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挑战,长公主的女儿病了
发布日期:2014-08-25来源:闲在居士新浪博客作者:慈悲山人录入:春雨

  这一年,宋神宗的姊妹长公主的孩子病了。 

  这里注意了,长公主并不是皇帝女儿中最大的,而是皇帝的姊妹。古代的规范称呼中,皇帝的姑姑叫大长公主,皇帝的姊妹叫长公主,皇帝的女儿叫公主。 

  这位长公主是上一届皇上宋英宗的女儿。宋英宗一共四个女儿,早死了一个,剩下的三个中,只有小公主祁国长公主活得比较长,剩下的二位分别于元丰三年(公元1080年)和元丰八年(公元1085年)去世。所以根据我的分析,估计是这位祁国长公主的孩子病了。 

  在说长公主这件事之前,我先把当时宋朝皇室里面的生育情况做个总结,总的评价是:生的速度比较快,但成活率非常低。 

  就拿那位宋神宗说事儿吧,他一口气狂生了儿子十四个,女儿十个,结果有六个儿子很早就挂了,女儿有七个很早就挂了,这种成活率低得从哪方面都说不过去。所以他们对太医院的工作很不满意(估计这事儿搁谁都得不满意)。后来见到钱乙这个医术高明的儿科医生时,他们感到由衷的喜悦是可以理解的。 

  这位祁国长公主的姐姐蜀国公主的孩子就是三岁的时候病死的。 

  现在自己的孩子也病了,这可把长公主的全家上下急坏了,大家都惶惶不安,担心厄运再次降临。 

  这时有人提到了钱乙,说民间可是传了,这位钱乙治疗小儿病那可是真有功夫。 

  长公主急了:啊?真的啊,还等什么呐,那就赶快把他给请来吧!反正太医们都没办法了。 

  于是,钱乙就被糊里糊涂地带到了驸马府。 

  我说钱乙糊里糊涂被带来是有根据的,文献记载钱乙进府时还醉着呢,这绝对是还不清楚怎么回事儿就来了,否则借他三个胆子也不至于敢在给驸马家看病前喝酒啊。 

  估计还是晚上,白天诊病累了,老婆给烫了壶小酒,刚喝两杯,就被拎走了。 

  可见长公主女儿的病很重,什么病呢?泄痢。这个病对小儿来说是非常危险的,经常是可以夺走生命的。现在长公主的女儿就快要不行了(泄痢将殆),所以,连夜把钱乙召来了。 

  钱乙嘴里冒着微微的酒气,进了驸马府,看到气氛森严的层层楼阁,酒稍微醒了点。但是,应该客观地指出:他当时还是醉着的。 

  等到进入了重重帷幕之内,看到了病危中的小孩,钱乙的神情才开始凝重起来,酒也醒了大半。他认真地对患儿进行了诊断,然后长长地出了口气,起身,退了出来。 

  驸马很着急,忙问:“怎么样?” 

  钱乙回答:“没问题。” 

  驸马一闻:咦?怎么一股酒气?胆子太大了,给我家孩子看病居然还敢喝了酒来?他娘的活腻味了不成!(宋朝公主嫁的基本都是武将,这位驸马就是后来的宁远军节度使,人粗鲁了点儿很正常。) 

  钱乙还不识趣呢,还在那儿讲:“不用担心,她的身上很快就会发疹子,疹子发出来就好了。” 

  驸马更恼火了:“你!给我闭嘴!俺闺女患的是泄痢,和他娘的出疹子有什么关系!你实在是个庸医,谁把你找来的,把那个出主意的人给我拉出去打!” 

  然后一巴掌把桌子角给拍掉了一个:“来人,把这个乡下土郎中给我轰出去(怒责之)!” 

  钱乙听了,一言不发,转身就走(不对而退)。 

  走了以后驸马还不依不饶:怎么这么大的酒气,把空气清新剂给我拿来! 

  下人赶快端两筐菠萝皮跑了上来。 

  但钱乙走了别人也没有办法啊,大家都不知道怎么治疗,挺着吧,估计下来就该是丧事了,然后呈报皇上,您又走了位外甥女,节哀顺变吧。 

  等到第二天,女仆突然来报:“长公主、驸马爷,我们发现您女儿身上出疹子了!” 

  啊?大家都不信,忙跑来看。 

  果然,患孩出了一身的疹子,精神状态却好多了。 

  有这种事儿?这不和昨天那位医生说的一样吗?敢情那位医生是个高人啊! 

  长公主开始责怪驸马:瞧你昨天那个态度,做事儿怎么总压不住火儿呢?你就不能改改你那种粗人表现? 

  驸马:得,我错了还不成?我再去把人家给请来不就得了吗? 

  结果,又派人来到钱乙家里,钱乙正坐在那儿等着呢。 

  钱乙说:“我就知道你们会来,我把药已经准备好了,走吧。” 

  脸上还是不喜不忧的,在他的心里,别人对他怎么样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这个孩子的病要医好。 

  钱乙开了药以后,孩子很快就好了。 

  看着女儿又恢复了往日的健康,长公主心里这个乐啊,但还是很纳闷地问钱乙:“您怎么知道出疹子就会好啊?” 

  钱乙回答:“我昨天已经看到有微微的疹点,疹子外发,毒邪有外透之机,不至于内闭,当然就有让正气得以恢复的机会了,所以断定人死不了。我再用药辅助正气,让毒邪全部泄出,病就好了啊。”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驸马虽然没有听懂,但也比较高兴,为了表示自己并不是个粗人,还写了几首歪诗送给钱乙(以诗谢之)。 

  很遗憾,这些诗没有能够流传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