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第二次挑战,皇子病了
发布日期:2014-08-26来源:闲在居士新浪博客作者:慈悲山人录入:春雨

  长公主的女儿痊愈后,长公主也特别高兴,帮钱乙弄了一个翰林医学的职位。 

  但是,事情远远没有结束,这不,没过多久,宋神宗的九儿子仪国公病了(听这个名头很大,感觉像个老头,实际上还是个流鼻涕的小孩子呢),太医们怎么治也治不好,结果,长公主推荐了钱乙。 

  宋神宗的儿子患病是在钱乙治好长公主女儿的第二年,患的是瘛疭[chì zònɡ],也就是老百姓常说的“抽风”。实际上这个情况会在小儿很多的疾病状态下出现,具体这位仪国公小朋友是怎么得的病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全太医院的人都傻了,怎么治疗都没有效果。 

  宋神宗恨不能把这帮人都给痛打一顿,朕平时养着你们,你们倒是好好学习啊,平时不认真读书,到真的诊病时却全成废物了,朕的若干儿子闺女都是因为你们才挂的,等我腾出时间来一定好好收拾你们。 

  但光生气不成啊,那边那位还抽着风呢。于是问满朝文武大臣,怎么办呢? 

  大家都大眼瞪小眼的,束手无策。 

  这时长公主来朝了,她上殿告诉神宗,说我知道个医生,虽然人家出身草野,但人家钻研医术,手段那是十分的高明啊。我女儿上次病危,就是这位给救活的,陛下您可以把他找来试试。 

  宋神宗一听:“啊?有这样的人,叫什么名字?” 

  长公主:“他的名字叫钱乙,现在就在京城呢。” 

  宋神宗这下来了精神头:“那就甭等了,还不快宣他进宫?来人,宣钱乙进宫!” 

  得,钱乙又是糊里糊涂地被召进了宫里。 

  这回还好,钱乙没喝酒,他在护卫的带领下,来到了万众瞩目的皇宫。

  到了宫里一看,这位仪国公小朋友果然病得不轻,抽风抽得很厉害。 

  于是钱乙开始心无旁骛地认真诊病。 

  要说这给皇族诊病,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这个医生一定要达到了一定的修养和境界,心中做到只有患者和病症,其他一概不想,才能看好病。否则一会儿想这可是皇族啊,要是诊好了还不飞黄腾达?一会儿又想,坏了,这要是诊不好,还不把我拉出去剁了?您要是这个心态,那可就完蛋了,还没开始诊呢,这手可就哆嗦上了,腿也发抖了,还诊病呢,能稳住自个儿就不错了。 

  钱乙诊完病后,告诉侍者:“以温补脾肾立法,方用黄土汤。” 

  太医们一听傻了,什么?黄土汤?这都挨得上吗? 

  这黄土汤是东汉医圣张仲景的方子,记载在《金匮要略》中,主要是治疗由于中焦脾气虚寒所导致的便血的病症,这怎么看都跟眼前这个瘛疭没有关系啊。这帮太医们打破了脑袋也没想出来这是个什么思路。 

  顺便说一句,这个黄土汤里的主要一味药就是灶心黄土,现在药名叫灶心土,也叫伏龙肝,这可不是随便地里抓一把黄土就能用的。那么什么是灶心黄土呢?就是农村做饭用的土灶,在炉膛里的灶底被火反复烧的那些砌炉灶用的黄土,用的时候给撬下来,捣碎,就可以用了。黄土汤的熬制方法是把灶心黄土先熬水,然后用这个水,再去熬剩下的几味药。 

  此方治疗脾胃虚寒引起的出血症状效若桴鼓。 

  现在人们很少用了,好多药店都买不到灶心土这味药了。 

  太医们都用怀疑的眼光看着钱乙,心想,我们就等着看你当众出丑吧,民间土郎中还想到我们皇宫里来治病? 

  皇上也不懂啊,怎么办?反正大家都没有办法了,那就试试吧。 

  于是如法煎药,就给这位仪国公小朋友喝了。 

  结果,喝完药后,病就好了(进黄土汤而愈)。 

  仪国公小朋友此次大难不死,后来长大成人,成为了宋神宗活着的儿子里最大的。《宋史》记载,宋神宗死后他差点当了皇上,结果因为眼睛有点什么问题,没有当成,让宋徽宗当了(于诸弟为最长,有目疾不得立。徽宗嗣位,以帝兄拜太傅)。反正是比他的前八位很早就挂了的哥哥们幸福多了。 

  回过头来讲,仪国公小朋友的病好了后,宋神宗那是相当的兴奋啊:朕的儿女们估计可以避免一个接着一个死去的厄运了! 

