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锡纯(7) 开始接触西医
发布日期:2014-12-15来源:闲在居士新浪博客作者:罗大伦录入:春雨

  开始接触西医

  在张锡纯回到家乡教书行医的这段时间里,正是中国近代史中最动荡的时期,还有几年的时间,清王朝就垮台了,同时到来的还有巨大的危机,就是列强环伺。

  随着西方列强的入侵,西方文明对我国有着几千年历史的封建文化产生了巨大的冲击,此时很多有识之士都在思考,这些西方的"舶来品",是好还是坏?

  固守我们老祖宗的东西,还是参考一下西方的先进知识?

  张锡纯也在思考着,他开始逐渐接触西方的各种知识,他发现,这里面还真的有一些不错的内容。

  我们的张锡纯是一个好学的人,就在1897年,他三十七岁那年,他自己买回来了代数书、几何书,开始自学,那个时候没有人会这些东西,他就自己琢磨,"朝夕研究"。您别看这是自学,但是架不住这么琢磨,最后,这些知识还真就被他掌握了。

  后来,公元1905年,清政府废除了科举,兴办新式学堂,可是整个盐山地区居然没有人能够教授代数和几何,一打听,好嘛,敢情只有张锡纯一人会这个,于是就让张锡纯代课,教几何和代数。

  所以,张锡纯当时的工作,按今天的话说,应该是一个代课老师。

  学会了几何和代数以后,张锡纯觉得不能做井底之蛙,故步自封,西方也有许多值得学习的东西。于是,他又开始自学物理、生物等,其中最重要的,是他开始学习西医了。

  张锡纯曾经说过:"年过三旬始见西人医书,颇喜其讲解新异多出中医之外。"他当时仔细地研究西医的医书,当然,当时的西医也很简单,但是解剖药理等格局已经形成了,所以这些都对张锡纯有很大的启发作用。

  张锡纯几乎是最早走上中西医结合道路上的人了。

  虽然张锡纯的中西医汇参并没有什么最终的结果,但是他大胆接受新知并虚心吸取西医知识精华的态度是好的,所有的学问都可以互相借鉴,无论中医西医,都是为了人民的健康服务的。这就值得我们学习。

  就在今天,我们还是必须要注意两个极端:一个是中医无用论,这帮哥们儿认为中医什么都不是,跟巫术有一比,什么气血阴阳,都是胡说八道,反正我有病死了也不看中医,这部分人,基本属于愤青,不能成熟地去评价一个事物。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一无是处的,等他们真正长大了,看的事儿多了,就不这么说话了。

  另外一部分,是铁杆中医论,这部分人认为中医什么都行,基本不用西医,我们中医自个儿就能把全民健康问题扛了,西医理论幼稚,回去重新学习吧。这个论调也很不好,看着很有正义感,但是抱歉,这也是有点儿愤青的说法,中医还是要进步的,不能永远都是那些内容。这个世界所有的学问都在进步,不能就一个《黄帝内经》说了算,《黄帝内经》里面还有很多自我矛盾的地方呢,说明写它的那个时候学派就很多,也在进步。科技发展到今天,我们还是说寒邪从皮毛而入,温邪从口鼻而入,大家仔细想想,是那么回事儿吗?还不改进,以后真就被人家说是伪科学了。

  别看不起西医,其实西医进步飞快,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启发一下,没准儿会有更大的进步呢。

  所以,研究张锡纯的好处太多了,可以开阔自己的心胸。

  当然,张锡纯在研究西医的同时,也在问自己,我们的中医到底是否合理?到底能否治病?

  通过实践,张锡纯做出了回答:中医确实能够治病!

  给大家举个例子吧,张锡纯这辈子,擅长说理,但是更擅长的,是用实例来证明自己说的确实在理。

  有一个少年人,"素伤烟色"。当时中国抽大烟的很多,大烟就是鸦片。这个少年不但吸鸦片,还沉溺于女色,所以身体很不好。这次是患了感冒,医生给开了解表的方子,服用了几副以后,本来已经好了,但是,隔了一天,突然开始浑身出冷汗,心里面怔忡异常,自己都觉得这个气息像要马上断了似的。这下可把家人吓坏了,于是赶快把张锡纯给请来了。

  张锡纯来了以后,照例诊脉,诊得的脉象是双手浮弱,无根。大家记住了,张锡纯诊脉有个特点,他一般是三部总取,什么意思呢?就是不分寸关尺,而是分左右手,整个左手取得一个脉象就可以了,整个右手取得一个脉象就可以了,这是张锡纯脉法的特点,在大多数情况下他都是这么用的,这在中医里面是一个派别。

  诊完了脉,张锡纯心里就明白了,这是一个虚证啊,这是大病之后,身体没有复原,气虚欲脱,怎么办?必须要使用收敛之药,同时补气。

  此时,张锡纯对患者家属说:"这个病确实很难治,但是如果能够买到一味药,我可以保证转危为安。"

