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大陆的中华民国中央研究院第一届院士结局(之五)
发布日期:2014-08-07来源:十年风景原无异新浪博客录入:春雨
而留在大陆有59人之多,占院士总数的74%。这59人中,有的人是故土难离;有的人是觉得无论何种政党执政,总需要各种“人才”来建设国家;有的人在政治上反对国民党而倾向中共;还有一些人是抱着“政治投机”的心理留下。那么,这59人的结局如何?且看如下:

邓叔群

41、邓叔群(1902年12月12日-1970年5月1日),中国著名真菌学家,植物病理学家,森林学家。邓拓的三哥。1928年获美国康乃尔大学森林学硕士及植物病理学博士学位,同年回国。历任岭南大学、金陵大学、中央大学教授。1932年起担任中国科学社生物研究所研究员,从事真菌学研究。1937年起进行中国西南、西北原始林区调查研究,1945年在上海设立森林生态研究室。1949年起历任沈阳农学院、东北农学院教育长、副院长,1955年起担任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员、副所长,中国科学院生物学部委员(院士)。文革中邓叔群是科学界最早遭批判的,因其胞弟邓拓是“三家村”反党集团主帅。邓叔群自然受株连,被扣上“三家村黑帮”、“三家村科学顾问”、“学阀”、“恶霸”、“流氓”、“反革命分子”等帽子,受尽摧残凌辱。邓的家庭和子女无一幸免,家破人亡。邓叔群本人于1970年5月1日去世,去世时遗体上还留着大面积淤血的印迹。终年68岁。


金岳霖

42、金岳霖(1895年7月14日-1984年10月19日),哲学家、逻辑学家。1914年,金岳霖毕业于清华学校高等科,同年公费留美,于1920年获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政治学博士学位。后到英国学习,在伦敦大学经济学院听课。金岳霖1925年回国,清华大学聘请其讲授逻辑学。同年秋创办清华大学哲学系,任教授兼系主任。1938年,任西南联大文学院心理学系教授兼清华大学哲学系主任。1949年后任清华大学文学院院长,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全国6所大学哲学系合并为北京大学哲学系,金岳霖历任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系主任,中国科学院哲学研究所一级研究员、副所长。1955年被聘为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学部委员,9月底,任哲学研究所副所长兼逻辑研究组组长。1977年,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副所长兼研究室主任。文革期间,金岳霖作为资产阶级学术权威被批斗,因毛泽东对其说过:“你要多接触社会”。故不准其用汽车,只能用三轮车去医院看病。1984年,金岳霖在北京寓所逝世,享年89岁。金岳霖年轻在欧洲留学时结识Lilian Talor,后者随后来到北京,与金同居。而金岳霖终生未娶,据传曾向林徽因示爱未果,与林徽因、梁思成夫妇是邻居和挚友。

汤用彤

43、汤用彤(1893年8月4日-1964年5月1日),是现代中国学术史上少数几位能学贯中西、接通华梵、熔铸古今的国学大师之一。学术著作有《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印度哲学史略》、《魏晋玄学论稿》等。1918年汤用彤留学美国,并在哈佛大学获得硕士学位。在哈佛大学期间,由于才学出众,与陈寅恪、吴宓并称哈佛三杰。1922年回国,执教于国立东南大学(1927年后改为国立中央大学)哲学系,1925年任系主任。1926年因东大学潮,转任南开大学哲学系教授、系主任。1927年再回中央大学(1949年更名南京大学,1962年在台复校)哲学系,任教授、系主任。1931年至北京大学哲学系任教,自1934年起任系主任;1938年任北大参与合组的西南联合大学哲学心理教育系主任,兼北大文科研究所所长,1945年代理西南联合大学文学院院长;1946年任北京大学文学院院长;1948年当选中央研究院第一届院士;1948年12月,蒋中正下令派飞机到北平抢救大陆学人,汤用彤在抢救名单上,但是他没有选择搭机南下;胡适离开后曾写信劝其南下,并派人送来两张机票,汤用彤依然不为所动。

汤用彤的儿子汤一介表示:汤用彤的学术成就主要是在1949年以前取得的,之后就没有写出过像样的学术著作,只偶尔写一些考证的小文章,更多的时间是在看书,查资料,写读书札记。1949年1月被推选为北京大学校务委员会主席(校长);1955年当选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学部委员(院士)。1951年10月后担任北京大学副校长,直至1964年病逝。终年72岁。其子汤一介是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文革时被打成黑帮,屡遭批斗,经常关在楼里检讨到凌晨。


