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工程老太开天目亲历奇事
发布日期:2015-03-18录入:春雨
明珠经历过一些超常的事,包括开天目。讲出来不是要显示自己什么,而是证实特异功能等超常现象历来就存在着,只是在中国那个特殊的环境人们不敢讲,一讲出来就容易被扣上迷信的大帽子,成了政治打手攻击人的靶子。我想如果明珠阿姨若不是在国外,恐怕也不愿讲这些事。

天目的特异功能超常现象历来就存在(网络图片)

明珠经历过一些超常的事,包括开天目。讲出来不是要显示自己什么,而是证实特异功能等超常现象历来就存在着,只是在中国那个特殊的环境人们不敢讲,一讲出来就容易被扣上迷信的大帽子,成了政治打手攻击人的靶子。我想如果明珠阿姨若不是在国外,恐怕也不愿讲这些事。

明珠讲开天目的故事

炼气功的人都相信炼功可以开天目,有的人自己开了天目,有的人听别人说有天目。开了天目的人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对于这一点,修炼的人都知道。

说实话,我没有真正炼过气功,84年曾炼过五天气功,还炼得失常了,不想炼了,那些人心性也不好,你一旦出了问题,谁也不管,所以对气功很反感,从此就不再接触气功。因此,我的天目不是炼出来的,而是佛手开出来的,是一只大手的食指在二眉中间往上一点,从前到后一转,转通的。

这件事还得从88年4月5号谈起,就那一个晚上的经历,打破了我固有的人生观念。原来我的思想里面,受唯物论的影响,对一些超常现象认为是迷信,根本不相信。可是通过这一夜,什么都变了。原来认为迷信的东西都出现了,原来认为一切都是不存在的,这一下子都展现在眼前了。另外的空间,是人鬼共存的世界。

那天晚上,我的状态很奇特,你说醒着呢,我确实躺在床上睡觉,你说睡着呢,我马上就可以起来。你说不相信吧,那些确实是清清楚楚存在着;如果相信呢,用人的观念来看,这怎么可能呢?出现了这一夜特殊的事,我就知道有这些现象的存在,可自己也悟不懂,去问谁呀?我就打电话叫一个朋友到我家来。她是信佛的,天天烧香什么的。她来了之后,听我讲完,她说,这都是真实存在的,只不过用一般常人的肉眼看不到,开了天目就看到了。

从此以后,我便能看到一些超常的东西。不知什么时候起,我能看到邻居家怀孕的妇女肚子里面有小孩,男女都能辨别出来。但不敢跟人说,为什么呢?现在是一胎,一旦说了,若是女孩,会引起杀生;再一个就是我怕招惹麻烦,怕别人都来找我,我喜欢过宁静的生活。不过,也有特殊情况的,下面是几个小故事。

一.郑校长的外孙

郑校长是一所大专院校的校长,是气功爱好者,为人正直善良,我与他有过一面之交。有一天,他去我家玩,谈家常,说他女婿家里有堂兄弟六个,女婿是最小的一个,前五个人都生了女孩,一大家人都指望郑校长的女儿为那个家族生个男孩子。他女儿已经怀孕了,去医院检查过二次,都说是女孩。我不认识他女儿,他这样一语道破,我就看到她女儿肚子里是个男孩,我不假思索的说:“你女儿怀的是男孩儿。”他虽然不完全相信我的话,但还是抱着一线希望,第二天就把女儿带到我家来了,她女儿怀孕都六、七个月了,我当面一看就更清楚了,是个男孩。后来生出来真是个男孩。

郑校长亲自来报喜,并叫我为孩子取名儿,我本来与他们家也不太熟悉,就说:“你们家这么多人,我可接受不了这个任务。”他们家人说,不行,非让我起。我说,那就叫小虎吧。以后,你们愿改什么就改什么吧。

“那您为什么取个虎字呢?”

“因为我看见了一只虎。”

二.夜访

有一次小虎生病了。晚上十一点半,郑校长来我家,说,小虎住院四天了,高烧四十度不退,全家人很着急,那边亲家也来了,今晚把孩子接到家里,亲家那边催他来找我想想办法。我想,人家离这儿也不远,不去也不合适,但也不知道他得了什么毛病。

不一会儿,就到了他家,看到小虎脸红红的,烧得迷迷糊糊的,我上前摸了摸他的小手,想也没想,信口就说:“小孩子家没什么事,呆会儿我走了,他就好了,就开始睡了。”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说,在他们家呆了不到十分钟,我就回来了。

第二天,郑校长来电话,告诉我说,在我走之后,小虎真的就睡了,一睡十一个小时,烧也退了,能吃能玩的。他们二亲家都是政府部门的干部,对这件事感到很是惊叹,他们说:“这位一辈子搞工程的老太太怎么这么神哪?!”

