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为何在日本抢购马桶盖?看完你也想去
发布日期:2015-02-28来源:九个头条网作者:九哥录入:春雨
日本不少被认为是大师级的人物当中,都拥有一种匠人气质。什么是匠人气质呢?按照九哥粗浅的理解,就是把自己的一份工作当作一门手艺,并且有着强大的自尊心,且往往花去大量时间(有的人是花去的可是毕生的时间)将这种手艺做到极致。甚至有时候,这些匠人还将自己的一门“手艺活”变成世代相传的功业。

早前,九哥写了一篇叫《中国制造 韩国品牌 日本大师》。九哥说到日本不但有世界一流的制造业和品牌,而且相比中韩,日本有更多的大师。其实,当时我是想要用“巨匠”来描述日本的大师级人物。

的确,日本不少被认为是大师级的人物当中,都拥有一种匠人气质。什么是匠人气质呢?按照九哥粗浅的理解,就是把自己的一份工作当作一门手艺,并且有着强大的自尊心,且往往花去大量时间(有的人是花去的可是毕生的时间)将这种手艺做到极致。甚至有时候,这些匠人还将自己的一门“手艺活”变成世代相传的功业。

这种现象在日本特别常见,许多传统的漆器、金箔、造剑的工艺都完好保留。正如微博大V五岳散人近日所提及的那家京都的“尾张屋”荞麦面馆。据五岳散人称,这家店在相当中国明代的时候就存在了,几百年薪火相传,就为了做好一碗荞麦面。

(五岳散人在微博上贴出的“尾张屋”荞麦面)

这要是在多数当代中国人的价值判断来看,这叫不思进取。就像周星驰在电影《食神》里所说的那句台词:“烧饭烧得好,要饭要到老”。若是按照现代商业的逻辑,荞麦面做得好,生意火了,那就得扩充经营,请人来做,自己翘起腿做老板就好了;或者拿自己的脸做商标,生产“尾张屋”荞麦方便面,把它做成23亿人的酸爽选择。

并不是说上述的想法有什么不对,但确实就有人只想把一碗面做好,做到极致,做到绝无仅有,正如《泰囧》里的王宝的葱油饼。抱歉,我又用电影来举例子。现实中国也有很多百年老店,比如天津狗不理,北京全聚德。这些都是全国知名品牌了。

但像散人口中所说的“尾张屋”,中国还是太少。但在日本却有不少。这除了得益于日本人对传统的重视之外,还因为日本民族骨子里那股匠人气质。匠人的日语是“職人”。九哥不懂日语,但约摸觉得日本人在工作岗位上的认真劲可能是这种“職(匠)人”在职场上的表达——日语的“职业”就是繁体汉字“職業”。

日本人工作之认真,大家想必也是知道的。“过劳死”这种名词就是日本人发明出来的,这可以看出日本人工作的压力之大,不过日本是一个福利并不低,社会安全网很结实的国家,日本人还可以这么尽心尽力,还是得益于日本人对于自己职业的尊重。

(东京“表参道之丘”)

例如日本著名的建筑家安藤忠雄,在设计建筑东京的“表参道之丘”时,曾与日本著名的建筑公司“大林组”合作。安藤忠雄设计的“表参道之丘”全长280米,在“表参道之丘”接近完工时,“大林组”的施工人员对安藤忠雄说:“全长280米,分毫不差。”

安藤回答说:“没关系,相差个5厘米10厘米的,完全没问题。”

“大林组”的人当即正色回答安藤道:“那可不行!不能有丝毫偏差,这是身为技术人员的自尊心。”这也是一个匠人对自己的职业近乎自负的自尊心。

(村上春树)

日本的“匠人气质”,甚至在一个中国人很熟悉的作家身上都能看到。往往,作家最讲究的是创作灵感。但村上春树却把写作当成一种长期的修行。自村上立志当作家以后,他就把写作当作一份工作,每天规定自己必须在特定的时间段,坐在案前好好写。为了锻炼自己的毅力,他还跑马拉松。他笔下的人物大多颓废,生活漫无不目的,但村上自己却是“能断金刚”,一心只求在写作上修成正果。所以,他可能不是天纵英才,但经过多年打磨,却能写出在全世界畅销的作品。

日本人深受中华文明影响,但气质上却完全不一样。中日在传统上都重视道,但孔子说“君子不器”,而日本人却在各种“器”中去修道,发展出了诸如剑道、茶道、花道等。

同受儒家传统影响的中日两国对于“手艺人”认知也差很远。

“匠人”一词,在幕府时代就出现,是一个对拥有特殊技能者的尊称。匠人具备一流的手艺和技术,招徒传承,这股力量在日本民间是很强的大的,老百姓以此为荣,也对拥有的手艺忠贞不二,随时可以拿生命来守护。

但在官本位的中国,“匠人”近似于贱人,在社会上没什么地位。我们对王侯将相推崇备至,却鲜有给予建筑、音乐、陶瓷等领域的人以足够的地位。中国的许多国宝都是无名者的艺术,或是士大夫的业余特长。中国许多工艺失传,却在日本找到传承。

也许是因为有这种匠气,才有对物的充分尊重,才能有超一流的工艺水准,不管是打造一把利剑,还是做一碗荞麦面,抑或是生产一个马桶盖。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