  他斜眼看了一下羞愧得汗流浃背的诸位太医们,转身对钱乙露出满脸的微笑:“爱卿,来,谈谈你的治疗体会吧(意思是:给这帮笨蛋听听),这个黄土汤,它怎么能治这个病呢?” 

  钱乙回答道:“回皇上,我是‘以土胜水,木得其平,则风自止’。”(这是中医里面的五行辨证方法,他认为抽搐是由于体内的风邪引起的,他用补土的方法来克制水湿的泛滥,水液正常了以后,依靠水来生发的木气也就正常了,这样抽搐就会停止。) 

  钱乙接着说:“况且,诸位太医们用了药,治疗得差不多要好了,我只是很凑巧在这个时候给加了把劲儿而已(且诸医所治垂愈,小臣适当其愈)。” 

  看来钱乙是很给这帮太医们面子的,说话都给留了余地。 

  宋神宗很恼火地又斜了一眼这帮太医,心想这帮笨蛋给他们留什么面子,你们来看看人家钱乙,人家说话多客气啊,你们都学着点儿! 

  在这种兴奋情绪的感染下,宋神宗对钱乙说:“爱卿治病有功,朕现封你为太医院太医丞,赐紫衣金鱼袋!” 

  解释一下,这个太医丞就是太医院院长的副手,相当于副院长吧。而这个紫衣金鱼袋是三品以上官员的标识,在北宋一般医生是没有这个资格佩戴的。 

  总之是宋神宗表现出了对钱乙的高度重视。实际上,他也是为自己的未来考虑,自己勇猛地生了这么多孩子,总是病死可不是办法啊,一定要把这个儿科医生留在太医院! 

  相信这是宋神宗当时内心最大的心愿。

   很不开心地做了太医院的领导

  不过短短两年,钱乙一下由一个普通的民间医生变成了太医院里的太医丞。 

  庆祝吧,欢呼吧!该为自己高兴高兴了,您一定这么想。 

  您想错了,钱乙面临的将是一个十分严峻的形势。 

  让我来给大家分析一下吧。 

  首先,是诸位太医们肯定不开心。您想啊,皇帝的孩子们病死归病死,大家的责任,皇帝不能把太医们都杀了,所以大家的日子混得还是不错的。平时拿一些专业的术语蒙蒙这些皇族们,然后领了很高的俸禄,下了班还可以一起去酒楼听听小曲儿。 

  现在,横空掉下来个钱乙,而且一上来就把大家给显得很无能,在皇帝面前着实风光了一把,这哪是我辈所能忍受的?更可恨的是,居然一来就做了我们的领导,我们疏通了那么久的关系也没有坐上的位子,居然让这个民间土郎中给坐了,真是岂有此理! 

  这就是钱乙未来的工作环境,虽然文献中没有记载,但是我们是可以想象得到的。而且,从钱乙后来很快就不愿意在太医院继续任职了也可看出些端倪。 

  还有患者这边呢,这些皇族们自以为是惯了,在他们眼里,你太医就是为我们服务的奴才,所以他们的态度经常很不好。你瞧病时说的话很容易惹火他们,他们动辄责骂训斥,在钱乙的医案中就出现了几处诸位皇族发火的记录。而钱乙是个耿直之人,有时候很不给这些人面子,所以冲突是难免的。 

  另外,您以为给皇上的这帮亲戚和京城的达官贵人看病容易吗?给一般老百姓看病,大多也就请您一位大夫,您从头到尾仔细给瞧就可以了。皇宫、诸王府和京城那些达官贵人看病可不是这样,他们有资源优势啊,哪个孩子有病了,一下就把所有的名医请来,什么太医、民间高手,都来了,那真是名家荟萃。 

  您觉得这样看病会更好吗?如果要真是一帮特有水平的大夫,那没问题,跟现在的会诊差不多。可那会儿的医疗水平没那么高,大家实在不是很了解这儿科病到底该怎么治,七嘴八舌瞎出主意。钱乙为了把病瞧好,为了坚持自己的正确意见,首先必须把其他错误的思路都给辩论倒了(有时候还包括这帮似懂非懂的患者家属),然后才能面对患者一心治疗,否则这么多人各执一词,谁也没法儿瞧病。 

  这就是钱乙要面临的治疗环境,很恶劣。好在我们的钱乙早年打下的功底太深了,辩论一交手,马上就显示出了他压倒一切的优势,给反方同学以沉重的打击。然后,他几乎每次都会把正确的治疗方法给大家分析一遍,好让大家下次知道该如何正确处理儿科病。 

  无论如何,钱乙上任伊始就用精湛的医术给了大家一个深刻的印象。

    (文字略有改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