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女子九华山演化惊世传奇
发布日期:2014-09-26来源:辽宁新闻网作者:张松 录入:春雨
安徽九华山有一位家喻户晓的仁义师太,死后坐缸三年竟肉身不腐,还长出了头发指甲!追根溯源,此人来自沈阳,曾是一个秀美可人的大家闺秀……
 
仁义师太年轻时代的照片。记者张松 翻拍

 
仁义师太的金身。 记者张松 摄

仁义师太唯一的徒弟——思尚师傅,身旁是仁义师太圆寂后的坐缸。记者张松 摄

  安徽九华山有一位家喻户晓的仁义师太,死后坐缸三年竟肉身不腐,还长出了头发指甲!追根溯源,此人来自沈阳,曾是一个秀美可人的大家闺秀……

  2月28日,记者赴仁义师太生前修行的九华山通慧禅林采访,有幸见到了师太唯一的徒弟——思尚师傅,并目睹了供奉在楼上大殿内的仁义师太坐化金身。思尚师傅让记者看了两张仁义师太出家前的照片,少女时代的仁义师太,眉眼轮廓颇似一代才女林徽因,那是在现代女性群体中难以寻觅的清纯秀丽,流溢着令人难忘的古典美。

  话题起自这张老照片,思尚师傅讲述了仁义师太传奇的一生。

  仁义师太原是“沈阳媳妇”

  思尚师傅对记者说,仁义师太俗名姜素敏,吉林通化人,出身大地主家庭,父母很富有,姜素敏自幼接受封建礼仪,裹有三寸金莲。

  也说不清什么原因,姜素敏小的时候突然就迷上了佛教,持咒诵经从不间断。15岁那年,姜素敏向父母提出要出家,一个大户人家女子,无缘无故出家,这在当时人眼中不是件光彩事。为了断掉姜素敏的出家念想,父母急忙为她找婆家,以为只要女儿出了嫁,日后生育了子女,出家的想法就会不了了之。姜素敏不愿出嫁,但父母之命不可违背,她就故意在彩礼一项上提出各种苛刻条件,令不少提亲人知难而退。

  后来,父母终于为姜素敏找到一门当户对的人家。男方是沈阳人,家里开有工厂,本人在当时的东北大学当教员。姜素敏无论怎么要钱要物,相中她的男方家均如数兑现。眼见这一招不灵,姜素敏又要求上轿时道姑装束,头顶挽个道姑发髻,插一个大簪子。谁家娶媳妇能容忍盖头里蒙个道姑啊?婆婆怒道:“这媳妇也太刁蛮了,简直是无理取闹啊! ”姜素敏的丈夫对此却不以为然,“她就是不想嫁啊!她这点要求算什么呢?就答应她吧。 ”

  19岁那年,姜素敏真的一身道服嫁到了沈阳。过门后,姜素敏依然每天烧香念佛,而且不要孩子,并一再表明,自己早晚还要皈依佛门。

  不久,姜素敏向丈夫提出要去念书,丈夫同意她到沈阳中医学院学习,姜素敏修完四年学业后又加学了两年针灸。

  姜素敏29岁那年,丈夫与同事去南京向政府请愿,行至北京被军警阻拦,因受惊吓,返回沈阳后连吓带气一病不起,终不治病故。

  丈夫过世后,婆家对无儿无女的她态度冷淡,饱尝世态炎凉的姜素敏遂生出家之念。1940年秋,姜素敏离开沈阳奔赴山西五台山,在显通寺落发出家,取名仁义。49年后,因宗教政策,仁义师太返回原籍。

  曾上朝鲜战场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仁义报名参军。在朝鲜的3年艰苦岁月中,仁义冒着生命危险抢救医治了无数伤残军人,自己也在残酷的战斗中负伤。“在一次战斗中,她被美国飞机的机枪子弹打穿了左手腕,顿时血流如注,她强忍疼痛,仅做简单包扎,又冒着枪林弹雨救治伤员……”思尚师傅回忆说,仁义在朝鲜战场上不但受过枪伤,还被冻伤多次。她是小脚女人,行动不便,但无论多苦多累,没人听她抱怨过一声。