冯友兰

44、冯友兰(1895年12月4日-1990年11月26日),中国哲学家、哲学史家。1920年1月入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研究院哲学系,师从杜威。1923年夏论文答辩通过。次年博士论文出版后获哥伦比亚大学哲学博士学位。冯友兰其人学术上颇有建树,但人品不敢恭维。其在政治上属于首鼠两端的人物。1949年之前,冯友兰曾两次加入国民党,与国民党高层往来密切。1942年起数次前往重庆为国民党干部授课。1943年以西南联大党部名义,致函蒋介石望其“收拾人心”,蒋阅信“为之动容泪下”。1945年中国国民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冯被选为主席团成员。但随着国共内战中国民党的失败,冯友兰也迅速转向,1949年10月1日,中共建政,10月5日冯友兰即致信毛泽东自称“过去讲封建哲学,帮了国民党的忙,现在我决心改造思想,学习马克思主义”。

面对冯友兰的“低眉顺眼的认错态度”,毛泽东毫不留面,除了在回信认定了冯“过去犯过错误”,并告诫其“总以采取老实态度为宜”,这已然是近乎直白的警告了。此后,冯多次检讨自己历史问题,在国内外数次公开表示自己的新理学是“与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敌”,是“反人民”,是“要人一心一意拥护当时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和国民党政权”,“我过去的著作都是没有价值的”,并“对40年代所写的几本书忏悔”。并经常做出配合政治形势的举动,如“寻找一些马克思主义的词句,努力运用”而相继写出了《中国哲学史新编》第一二册;1955年参加批判胡适和梁漱溟的政治活动;1962年第三届全国政协第二次会议后向毛泽东献诗“怀仁堂后百花香,浩荡春风感众芳”。这已是赤裸裸的献媚了。

但他的“反省”与“献媚”并没有为他的命运带来转机。1966年“文革”开始,冯被抄家关入“牛棚”,直至1968年方才脱离。1973年批林批孔运动中,冯友兰出任四人帮掌握的“梁效”写作班子顾问,“从旧营垒里冲杀出来,给了孔丘一个回马枪”,相继发表《对于孔子的批判和对于我过去的尊孔思想的自我批判》和《复古与反复古是两条路线的斗争》等文章,均得《光明日报》全文转载。后又著《论孔丘》一书,为江青集团效力。这些书文中,冯称自己1949年以前的尊孔思想是“为大地主大资产家,特别是为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服务的”,1949年以后则是“为刘少奇,林彪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服务的”,认为自己能参加批孔运动是一种“更大的幸福”,冯积极向江青靠拢,然1976年四人帮失势,梁效写作班子遭彻底清算,冯亦遭长时间关押审查。1990年11月26日,冯友兰死于北京,96岁。


余嘉锡

45、余嘉锡(1884年2月9日-1955年1月23日),少年勤学,十四岁作《孔子弟子年表》,十五岁注《吴越春秋》,十七岁始读《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日夜读之不厌”,时有所疑,常取旧书加以考证,开始撰写《四库提要辨证》,用勤五十余年。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中举人。辛亥革命后在赵尔巽(博主注:清末大臣,民国成立后任奉天都督,1914年任清史馆总裁,主编《清史稿》。袁世凯称帝时,被尊为“嵩山四友”之一。1925年段祺瑞执政期间,任善后会议议长、临时参议院议长。)家做家庭教师,同时帮助审阅《清史稿》。1928年至北平,结识辅仁大学校长陈垣,被聘为辅仁大学国文系讲师,主讲目录学。后又兼在在北京大学、中国大学、女子师范大学等校教授目录学。1931年被聘为辅仁大学教授,兼任国文系主任。1942年冬,兼任辅仁大学文学院院长。1948年3月,以《四库提要辨证》一书当选为中央研究院院士。1949年后,被聘为语言研究所专门委员,1952年因脑溢血而全身瘫痪。1955年除夕病逝北京。终年62岁。


张元济

46、张元济(1867年10月25日-1959年8月14日),中国出版家,清光绪十八年(1892年)进士,同年五月,改翰林院庶吉士,光绪二十年四月,散馆,著以部属用,任刑部主事,曾任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章京。甲午战争后,积极投身维新运动,组织陶然亭集会。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在北京创办溪学堂。戊戌变法时,被徐致靖推荐给光绪帝,变法失败后被清廷革职,任上海南洋公学译书院院长。1901年,以“辅助教育为己任”,投资商务印书馆,并主持该馆编译工作,倡议设立编译所,聘蔡元培为所长,主持编定教科书,并延请夏曾佑编《最新中学中国历史教科书》。张元济长期主持商务印书馆,后来任董事长。1949年后担任上海文史馆馆长,并继续担任商务印书馆董事长。著有《校史随笔》等。1959年8月14日在上海逝世,终年93岁。


