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山村女孩与男友裸婚 打拼成高管买房买车
发布日期:2015-01-07来源:腾讯网作者:端子 赵姣姣录入:春雨
核心提示:80后杨利家境贫困,但依靠自己的努力,从最底层做到高管,从靠朋友救济到有房有车,她依然朴实坚强,在追梦的路上永不停歇。

如今的杨利已成为公司的副总

□记者端子实习生赵姣姣文图

核心提示:80后杨利家境贫困,但依靠自己的努力,从最底层做到高管,从靠朋友救济到有房有车,她依然朴实坚强,在追梦的路上永不停歇。

为让妹妹上学,每周五天她都去做家教

见杨利之前,记者猜测这位80后高管会一身职业装、时尚靓丽,但见到的杨利却是一位操着辉县话、朴实热情的邻家女孩儿。看着桌子上“渴”了很久的花,杨利不好意思地说:“实在是顾不上给它浇水。”

“我这人就是能吃苦。”杨利这样评价自己。杨利出生在新乡辉县的一个山村,家里姐妹三个,作为老大的她很早就懂事了。上大学是她第一次走出山区,大一大二的学费都是家里东拼西凑凑来的。杨利学习非常用功,成绩很优异,拿过多次奖学金。大三时,妹妹也考上了大学,家里实在负担不起,为了让妹妹也有学上,每周五天她都去做家教,风雨无阻。“一小时5块钱,做一次家教能挣10块钱”,这样就有了生活来源,因为“每个月都有近四百的进账”。

虽在平顶山上学三年,但杨利从未在这个城市玩乐过。“印象最深的是一年的三八节,我坐着学校门前的38路公交车绕了一圈,因为那天的38路免费。”

不怕贫穷,为了爱情与男友裸婚

杨利的男友比她早一年毕业,为了爱情放弃去大城市的机会,一心一意在平顶山等她毕业。现在,作为丈夫,他对杨利的评价是:“真是捡了个宝。”杨利第一次去男友家,下车就是泥泞的土路,刚走两步鞋跟就被粘掉了,她只好提着鞋子,一脚浅一脚深地边走边哭。到家发现男友家比自己家还穷,一大家子人住一间屋子。“我们两家都穷,所以没什么可以依靠的,只能自己干。”说这话时,1983年出生的杨利脸上写满坚毅。

毕业后,杨利被学校推荐到一家不错的国有单位,但代价是离开平顶山。为了爱情,她拒绝了学校的好意。一无所有的两人很快就结婚了,“绝对的裸婚,什么都没有”。后来杨利有了孩子,老板很多工作不再交给她,杨利主动提出辞职,而爱人却调到了郑州工作。2009年,到郑州的杨利开始完全不同的生活。

刚到郑州,在同学家打地铺一住就是半年

到郑州入职的就是杨利现在的公司,第一个月工资800元。有次,她兴奋地揣着刚领的工资上公交车,准备和爱人会合。结果,一下车发现钱包没了。怎么办?还要给孩子买奶粉呢。“我找老板借钱,想想我才上班一个月,老板还让其他员工做担保,才借了我400块钱。”说起第一次跟老板借钱,杨利还忍不住想笑,但事实上,那以后她基本都是靠借钱生活。因为不久后,爱人就被派到了国外,整整二十个月。

爱人不在身边,杨利就借宿在同学那儿。“其实是因为没钱租房。”杨利说,“在同学家的客厅里打地铺,一住就是半年。”爱人在国外,家里老人孩子要养活,杨利的工资根本不够支配,借钱成了家常便饭。同事王宇说:“头两年,公司上上下下几乎都借过钱给她,所以现在她不遗余力地帮助别人。”

凭着二百五的劲头,一个人发展成63人的独立部门

当时,杨利是公司唯一的造价员,但四年后,她把造价发展成了63人的独立部门。“我不想在可有可无的境遇中生活,更不能依附别人生存。”杨利向老总申请成立属于自己的部门,开展独立业务。申请、报批、评级,杨利给自己定了一个又一个目标。“我说过公司不过甲级,我不剪头发。”当网上流行“待我长发齐腰,将军娶我可好”的段子时,杨利正顶着自己的齐腰长发为公司从乙级到甲级的飞跃忙碌着。

造价是靠人力、精力也拼体力的活,她和同事吃住在办公室,就为了让客户满意。“我就是个二百五。”杨利这样戏谑自己,但这二百五的劲头让部门飞速发展,现在是“其他部离不开造价,而造价部可以独立生存”。

“让自己成为公司离不开你的人。”她一直这样教导“手下”。这四年,她成为公司的副总,带出了62个和她一样能干的员工。

大河点评团

杨利就像是生活中的女版许三多。刚到郑州的杨利,工作并不顺利,生活倍显艰难。但她把困难当磨刀石,在同学家打地铺,她勤业敬业精业,执着向上,在帮助公司从乙级资质晋升为甲级资质的同时,她个人也得到了极大的锻炼。今天她的那些收获,不是因为上天的眷顾,而是因为她有股扎扎实实的劲头。怨天尤人,不如从自身做起,每个人的人生都不可能一帆风顺,成功与否,大多取决于我们在困难面前是否有股像杨利这样的倔强劲头。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