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锡纯(10)中医应该有自己的医院
发布日期:2014-12-19来源:闲在居士新浪博客作者:罗大伦录入:春雨

    (三)

  中医应该有自己的医院

  就在张锡纯在部队里面忙着救治患者的时候,在遥远的东北沈阳,发生了一件事情,这件事情改变了张锡纯的生活。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原来,当时的沈阳叫奉天,在那里有个民间社团,叫天地新学社。这个新学社成员喜欢在一起探讨一些新出现的理论什么的,他们的热情异常高涨,他们追求真知的那种精神,让我现在看了都感动。

  这个新学社里面,有位苏明阳先生,这位看到西方的天文学说,说太阳不动,地球围着太阳转,他心生疑窦,于是自己就天天琢磨。研究了十来年,最后自行制作了一个天地模型。这个模型做出来后,他还拿到北京去,呈送给部里面(不知道当时是哪个部管这个事情)。当然,他的这个模型后事如何我们就不清楚了,但是他在部里的时候,突然看到了桌子上放的《医学衷中参西录》的手稿。在当时,张锡纯的影响已经很大了,从军界到政界,很多人都很钦佩张锡纯,尤其是内政部部长刘尚清对他尤为器重,所以当时北京会有张锡纯的手稿。

  当时沈阳天地新学社还有一位先生,叫袁澍滋,这位也在北京,也看到了这个草稿,他"惊为当时医学中有一无二之著作"。

  结果,他们回来后,就和张锡纯取得了联系,劝张锡纯把这个书送到内务部去批准著作权(就跟现在的出版书号是一回事儿)。张锡纯开始还觉得不大自信,后来禁不住劝说,也就同意了。于是,沈阳天地新学社就派了张钟山、姜指欧两个人去了北京,代张锡纯在内务部申请,结果内务部批准了著作权。天地新学社的社长高振铎和副社长王松阁两个人就亲自开始校对,然后大家集资印刷(当时大家追求真知的热情真的让人感动啊)。

  就这样,《医学衷中参西录》的第一期就出版了。

  这一出版,可了不得了,立刻开始畅销,很快就风靡全国,并且卖得脱销了。

  这事儿还没算完,单单出版一本书,还不能影响张锡纯的生活,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真的让张锡纯远赴他乡,来到了陌生的东北沈阳,并且,在沈阳度过了他一生中最辉煌的日子。

  原来,当时的沈阳税务局的局长叫齐自芸。这个单位当时不叫税务局,叫税捐局。局长这个官应该是很大了。这位老齐很有趣,经常喜欢看一些中医书籍什么的,那天在街上遛,就看书店里面有本书在热销,都上了"咣咣网"的排行榜了。老齐很是好奇,心想这我可得看看,于是就自己掏钱买了一本。回来一看,可不得了了,这书写得太好了、太实用了,"多有发前人所未发者",这位张锡纯真是"医中巨擎也"。

  这看完了中医书的人,总是想学以致用,实践一下,看看是否好用。恰巧就在这个时候,老齐有个朋友的妻子患病,什么病呢?就是癥瘕,腹中结块一类的病,几年都没有治好,请了很多大夫,都没有效果,最后发展为吃不下东西,肚子非常疼痛,连床都起不来了,很是痛苦。

  这位朋友实在没有办法了,最后想起老齐来了,心想老齐见多识广,本人又喜欢看点养生书什么的,是不是知道什么好的方子啊?于是就来向老齐求方。

  这位老齐,其实就是一位税务局局长,哪里会开方子啊?但是他有办法,他就翻开张锡纯的《医学衷中参西录》,找差不多对症的方子,就这样,找到了理冲汤的方子。

  这个理冲汤是张锡纯创立的治疗妇女闭经或者产后恶露不尽,结为癥瘕的方子,是一个补虚和化淤同时进行的方子,组成是:生黄芪、党参、白术、生山药、天花粉、知母、三棱、莪术、生鸡内金。

  其中生黄芪、党参、白术、生山药是补虚的,主要是补气,因为"气为血之帅",气足了,才能推动血液运行;而天花粉和知母是润燥的,防止补气的药物过分温燥;后面的三棱、莪术、生鸡内金都是化淤的。

  这位老齐懂得一些医理,张锡纯在方子后面写道:"若病人身体羸弱,脉象虚数者,去三棱、莪术,将鸡内金改用四钱(原来是三钱)。"老齐就照此修改了一下方子,然后把方子送给了朋友。

  结果,这位朋友的妻子服用了十几副以后,"饮食日进,疼止魂消",这个病就痊愈了。

  这下老齐高兴极了,敢情这本书真的这么实用啊。于是,立刻又买了好多本《医学衷中参西录》,到处送朋友。

  但是这事儿还是没算完。后来老齐就想了,我们沈阳没有好的医生,如果这位张锡纯能够来沈阳,那该多好啊!

  说干就干,这位老齐立刻就把这事儿和当时大帅府的秘书刘海泉说了,当时的沈阳被奉系军阀张作霖统治着,所以才有大帅府。刘海泉一听,好啊,我给你介绍我们沈阳的天地新学社吧,于是,就把天地新学社的朋友给找来了,说这样吧,"为拯救一方疾苦计",我们一起办一个医院吧,把张锡纯请到沈阳来主管这个医院。

  大家都想,这是一个什么医院呢?因为在当时,西医有医院,有教会开的,有东洋人开的(日本当时也叫东洋),中医可从来没有医院啊。

  最后,大家一拍桌子,就办一个中医医院吧,叫立达医院。

  于是,老齐就写信给张锡纯,请他来沈阳,开办立达医院。

  当时张锡纯正在汉口的驻军里面,接到邀请以后,心情激荡。他走出营房,远处长江吹来的风掀动他的头发,他陷入了深思。

  让我们来问一问张锡纯是怎么想的吧。

  张先生,您觉得这个中医能成立医院吗?

  张锡纯:应该能,中医应该能有自己的医院。

  但是,我们中医,从来都没有过医院,从古至今,就是一个屋子、一张桌子、一个脉枕,一个老大夫在那里诊脉看病,或者提着一个灯笼去患者家里出诊,哪里有医院的说法?

  张锡纯:可是,中医为什么就不能有医院呢?西方人有了医院,东洋人有了自己的医院,我们中医为什么没有自己的医院?我们的患者,为什么就不能住在医院里,让医生每天来根据病情的变化更改方子?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在条件更好的护理环境中康复?我们中医为什么就不能拥有这一切?!

  张锡纯独自站立在江边,极目远眺,心潮澎湃。西方人、东洋人能做到的,我们中国人一定能够做到,而且,我们中医将会做得更好!

  这件事,从古至今,没有人做过,我张锡纯就是要做!

  这样,张锡纯下定了决心,去沈阳!此时,全国军阀开始争权夺利,风云日变。他告别了军队的战友们,踏上了远赴东北的路途。

  这一年,是公元1918年。

  张锡纯和朋友们在沈阳开办了中国历史上第一家中医院:立达医院。

  学者评价:"中医之有院,实自此始。"

  那么,张锡纯在立达医院的表现如何呢?大家都对张锡纯抱以很大的希望,张锡纯会不会令他们失望呢?立达医院能否站得住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