年底在城关区五里铺飞天剧院门前一起故意杀人案中的被雇佣杀手。他们杀了人后,二人如约各得3万元酬金。干完后二人外出躲了近二年,以为风声已过,早没事了,于三天前刚刚又潜入兰州,打算做点生意。可没想这么快就被干警们生擒了。二人除过这一起受雇杀人案外,他们还有其他的罪恶,这二个人一个是山东的,一个是山西的,在原籍均有人命案,逃到兰州,乌龟王八相遇,就又沆瀣一气,干起恶事。没想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老天爷看不过他们的恶行,借13中队警察之手巧妙安排将其网入天网了。而搞这起雇佣杀人案的中队却一直没有象样的线索。根本不知是雇佣杀人案。干警们连连称奇。

马虎的确和四虎子不是一类一伙犯罪。但马虎交待出因他常送毒品,听下了他们其中一二个人的外号。其中一个叫海海。据此,干警分析,这个海海可能就是杜正海,还有尤素福即马磊,他们对以上几人的情况进行详细的调查,并想尽办法进行严密的布控。

因果报因之五:另一黑社会头目又被枪杀街头

正当干警紧锣密鼓地调查时,6月8日凌晨二时,在南关什字焦点俱乐部门口又发生一起凶杀案。经初步判定,被杀者叫张立军,是另一个黑社会组织的头目。据目击者说,当时,张立军刚从一溜高台阶上下来,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二个人,在离张立军一米处向头部、胸部各开二枪,随后,二人跳上早已备好的面包车逃走。张立军是省体工大队教练,先是仗着一身武功争强好胜,打地盘打脸面打威风,后来替人讨帐,看地下赌场,再后来就自己拉杆子办地下赌场向个体门店收保护费。

黑道的相互仇杀内讧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但杀人者不知是谁,几经调查毫无收效,干警压力更大。但对于老百姓来说,无论谁杀的,反正一害死了。政府管不了,老天就管了,老天也会借刀杀人哩。

因果报因之六:失踪的马仔又撞在了枪口上

7月19日,对于13中队来说绝对是个好日子。掌握到马磊潜逃外地几个月,今天从北京潜回兰州。干警们立即在火车站守候,他们把马磊的照片不知在手里玩了多少天,模样子早烂熟于心,他一出站,干警就认出了他。干警决定在其家附近将其秘捕。

马磊一出火车站,就叫了一辆出租车,干警看清车号,也上了另外的出租车,吩咐司机跟上。可毕竟城里人多车多十字路多,跟着跟着就找不见了,干警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几个月工作,几次象样的线索全断了,就剩这个有价值的线索了,却煮熟的鸭子又飞了。大家十分沮丧。没办法,只有改变计划,到其家中找。几名干警以最快的速度冲上五楼,以朋友名义叫开门,只有父母在,马磊不在。干警们慌了,是不是刚才暴露了,逃跑了?若这样,不知猴年马月才能抓住。他一跑,案子还是等于没眉目。可也无可奈何,大家只有垂头丧气地下楼,回去再想办法。可刚一出楼门,见马磊在楼门口正从出租车上往下下,手里还提着点东西。大家不约而同一振奋,将他又塞回车上,然后,他们也上了这辆车,关上门,告司机:“走。”

老天让此案该破了。

干警们没有用警车,着警服,而是挡出租车,这一手为以后破案起了很大的作用,使马磊一伙猜不透马磊究竟被谁抓走了。因为除过他们的天敌公安外,他们还常常黑吃黑,内讧,敌人很多。

马磊什么也不交待。虽然他仅仅才十九岁,可他坚守黑道规矩,什么也不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李龙始终亲自主审,他知道,前期若审不好,后边就难突破。李龙多年来以办大案要案而闻名于城关区的违法青年中,许多罪犯一得知主办案件的是李龙,就干脆放弃侥幸及顽抗心理,缴械投降了。因为他的名气太大了,罪犯知道抵抗也是枉然。李龙名气大,大不大在他的相貌凶神恶杀或者叫面相威严。更不在于在审向时骂娘出拳头,而在于他的严密的推理,敏锐的观察,犀利的洞察对方心态的眼光,切切入扣入情入理的思想工作,即使顽愚凶残的杀人恶魔,也会被他的言语说得自动交械,一点蜘丝马迹,别人往往不注意,可他就能抓住,从此处破案。他的个子仅一米六五,可常常使一米八五、膀阔腰圆的人泪如雨下。

