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在故乡的日子
发布日期:2014-08-31来源:闲在居士新浪博客作者:慈悲山人录入:春雨

  简单的庭院。 

  一个简洁的榻铺,钱乙坐着、躺着都在这个榻上(坐卧一榻上)。 

  此时的钱乙,已经老了,须发皆白。 

  他不戴帽子,不穿鞋子,穿着宽大的衣服,几乎不出门(杜门不冠屦)。 

  榻边上堆满了各种书籍。 

  手边还有一壶好酒。 

  当夏天的风吹过的时候,庭院里的树阴带来阵阵清风。 

  到了饭点儿的时候,老伴会炒一两个香气扑鼻的小菜,端到榻上来。 

  这就是钱乙回到家乡后的生活。 

  当然,这里面最重要的,还是看病。 

  周边的患儿家属会抱着孩子,从各地汇集到这里,请钱乙诊病(病者日造门)。 

  有的就是周围的邻居,有的甚至是从百里以外慕名而来的,每天院子里都排满了患者。 

  钱乙会为他们认真地诊断,然后为他们开方抓药,患者家属们谢过钱乙,满怀感激之情离去(皆授之药,致谢而去)。 

  看着那些病愈后的小娃娃可爱的笑脸,钱乙会露出发自内心的微笑。 

  诊病的生活似乎总是很单调,没有什么波澜起伏,但是每个患者又各有不同,都需要仔细地分析考虑才能正确诊断。 

  这不,曹家的儿子才三岁,本来挺健康可爱的孩子,最近却日益瘦弱了下来,脸上泛着黄色,经常莫名其妙地发一阵寒热,也不想吃东西,平时最爱吃的炸糕都懒得理了,不爱喝水,甚至奶也不喝,这可把家里人给愁坏了。 

  家人把孩子领到钱乙这里,孩子的父亲难过得眼泪都要下来了,对钱乙说:“我好不容易中年得子,您不知道生他的时候他的爷爷奶奶乐成了什么样,现在老人都快愁病了,钱先生您一定要救救我们家啊!” 

  钱乙看着孩子,说:“不要担心,我一定会尽力的。” 

  “钱先生,可全拜托您了!” 

  钱乙拍了拍孩子父亲的肩膀说:“放心吧,孩子的病,交给我,你负责好好照顾老人吧。” 

  孩子的父亲含泪点着头。 

  钱乙给孩子做了全面的诊断,然后问孩子父亲:“别的医生给他用过药吧?” 

  孩子父亲回答说:“是啊,我们镇里的医生给他用过牛黄丸、麝香丸,没有见效,还用过干葛散,服了以后反而吐了。” 

  钱乙叹了口气:“现在要泻下,先用白饼子(按:内含巴豆,为泻下药),让孩子把肠胃里的积滞糟粕去掉,然后补脾,期间再稍微配合用一点消积丸(以消积丸磨之)。” 

  孩子父亲不解地问:“孩子这么瘦弱,泻下能行吗?” 

  钱乙说:“不要紧,相信我,积滞去掉人才能健壮。” 

  孩子父亲点点头,说:“我相信钱先生。” 

  果然,没过多久,他就领着变得白胖的孩子谢钱乙来了。 

  钱乙望着孩子健康的面容,仿佛看到了一家人的笑脸,自己也开心起来。 

  段家的孩子病了,一家人哭着来到钱乙家。 

  这个孩子刚开始只是咳嗽,身上发热,有痰,可是几天前突然开始咳血,精神状态也急剧下降,小脸儿已经变得苍白,家里人吓坏了,赶紧把孩子抱到了这里。 

  孩子的母亲眼睛已经哭肿了。她说一看到孩子在受苦就心疼得直流眼泪,恨不得自己替孩子生病。 

  孩子的父亲不善言辞,紧咬着嘴唇,双手绞在一起,手指都红了。见到钱乙后,他跪下便拜,然后拿出个布包,放到钱乙面前:“钱先生,这些银子,作为诊费,请您救活我的孩子吧!” 

  钱乙把布包推了回去,诚恳地说:“不用这样,放心吧,我会尽力的。” 

  孩子父亲感激地说:“钱先生,全靠您了!” 

