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重建南华寺降服猛虎
发布日期:2014-10-14来源:新浪博客录入:春雨
这后山是多虎患的,老虎时常下山来噬吃家畜,可是,老虎到南华寺来,可从未见过,何况南华寺此时已把外围的猪羊畜牲都迁走了呢,老虎为什么要侵入寺内来? 那老虎一些也不凶,也不惧,它温驯地慢慢走向竹棚,驯得好像一只小猫,

虚云于民国廿三年由福州鼓山到粤。八月初二,李汉魂领导阖郡官绅士庶送他入曹溪。是日适祖师诞日,进香夹道缁素万人。虚云「初到曹溪门」,以柱杖点云:

南柯一梦到曹溪。天涯穷子今来归。今日有无权且置。呼为明镜尚成非。黄梅夜半传衣钵。堂堂千古放光辉。入室儿孙谁继武。灯灯相续显灵威。

至宝林门之时,他又以柱杖指云:

明明曹溪路。宝林门洞开。十方禅和子。悠悠任去来。达此逍遥境。清虚绝尘埃。法界匪中边。一门众妙赅。

到了弥勒殿,他展拜道:

大腹便便笑呵呵。大千沙界雨芬陀。不离布袋乾坤大。三会龙华补佛陀。

他参拜韦驮殿云:

三洲感应现童真。降魔伏丑具威神。咦。灵山咐嘱犹留耳。赫赫将军护法身。

在五祖殿前,他拜道:

东土传承。一花五叶。北秀南能。枝枝叶叶。

南华寺!历史上的佛教圣地之一!

一千四百多年前,大约是公元五〇二年,印度和尚智药三藏从印度来到曹溪,看见此地峰峦奇秀,颇似天竺宝林山。就在此建寺,粱武帝赐名为「宝林寺」。

公元六五七年左右,禅宗六祖慧能三更得授传衣钵,连夜南行,避难于猎人队中十五年,才到了广州法性寺,表露身分。然后在光孝寺披剃出家。

唐高宗时代,公元六七七年左右,六祖慧能来到曹溪宝林寺,修缮营建,始具规模。武则天皇帝敕赐题匾为「南华禅寺」,又赐紫衣及袈裟,六祖在此弘扬禅宗,后来禅宗大扬天下,一花五叶,南华寺被公认为禅宗祖庭。可是一千四百余年来,历经战火兵乱数十次,昔年规模,已经大多被毁,到了憨山大师德清修葺,亦未能全部规复,自明清以降,南华寺已经几乎沦为瓦砾废墟了!

虚云老和尚到达南华寺之时,看到全寺殿宇全部倾圮,四周寮房也都倒塌,野草丛生,大殿佛像犹在,但是金身亦破旧不堪了,那座供奉六祖肉身的七层砖塔,也都倒塌了一半,六祖肉身的木龛,早已被白蚁蛀朽,六祖金漆层层剥落,蛛丝满弥,灰尘盈寸,六祖的瘦枯笑容也难以分辨了。龛旁左右的憨山和尚肉身和丹田和尚肉身更显得破损脱漆,憨山还被推倒在龛旁,室内杂物凌乱不堪,一座铜制的四尺余高观世音菩萨像,却给放在憨山和尚座下位置。

虚云看到这些情形,心中难过已极!六祖发扬了禅宗,天下古今同仰,六祖对佛教与文化有这么伟大的贡献,怎么他的肉身都受到了这样的不幸遭遇啊!在六祖殿前,虚云拈香云:

年年二八八二日。现出空中飞鸟迹。虽然遍界不曾藏。离娄窥测不能及。毕竟如何委悉呵。(烧香云:)今日分明指示。

念着诗句,泪就忍不住了……

虚云流着热泪,就在尘埃灰土中跪下来向六祖肉身顶礼。

「祖师啊!」他悲泣难自制:「怎么想得到您万世宗师,竟蒙尘遭难至此!弟子既蒙祖师召来,一定要尽力重装祖师金身,重建祖庭的!求祖师您多多加被罢!」

在憨山大师座前,虚云展拜着拈香云:

海内无敌手,鼓山是对头。一回思忆着,令人恨不休。为甚么不休?两个泥牛斗入海,一度拈香一度愁。

(再上香云:)今德清,古德清,今古相逢换了形。法运兴衰听时节,入林入草不曾停。

虚云又扶起憨山大师肉身,跪下顶礼,涕泣祝祷:「大师啊!愿您保佑弟子得以完成您当年未竟的修寺宏愿罢!」

他在大殿展拜拈香云:

娑婆教主。义阐无生。甚深妙法。谁佛谁生。

他进入方丈云:

入先德之堂,登先祖之座。横按镆铘,全提正令。此是历代祖师宏法利生之处,今日不肖到来,又作么生?(弹指三下云:)弹指圆成八万门,一超直入如来地。

祖师殿的东厢,房舍略好,是全寺唯一可遮风避雨的屋宇,此时又被军队占驻了,殿旁用竹搭了厨房,殿后一角变成了石堆厕所,便溺臭气熏人,军队又在殿后种了菜园,养了几十只猪,此时泥泞满身的猪群饥饿,都攀在栏边哀哀叫喊。

虚云带着观本和尚,由李汉魂省主席、吴秘书种石等多人陪同,巡视全寺,所经之处,只见座座殿宇坍倒,瓦砾遍地,栋梁摧朽,墙砖风化,墙头衰草与丛莽乱生,大殿、经楼、方丈、僧舍……一概都成了废墟!

虚云不胜唏嘘,对李汉魂省主席说:「六祖大鉴禅师,道侔(móu齐)

千佛,德被众生,他的肉身所在道场,竟然零落残破一至于此!此乃名胜古寺,而且是禅宗祖庭,若要重建,必须修得像样,若不能澈底重建恢复规模,则不足以畅祖源而裕后昆!若要澈底重建,恐怕最少要好几年时间,非数十万元不能办到!贫僧哪有此种财力人力呢?」

李汉魂将军说:「虚老,您务必要勉为其难啊!当前佛教大德之中,除了您老,还有谁更适合负起这分光大禅宗祖庭的巨任?至于筹款问题,只要虚老登高一呼,我一定尽力奔走筹募的!您老人家不妨先把重建的计划图形绘画出来,大家商量商量!」

虚云说:「李主席,我是一定要挑起这副重担的,我若无此决心,就不会应召而来了,刚才的话,并不是说我不管,只是看到工程浩大,不由得不着急!既然李主席肯发心襄助,那就再好不过了!」

虚云与李汉魂等数十人踏勘全山,登上了寺后最高的象牙山,居高临下,俯视形势。

虚云指着山下的凌乱房舍说:「当初智药尊者,来此化曹候,开北山,建宝林寺,其原始基地久已废坍,到了唐高宗仪凤初年,六祖来此,已经废了一百七十多年的旧寺,只余残基,山场亦归陈氏,陈亚仙亦在寺右葬了其先人。六祖向陈亚仙求化一衣具之地,感动了四大天王显圣使六祖袈裟一撒下,定下了广阔寺界,但是陈亚仙乞留祖墓,六祖建寺时,仍保留陈氏祖墓在寺墙之外!」

李汉魂点头:「这段故事,在六祖坛经中有提及,我也读到过的,如今望过去,也仍可见陈氏祖坟紧依寺墙,这是不甚适宜的。」

虚云说:「正是此意!」又说:「陈氏祖墓外面右边,就是龙潭,当初六祖降伏巨龙之后,欲填其潭,工程未成,而六祖已入灭,后来弟子在亚仙祖坟前筑木塔供六祖肉身,到了宋太宗勅建石塔七级,相沿至今,这座石塔,压住了本寺右臂,妨碍了伸缩!南华寺当初有百房弟子,但是传到明朝,只存十余房!不无受此影响哩!」

李汉魂讶道:「原来这与风水有关!怎么佛寺也讲风水吗?风水不是一种迷信吗?」

虚云说:「风水事属渺茫,固未可尽信,亦不可不信,风水者,不外是山川地形之形势,其对于心理之影响,不可轻视也!李主席你看这座石塔所在,是不是看了心中不舒服呢? 」

李汉魂说:「确有些太拥挤闭塞的感觉了。」

虚云说:「这座灵照塔,建在陈氏祖坟之旁,地形又局促,叫人看了不舒服,这不就是有不良的心理影响了吗? 心理影响就是风水的一种解释呀! 本寺比丘若在此受到心理不舒适不安定的影响,又居于局促之地,与墙外住宅或坟地相邻,对于他们的修行心理,不无影响吧?他们一一离去,或者也与此有关吧?」