杨树达

47、杨树达(1885年6月1日-1956年2月14日),中国语言文字学家。1897年考入梁启超等举办的时务学堂。1905年官费赴日本留学。1911年回国,先后在湖南省立第一女子师范学校、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等任教。1920年再度北上,先后任北京高等师范学校教授、国文系主任,清华大学教授等职。1937年返回长沙,任湖南大学教授,直至1956年逝世。主要从事古代汉语语法学、训诂学、文字学的教学和研究工作。著有《古书疑义举例续补》《词诠》《高等国文法》《中国修辞学》《古书句读释例》《积微居小学金石论丛》《论语疏证》《积微居小学述林》《汉书窥管》等。论著汇编为《杨树达文集》。1952年,因中国高校院系调整,张元济转入湖南师范学院任教授,后兼任湖南省文史研究馆馆长。1950年代初开始,张元济遭到郭沫若的排斥和压制,他的学术成果都要由“专人”审查。1956年2月14日张元济逝世,终年71岁。第二年“反右”期间,他的六个儿子两个女儿中,三个儿子成为右派,两个女婿则成为右派兼反革命。


柳诒徵

48、柳诒徵(1880年2月5日-1956年2月3日),历史学家、古典文学家、图书馆学家、书法家,中国近现代史学先驱,中国文化学的奠基人,现代儒学宗师(吴宓为其弟子)。1914年2月,应聘为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国文、历史教授;在二、三十年代的中国史坛,与北方任教的史家陈垣、陈寅恪并称“南柳北陈”。1925年北上,先后执教于清华大学、北京女子大学和东北大学、1929年重返南京,任教中央大学(49年更名南京大学)。并曾任南京图书馆馆长、考试院委员、江苏省参议员。1949年后,出任文物管理委员,筹办上海博物馆。1956年2月3日,柳诒徵在上海逝世。平生布衣蔬食,死后仅遗一床一桌,书10余箱。


陈垣

49、陈垣(1880年11月12日-1971年6月21日),中国宗教史研究巨匠,历任辅仁大学、北京师范大学校长,燕京大学“哈佛-燕京学社”首任社长。与钱穆、吕思勉、陈寅恪并称为严耕望所评选的“现代四大史学家”。陈垣于1913年当选国会众议员,1919年在北京缸瓦市教堂受洗加入基督新教,1921年出任中华民国教育部次长,创建北京平民中学(今北京市第四十一中学)。1926至1952年,任辅仁大学校长;1952至1971年,任北京师范大学校长。1949年,他还担任过京师图书馆馆长﹑故宫博物院图书馆馆长。陈垣与陈寅恪同为国学大师,但史学界对二陈的评价却截然不同:陈寅恪重志节而陈垣识时务。此话一语中的。

1949年后,陈垣迅速转向,1950年12月8日陈垣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美国从来就是我们的敌人》以积极响应所谓的“三视教育运动”(博主注:因朝鲜战争爆发,中共为肃清社会上存在的“亲美、崇美、恐美”思想,面向全国展开的以“仇视”、“蔑视”及“鄙视”“美帝国主义”的政治思想教育。简称“三视教育运动”——。文章指出:“社会上还有些人有‘崇美’‘恐美’心理”,“凡是‘崇美’的,是因为没有民族的自尊心。凡是‘恐美’的,是没有民族的自信心。”不仅如此,陈垣还以基督徒身份于1959年加入中共。不过,所有这些“努力”并未取得良好效果。文革期间,陈垣几次被抄家,差点因为和刘少奇的合影而被定罪,并且被逼写了几次检讨悔过书张贴于北师大,而后遭到软禁。1971年6月21日,陈垣去世,终年91岁。


陈寅恪

50、陈寅恪(1890年7月3日-1969年10月7日),中国现代历史学家、古典文学研究家、语言学家、中央研究院院士、中华民国(民初时期)清华大学国学院四大导师之一(其余三人为梁启超、王国维、赵元任),通晓二十余种语言,史学脱胎于乾嘉考据之学,《柳如是别传》、《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唐代政治史述论稿》为其代表作。关于陈寅恪生平,现已家喻户晓,故无须赘言。文革期间,陈寅恪几次被抄家,和妻子屡屡遭殴打,陈家中甚至身体上都贴满大字报,红卫兵故意把几只大型的高音喇叭吊至他的屋后,以至使患严重失眠症与心脏病的他,一听见喇叭声就吓得尿裤子,造反派却还不甘心,进而将高音喇叭干脆绑到其床头,1969年5月5日下午,躺在床上气脉已竭的陈寅恪,再次被迫向当权者作口头交代。陈寅恪有“我现在譬如在死囚牢中”之语,终至泪尽泣血,口不能言方休。10月7日晨5时30分,心力衰竭的陈寅恪溘然长逝,终年80岁。应了其“共产之鬼”的预言。一个月后的11月21日,陈寅恪妻子唐筼亦撒手人寰,追随丈夫而去。

(待续)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