  1953年回国后,仁义先被安排到沈阳市202医院。1954年,转业到沈阳大南关联营中医院针灸科,1958年调入环城卫生院。1976年,仁义回通化市老站前自办诊所,以她高超的医术,行医看病,广行善事。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宗教政策得到落实。仁义于1982年再赴五台山,重归佛门。1983年,仁义经一湖南僧人引荐朝礼九华山,见九华山清静秀丽,便决定定居通慧禅林,并将她多年积蓄的12万元全部拿出,修复已破败的寺庙。

  通慧禅林修复后,仁义师太不顾年高,又外出行医。她先后赴邯郸、奔石家庄、走浑源,上五台,一路行医,一路行善。她捐助过小学,修过庙,经她诊治恢复健康的病人不计其数。

  一位医德高尚的出家人

  思尚师傅也是沈阳人,她的剃度师傅是照元师傅。按佛家规矩,仁义师太是她的“依止师”,“说白了,就是第二个师傅,她把庙给了我,我靠她活,也要给她养老送终。”思尚解释说。

  今年75岁的思尚师傅是中年出家,有个女儿在美国生活。1989年到九华山修行时,佛教协会一开始派思尚去小天台当住持。一天,与她平素毫无往来的仁义师太找到她,说:“小天台你不要去了,你去了也管不了,那里必须换个男众(男住持),你明天下午两点到我这里来吧,我把我的庙给你! ”

  次日下午一点半,抱着试试看想法的思尚到通慧禅林找到仁义师太,仁义笑道:“你来这么早啊?给我穿衣服!”两人到九华山管委会做庙产交接公证,管委会的胡主任把手搭在思尚耳旁低语道:“你怎么把她带来了?”仁义师太见两人低声交谈,正色道:“胡主任,你把手拿开,好话不背人,背人没好话!”胡主任笑道:“仁义师傅,您今天把自己的庙产给思尚,可别反悔啊!”仁义微微一笑,立刻开字据一式三份,将自己花费大半生积蓄经营的庙产正式移交至思尚名下。

  回想与师傅相处的岁月,思尚师傅感慨良多,“前些年,我和师傅的生活十分艰苦。那时可不像现在这么方便,这附近就一个供销社,我们自己做饭啃咸菜,那苦吃老了!”离家多年,思尚师傅依然乡音不改,一句“苦吃老了”让记者感到老亲近了。

  仁义师太医术很高,在安庆市第一棉织厂工作的张泽华,患胆结石病6年,经仁义师太针灸辅以药物治疗,仅7天时间就痊愈了。安庆市东风袜厂的退休工人吴作珍患肺癌,医院已作出开刀治疗的决定,她闻知仁义师太的精湛医术,上九华山求诊。经仁义师太一个疗程的治疗,再到医院检查,肺癌病症竟奇迹般消失。还有一位叫蒋爱萍的商店营业员患顽固性牛皮癣多年不愈,仁义师太手到病除。

  仁义师太看病从不收诊费,仅让病人付自己的药钱,对经济困难的病人,则是分文不取。患者的病情无论多重,只要有一线疗救的可能,仁义师太就全力以赴。不管走到哪里,仁义师太随身总带着一副磨盘。这副普通的石磨,约两百斤重,是她碾制草药的重要工具。她在一个地方安顿下来后,第一件事就是购买各种中草药,然后用石磨碾粉,配制各种药丸。有人劝她丢掉又笨又重的石磨盘,仁义师太答道:“磨盘不是说买就能买到的,病人哪里都有,世上没有完全一样的病,用药,也要根据病情随时调制,没有石磨子,我怎么去制药呢? ”

  评价自己的师傅,思尚由衷夸赞道:“我师傅的品德、医德那才叫无私高尚呢,一身仙风道骨,一生扶危济困。我记得,有时她诊治一些患皮肤病、或有可能传染的病人,治疗完怕病人冻着,拿自己被子给人家盖上。有人劝她‘注意点’,她说,‘这叫什么话?救死扶伤是天经地义的,医生为人治病怎能有所保留? ”

仁义师太的金身。

  临终留言

  “不烧不埋,坐缸不腐”

