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春云盖寺一尼姑14年养大5名女弃婴
发布日期:2014-12-24来源:转载录入:春雨
师父临终前一句重托,年轻的出家女子从此肩上多了一份责任——接替师父抚养被弃女婴。此后,她又从云南师兄手中接棒抚养4名同样命运堪苦的女孩,送她们上学,教她们做人。昨日,长大成人的5个孩子谈起如同母亲一样的释见光师父,都发出了“想叫她一声妈妈”的心声。

释见光翻看孩子们的照片(图片来源:楚天时报)

释见光与5名女孩的合影(图片来源:楚天时报)

师父临终前一句重托,年轻的出家女子从此肩上多了一份责任——接替师父抚养被弃女婴。此后,她又从云南师兄手中接棒抚养4名同样命运堪苦的女孩,送她们上学,教她们做人。昨日,长大成人的5个孩子谈起如同母亲一样的释见光师父,都发出了“想叫她一声妈妈”的心声。

师父临终托养弃婴

昨日上午,记者一行沿着黄冈市蕲春北部山路,来到位于刘河镇横岗山的云盖寺,41岁的释见光已做完早课。她刚接到老三生女的喜讯,浏览起自己珍藏的影集,沉浸于5个孩子成长的往事之中。

释见光系蕲春张榜镇人,本姓龚,家中兄妹7人,父亲在她5个月大时病故,一家人生活全靠母亲独自撑起。释见光10岁才上学,后因家里实在太困难,她初中只上了半年,就瞒着母亲悄悄来到横岗山云盖寺做了一名小厨师,每月挣30元工钱贴补家用。

与佛结缘,耳濡目染,释见光渐渐有了皈依佛门的想法。释见光聪明伶俐,当年云盖寺的老主持宽悟师父收她为徒,并亲自将她送往福建佛教学院学习。4年后,释见光毕业,进入上海一家寺院,投身佛事业。

2000年8月16日,释见光突然接到宽悟师父病危的消息,迅速赶回云盖寺。病榻前,宽悟师父将一名3岁的小女孩交到她手中,称系3年前在寺院门口捡到的,不知其父母是谁。宽悟师父给女孩取名惟和,希望释见光替她把惟和养大,将来送她上学读书。释见光含泪答应师父的重托,承诺一定将其抚养成人。

“尼姑母女”遭人非议

释见光回忆,当年她第一次把惟和拉在怀里,她竟毫不认生,小手紧紧地抱着释见光的脖子,久久不愿松开。那一刻,释见光相信了缘分,坚信抚养这个孩子也是向佛。她决定留在云盖寺,把孩子养大。

小惟和乖巧懂事,只要释见光闲下来,就赖在她怀里撒娇。每当听到释见光念佛颂经,她也会合起双掌,学得有模有样。在外人眼里,她们犹如母女。

“云盖山有个尼姑生了个女儿。”寺院突然出现这对“母女”,顿时流言蜚语四起,时年28岁的释见光羞愧万分,接连几天躲在禅房委屈得直落泪。这时,她老家的哥哥也专程跑到寺院找她兴师问罪。“当时我真的想把孩子送走。”考虑到自己和云盖寺的声誉,释见光坦承有过这种想法。

3岁的惟和似乎知道可能面临再次抛弃,懂事的她不吵不闹,更加乖巧地守在释见光跟前。小小年纪的她,只要听到“把她送走”的话,就低下头流泪。“她这样难过,谁见了都心疼。”释见光打消了念头,决定坚守对师父的承诺,受再大委屈也要把孩子抚养成人。她悄悄告诉惟和,有人来时,不要往她怀里钻。然而,只要没人在场,她又情不自禁抱起惟和,亲了又亲,一如既往悉心抚养孩子。

师兄又送来4个女孩

2002年底,释见光应云南腾冲师兄邀请,前往其寺院交流佛学。那时,师兄也收留了10多个被遗弃的女孩,因寺院离学校较远,再加上师兄无力承担这么多孩子的生活费,她们都未能如期入学。得知释见光也抚养了一名被弃女孩,师兄试着委托她帮忙抚养几个,这样可减轻他的困境。

想到惟和也需要伙伴,以后还可以结伴下山上学,释见光又答应了师兄的请求。一个月后,师兄专程将4个女孩送到云盖寺,亲手交给释见光。那一年,4个女孩最大的9岁,最小的只有6岁。

