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祸结缘,告别“后遗症”赢来美丽爱情
发布日期:2015-01-05来源:迎春论坛作者:李学民 高雪 录入:春雨
在婚礼现场,他深情地讲述起两人的相遇过程,“我们是在一场车祸中认识的,我是肇事者,她是受害者……”全场的人一声惊叹,这个身份太特殊了。“从相识到相恋,我们经历了很多的坎坷,但是现在我们成功了。”新郎紧紧拉起新娘的手,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在婚礼现场,他深情地讲述起两人的相遇过程,“我们是在一场车祸中认识的,我是肇事者,她是受害者……”全场的人一声惊叹,这个身份太特殊了。“从相识到相恋,我们经历了很多的坎坷,但是现在我们成功了。”新郎紧紧拉起新娘的手,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赎罪,车祸发生后勇敢担责

  2011年国庆节前夕,年轻的网络工程师吴迪,终于有了一辆属于自己的汽车。时年25岁的他,家住沈阳东陵区,父母都是老师。他早年从东北大学毕业后,进入沈阳三好街一家科技开发公司任网络工程师。开私家车上下班,是许多年轻城市白领的梦想,吴迪也不例外。终于,在参加工作3年后,吴迪在父母的资助下买了车,虽然不是什么知名品牌,但也足够他兴奋一阵子的了。没想到这一兴奋,出事了……

  那天下午,吴迪奉母亲之命,给家住铁西区的姥姥送去两袋大米。在姥姥家吃过午饭,他开车往回走。因为是周末,天气阴沉沉的,还飘着雪花,街上行人稀少,吴迪一边听着音乐,一边把车开得飞快。在经过一个丁字路口时,突然一个女孩骑着电动车在前面冲了出来。由于车速过快,加上路面太滑,吴迪这个“新手”发现情况紧急,想踩刹车时已经来不及了!“砰”的一声巨响,女孩和电动车一起被他撞飞,然后重重地横摔在马路当中。

  “坏了,出事了!”面色苍白的吴迪从车里冲出来,来不及多想,当即拨打了120。

  经医生诊断,女孩的右小腿皮肤挫裂伤、多处软组织损伤和脑震荡,一直昏迷不醒,直到第二天上午十点多才醒来。一直守在病床前的吴迪见了,一个劲儿地向对方道歉,好在对方并没责怪他。

  受伤女孩名叫许薇,刚刚从沈阳药科大学毕业不久,当时正在一家制药厂检验科实习。“拜托你,先别把这事告诉我父母,不然他们会担心的……”这是许薇苏醒后跟吴迪说的第一句话。

  在接下来的日子,为了“赎罪”,吴迪请求医生将许薇转入住院部外科病房,并替她订好病号饭,每天下班后都要前来探望。离开时,他都要问许薇恢复的情况,或者想吃点什么,下次来医院时,他会带来。见许薇一个人躺在病床上很寂寞,只要时间允许,他每次来都会尽量多陪陪许薇,和她聊天,讲故事给她听。同时,他还想着法子去了解许薇平时的喜好,变着花样让她从车祸的阴影中走出来

  就这样,吴迪在车祸发生之后,一直护理着被自己撞伤的许薇。有时,遇到许薇病情不稳定时,他就向公司请好假,守在她的身边,并小心翼翼地扶她去做各种检查,尽量减轻她的痛苦。

  面对吴迪的精心照顾和呵护,心地善良的许薇很是过意不去。在她看来,车祸发生自己也有责任,如果不是骑车时不遵守交通规则逆向转弯,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更不会牵连吴迪来陪自己受这份罪。为此,许薇多次嘱咐吴迪不要耽误了工作,她能下床就可以自己做事了,实在做不了还可叫病友和同学们帮忙。

  有人认为,吴迪这么做,是怕许薇跟他扯起这次车祸的责任,索要赔偿。而就在这时,交警部门的责任认定下来了,认定吴迪车速过快负主要责任,许薇机动车道逆向转弯付次要责任。对此,吴迪什么也没说。在他看来,许薇一个人离开父母,出来学习和工作不容易,决定一个人把所有的责任承担下来。许薇心中非常感动。

  不幸,女孩得了车祸后遗症

  许薇在医院一住就是一个半月时间,眼看新年将至,她打算出院回家调养,吴迪一直没有同意。

  原来,虽然许薇的外伤早已全好了,但头部时不时还会疼,每次头疼时,她都想去卫生间小解,可又什么都解不出来。医生说,需要继续住院观察。看着住院时每天不菲的费用和为此有些憔悴不堪的吴迪,许薇一时有些心急。

  学校放寒假了,吴迪担心许薇成天面对自己太单调,就特意请了她两个在沈阳本地的女同学,轮流到医院来陪她聊天。见到吴迪这么细致入微地照顾许薇,许薇的同学也深受感动。后来,她们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许薇说:莫不如,你们干脆做一对因祸得福的恋人算了!许薇听后,不禁脸颊有些微微发烫。