李汉魂说:「听来也不无道理。」

虚云 说:「佛地本有佛临,不忌风水,但是,我们不能不考虑到风水形势于人的心理影响!明朝万历二十八年,憨山大师重修本山,历时八年,亦未能竟全功。 清代康熙年间,平南王尚可喜派人来重修,把龙潭填塞了,将全寺移置于陈氏祖坟之右,于是,灵照石塔又变成压住了寺院左臂!而且,憨山大师修寺时,工役挖挑后山这座象牙山,使到山涧直冲到寺院后面,形成了洗背水之势!龙潭右边小山,形似象鼻,又被挖断了!寺前的山涧曹溪沿岸,乱葬野坟累累,丘陵起伏,坎坷入目,幽明不安!本寺背不靠双峰大山,而靠凹洼之沼泽,这都是不能令人心理安泰的!本寺的比丘子孙,只剩下了五家,合计不上十人,各携家眷妻儿,在寺墙外畜牧,宰杀猪牛,赌博吸烟,人畜粪秽!哪里还有半点寺院样子呢?」

李汉魂说:「那么,虚老现在已经有重建的腹案没有呢?」

虚云说:「腹案是有的!我想,第一件要务就是要先请省主席划定南华寺的寺属地界,收回昔日的寺属山地,有了明确的界线,我才好重建!」

李汉魂说:「这一点应无问题,我可请地政厅派人来测量划出明确范围。」

虚云说:「若能收回寺产山地,我就打算将这后面一带山头都种植有用的森林,这些荒野都开辟为田亩,生产水稻蔬菜,这些山坡向阳之地,种植果树——我打算多培植李树,本寺前院那株李树,历时千年,所结果子甚为鲜甜可口,若予以推广,成为本寺名产,将来各项种植都有了出产,财源不断,先求自给自足 ,减少向外募化,次求富裕,以广行慈善布施,设立佛教医院、佛教学校、佛教养老院、育幼院……本山亦不愁无粮供给千百比丘修行宏法,若无企业,徒然仰给于募化,则终非长策!」

李汉魂说:「虚老果然有魄力有远见!我一定尽力支持!」

虚云说:「佛寺若不能自行生产自给自足,又不能宏法布施,不为社会谋福利,则佛寺之聚敛众财何用?岂非与商贩之牟利无异?佛寺取之于众,用之于众,是应为之务!」

众人都鼓掌说:「虚老真是个有道的高僧!」

虚云说:「各位休得过誉了!出家人但求尽力去宏法济众,今日与倚靠大众之力来先重建禅宗祖庭,明日要仰仗众力来宏扬佛法济度众生救苦出厄,救灾拯难,凡此都是大众一同发心共同努力的事,个人是不敢僭妄自居其功的。」

众官绅说:「老师父太谦了。」

虚云说:「我们休再来讲这些俗套!还是讲讲实际吧!我今见重建开工在即,而本寺竟无可容纳四方缁素大众之所。我认为我们首先要暂时搭造一二十座杉皮竹墙茅篷,作为大寮客堂,及分别安置缁素与工役的食宿,然后才可进行工程。」

李汉魂说:「这事容易,我可派几个连士兵来帮您先搭竹棚。」

虚云说:「那好极了!我们一搭好茅篷竹棚,就可立刻展开募化筹款。」他指着山下的寺院残址说:「我有十件腹案计划,第一件:这条曹溪的河流,由东边天王岭流出,绕到寺前,年久失修,沙石壅塞,河水改道冲向寺前,这是不好的,必须挑挖新河道,使之改道!

第二件:山门外面,乱坟遍布!我要另觅佳地,将这些乱坟迁葬,原地栽种森林。

第三件:我要填复寺后的象山的鼻子被挖断部分,使它恢复旧观,又种以森林,作为本寺屏障。

第四件:大雄宝殿不宜居于灵照塔之侧,我要在塔前方另建大雄宝殿!以灵照塔作为背靠,大殿面向宝林山门,堂堂正正,外设象王之居,中施狮子之座。殿内要塑建五丈高巨大金身佛像三座与迦叶阿难二尊者,四壁塑五百罗汉,左右文殊普贤菩萨,座后观音大士!前庭挖置人工湖,作为放生池,湖心建五角亭一座:由新建山门进去,先经放生池堤路,五角亭,再经堤路,才到广场,面对大雄宝殿,其余钟楼鼓楼分两边建立,各廊庑偏殿分两边拱护大殿!又:在大雄宝殿之后面,灵照塔之前,建一座藏经楼,安置龙藏全经,另在三里之外,建一座无尽庵,以供女众清修居住,在寺东二里山边,建海会塔,又在另一方向建蓄水池……。

第五件:我要驱逐扫除霸占寺产的恶徒流氓,寺前的摊贩,一律迁往寺门外大路以南,驻寺军队,一律退出本寺!

