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梓(4)十年以后
发布日期:2014-12-26来源:闲在居士新浪博客作者:罗大伦录入:春雨

    十年以后

  徽州太学方鲁儒的家里。

  青瓦白墙,庭院深深。

  在内室里,很多人都屏息站立,围在床前。

  方鲁儒躺在床上,脸上表情痛苦。

  一个三十来岁的青年人在给他诊脉,表情严肃而又从容。

  这个年轻的医生,就是一代名医李中梓,此时,他已经开始崭露头角了。

  这位方鲁儒患的病是腰膝疼痛,精神疲倦。其实他患这个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一开始的时候,他也找了些医生,医生们一听,什么?腰膝疼痛?甭问啊,这是肾虚啊,一个字:补!两个字:补肾!

  于是就很顺手地开了些补肾的药物,尤其是当这些医生听说这位方鲁儒腰膝还感觉冷的时候,更是觉得掌握了确凿的证据:这明显就是一个肾阳虚嘛,来,愚弟给您多加些附子和肉桂!

  这些药看着似乎挺对证的,可是在服用了两个月以后,我们的方鲁儒却感觉有些不对头,为什么呢?原来他越服这样药,就越觉得腰膝发冷,而且四肢痿软得更厉害了。

  这位方鲁儒是搞教育的啊,对中医不懂,只好又把这些医生给请来了。这些医生一看,什么?腰膝更冷了?这说明药力不够啊,病重药轻啊,必须调集大部队,来进行总攻!

  于是又加大了温补的力度(遂恣服热药,了无疑惧),开始了大规模补肾活动。

  结果,老方很是遭罪,这个病越来越重了。

  最后,老方终于愤怒了:谁,谁说中医好的?我看中医就是伪科学,太可恨了!越吃药病越重,我不瞧大夫了!

  别人就劝了:您别生气,这中医和中医啊,很不一样,有的医生一看就准,有的医生却不准,这区别就在……(这位挠挠脑袋没有想出来,我替他说吧,就是中医诊断的水平上,有的学好了,就能看得好,有的上中医诊断学的时候光逃课了,所以一看就错)。

  老方经人这么一劝,本来想提起笔来写几篇揭露中医是伪科学的文章来着,想了想,也是,等身体好了再和中医战斗也不迟,就让下人接着请医生。

  结果,就把李中梓给请来了。

  李中梓来了以后,没有理会老方的情绪,坐下来就开始给他诊脉。

  各位,李中梓擅长的是什么呢?诊断学啊。后来他著名的"士材三书"(李中梓字士材)的第一本书就是《诊家正眼》,里面主要讲的就是脉法。李家人被误诊而病亡的经历对他来说是刻骨铭心的痛,所以他在中医诊断上下了大功夫。他的脉法那是当时的一绝啊,后来他还把自己的侄子李延罡培养成了脉学专家,李延罡还写出了《脉诀汇辨》这本专著。

  李中梓手一搭脉,没有什么感觉。各位,中医在诊脉的时候,手指的力道是有讲究的,一开始要轻轻地按,这取的是浮脉,如果患者有外感病,此时的脉就非常明显了。然后是用一半的力,这是中取,一般人的脉位应该在这里,这里的脉象是很关键的。再使劲,就是沉取了,这是诊断里病的,一些病位较深的病,要从这里看出。

  这位老方的脉是"脉伏于下"。什么意思?就是李中梓沉取都没有取得,是再使劲,推筋按骨,才摸到的脉象。这种伏脉说明了什么?李中梓在《诊家正眼》中说:"故其主病,多在沉阴之分,隐深之处。"他还说有的病是"火邪内郁,不得发越",有的是"阴气壮盛,阳气衰微",因此要分清楚阴阳和寒热两个极端。

  那么李中梓的手指在伏脉中感受到的又是什么信息呢?是振指有力。

  大家这回该清楚了吧,这么有力的脉象,绝对不是阳虚或阳气快没有了的脉象,这是火郁于内的脉象,火在里面出不来了,因此此时外面的冷都是假象。中医的术语说这是"真热假寒""阳盛格阴",千万别被表象蒙蔽了。

  李中梓当时就提出,这要使用泻火的药物来治疗(欲用苦寒之药)。

  老方一听,更晕了:我说什么来着?是伪科学吧。我身上都这么冷了,还要泻火?你有没有点儿科学的精神啊?你知不知道在我们科学领域里,寒和热是对立的啊?不服药!

  老方愣是挺着,没有服药(骇而弗从)。

  李中梓也没有办法啊,只好回去了。

  半个月以后,李中梓又被请来了。原来是老方受不了啦,身上是越来越冷,这么下去太难受了,干脆,死马当成活马医吧,我也不管了,还是你来看吧。

  李中梓再次诊脉,果然热势越来越旺了,他就问老方,说:"我说你体内有热,你不相信。体内有热应该有两个征兆,一个是你的小便,一定是非常的黄,另外一个是你不喜欢喝热水(因为体内太热,人体本能地排斥热的饮料)。"

  老方仔细一琢磨,对啊,我的尿是很黄,我也的确不喜欢喝热水,看来还真有可能是体内有热。

  于是终于同意让李中梓开方试试。

  李中梓开的方子是:黄柏三钱、龙胆草二钱、黄芩一钱五分、黄连一钱五分、栀子一钱五分、生姜七片。

  这个方子里面都是些苦寒的药物,是清三焦之火的,黄柏清下焦之火,龙胆草清肝胆之火,黄芩清肺经之火,黄连清心经之火,栀子是泻三焦之火从小便而出。李中梓用生姜做药引子,为向导之药。

  这种方法是朱丹溪等医家的路子,李中梓吸收了寒热两大学派的长处,在他这里没有什么派别,该用什么就用什么,他是中医历史上非常全面的一位医家。

  这个方子趁热服下去之后,没多大一会儿,老方同志就觉得腰间开始松快了。服了三副以后,那些很痛苦的腰膝疼痛,就消失了(三剂而痛若失矣)。

  接下来,李中梓给老方调理了一下,用的是人参固本丸,每天服用二两。

  一个月后,老方就痊愈了。

  各位千万不要以为这种"真热假寒"的情况很少见,其实这种情况常出现。前些日子有个网友说:朱丹溪不是大家,他用苦寒清热,伤了阳气。这种说法错误很严重。这是因为后来有些医家这么说,因此现在很多学习中医的就跟着这么说,其实这是对朱丹溪的偏见,是没有怎么经过临床的人才会有的想法。在临床中,寒热两种情况都会有,不可偏废一边,各位经历多了就知道了。

    别说人家的理论如何伤阳气,如何不合理,那是你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患者,或者你根本就给误治了。中医历来讲究的是对症下药,对寒证有热药,对热证有凉药,此为不易之理,各位千万别跟着乱喊,奔着一头就去了,别学偏了。

   (原文略有改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