三.超常治病

由于小虎的关系,和郑校长家就熟悉了。后来听说,他们家有了孙子,就去看望。那时孩子才几个月,我去的时候正发高烧刚从医院回来,睡觉呢。

郑校长夫人说,这孩子病了,感冒了,刚睡下。孩子是仰着脸睡的,我看见他的后脑勺上有一个大包,就问校长夫人。她说,“最近是发现他的后脑勺越长越大,你怎么看出来的?”郑校长因为炼过气功,悟性好,对夫人说:“别问了,那就去看外科吧。”并问我:“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我说:“到街上买点糖炒栗子,用毛巾包上,在后脑勺上热一热,然后把栗子吃了。”

“为什么要吃栗子呢?”

“其实随便吃点啥都行,早就好了。”

四. 家访

有一位医院放射科的主任由熟人带到我家来。因为都是病人求医生嘛,所以在医院里工作的人,习惯于目中无人,这位主任见到我说话也直截了当:“你帮我看看我有什么病。”

我也不客气:“您不会是专门来开玩笑的吧。您是放射科的主任,哪个器官有病,骨头有事,你一照不就知道了,为什么找我来看病?我可是没有雅性开玩笑的人。”

他说:“你说的不错,我就是想来证实一下,人是否真的有特异功能,说白了,我想验证一下真假。”那是在八十年代,特异功能现象比较多,但有些人根本就不相信。

我说:“我也想证实,反对盲崇。现在什么都有真假,气功也不例外。像你们医院也一样,外边的人一看都穿着白大衣,但也有假的,医院里也有假药,骗人不浅,不是吗?”

这时,我和他握过手,请他坐下,说实话,我并不欢迎这样的人来访。

坐下来我就说了:“别看你一米八的大个儿,看起来挺强壮,其实不然。你的二条腿受过外伤。”其它器官都看了,并一一道出真情。最后,他让我看他的食道,我说:“你的食道有一段不光滑。有一个壁龛一样的东西。”

这时,他很激动的站起来了,感叹的说:“我真的服了,人原来真的有透视功能啊。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你能准确的说出有病的地方,比X光还灵呢。”

原来他快退休了,退休之后,想探亲访友,游历名山大川,最担心的就是他这二条沉重的腿。他曾在文革中说过“错”话,去劳改,在一次挂语录牌的时候,梯子倒了,整个人摔了下来。因为是劳改犯,也没有人管,造成后遗症。走路看不出来,谁也不知道,我一语道破,令他很惊讶。另外,他最近已经查出食道有毛病。

后来,这位放射科主任特地到我家送我一本书,是一本人体器官的彩色图谱,这对我也有用,我也应该懂得人体结构。

五. 与灵魂交流

刘某是我年青时的同事,曾一起工作过多年。那时,他是建工组长,我是技术员。三十年以后,他患了晚期肝癌住了院,医院与我们家离得很近,我和老伴常去医院看望他。他手术前140多斤,做了手术只剩下八十多斤。癌症晚期很痛哪,他每天靠打杜冷丁维持着。

有一次我在客厅看书,突然听到有人叫我,我站起来,一看门开了,老刘就站在门外,一点声音也没有。那个样子是他没有生病时的样子。我一看不对劲儿,因为他病得很重嘛,住在医院里,所以就没有说话。他看了看我,出去了,然后门无声的关上了。三、四天之后,我又在看书,他在我家附近的一条大道上走,走着走着,他停住了,又喊我的名字,这时墙都没有了,他向我招招手,说:“我要走了。”然后就不见了。

我知道他快不行了,心里很难过,不愿再去医院。有一天,老伴说:“咱们去看老刘吧?”我说:“他走了。”他说:“没有啊,前二天我还看见他爱人了。”我说:“我不去。”老伴不高兴了:“你这人不正常,本来对人家挺热情的,为人家做饭,现在说不看就不看了。”

我也没法向他解释。最后他自己去医院了,回来对我说:“他还没走,跟我说了一个小时的话儿,总是流泪。”

我觉得老刘二次来向我道别,是不是让我给他的家人提个醒?我就找到他的亲家说了:“赶快准备后事吧,他已经不行了。”

这件事证明,人的灵魂可以自由的出去传达信息。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