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位博士的研究见证了神
发布日期:2014-09-16来源:转载录入:春雨
信仰是迷信吗?信仰与科学冲突吗?《圣经》中有科学的预见吗?这里转载《新商道》记者对几位分别是生物学、物理学、传感器设计和电子材料光学的专家的采访,他们将分享日常研究过程中的感受和体会——科学的研究恰恰见证了神的存在和祂奇妙的创造、智慧、能力。
 
 
  信仰是迷信吗?信仰与科学冲突吗?《圣经》中有科学的预见吗?这里转载《新商道》记者对几位分别是生物学、物理学、传感器设计和电子材料光学的专家的采访,他们将分享日常研究过程中的感受和体会——科学的研究恰恰见证了神的存在和祂奇妙的创造、智慧、能力。

  采访1:田弟兄(生物学博士,现在北京某高校任教)

  我1991年考入北京大学,大二时受清华大学一位老乡的影响信主。当时信主的人还比较少,去教会做礼拜看到的几乎全是老年人。后来许多人问过我,怎么当时年纪轻轻就信主了?你是学理科的,信主后有神论、创造论与你所做的工作不矛盾吗?你怎么看待科学与信仰之间的关系?

  那就简单说说我的看法吧。我现在从事的工作是细胞中的基因组研究。基因组就是一个构建细胞的基本设计蓝图。每一个细胞都严格地按照这个设计蓝图来生长并繁殖,产生新的个体。从简单的细菌细胞到复杂的人体细胞,这个设计蓝图就在每个细胞里面,是一个非常非常长的DNA链,准确地记录了有关这个细胞的设计内容,即遗传信息。如果把这个遗传信息抄录成一般的书,那么这个书到底有多厚呢?以大肠杆菌为例,尽管是一个简单的细菌,一个细胞的遗传信息抄录下来就有一千多页,相当于一本百科全书。而人体细胞其遗传信息抄录下来将会有一百万页,相当于一千本百科全书,垒起来将会有十层楼那么高。也就是说,这么庞大的信息记录在一个人体细胞里的基因组内。为了大致领略这是什么样的一个工程,咱们就以现在的高科技做个比较。IT是现在发展最快的行业之一,其中信息的储存是一个重要领域,发展方向是往更小的体积里存储更多的信息。目前,一个指甲盖大小的U盘内可以储存八千本百科全书。这已经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人们往往赞叹科技的力量。不过,一个人体细胞的大小如此之小,只有在显微镜下才能看见。如果把人体细胞成比例放大成上述U盘存储器大小,其中所含有的遗传信息将超过二十万亿本百科全书,垒起来大大超出从地球到太阳的距离。一个U盘存储器无疑是一代高科技顶尖人才的智慧结晶,没有人会相信这样一个精密芯片会是半导体材料碰撞在一起自然产生的。那么比U盘芯片要精密不止亿倍的细胞是何等高超智慧的体现呢?

  另一方面,U盘芯片的设计蓝图不在U盘芯片里,也不需要在U盘芯片里面。而每个细胞的设计蓝图却精妙地放入细胞里面,为的是细胞能严格地按照这个蓝图生长和繁殖。如果这个设计蓝图在复制到新细胞里的过程中,不慎出现错误,就有可能产生严重的后果,如癌症的出现。从一个受精卵细胞开始,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最后长成一个成年人。一个健康的成年人人体大约有五百到六百万亿个细胞,而在产生这样天文数字般数量庞大的细胞的过程中,都严格按照细胞内已有的设计蓝图来进行。当你看到走时准确的名贵手表时,我相信你会认为这个手表背后有智慧的设计和精湛的工艺。当你看到一个设计精妙的蓝图时,我相信你得出的结论是这个设计蓝图必定出自于高超智慧的设计者,而不会是压根否认设计者的存在。

  《圣经·罗马书》1章20节里提到:“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从我现在的看见和经历来说,我越来越体会到科学与信仰并不矛盾,反而越从事科学研究,越来越看到神创造的奇妙,越来越惊叹神的大能和测不透的智慧。

