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治疗七太尉小朋友
发布日期:2014-08-26来源:正聪居士新浪博客作者:慈悲山人录入:春雨

  一天,广亲宅二大王的儿子病了。各位注意,这个“大王”不是通常我们想的“山大王”,而是王爷的意思。但是宋朝这种称呼也的确很有趣,每次我看到这儿,都觉得这是个满脸络腮胡子的莽汉形象。 

  这位二大王的哪个儿子病了呢?是七太尉,才七岁呢。 

  您也许觉得更奇怪了,这太尉似乎是个很大的官吧?是的,没错,太尉在宋朝是仅次于太师的位置了,比太傅还要高,是个军职,大致相当于现在的国防部长吧。宋朝是一个很搞怪的朝代,他们的皇室似乎对封官爵有特殊的爱好,皇家子弟一生下来,就开始狂封官职,然后这一辈子里再不断地加封,怎么说也得封他个十个八个的,说句实话,最后封得我都不知道该称呼这位什么了。 

  皇家的孩子出生没多久,就会封个太尉的官衔。 

  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您到他们王府去串门,开门一看,屋里小板凳上坐着一排的国防部长,个个都流着鼻涕、穿着开裆裤呢。 

  这位七太尉小朋友病了,当然要派人来找钱乙过去看看。 

  钱乙赶快跑了过去。什么病啊?是潮热(潮热,中医术语,是指如潮水一样有规律的发热),他诊断结束后,说:“这孩子没事儿,不用服药了,用饮食调理一下就可以了。” 

  大家长出了一口气。 

  可是就在大家以为没事儿的时候,钱乙一眼看到了另外一个年龄更小的孩子,就是我们的八太尉小朋友。钱乙稍微诊了一下这个孩子的脉,说:“那个孩子是没问题了,可这个孩子马上就会有很吓人的暴病(此儿旦夕暴病惊人)。” 

  大家都被吓了一跳,这个八太尉活蹦乱跳的没事儿啊。 

  钱乙接着说:“现在就要预防抽搐了,如果恰当治疗的话,再过三天,中午过后就会好转的。” 

  二大王听了感觉很愤怒(皇家子弟的坏脾气暴露出来了),这都什么啊,你以为你是神仙啊,还预言呢,真是胡说八道!于是怒气冲天地说:“我们八太尉不是好好的吗?有什么病!你们这帮医生,总是胡说来吓人,不过是为了多得些利益而已(医贪利动人乃如此)!你现在就给我看七太尉的病,没事儿你就走人,不要给我说什么八太尉的病(但使七使愈,勿言八使病)!” 

  钱乙的表情却很认真:“我说的是真的,您让我好好给他瞧瞧吧!” 

  大家开始不耐烦了:“去,去,快走吧!” 

  “我说的是真的,你们这样孩子会受苦的……” 

  “去!乌鸦嘴!” 

  结果钱乙很郁闷地就离开了广亲宅。 

  您猜结果怎么样?第二天,广亲宅里可就乱了,为什么呢,原来是八太尉小朋友开始出现了抽搐的症状,天啊!预言终于应验了,这可是大事啊,于是大家不约而同地想起了钱乙。 

  晕!敢情这位讲的话是真的?难道这位会预言? 

  怎么办呢?还用问?赶快把这个钱乙给我找来啊。 

  于是又请来了钱乙,钱乙用药后,到第三天午后的时候,小孩果然好了。 

  看来在长公主那里发生过的事情又发生了一次。 

  这个钱乙,到底是乌鸦嘴还是预言家?所有的人都在问着同样的问题,大家眼睛瞪着钱乙,交头接耳,神秘气氛开始萌动。 

  其实钱乙并不是什么预言家,他只是一个掌握了儿童生理病理规律的医生而已。 

  当二大王心情放松下来后,也饶有兴致地问了这个问题,就是:“你是怎么在这个孩子没有病的时候就知道他会病呢?” 

  钱乙回答说:“其实那个时候他就开始要发病了,已经出现征兆了。他当时脸上腮部红得厉害,说明是肝经受邪了(这是钱乙本人根据《内经》总结的面部诊断法,大家如果有兴趣可以直接翻阅钱乙留下的书,在书中钱乙认为人脸上的左腮对应肝,右腮对应肺),目光微微发直,眼睛归肝经所主,所以这也是肝经受邪的征兆。而肝属木,木生火,心属火,所以心经也必然受邪。我又看到八太尉喜欢坐在石头凳子上,这是体内有热,想要凉快的缘故啊。” 

  大家都听傻了,敢情这是个推理的过程啊,您的上一个职业该不是侦探吧。 

  钱乙又说:“他的身体肥胖,脉象急促,这是脾气虚而肝火盛的表现,所以我推断他会出现抽搐。另外,我之所以推断过午时(11点~13点)才能好,是因为午时为心经所用的时辰,而过了午时则是肝经最弱的时辰啊(这是中医的子午流注理论,该理论认为人体的经气是按照时辰的顺序来流注到各经的,在丑时(1 点~3点)肝经用事,此时肝经经气最旺,而对应的未时(13点~15点)则是肝经经气最弱的时辰)。” 

  “那您用的是什么方法治疗的呢?” 

  “用的是泻心肝补肾的方法。” 

  大家这才明白过来,敢情不是神仙,而是技艺精湛的缘故啊。 

  二大王也兴致盎然:老大,俺算服了!干脆俺把络腮胡子剃了下山跟您学中医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