  1994年,暂住五台山的仁义师太给思尚打电报,说自己身体不好,让思尚来接她。“第二年5月中旬,我接师傅从山西回来,她雇了一辆汽车,分两层,上边装她的东西,下边拉了一堆山西的大煤块,她还想回趟吉林看看父母的坟茔,后来未能如愿。”思尚回忆说。

  仁义师太回九华山度过了自己人生的最后时光。她在山西结交的一个居士让自己的儿子随她回九华山照顾她。大家都不叫这小男孩正名,都称他为“小子”。

  仁义师太临终前十几天,“小子”对思尚师傅说:“仁义师太不吃饭了,就喝点水。”一开始,思尚以为师傅病了,赶紧找医生来看。一检查,仁义师太什么病都没有。思尚要给师傅打蛋白质,仁义师太拒绝,“别给我打那些东西!”后来,思尚还是给仁义师太挂了一瓶氨基酸。谁知医生前脚刚走,仁义师太就把针拔了。思尚不解:“您不吃不喝,又不看病,外人知道,不说我们亏待您吗?”“你没做亏心事,别想那么多!”仁义答道。

  就这样过了几天,让儿子随仁义南下的山西居士打电话提醒思尚:“仁义师太这是要走了,你得提前做好准备,该给她做棉衣了,别到时候措手不及。”思尚向仁义师太征询意见,仁义师太这次没有拒绝:“好吧,好吧。 ”

  临终前,仁义师太叮嘱思尚:“我死后不烧不埋,坐缸不腐。”

  坐缸,是九华山僧人死后的一种特有的安葬方式。就是将尸身以打坐的姿态放进一窄口圆肚的大陶缸中,用石灰、木炭堆至胸口处。缸底留一个穿火孔,在此孔点火,尸体在缸中火化时不冒烟,也很卫生,6天后再开缸找“舍利”(骨头)。从九华山有了坐缸的方式,预言自己会坐缸不腐的高僧不计其数,但肉身不坏者并不多见。从唐代起到现在,九华山只有十几尊坐缸不腐的肉身僧人,而且均为男性。思尚当时心存疑虑,“我师傅坚持这样做,但我心里却一点底儿都没有,一旦三年后开缸,尸体腐烂了,不仅对不起她,我也跟着受连累啊,这是要写进九华山山志的,是要写进历史的啊!”

  虽存忐忑之心,但思尚不好直接回绝师傅,婉言道:“若您真坐缸不腐,我给您贴金。”仁义淡然表示:“随便你吧。 ”

  1995年10月21日6点半,思尚见仁义师太最后一面。“她当时躺在床上不吃不喝,跟我说话也不耐烦,好像挺烦我的。我当时心里念叨,师傅从15岁开始到今天,修佛整整70年了,真是不容易啊!她似乎猜到我的想法了,对我说,‘你寻思什么呢?你在我这里站着干吗?出去!你出去不?不出去我闭灯了! ’边说,边抬手要拉灯绳。我怕惹她不高兴,赶紧离开。 ”

  当晚7点,仁义师太圆寂,享年85岁。

  1999年1月2日,思尚命人将通慧禅林大门插上,用大布将庭院四角遮住挡光。贴金师傅对思尚说:“你要是担心,就先把缸盖打开一点,探手摸摸仁义师太的头,如果一摸,头掉了,就说明已经腐烂了,如果头没掉,就有门。”

  思尚小心翼翼地探手一摸,正好摸到仁义师太去世坐缸时戴的风帽,证明尸身尚在。大家一起喊“一、二”,将缸大盖揭开,当时呈现出这样一奇异图景,“我师傅直溜坐在缸中,牙齿完好,皮肤毛孔清晰,摸摸身体还有弹性。而且她还长出一寸头发,我当时还以为是霉斑呢,指甲也长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

  思尚与众人赶紧将仁义师太尸身抬到楼上,将贴身衣服剪掉,随后做防腐处理,再贴金箔,如今已贴金五六次了。

  仁义师太是九华山目前保存的唯一一尊不腐女性肉身,这在世界上也是难得一见的。“据说其他地方也有女性的不腐肉身,我师父这尊肉身最特殊,最与众不同的是,开缸后,她全身上下的女性特征已全部消失了!(乳房消失,胸部平整,下身长合无痕。——编者注)”思尚说。

  令人惊异的是,仁义师太封缸后手指也有变化。思尚记得很清楚,刚入缸时,仁义师太是十指相向。出缸后却变成左手抬高,手指作捻针状,思尚说,这是她十几年来为病人扎针的姿势。

  如何诠释肉身不腐之谜?