  采访2:吴弟兄(物理学博士,现任国内某电子企业董事长)

  我的专业是物理学,曾经从事电磁波传播的研究工作多年。以往的研究只是钦佩科技的神奇,但信主之后,我以新的眼光再回顾它们时,就越来越惊叹神奇妙的智慧,并且为现在所拥有的一切而深深地感恩。

  从1888年赫兹用实验证明了电磁波的存在至今,一百多年的时间里,电磁波已在通讯、遥感、空间控测、军事应用、科学研究等诸多方面得到广泛的应用。而我们日常生活中使用的电视、收音机、手机、遥控器等等,都是电磁波应用后的产物。如果不是天天在使用这些设备,凭借我理性的头脑是很难相信有电磁波的存在。然而电磁波不仅千真万确地存在,而且在其被正式发现之前23年,也就是1864年,由一位英国物理学家、数学家麦克斯韦(JamesClerkMaxwell)仅靠纸笔演算,用一组数学方程就预言其存在了。这实在是一件很神奇的事,原本物理学中的电磁现象,竟然可以由数学方程解释并推导,不仅如此,这组方程还准确地预言了电磁波的存在。如果没有神的创造,怎么解释如此完美的方程?

  科学是了不起的,但是它永远只能发现并描述真理,却不能创造真理。真理的创造者就是那位在《圣经》中启示自己是“道路、真理、生命”的神,人只是把祂的创造加以理解和应用。我曾经参与研发一个利用电磁波的短波(即无线电短波)实现大陆和南极之间通讯的项目,按照人的想法,无线电波的传播方向应该是直接由大陆向南极传播,但是事实证明这是不可行的,因为无线电波经过太平洋时信号受到严重干扰。因此,最终的传播是先向北极传播,绕大半圈地球后,到达南极。实现这一传播的原理还是借助了地球大气层的电离层和它对无线短波的反射。这个项目的完成,帮助我的一位同事不断地与他在南极的女朋友通话,互诉相思……

  现在,每当我拿起电话与远方的亲人通话,或是打开电视,或是收听广播的时候,我常想到这一切丰富的科技产品背后的那个本源——电磁波。这个本源是如此简单,却又是如此重要,它出现在我生活的方方面面,满足我的诸多需求,而真正赐给我这一切的是那位爱我又为我舍命的神!“耶和华啊,祢的创造奇妙可畏,我心深深地感激,我愿更深地降服!”

  采访3:徐姊妹(材料学博士,现从事传感器设计工作)

  读高中时,我受妈妈的影响开始接触信仰,但几年下来一直没有认真地去了解。直到2000年,在家乡包头的一场布道会上,来自美国的黄弟兄分享了他的经历:屡次吸毒被教养,几乎所有人都对他绝望,就在这时,主耶稣走进了他的心门,他的生命发生了完全地翻转。他后来成为一名牧师,到世界各地去传福音,包括中国的西藏。听到这个真实的见证,我被深深地感动了,主耶稣有这么大的改变人的力量啊,当时就决志信主。那时我刚读研究生,学的是材料学。

  在读博士期间有幸能接触到一些先进的实验手段,如扫描电镜和透射电镜,让我越来越体会到了神创造的奇妙,发现了大自然中处处有神美妙的设计。在扫描电镜下,一块外表像铁一样普通Ni基金属间化合物材料,却有着非常独特而漂亮的内部结构,像树枝,又像纵横交错的网。即使是我们常见的铁,在电镜下看到的却是球状、或羽毛状的显微组织。每种材料的显微组织都有其独特的天然美。如果读者朋友们有机会去亲自观察一下,你会和我一样,惊叹神创造、设计万物的奇妙。不仅如此,所有物体的结构也都是很有规律的,微观下,它们的分子和原子都成规律地排列着。利用透射电镜,就可以看到晶体点阵是怎么排列的。当一束电子波照射到TiO2晶体时,产生的电子衍射斑点,可以看到晶体点阵是多么整齐而有规律地排列。人们可以通过这些规则排列的衍射斑点计算出点阵常数,以及晶体取向,还能确定样品的化学成分。可见神的创造是多么有规律可寻,不仅在我们的宇宙中,就是在微观世界也是这样井井有条。