然而,马磊是例外,三天不交待。李龙只有做思想工作:你年龄这么小,正儿八经你还没有开始活人,可你这么小就开始逃亡生涯,难道能逃一辈子?肯定你不是主谋,有人指示你干,你自己身不由己,你出不来。你自己要拔出来,人家必然杀你,他们能让你们杀别人,当然能杀你。可现在是政府在拖你出来,这是你唯一摆脱他们的办法……”

他为李龙的的真情和无懈可击的道理而打动,终于交待了4.4杀人案的做案经过。

2000年4月4日晚上,他和杜正海在一起,突然,接到陈新月的电话,说他在张掖路VJ迪厅跳舞时,被一伙人打伤了,让快来帮忙。

陈新月和马磊一样,都是杜正海的马仔。杜正海的外号叫四虎子。是李智手下的得力骨干。他们行道里有一个重要规矩就是一人有难大家相帮,绝不让兄弟们在外边吃亏。这也是黑道头头笼络人心的一个办法。加之陈新月同时还汇报说,我已说我是四虎子的人,他们还打,不但打,还说打的就是四虎子的人。杜正海一听就来气了:了得,不但打我的兄弟,居然连我也不放在眼里。于是,杜正海就叫上马磊、龚涛、孟波等人,由刘宏开车,向VJ迪厅奔去。可没想大意失荆州,误杀了自己人龚涛。

干警们高兴得快要发疯了。

马磊又交待了5月14日在城关区杨家园25至29号楼下枪杀李江的做案经过:

4月4日因陈新月挨打引发杜正海误杀龚涛后,杜正海一口恶气仍未出:去杀别人,把别人没杀了,却把自己的兄弟杀了,他由羞由悔由愤而生出对对方的仇恨。他就想再找机会出了这口恶气。正在寻找对方时,结果对方一伙也不是省油的灯,在社会上也很有点名气。那晚踩了陈新月的脚的蒲朝明和受伤的李江一伙居然放出风来,要找四虎子的麻烦。

四虎子和他的兄弟们肺都气炸了:与其你找我的麻烦,不如我先杀了你。于是,打发马磊等马仔全兰州市寻找李江一伙的下落。

说来也巧。杜正海一伙为逃避打击,减少目标,做案方便,在外租房从不长住,只住一个月,最多一个半月,就换一次地方。4月4日误杀了龚涛后,第二天就换了地方。5月份又换了一处。李江、蒲朝明一伙也是这办法。真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五月初,李江和杜正海一伙竟然鬼使神差地租住在一栋楼里,仅单元不同。得来全不费功夫。不知对方认出了他们没有,似乎没有。而他们认出对方。

5月14日,决定在租住地门口下手。

杜正海和马磊到李江对门的家属院藏于水泥墩后。这里是小巷,路很窄。凌晨一时,马路上停下一辆面的车,从车上下来二人,其中一人是李江。李江付了车费,正欲上楼,杜正海过了马路叫了一声“李江。”李江一回头,杜正海就二枪,打到头部,接着,由马磊再两枪,击中胸部。然后迅速逃离现场。李江的死也是有因果关系的。

接着,马磊又交待了2000年6月8日,杜正海领他和马维军、郑华、常高博一起枪杀张立军的经过。

这是奉命行事。依然和以往一样,事先经过严密监控,掌握其活动规律和行踪。然后由刘宏开甘A--04501白色面包车,统一发放枪支,凌晨一时,他们来到南关什字的世纪广场的焦点俱乐部。杜又分了工,掩护的,射击的,打头的,打胸的。他们藏于焦点俱乐部前边的过街人行地道里边,当时张立军从焦点俱乐部出来刚下台阶,由杜正海抵近二米向张立军胸部连击5枪,郑华朝头部开了三枪。然后,他们迅速撤离,逃至雁滩租房内。从烧烟搬到此仅三天。随后,由李智的三弟李晖送来5万元赏金,马磊本人分得8000元。