  据记者所知,人死后尸身不腐大体出现在以下两种特殊情况中。一是在干旱或酷寒地带,如我国新疆沙漠地区的干尸,人死后身体水分迅速蒸发,细菌在高温酷热中难以生存,故能保存完整尸身,在欧洲高寒地区曾发现古代进山冻死的猎人,具体情况也大同小异;二是人亡故后,第一时间做有效的防腐处理。记者曾在埃及开罗博物馆目睹了古埃及法老的遗骸。法老去世后,古埃及人用特殊器具将法老内脏从鼻孔中钩出,然后填进种种香料,以保尸身不腐。而九华山众多的不腐肉身却与前两者有明显不同。九华山地区多雨潮湿,思尚师傅在九华山修行多年,同样适应不了当地气候,“我现在几乎每年冬天都回咱们沈阳老家去,在这里我每天都用电褥子,这地方太潮湿了。 ”

  九华山是旅游度假的好地方,但却不是防腐防霉的好所在。居民家里的衣物,尽管不停地翻晒,但仍有霉变。墙边的木柱和放在地上的木桌经常发霉,甚至长出了蘑菇。宾馆的客房,尽管晴天通风、雨天空调,但崭新的墙壁不出两年就生出霉点、斑块。而存放肉身僧人的坐缸,却置于室外任风吹雨打,经三年而不腐,实在是不可思议,贴金供养后,身体一直暴露在空气中,竟完好无损。其次,九华山高僧圆寂入缸后虽放入石灰、木炭等防腐材料,却不是保证肉身不腐的绝对保证。日本有一位叫空海的僧人为了让自己死后尸身不腐,生前天天坚持跑步,消耗掉自己体内脂肪,每天还坚持服用少量的有毒物质——砷,以求杀掉体内细菌,但采用这种比较极端的方法,给人的感觉似未免牵强。

  思尚师傅告诉记者,仁义师太生前从不吃盐,饭菜清汤寡水,这样的饭食是常人难以忍受的,仁义师太临终前曾绝食十几天。在仁义师太家乡——吉林通化当了13年兵的司机黄师傅对记者说:“这些出家人长期食素,而一般人吃肉喝酒,体内存积了大量脂肪与有毒物质,去世后尸体腐烂快,很难保存。”不过,长期不食油盐对身体健康也有伤害,高僧们又是如何确保健康,获得能量的呢?在青阳县教育系统工作的何新农的解释是,“高僧们不沾油盐,不等于缺乏营养。据《九华山志》记载,唐开元七年,新罗国王子金乔觉来九华山修行,终日以九华山产的黄精为食,黄精具有补肾、补血、降血压,防止动脉硬化,促进胰岛素活性功效的作用。金乔觉活到99岁,成为九华山第一座不腐肉身。 ”

  记者查阅了《本草纲目》,书中的《神仙芝草经》是这样介绍黄精的:黄精宽中益气,使五脏调良,肌肉充盛,骨髓坚强。

  思尚回忆说,即便在临终前,仁义师太说话也底气十足。思尚师傅同样耳聪目明、思路敏捷、语速流利、逻辑缜密。思尚师傅今年已是75岁高龄,脸上手上居然难找到一星半点的老年斑,额头皱纹也不多,面色红润。很多人讲,思尚师傅在九华山再活10年都没问题。

  专家们认为,为人精神高尚、脉理调顺,身体机能自然会发生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奇异变化。但不论成因如何,九华山肉身不腐现象实属世间奇闻,堪称九华山的一大鲜明特色,已引起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更为九华名山增添了一分庄严神秘的色彩。

  (原文有改动)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