第六件,我要清丈界址,保护古迹。第七件,我要增置产业以维常住。第八件,我要重振百丈清规!严施戒律,严肃纲纪。第九件,我要创办禅堂,规定坐香十七枝。第十件,我要创办佛教学校和义学,培植传法人才及社会教育贫家儿童子弟!」

李汉魂说:「虚老真乃有心人也!虚老!您尽管放手去做!我一定尽力支援的!」

众官绅都欢喜说:「我们也一定尽力捐献筹募,希望早日恢复南华佛光!」

虽然只先建了几座竹棚草舍,各方的佛教人士,都闻讯争着来拜虚云了。经常有好几百人来皈依,十分兴旺,人人争相捐献金钱,自动四出募化,果然众志成城,重建的工程,一步一步进行。

民国二十四年的一月,即是二十三年的农历腊月,十七日那天,虚云与大众结坛于临时的竹棚大殿,到了晚上,虚云正在说菩萨戒之时,奇事又发生了!

曹溪门外突然出现两道绿色电光,越来越近!江孔殷居士的儿子叔颖站在藏经楼上,首先发现它。

「这是什么呢?」

那两盏电灯般的绿色光芒来近了,原来是一只白额猛虎!

「哎呀!」孩子惊叫了起来:「老虎来啦!」

这后山是多虎患的,老虎时常下山来噬吃家畜,可是,老虎到南华寺来,可从未见过,何况南华寺此时已把外围的猪羊畜牲都迁走了呢,老虎为什么要侵入寺内来?

那老虎一些也不凶,也不惧,它温驯地慢慢走向竹棚,驯得好像一只小猫,可是老虎毕竟是猛兽之王,再驯良也吓坏了这些四众呀!

四众看见老虎来了,无不惊慌狂喊,向后奔逃,达官们带来的兵弁举起驳壳枪,要向老虎射击。

「不要开枪!」虚云在法座上叫道:「你们不要杀它!这老虎是来听经皈依三宝的!让它过来吧!」

四众听了,半信半疑,那几个卫兵虽遵命不放枪,却也不敢轻忽,个个仍然举枪瞄准老虎。

观本法师在鼓山亲自见过虚云许多奇迹,更见过龙王化身为老者来皈依虚云——那是民国二十一年春天传戒的事了,观本就是与龙王同期受戒的,所以他深信这次老虎也是来求戒皈依。可是他也不免惊慌,他恐怕老虎会伤了虚云。在四众都惊退之时,观本单独跟随虚云上前,并且抢向前面,以自身屏障师父。「孽畜!」观本裂眦怒视老虎,叱道:「勿伤我师父!我这身老骨头,愿供养你!」

那老虎冲着观本啸叫一声,摇曳尾巴,吓得四众亡魂丧胆!纷纷奔逃。观本也吓得全身出冷汗和不住颤抖。

「观本!」虚云镇静如恒,微微地笑道:「它不喜欢你挡住它去路,你让开吧!它不会伤我的!」

虚云独自迎上去,那猛虎来到虚云面前,抬头仰望见了虚云的慈祥眼光的注视,它低声啸吟几声,渐渐就变得温驯了。

「山君!」虚云慈爱地含笑轻问:「你可是来听经皈依佛法的?」

猛虎点点头,忽然跪伏在虚云老和尚脚下的石阶上面。

四众看见这奇异情形,无不惊骇赞叹,念佛不已。

「很好!」虚云说:「难得你这样觉悟!你既能悟,亦知前生因果了。今晚来皈依佛法,我就为你说三皈依,希望你从今以后,隐居深山,勿伤害人畜,精勤修持,将来得证正果。」

那老虎好像听懂似的,仰望虚云,它的琥珀色眼睛流露出像小猫般的天真稚态,它的尾巴在地面上微微卷动。

虚云为它说了三皈依,传了戒,它一直耐心地听着望着。然后虚云又伸手轻轻抚摩它的额部,它也不发怒。它温驯得真像一只小猫,它任由老和尚轻抚,它把头微仰,像猫一般去迎擦他的手。

「你真乖!」虚云慈爱无比,抚摩着老虎:「你的心地如此善良,你一定能修成的!山君啊你请听我说偈:

虎识皈依佛,正性无两样!
人心与畜心,同一光明藏。

你回深山去好好修行吧!从今盼你守山护佛法!」

老虎居然晓得点头三数次,好像是顶礼一般,然后才起身离去,一路上还回视虚云老和尚,它的神态好像依依不舍的样子。

然后它就消失在夜色苍茫的山林里了。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四众都感动得流泪,无不念道:「虚老真是法力无边啊!」

九十五岁的虚云老和尚,独自站立在阶上,遥望虎迹和夜色。

「并不是我有什么法力。」他说:「这完全是佛力不可思议啊!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