当干警审问杀害张立军的动机时,马磊说:李智在兰炭宾馆被枪杀后,李捷就升了黑社会老大。当时李捷和主要头目就分析怀疑到张立军等三人,张立军是省体工大队的,也是黑社会头目,开设地下堵场。他们打死张立军的唯一理由就是认为只有这三伙人才有这么高的素质打死李智。然后精心策化,要将这三个黑社会团伙头头全杀了,以报杀死李智之仇,同时,达到垄断兰州地下赌场,长期收取保护费,在兰州众多黑社会组织中当霸王的目的。

令干警们兴奋不已的是:李智这个黑社会头目终于在此案中露头了。

李智,原来是省高级法院的于部,停薪留职,后来因抢劫被判刑,出来后就成立了一个智华贸易有限公司,名为一个合法的公司,实际上一笔正经生意也不做,就开赌场,抽赌头,抢劫,替人讨债,绑架,收取保护费。由于他非法聚到大量财富,故他说话就有人听,一旦他的手下和别人的手下被公安抓了,他就用他父亲的影响及金钱买通放人。公安环节能放就放一些,放不了,再在检察院环节上放一些,再在法院环节上放一些。实在办不通的,就在监狱里保外就医。这样,许多人虽然多次受到公安机关打击,可最终在这些环节上都逃避了惩罚,真正受到打击的很少。为此,他在公检法内部也确是用钱拉拢了一些变节分子,一一用金钱击倒他们,然后为他办事。所以,他的威望很高,所以凡在黑道上的矛盾,李智也均可摆平,处理矛盾,调停各方。但随着社会的变迁,各个团伙也学李智大量以同样的方式敛财。有钱能使鬼推磨。原先要放人均找李智办,后来大家均可办到,无非用钱,即使不认识也可办到。所以李智的地位开始动摇,李智已感到威胁。张立军就屡次在公开场合不给李智面子,不认他是老大,使李智十分难堪,所以李智死后,团伙里就认为肯定他杀的。

限于篇幅,就此打住。其实后边的故事还长得很。又惊险又曲折又复杂,对方在公安的保护伞全行动起来,上层亦有人运作,李龙多次收到威胁电话和恐恐吓信,办案干警从最初的五人增加到六十余人。多次奔赴上海、广东、北京、浙江、四川、云南等省追捕罪犯。年底,李捷在深圳落网。

至2001年三月,共抓获该团伙成员56名。其中政法人员二名,另有三名政法人员受到处分。六月十三日,该团伙中以李捷为首的7名黑帮被枪决,八名被判死缓,其余全被判处不等有期徒刑。

其实,最大的恶因果报应的承受者当属一位令人可怜可惜又可责的老人,就是李捷的父亲。他有四个儿子。老大李捷早在刚刚步入二十岁的1983年7月就因抢劫被公安机关抓获。这时候,其父在官场的势力也不大,仅仅是某区的一个副检察长,完全左右不了公检法三家。所以李捷被判刑10年。直到1989年被减刑4年释放。当过推销员,开过招手停。若就此刹车,也许会成为一个十分良好的人。可很快就跟上了兰州的一个黑帮团伙头子。由于他生性恶狠,让他打谁他就打谁,头目十分赏识他,待遇也颇高。1993年,又因流氓罪被公安机关抓获,被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这期间,其父已坐到省高级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的宝座,有足够的能力来运作此事。1997年4月保外就医。在兰州榆中县看守所关押的几年里,他笼络了一大批同监号的同类。集中在其手下的人,大多数是以榆中县看守所的同号为基础的。这个时候,他追随的头目势力大减,而其弟弟李智的势力大增,他便又改投其弟门下,为李智的左右臂。李智被枪杀后,他升为老大。但在其后的8个月时间里,他已预谋策划了两次谋杀。

老二李智法警不当去抢人,出狱后先跟他人干后独立拉杆子。老三在一家效益不错的报社工作,起初倒不错,后来也发展到谋杀他人,老四也抢劫。可李老先生用权利使每个儿子都没受到应有惩罚。那时为他的本事何等得意。可没想那时就已在种恶因。以致四个儿子无一成才,一子死于非命,二子被处死刑。一子亡命天涯。倘若真爱子,当年让受点牢狱之灾,也许会改好一二个。不至于晚年凄凉了。

(待续)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