  常常想起诗篇第8篇中的话:“我观看祢指头所造的天,并祢所陈设的月亮星宿,便说,人算什么,祢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祢竟眷顾他?……耶和华我们的主啊,祢的名在全地何其美!”确实是啊,神奇妙的创造不仅存在于我们肉眼看得见的一切事物中,在微观的世界中也那么清晰地显明。这一点是我在从事科研工作中真切地体会到的。现在我越来越认识到,科学研究与信仰一点也不矛盾,相反,我倒是越来越能够在科学研究中感受到神创造的奇妙,看到祂大能的手无处不在。好感恩!

  采访4:李弟兄(电机工程学博士,现在美国加州从事电子材料光学研究)

  “光”,何等奇妙的物质,它既是“粒子”,又是“波”,宇宙中找不到第二种如此特殊的物质。直到现在,科学家们都无法正确无误地复制它。我们每天所见的太阳光,洒在大地上,不仅柔和温暖,也是生命的必需。人类和动物不能没有光,没有它就什么也看不见,环境处处都变成危险;植物更是不能没有光,没有它就不能进行光合作用,没有光合作用,何来氧气和食物去供应芸芸众生呢?

  自认为聪明无比的人类,从古至今绞尽脑汁地研究光。但在18世纪之前,无论在哪个古文明里,都找不到对光的定义和它源头的描述。大家都只知道太阳会发光,甚至月亮的光是从何而来都不清楚。直到1850年左右,Maxwell的电磁理论及量子理论的提出,人类才能用物理模型来定义和弥补对光的认识。即使用了Fourier方程和超级电脑的运算,人类也只能“近似”地解算光的物理模型。至于人类自己所造的光,更是缺陷百出:譬如说日光灯,昏昏暗暗又闪烁不定;譬如说钨丝或海龙灯泡,颜色太黄而不实;更别提那白色的发光二级体(LED),颜色太单调而且又刺眼。更讽刺的是人类所能制造的最大光源——“核爆炸”,它肮脏、有百害而无一益,且光留存不久。这些人造之光没有一个像自然界的光,而且对于生物实在没有太大的用处,更无法像太阳光或者星光那样穿透宇宙空间,自由往来于九天之上。

  从事电子材料光学研究的我,始终无法准确地做出一个完美的数学模型来解析光,越研究也越发现自己的智能真的很有限!然而在这世上也无一人能帮我解决这些问题。当我谦卑自己来思想这些问题时,我100%确信这自然界的光绝不是偶然。它是由一位大能者用人类无法想象和理解的方法所创造的,这位大能者一定是神。此外,一本书也给了我答案,那就是《圣经》。《圣经·创世纪》第一章三节说:“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伟大的造物主啊,原来真正的光竟是神用“说”所造,我只能惊叹“奥秘,奥秘,真奥秘!”我对神深深地降服,也更加敬畏祂。

  作为一名科学家和一位信仰者,我从不认为在科学研究和神之间有冲突。相反地,为了追求真理而不断进行的科学研究,使我更深地相信神的话就是真理。不仅祂的话从不改变,祂差来这世界的独生子耶稣基督更将这爱的真理实践在人类的历史里。

  《圣经·约翰福音》8章12节,耶稣又对众人说:“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神不仅创造了自然界的光,而祂自己更是那生命的光!

  后记:通过这次采访,编辑部的同工们都有一种很深的感受:神的创造实在是太奇妙了!无论在哪个科研领域,各种的研究发现都不断地见证神创造的奇妙、智慧和能力。期盼读者朋友们也和我们一起,存敬畏的心,更多地认识这位奇妙的造物主。

  (原文略有删节)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