  大家一听,您就说吧,什么药我们都能买来。

  于是,张锡纯就告诉他们说:"你们去买山萸肉四两,然后再稍微买一点人参(五钱)就可以了。"

  当时,外面正下着雨,而且药铺在五里之外的地方,但是这家人救人心切,立刻派人骑快马冒雨前去买药。

  等这四两山萸肉买来了,张锡纯急忙用二两煎汤,然后给患者服用。汤服下去以后,这个患者的心气就定了,汗也止住了,气也能上来了。

  然后,张锡纯又用剩下的二两山萸肉煎汤,把人参切成小块,用汤药送服人参块,看过我的书的人都知道,这是清代徐灵胎的做法,张锡纯吸收古代医家的经验太多了,随处可用。

  这个药服完以后,这个患者的这些症状就全部消失了。

  大家全都目瞪口呆,行啊,张锡纯,这么重的病,都快不行了,您就一味药,就起死回生了,有本事啊!

  大家都看到了吧,这是张锡纯在本草上的功夫,张锡纯对这个山萸肉掌握得太好了,山萸肉就是山茱萸的果肉,甜甜的,是一味补肝的药物。过去认为除了酸收补肝,没有什么大的作用,在六味地黄丸里面有它。但是,张锡纯却从《神农本草经》里面看到此药可以治疗"寒热",从而悟出这是肝经虚极的寒热现象(所以,他特别推重《神农本草经》),所以凡是遇到阳气欲脱的患者时,张锡纯往往用大剂量的山萸肉收敛阳气,起死回生,这是张锡纯对中医的贡献。

  为了让大家更了解这个山萸肉,我再给大家讲讲张锡纯用山萸肉的故事。

  比如,又有一个孕妇,患了霍乱。大家不要害怕,在中国的古代,只要是上吐下泻的传染性疾病,都叫霍乱。这位孕妇吐泻了一个昼夜,病虽然好些了,但是却流产了。

  此时患者的情况非常不好,是"神气顿散,心摇摇似不能支持",这不是心理问题,而是人确实虚了。这个时候,家属就马上派人去请张锡纯。

  等张锡纯到了患者家里,这个妇女的状态是已经濒危了,"殓服在身",家里已经按照死亡处理了,连殓服都给穿上了,并把她从床上给抬下来了。

  患者的家属此时已经觉得不用治疗了,反正也快死了,再等等就入棺材了。

  张锡纯急了,说:"一息犹存,即可挽回。"你们着什么急啊,我还没治疗呢怎么就装棺材了?

  于是,他从患者家里找出来了点山萸肉,大约六钱,熬汤,给患者服用了下去,马上,患者就有了反应,呼唤她能回答了,呼吸也开始明显了一点。

  张锡纯立刻让患者家属去买山萸肉二两,生山药二两。

  患者家属飞奔而去,不久,把药买了回来。

  张锡纯把药全部放入锅里,熬了一大碗,然后一点点给患者灌下去。

  结果,这个患者的神气马上就恢复了。

  此时,张锡纯告诉患者,每天用生山药一两,熬粥喝,来善后。就这样,这个妇女就救过来了。

  山萸肉和山药,都是平常之药,都是药食同源之品,但是,在张锡纯手里,就愣是给变成了治疗危重病症的大药。药都是平常之物,但是用药之手,却实在是不平凡啊。

  一转眼,到了公元1902年,这时,张锡纯已经四十二岁了。当时,张锡纯的身份还是一个老师,具体的上课地点我们都给探访到了,是在他家乡北面的刘仁村,这里是张锡纯外祖父家的所在地。

  我们现在不知道他都教了哪些学生,大家的考试成绩如何,校外活动搞得如何,但是我们知道学生们一定很是佩服他,为什么呢?因为他在教学的同时,另一个主要业务是救人。

  这不,这年春天的一个半夜,张锡纯刚刚睡下,突然有人来叩门,声音在夜里显得格外地大。张锡纯心里一惊,这个时候叩门,一定是谁有急事了,于是赶快爬起来,开了门。一看,是自己的表弟刘铭轩。只见刘铭轩满头大汗,面色惊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

  原来,这位刘铭轩有个六岁的孩子,就在几天前,开始出麻疹,本应该服药,但是小孩子嫌药苦,一吃就吐,家长心疼,于是就没有请医生,也没有告诉张锡纯。到了今天晚上,这个孩子突然开始大喘不止,"有危在顷刻之势",看上去可怕极了,这下家人全都慌了,吓得刘铭轩赶快就来请张锡纯了。

  张锡纯一听,抓起衣服,就随着这位表弟来到了他家。

  一进家门,所有的人都问:"您快给看看吧,这孩子还有救吗?"

  张锡纯一看这孩子,也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来,此时这个孩子不但是喘息急迫,同时精神已经恍惚,肢体躁动不安。

  那么,这个孩子还有救吗?张锡纯能够想出救治的办法吗?他又会使用什么药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