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小凯妻子谈经济学家之外的小凯:丈夫、父亲和老师
发布日期:2015-01-04来源:凤凰网作者:张凤娇录入:春雨
我讲一下大家可能不太了解的关于小凯是怎样信上帝的。他最初接触基督教是在牢里。1968年,牢里的犯人中有一个基督徒,那个基督徒说,上帝派我到这里来给你们传福音。包括小凯在内的那些劳改犯们对此都是没有兴趣的。但是这个基督徒成天为他们祷告、帮他们打扫,成天做这些事情。对此小凯很感动。

吴小娟 现场图

编者按:云山苍苍,江水泱泱。一壶清茶追故友,抑或云淡风清谈往昔。什么是对逝者最好的纪念,永远没有最好的答案。有人唏嘘落泪,有人笃定前行。

杨小凯逝世10周年,他的好友韦森、学生孙广振发起“纪念杨小凯逝世10周年追思会”。杨小凯的妻子吴小娟女士在会上与大家分享了一个“经济学家之外的小凯”。

以下为吴小娟女士讲话实录:

吴小娟:我不是很会讲话,可能大家对小凯的经济学研究比较了解,而不知道小凯是什么样的丈夫或者什么样的父亲,所以我在这里就讲讲他的“笑话”。也不是笑话,就是我们在家里开玩笑的一些事。

首先要谢谢大家办这个会议,这真的是一件对小凯非常好的事。除了围绕小凯在学习上所做的一些研究,还有大家对小凯的爱。你们不远万里,在这么忙的时候到这里一起开这个纪念会。我还要感谢小凯的学生广振,韦森,花了很多的时间来筹备会议。在经济上也花了很多钱。所以首先代表我们家里感谢大家。

结识爱人 因为爱挑毛病

认识小凯,是1979年,在新华印刷二厂。小凯刚从牢里出来时候找不到工作,在长沙也不能待,因为是“造反派”,在长沙他的名气太臭了。所以小凯到邵阳去了,在新华印刷二厂做校对。那时候我是厂里的工人。小凯老是找我的麻烦,因为我排字的文章常常有错误。他来问我,“你怎么这么多错误”。我就觉得他很多事,心想我错误关他什么事。我们就是这样认识了。

1981年我们结婚,1983年女儿出生。小凯是很正式家庭出来的一个人,所以他对家庭很负责,也很爱他的孩子。我们的女儿出生以后,他去了美国学PhD。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读PhD的那一年,他常常写信说非常想念我们,想念孩子。所以后来我们就去了。

我讲一个笑话。小凯是一个经常思考、想问题的人,连早上起来他也在想问题。我们刚结婚的时候,他说,“哎呀,跟你结婚以后,我都没有灵感了。”这个灵感,就是他的经济学研究的灵感。我说,“那怎么办?是结婚还是离婚?”后来经过长期的磨合,他的灵感又回来了。所以后面的研究、出书、读PhD,都顺利完成了。所以我要感谢上帝,没有让他的灵感因为结婚而变得没有了。

杨小凯

信仰基督 性情渐渐柔软

我讲一下大家可能不太了解的关于小凯是怎样信上帝的。他最初接触基督教是在牢里。1968年,牢里的犯人中有一个基督徒,那个基督徒说,上帝派我到这里来给你们传福音。包括小凯在内的那些劳改犯们对此都是没有兴趣的。但是这个基督徒成天为他们祷告、帮他们打扫,成天做这些事情。对此小凯很感动。后来他出来以后,就好像没什么事了。

小凯是1983年出的国,我是1984年去的。我去之后小凯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我送到唱经班。当时我还不知道他的目的。他觉得基督教很好,让我去学。我一点都不懂。另外就是,小凯去唱经班,想让我变成一个非常好的太太。我说好的太太是个什么标准?要像日本的女人,非常柔顺。我们从大陆来的这些太太们,都是一半天的,从来不顺服丈夫的,所以他让我学会做一个顺服的太太。后来我发现这个问题,就马上不去唱经班了。我说如果你也去,我就去,你不去,我也不去了。后来就没有去了。

但是后来到澳洲以后,小凯又开始去教会。去教会的目的,一个是到那里听听英文,还有一个目的,就是研究圣经。因为小凯喜欢研究。研究了好几年,但是还是很难相信。后来我女儿在1999年得了脑瘤,他很难过,女儿看他的时候,小凯就到教会找牧师,希望我女儿能很快好起来。这时候他开始相信上帝,好像唯一的办法,就是上帝可以医治我的女儿。他好像开始寻求上帝。

后来他自己得了肺癌,医生说大概还能有三个月吧。他问有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医生说没有。化疗呢?医生说化疗仅仅可以延长你的生命。西方的医生是很讲实话的。小凯觉得什么都没有办法了,所以他开始归向基督。牧师跟他说,“你要认罪悔改。”小凯是一个很老实的人,你说什么他信什么,于是他就真的跟我认罪。我那个时候觉得认罪好像不是太好的事情,所以我不是很明白。但是小凯出医院以后没有多久,我和他一起就受洗了。受洗以后,小凯每天读圣经,读神的话,然后祷告、去唱经班。这一段时间,他非常平安,他的生命就在改变。他对家人的态度也非常柔软了。

我们常常两个人开车出去。我吃饭的时候会很激动,有时候说话不小心,可能说出很多漏洞,他就会开始说我,你哪句话不应该说。然后我们就很不开心,在车上就会有争吵。可是后来小凯信上帝以后,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我好喜欢跟他一起出去了,不会再担心等一下会挨批评——所以我发现小凯真的在改变了——在家里做丈夫是这样,作为父亲对孩子也很温柔,不要求孩子一定要学经济学,不要求孩子一定要干什么,只要孩子喜欢就行了。对学生也是像爸爸一样,很爱他们,关心他们。有的时候学生出什么事,他就会挺身而出,帮他们想办法。总之小凯变化很大。

经济大权被夺 经济学家“不懂经济”

作为一个学经济学的人,小凯在家庭的经济方面是怎么回事,大家可能会很有兴趣。

我们家的经济大权,刚开始是小凯掌握,因为他是经济学家嘛。后来我发现好几次买股票,钱都亏得一干二净。我就开始对他的经济研究有点怀疑了,就把经济大权掌回来了。我想如果我现在还不改变方向,我们家可能就破产了。掌回来以后我就开始投资。印象很深的事情是,当时我准备买房,炒房产。每次想去看房子的时候,我们小凯就说不去。我问为什么不去啊?这么大的事情你不去,我一个人吓死了。他说,“我最好不要去。我一去,会给你很坏的印象。”我当时不是很明白。但是没办法,就自己去了。然后我就自己做决定。

小凯过世以后,我跟一个他的学生吃饭,我说为什么每次投资小凯都不跟我出去,他就跟我解释了,说有一个美国的诺贝尔奖得主讲过自己的故事:“我在房价最高的时候就买房子,太太说不要买,我不信。在房价最低的时候,就卖房子,太太说不要卖,我就要卖。”我明白了他的意思,真正搞经济学的,在实际的问题上还是有点差别。  

这时候我才明白,为什么每次经济上的决定小凯都不出面——小凯是一个非常明智的人。后来在家里经济方面的决定,都是对的。

今天很高兴见到大家。最后说一句,就是要感谢大家。小凯将来学习的方向,就交给大家去做。家庭的情况,是会越来越好。感谢大家。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