  事实上,通过这两个多月的接触,吴迪发现眼前这个心地善良,在伤痛中还能体凉他人的姑娘,正是自己多年来寻找的理想中的伴侣。不让许薇出院,他也是怕这么个漂亮而单纯的女孩日后真落下什么车祸后遗症。为此,他特意又从父母那里借了钱,打算再为她续交一笔费用。

  这一切许薇都看在眼里,她实在不忍心让吴迪再为医药费犯愁了,就偷偷跑去结了账,然后在电话里告诉吴迪自己打算出院的消息。吴迪一听急了,让许薇在医院门口等着,他要把许薇接到自己家里去住。然而,许薇没有答应。她已经事先让同学租好了房子,一个人回出租屋去住。

  为了不给对方添麻烦,许薇并没有把自己的住址告诉吴迪,只是经常会在电话里向他汇报身体的恢复情况。由于不知道许薇住哪,吴迪的牵挂和担心也只有干着急。从医院回来,许薇的头部在稍微有点风吹的天气里,就会感到丝丝的疼痛;不仅如此,她自车祸受惊吓之后,心理上留下了恐惧的阴影,频繁想上卫生间,次数多了小便起来也很困难。有时候,她一次小便要来回跑10来趟卫生间,有时候即使已经排完了,仍然想去卫生间,又什么都解不出来……许薇尽管十分恼火,想想可能是自己生理上失调的原因,过些天调整过来就会好,也没去想更多。

  可后来,许薇的尿频尿急次数越来越多。无奈之下,她只得叫了一个同学陪她到医院做检查。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医生告诉她:这是受到惊吓后,心理上留下了阴影,迫使尿道肌肉收缩加剧,从而造成了尿道不畅。回去之后,许薇强迫自己尽可能的不去想车祸发生时的那一幕,但每每遇到风吹头疼时,她又自然地想到吴迪驾车朝自己撞过来的情景……

  看到许薇整日闷闷不乐的样子,同学悄悄打电话把检查结果告诉了吴迪。吴迪找到了许薇的住处,坚持带她去更大的医院做复查。结果与第一次的完全一样。从医院出来,吴迪把心情沉重的许薇送回了她租的那个阴暗、潮湿的小屋。之后,他坚持每天都要到许薇那儿去看她。有时单位加班去的晚了,他还要等许薇睡了才回家……这样来回奔忙了一段时间后,考虑到潮湿、阴暗的环境对许薇的身体康复没好处,吴迪再度鼓足了勇气,邀请许薇搬到自己家去住。看着一脸诚恳,每天不辞辛苦照顾自己,从来没有半句怨言的吴迪,再想到自己的病情,加之对对方的人品的信任,许薇终于答应了他的请求。

   无奈,亲人阻挠下被迫分手

  把许薇接到自己家里后,吴迪白天上班,夜里便寸步不离地守在她的身边,陪她输液,给她喂药,鼓励她坚强地战胜病痛,争取早点康复。看着吴迪为自己心力憔悴的忙这忙那,心存感激的许薇就开导他,让他不要这么自责,自己的病会慢慢好起来的……两个年轻人每天朝夕相对,同处一室,渐渐就有了一种别样的情感,不过因为两人身份特殊,都没有表白。

  那段时间,吴迪每天晚上坚持让许薇睡自己的床上,自己则去客厅睡沙发。一天夜里,许薇从恶梦中惊醒,叫出了声。吴迪听到后马上赶过来安抚她,轻拍她的肩膀,让她放心,“有我在,不要怕。”这句话像一股暖流,淌进了许薇的心房,她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很可靠,很有安全感。吴迪拉起了她的手,轻声地说:“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就算你的病好了,我也不会再离开。”许薇很感动,眼泪缓缓地流了下来……

  对儿子肇事后勇敢担责,主动去照顾许薇的做法,吴迪的父母一开始是持赞成态度的。可后来,当他们不知从哪儿知道到了许薇因车祸后留下了头疼和尿道不畅的后遗症后,担心两个年轻人再这样发展下去,有了感情,儿子要是娶了许薇做妻子,今后的生育很有可能成问题……于是,他们开始提醒儿子:“车祸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该赔多少赔多少,赔完了,犯不着把自己搭进去。”接下来,吴迪的父母、亲戚一改往日的体贴和关怀,对许薇表现得很冷淡。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发现儿子不但没有听自己的话,把许薇送走,反而对其变得更加体贴和关心了,为了带许薇四处寻医问药,他甚至多次请假陪同前往……吴迪的母亲为此和儿子大吵了一架,要求他立刻与许薇断绝关系,将其送走。

  随着许薇的病情一天天好转,吴家父母要求儿子与许薇分手的事,也传到了远在新民的许薇父母那。为此,许家父母专程来到沈阳找到住在吴家的女儿。当着吴家父母的面,发急的许薇母亲警告吴迪说:“我跟她爸辛辛苦苦把闺女培养了这么多年,如果真因为你当时不要命的飞车,让她日后变成一个你父母预言的没有生育能力的女人,咱们只能在法庭上见了!”