  钱乙看着他们,说:“孩子的病交给我了,你们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啊。” 

  孩子父母都感激地点头。 

  钱乙诊了孩子的脉,慢慢抬起头,说:“前面的医生用的什么药啊?”

  孩子父亲答道:“用的桔梗汤和防己丸,没有效果,孩子反而喘了。”

  钱乙叹了口气,说:“是这样啊,他们把治疗的次序错了,现在要先去痰涎,然后补肺。” 

  孩子父亲吃了一惊:“啊?” 

  钱乙接着说:“先用褊银丸服用一次,不要多服,然后服用补肺汤、补肺散,不要担心,很快就会好的。” 

  “真的啊!太好了!”孩子家长望着钱乙,感激得不知说什么好。 

  果然没有多久,孩子的父亲亲自跑来了,向钱乙报了喜讯,说孩子已经好了。 

  钱乙望着喜悦中的孩子父亲,笑容也洋溢在脸上。 

  钱乙在别人面前总是笑容满面的,可是人们不知道,在背后,老人也被病魔折磨着。 

  年轻的时候,他为了寻找父亲,多少次饿着肚子在大海中与海浪拼搏,结果落下了风湿的病根。上了年纪后,他的周身开始疼痛,四肢的运动也出现了障碍。 

  钱乙为自己诊断了以后,心中暗惊:这是可怕的周痹啊(按:周痹,一种以全身持续疼痛为特点的风湿病,现代的一些风湿、硬皮病、红斑狼疮等疾病可以参照此病),如果这种病邪侵入内脏,是要致命的啊,怎么办呢?我还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做啊! 

  考虑了很久之后,他终于决定,用药力把病邪逼到四肢去,只有这样才可以保住性命,于是他自己配了药物,开始服用。 

  服药一段时间之后,他发现自己的左胳膊和左腿逐渐不能动了,身上的其他部位却恢复了正常功能,钱乙这才放心了:终于成功了,病邪被移到四肢了! 

  这是一种特殊的治疗方法,可以缓解致命的疾病,在古代的中医文献中有很多记载,现在很少有人会了。 

  在身体渐渐恢复了以后,钱乙仍然继续他的诊病生活,没有一天闲暇的时间停下来好好休息。 

  老黄家的孩子病了,才两岁,这回病得很重。本来是拉肚子,医生们给用了止泻药,结果十余天后,孩子的病突然加重,泻下的大便是青白色的,喝的奶都不消化,身上也凉了,每天总是昏睡,医生们都说这个孩子已经病危了,没救了。 

  老黄此时看着孩子平时玩的玩具,心如刀割,面对自己老婆的时候不敢哭,在没有人的时候不止一次放声大哭,晚上一闭眼,就是孩子平时可爱的笑容,他的精神都要崩溃了。 

  孩子还有救吗?问了几个医生,都纷纷摇头,不敢治疗。 

  一家人的心都凉到了谷底。 

  为了给孩子治病,一家人长途跋涉,抱着孩子来到了钱乙家。 

  钱乙让家人安顿他们住下,然后给孩子看病。 

  仔细诊断后,钱乙松了口气,说:“再晚确实就来不及了。” 

  大家都屏住了呼吸,听他接着说:“这个病治疗要复杂些,他们用的止泻药把病邪留在了胃肠之中,本应该给排出去,可孩子的身体弱,就要先补一下。” 

  于是开了益脾散、补肺散,一天服用三次,服了三天。 

  三天后,孩子的身体温暖了。 

  此时又开了白饼子,让孩子大泻一次,将肠胃里的毒邪排除,然后马上用益脾散每天服用两次补养脾胃(这是钱乙治病诀窍,肠中毒邪不去,如果进补则是关门留寇,疾病永无愈期,一定要排出毒邪后才进补)。 

  在经过了这三个层次的治疗后,小孩子的病很快就好了,脸上又出现了逗人的表情。 

  老黄一家感激涕零,跪在钱乙的榻前,说:“让我们为您做些杂事吧,希望能够照顾您的生活!” 

  钱乙挥挥手,慢慢地说:“我已经是老朽一个了,哪里还用人照顾,你们去好好过你们的日子吧,你们的日子还长着呢,回去照顾好孩子吧!” 

  望着一家人远去的背影,钱乙慢慢地叹了口气,心里想:不知道还能照顾这些孩子多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