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知道答案
发布日期:2015-01-13作者:〔日本〕江本胜录入:春雨
多年研究水之后,那一天,我偶然翻开一本书,书上有一行标题进入了我的眼帘:“雪之结晶,没有任何两片相同。” 从那一瞬间起,我开始了进入一个全新世界的冒险。我的想法是:把水冻成冰,然后拍出它的结晶的照片。

多年研究水之后,那一天,我偶然翻开一本书,书上有一行标题进入了我的眼帘:“雪之结晶,没有任何两片相同。”

从那一瞬间起,我开始了进入一个全新世界的冒险。我的想法是:把水冻成冰,然后拍出它的结晶的照片。

我拍摄水结晶的照片的具体方法是这样的:

首先将各种水分别放到有盖的玻璃器皿中(刚开始进行实验的前几年,每次要用100个玻璃器皿),然后放进冷冻库冻上3个小时。这样在玻璃器皿中会形成直径大约为1厘米的冰块。将光线投射到一个个凸起的冰块上,用显微镜观察,就能看到结晶。

首先我观察的是城市的自来水。东京的自来水几乎无法形成结晶,说完全拍不到一张美丽的结晶照片一点儿都不过分。这是因为东京的自来水在消毒过程中使用了氯,从而将天然水的美丽结构全都破坏掉了。

与此相反,只要是天然水,无论出自何处,它们所展现的结晶都异常美丽。泉水、地下水、冰川、仍然保持自然形态的河流上游的水(下游往往因为生活废水的注入,无法看到美丽的结晶)。不管来自世界上哪一个地区,只要是在大自然中未被污染的水,都能呈现美丽的结晶。

就这样,我们拍摄、观察水结晶的研究正式走上了轨道。

没过多久,拍摄水结晶的研究员突然没头没脑地蹦出这样一句话:“让水听一听音乐,看看会形成什么样的结晶。”可以说,他已经完全被水迷住了。

的确,让水听音乐,将波动传递给水,有可能改变水的性质。因为我自己很喜欢音乐,小时候还认真地想过当音乐家,所以举双手赞成这项独特的实验。

然而,虽说是有这个想法,但是要在什么样的状态下、给水听什么样的音乐,我们还完全摸不着头脑。经过几次错误的尝试之后,我们决定在两个喇叭之间放一瓶水,用一般人平时听音乐的音量让水听音乐看看。因为此前每次使用的水都是一样的,这次我们商量着到药店买瓶精制水试试。

 

实验的结果美妙极了。听了贝多芬《田园交响曲》的水所呈现的结晶,像这首明快、清爽的曲子一样美丽而工整(左图);而听到对美充满深深祈望的莫扎特的《第40号交响曲》的水,其结晶也竭尽全力展现出一种华丽的美(右图)。最妙的是听了肖邦的《离别曲》的水结晶,美得小巧玲珑,并分散成几块,简直令人惊叹。(后来我了解到,《离别曲》原来并不叫这个名字。看来水所感受到的是为这首曲子起名为《离别曲》的那位日本人的感受。)

水就是这样随着美丽的古典音乐,发挥着自己的个性,形成了美丽的结晶。

相反地,让水听充满了愤怒与反抗色彩的重金属音乐时,它的结晶的形状就全都是凌乱而破碎的了。

接着,我们又有了更奇妙的想法,那就是让水读文字。把水装进瓶里,我们在纸上写了一些字,把字面朝里贴在瓶壁上。我想知道分别给水看"谢谢"和"浑蛋"这两个词,它们的结晶有什么不同。

从常理来说,让水"阅读"文字,因字面意思的不同而改变它的结晶形状,简直是不可能的一件事。但通过音乐实验得到证实后,我对自己的这种想法不再抱有任何怀疑,于是马上开始了这项实验。有如误入了奇境一般,我满心期待着这次实验的结果。

结果揭晓时,真的又令我大吃一惊。看到"谢谢"两个字的水结晶,非常清晰地呈现出美丽的六角形;而看到"浑蛋"两个字的水结晶,像听到重金属音乐的水那样,破碎而零散。

同样地,把"让我们做吧"这句话贴在瓶子上给水看,它的结晶就很整齐;采用命令式口气要求它"一定要做",它甚至无法形成结晶。

这个实验让我们了解到日常生活中说话措辞的重要性。使用友善、温和的语言,会将事物带向好的方向;而恶言相对时,则会带来不好的结果。

探索水本身所蕴涵的“故事”,就像探索宇宙一般充满着冒险。水为我们打开的是通往另一空间的入口,在不间断地拍摄水结晶的实验过程中,我其实已经不知不觉地踏上了探索宇宙之深远奥秘的旅程。

看过"爱与感谢"几个字的水所形成的结晶

此番经历中,有一张水结晶的照片深深捕获了我的心,我从来没见过那般美丽而绚烂的结晶。那就是看过"爱与感谢"几个字的水所形成的结晶。这样的水结晶充满了喜悦,并形成像盛开的鲜花一样的模样。这张水结晶的照片,美得几乎改变了我的人生。

世界正在向我们发出祈求,它想变得更美,它在向我们祈求一种达到极至的美丽。请回想一下我们最初的定义:人是水做的。看到水结晶的照片的人,体内的水一定会发生某种变化。这种变化就是,它找到了最为极至的美,这美就是看到了"爱与感谢"几个字所形成的水结晶。

如果所有人都心怀着爱与感谢,连法律的存在都会显得多余。现在相信你已经知道了答案——"爱与感谢"将是引导整个未来世界的关键。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