  吴迪想表白,今后自己将一生一世照顾好许薇,可许薇父母坚决要求他和女儿分手,说他们不会相信吴迪的真心,他讨好许薇,无外乎是为了逃避车祸的赔偿责任。面对父母对吴迪的态度,许薇哭着告诉他们,其实那次车祸主要是因为自己逆向转弯造成的,吴迪现在对她所做的一切,已经远远超出他的责任范围了……

  女儿都亲口这样说了,但许薇的父母还是认为整件事情都是吴迪一手造成的,为了防止他“以身相许”贿赂女儿的感情,他们坚持把女儿从吴家带走。许薇的父母最后还要求吴迪,给他们写下一份关于车祸的赔偿责任书,支付许薇所有的治疗费用,并保证以后不再纠缠他们的女儿。

  见对方这样不信任自己,执意要将许薇带走,吴迪一时心里很不是滋味,却又无可奈何……

  感动,有缘人牵手一生幸福

  许薇被她的父母带走后,吴迪倍感失落,很长一段时间都提不起精神。每天下班后,他都会特意开着车,去西滨河路两人当初车祸相撞的地方去看看,有时候还会停下来,心里暗暗期盼着某一天能与许薇再度重逢。

  每个月,吴迪还会把自己一半的工资转账到许薇的银行卡上。而许家父母却要女儿把他汇钱的记录保存好,今后要是这后遗症治不好,好以此为凭据,找吴迪负责。

  面对家人给吴迪施加的压力,许薇的心情变得愈发沉重起来,病情也开始反复不断。她开始不断地做关于车祸的噩梦,梦见自己开着车,把吴迪撞飞到了运河里,瞬间被水淹没不见了踪影,吴家人为此要找她索命。后来,许薇做类似的梦时,发展到被惊吓得多次尿床。这让她更加惶恐了,每当到了晚上,她就害怕也不敢轻易入睡……万般无奈之下,她哭着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向父母说了,并要求回沈阳去安心养病。

  看着女儿痛苦的样子,许家父母后来只得同意了。但他们再三要求,千万不能被肇事者假惺惺的样子迷惑……回到沈阳后,许薇重新租了一间房子住下,继续调理自己的病情。她没有去找吴迪,怕给他添更多的麻烦和引起吴家人的误会。

  一个周末午后,病情稍微好转的许薇独自外出散步。路上,她一时思绪万千:当初,一场意外的车祸不知怎么就把自己和吴迪“撞”在了一起,又让他们这对原本扯不上任何关系的“冤家”,彼此间产生了深厚感情。她知道,自己和吴迪若是走到一起,父母都会不理解。但通过两人的朝夕相处,她觉得自己能遇到一个像吴迪这样心地宽厚、又有爱心毫不逃避责任的男人,真是非常幸运的……这样想着,在不知不觉间,她来到了两人当初驾车相撞的西滨河路。

  也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在运河边,许薇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原来,每天坚持来西滨河路的吴迪,当时也刚巧来了这里……这次戏剧性的会面,给两个年轻人带来了天大的惊喜!

  这之后,吴迪干脆从家里搬了出来,每天下班后,他都会第一时间回来陪着许薇,给她做好吃的,熬中药调理身子。为了能让许薇尽快好起来,他还到处搜罗“偏方”。当他听说许薇尿频的毛病,主要是因为当时在车祸中受到惊吓,神经中枢容易过度紧张造成的,并需要看心理医生调解时。他就自己去买了关于解除心理压力方面的书籍,还在网上找在线专家咨询,试着以亲情关心、心理抚慰等方式来消除许薇的心理恐惧。每次许薇起身要去卫生间,他都以热情的拥抱和亲吻,让她紧张的心理得到放松。

  刚开始,有吴迪在家鼓励时,许薇还能将自己完全的放松,可一旦吴迪去上班了自己一个人在家时,她又难免紧张起来,老毛病又犯了。每到这个时候,许薇不禁灰心,觉得辜负了吴迪的一片苦心。但吴迪并不泄气,坚持给许薇无微不至的关爱和安全感,即使自己在外面时也经常打电话和她聊天,以化解她心中那股无形的压力……渐渐地,许薇能放松了,尿频的次数在减少。

  为了给许薇治头疼,在大半年的时间里,吴迪风雨无阻,每周三次带着许薇去辽宁中医院找一位老专家针灸,并坚持服用汤药调理……功夫不负有心人,许薇的头疼渐渐控制住了。为了缓解经济压力,许薇后来在征求吴迪的同意下,在离住所不远的一家大药房里找了份药剂员的工作。

  2014年春节前夕,吴迪再次带许薇去医院检查,结果除了头部偶尔会疼痛外,身体其他部分都已经恢复正常了。得知这个结果,两人高兴得抱在一起,又哭又笑……之后,许薇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父母。两位老人也终于放心了,他们感受到了吴迪的真诚善良,同意了女儿和他的恋情。

  经历了这么多的波折,吴迪的父母也接受了许薇这位儿媳妇,开始为他们的婚礼挑选良辰吉日。2014年5月2日,是两人大喜的日子。在婚礼现场,吴迪深情地讲述起两人在那场车祸中的相遇,以及之后在治病过程中相识相恋,他郑重地承诺,自己将一生一世照顾好新娘许薇,此时台下响起了热情的掌声……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