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梓(1)引子
发布日期:2014-12-23来源:闲在居士新浪博客作者:罗大伦录入:春雨

李中梓,手到病除的诊脉高手

  一个脉枕,摆放在桌子上。

  脉枕,是中医诊脉的时候,垫在患者手腕下的。

  白色的粗布,在红木桌面上,显得分外洁净。

  我笑着问朋友:不想试试?

  朋友摇摇头:就凭三根手指,真的能测出人的疾病?

  我微微颔首。

  朋友笑了:难道诊脉,真的那么神奇?难道中医,真的是靠诊脉察病的?

  我望着书架上成卷的古籍,说道:千古以来,皆是如此,比如……

  明朝末年。

  江南。

  太学张仲辉的宅子里,愁云惨淡。

  张仲辉因为过食瓜果,患了泄泻病,大泻无度。

  请来的名医们用尽办法,都没有效果,这让张家上下担忧不止。

  此时,一位年轻的医生正坐在床前,为张仲辉诊病。

  张仲辉伸出手腕,放在了床边的脉枕上。

  这是一双保养得很好的手,丰腴富贵。

  年轻医生凝神诊脉,然后轻声说道:"六脉皆浮。"

  所有的家属和医生都看他:"此话怎讲?"

  年轻的医生解释道:"经曰:'春伤于风,夏生飧泻'。现诊得六脉皆浮,正应此言,这个病,一定要发汗治疗。"

  于是提笔开方:麻黄、人参、白术、甘草、升麻。

  一名医冷眼旁观,突然插言:"书生好奇,妄用险峻。"

  这个"好奇",是喜欢奇险,剑走偏锋的意思,大家一听此言有些吃惊,纷纷看这位名医。

  名医说:"伤寒病都不敢轻易用麻黄。这是什么病?就用麻黄,难道想杀人吗?"

  太学张仲辉闻听此言,脸色一变,遂不服药。

  烈日,晒得大地仿佛要融化了,庭院里的树荫都失去了清凉。

  张仲辉的病,越来越重,张家人脸上已经多日不见欢颜。

  最后,张仲辉叹了口气,说:"吾已将死,就服用这个药试试吧!万一有效呢?"

  于是,毅然把那年轻医生开的药服下。

  结果,一服而愈。

  朋友双手拍掌笑道:果然是高手啊!

  我低下头,望着杯中袅袅升起的茶气:应该说,是高手中的高手!

  朋友问:这位年轻医生叫什么名字?

  我微笑答道:李中梓!

  朋友突然问:杏林高手,难道和剑术高手一样?一剑刺出,例无虚发?

  我点点头说:正是,杏林高手,辩证准确,诊断清楚,药到必效,正是和剑术高手一样。

  朋友笑了:我倒是很好奇,他是怎么练出来的呢?

  我慢慢拿起了桌子上的脉枕:这,还是要听我慢慢道来……

  (一)

  引子

  明朝嘉靖三十二年(公元1553年)的秋天。

  南汇城。

  当时的南汇属于云间府,还是一个小县城,现在是上海的一个县。

  几千双眼睛紧紧地注视着城外的动静,这些人紧皱着的眉头显示着誓死的决心。

  城外,烟尘渐近,杀声震天。

  原来,这是当时屡犯沿海地带的日本倭寇进攻到了南汇,全城的居民都已经动员起来,很多临时参军的,都拿起了刀枪,要和倭寇决一死战。

  当时的倭寇十分猖獗,对东南沿海的居民烧杀劫掠,无恶不作,所以老百姓都拼死抵抗。

  在出战的队伍中,有一对父子,父亲叫李府,儿子叫李香。李府是一位明军的哨官,这次情势危急,他让自己的大儿子李香也一起出战,把十八岁的小儿子李黍留在了城里。

  倭寇越来越近了,随着一声令下,鼓声大作,杀喊四起,明军冲向倭寇,势如潮涌。

  惨烈的厮杀开始了,当时的倭寇也都是一些亡命之徒,这场战斗打得异常艰苦。

  最后,倭寇终于被击退了,但是明军也伤亡惨重。那对一起上阵的父子兵,李府和李香,都阵亡了。

  秋风吹动着郊外的野草,鲜血沁润着这片土地,阵亡的李府眼睛圆睁着,望着南汇城的方向,似乎在托付着什么。

  听到父兄阵亡的消息后,李黍悲痛欲绝,他对倭寇恨之入骨,发誓要为父兄报仇雪恨。

  第二年,倭寇再次来袭击,李黍随明军奋勇出战,最终阵亡。

  一家三口全部英勇殉国,这一事迹传遍了江南地区,人们无不为之感动。当时的巡抚在南汇城的东门建了一个忠勇祠,用来祭奠这父子三人。

  若干年以后,也是一个秋天,一个中年男人带着自己的两个孩子,来到了忠勇祠前,焚香祭祀。

  这个中年男人,叫李尚衮,就是李香的儿子。当年父亲战死时,他还只是个顽皮的小孩子,现在,他长大成人,并且已经有了自己的儿子。

  这两个孩子,大的叫李中植,刚刚会走路的这个,叫李中梓。

  焚香的青烟袅袅上升,秋风吹来,倏忽飞散。小哥俩随着父亲在叩拜着。年幼的李中梓还不懂事,但是他也感受到了一种凝重的气氛,他瞪大了眼睛,看着祠堂里面的画像。

  这个刚刚会走路的孩子李中梓,就是我们故事的主人公,十几年后,他将会成为一位著名医家,救人无数,为后世培养出一大批中医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