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预言家透视命运8:预言红色中国的危险
发布日期:2015-02-12作者:李正录入:春雨
1944年11月,美国总统罗斯福在白宫接见了珍妮‧狄克逊女士。除了他自己的生命极限这个敏感话题外,他最关心的是和俄国的关系问题。他问珍妮,美国可不可能和俄国结成盟友。 珍妮摇头说,她看到的影像恰恰相反。但是她说,美国和俄国将来会再次结盟,去反对红色中国。

美国与众不同的天才女预言家珍妮.狄克逊,1944年她说道:“我看到中国将会变成共产党国家,…”。(网路图片)

1944年11月,美国总统罗斯福在白宫接见了珍妮‧狄克逊女士。除了他自己的生命极限这个敏感话题外,他最关心的是和俄国的关系问题。他问珍妮,美国可不可能和俄国结成盟友。

珍妮摇头说,她看到的影像恰恰相反。但是她说,美国和俄国将来会再次结盟,去反对红色中国。

罗斯福总统大吃一惊,“红色中国?中国不是红色的!我们和中国之间不会有问题。但我觉得,我们必须与俄国结盟以维持我们在世界上的地位和生存。”

专心致意的看过她的水晶球上构成的画面后,珍妮说道:“我看到中国将会变成共产党国家,并成为我们的头号麻烦;非洲将成为我们在国际事务方面的第二大烦恼。”

1945 年1月中旬,罗斯福总统再次在白宫接见了珍妮。见面后,罗斯福总统重新提到上次见面时问过的话题:他自己生命的极限、美国和俄国的联盟。珍妮重复了自己的预言:二战后,同盟国之间将会分崩离析,“但最终我们将和俄国结成联盟去反对红色中国。只不过那已经至少是一代人以后的事了。”

1946年10月里的一个凉爽的傍晚,在华盛顿的中国大使馆内有一个大型的聚会。按照大使馆里鸡尾酒会上的习惯,人们三五成群的在谈着当天的新闻。

一位把自己看成国际问题专家的男士发表评论说,真是太可惜了,我们把德国消灭了,却听凭俄国来对付西方自由世界。“你太正确了”,另一位同意的说,“哪怕德国再坏,苏俄也是一个更大的威胁。我们本来应该让他们两败俱亡。听我说吧,有一天我们还得和俄国打仗。”

洛仪‧亨德森(LoyHenderson)大使的夫人对那次谈话记得特别清楚,因为当时珍妮‧狄克逊不好意思的插嘴道:“我不喜欢反驳你,先生。但我看到美国在将来要和红色中国打仗,而不是和赤俄。”

亨德森大使当时是美国国务院里有名的近东和非洲事务的领导人,以前还作过美国驻俄国的代办。亨德森夫人惊讶的凝视着狄克逊女士,“怎么啦?中国不是红色的”,她大声的说,“并且因为它丰富的文化遗产,它绝不会去追求一个像共产主义这样的外来理想。中国人总是不和外界来往的。”

珍妮明亮的眼睛沉静的注视着她,回答道:“中国将要变成共产党国家。”

他们都扬起了自己的眉毛,“因为当时我们没有人相信她的话”,亨德森夫人后来坦白的承认道。

1948年,洛仪‧亨德森被杜鲁门总统指派为美国驻印度的大使。在新德里居留的期间,亨德森夫人终于有机会想起了珍妮预言里的警告,因为就在1949年9月21日,共产党人得意洋洋的宣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中国大陆成为红色的了。

在珍妮和著名专栏作家蒙哥马利女士合作的预言专栏里,她们每年的年底都要宣布一些下一年里将要发生的重大事件?在1956年的预言专栏中,珍妮宣称,“在不久的将来,我没有看到战争,也没有什么危险来自俄国。我们的大麻烦将会来自共产党中国。而奇怪的事情是,红色中国很快就要掉过头来攻击俄国。我们应当把俄国当作一个激烈的竞争对手来对待,因为当红色中国在1964年变为世界性威胁的时候,我们将需要她站在我们这一边。”

在1962年的预言专栏中,珍妮预言说:“俄国不想要战争,因为它在发展中希望没有战争。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将和俄国联盟反对中国、非洲的一部份以及远东。但红色中国在那以后的稳步上升会与美国内部深藏的麻烦相巧合。”

年复一年,珍妮一直在强调来自红色中国的危险。

与此预言有关的信息:
作出预言的时间:1944年11月
预言兑现的时间:1949年9月21日
预言的可信度:极高。两次总统接见以及外交官们参加的聚会上的谈话。

评注:当珍妮告诉人们,中国要成为共产党国家时,没有一个人相信她,更不相信中国会成为美国的第一麻烦。因为她把话说得太早了,人们还没有能力看得那样远:人们要到二十年后才开始相信她的预言的正确性。因此,这个预言也是我们原来说过的那种“最使人相信预言的预言”。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