释见光按5个女孩出生的年份将她们排列长幼,孩子们都随了释见光俗家“龚”姓。随后,释见光又赶到山下高潮村小学,联系孩子们的上学事宜。学校得知释见光这一特殊情况,减免大部分费用,将孩子接收入学。入学前晚,释见光坐在孩子们睡的通铺前挑灯夜绣,将崭新的书包分别绣上孩子的名字。这一幕,至今定格在孩子们的脑海里。

释见光打开影集,向记者介绍老大妙和、老二妙智、老三妙慧、老四妙英、老幺惟和,她们都已长大,妙智和妙慧已结婚生子,妙和、妙英都有了男友。除惟和还在蕲春理工中专上学,释见光完成了师父的心愿和师兄的重托。

5个“女儿”有了户口

2012年,黄石一位老尼姑肖师傅拾荒卖菜抚养弃婴8年的故事传出后,被当地民政部门认定她是“非法收养”,因根据收养法规,市民(包括寺庙里的和尚、尼姑)不允许私自收养弃婴。

其实,释见光在抚养5名被弃女孩的过程中,也遭遇了同样的尴尬。孩子们长年居住在寺庙,以前需要户口的事情不多。因为弃婴的身份须由公安部门认定,认定后须有福利院来抚养落户,经过这些程序之后,想收养的市民才能认养上户口。这样一来,5个女孩就一直没有落户。

孩子们长大后求学、工作都必须要有户口。2010年,妙和与妙智一起前往东莞打工,由于没有身份证,被很多工厂拒之门外。后来,勉强有一家工资较低的小企业接纳了她们,但麻烦是一个接一个,没有身份证,不能办暂住证,不能进网吧,不能办银行卡。最后,姐妹俩只好放弃打工,回归云盖寺。

2011年,得知这一情况,蕲春县公安局特事特办,局里派户政科指导员刘明秋带队前往云盖寺核实处理。他们走访了云盖寺、释见光户口所在的张榜镇居民村、姐妹们就读的刘河镇高潮村小学及蕲春县民宗局等单位,经过大量的调查和协调工作,突破重重障碍,终于为五姐妹上了户口。

“多想当面叫她一声‘妈妈’”

春去冬来,释见光接力抚养被弃女孩的事渐渐为人所知,其善举感动了许多人。这些年,只要是来过云盖寺的香客,第二次上山都会带上衣服、食品来看望孩子们。孩子们穿的用的大部分都是香客送来的,吃的则是释见光自己开垦种植的。让释见光欣慰的是,5个孩子从未生过大病,即使感冒,喝几杯白开水,蒙头睡一觉就好了。释见光笑称:“是佛在保佑孩子们。”

5个孩子都很懂事,她们曾有想叫释见光“妈妈”的想法,但释见光恪守佛门戒规,始终要求她们以“师父”相称。妙和等四姐妹初中毕业后,体谅师父负担过重,先后主动辍学提出外出打工,释见光坚守“学一门技术”的底限,出资让她们参加缝纫技术培训。

凭着熟练的缝纫技能,四姐妹很快在外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拿到第一份工资,四姐妹除留足生活费,将钱全部寄给释见光。释见光则分别替她们办好银行卡,将钱全部存起来,留着结婚置办嫁妆。

昨日,记者分别联系到妙音等姐妹。远嫁河南的妙智称,被亲生父母抛弃是件不幸的事,但她们幸运地遇到了像妈妈一样的师父,她称心里早就把师父当作“妈妈”了。

在5个姐妹当中,老四妙音最为要强,每次听到同学们说她们是捡来的孩子,她总是据理力争,还“教训”了几个顽皮的同学。为此,她也挨过师父“惩罚”,让她夜背新编《十劝歌》,教她学会宽容待人。这些年,妙音只要遇到了烦心事,都会向师父倾诉,得到“点悟”。正在上海打工的妙音称,她年底回家,想当面叫释见光一声“妈妈”。

正在蕲春理工中专的上学的惟和,是释见光抚养的第一个孩子,也是五姐妹当中最小的。去年,初中毕业的她也想跟着姐姐们外出打工,释见光硬是从车站将她拽了回来,劝她上学。

释见光说,自己小时候功课就特别好,考大学是她儿时的愿望,但最终无缘学业。后来,她把希望寄托在5个孩子身上,因多方原因,只有惟和目前读到中专,没有一个进入大学,这也是她心中的遗撼。如今,惟和每半个月放假回到寺院,都要用省下的生活费给师父带回小礼物。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