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正钢妻子请风水师给老爷子测字:吉人天相,没事
发布日期:2015-03-21来源:凤凰周刊 作者:钟坚录入:春雨
核心提示:吴芳芳(郭正钢第二任妻子)前几年专门请了风水师同郭正钢一道赴陕西礼泉县郭的老家,到郭的祖宅坟地等处看风水作法,测字卜凶。吴还请该风水师为夫家的一位老爷子问了旦夕祸福。大师给吴芳芳口里说的“老爷子”测字的结果是:老爷子吉人天相,没事。

吴芳芳老家淳安县威坪镇朋村,从小到高中时代,吴芳芳都是在这里度过的。

数百名投资户到浙江省军区门口投诉申告。

原标题:郭正钢沉浮录

“最年轻少将”和他的商贾妻子

□记者钟坚 摄影冯存健 钟坚

中共中央纪委近年来多次强调,要重点查处十八大后还不收手、群众反映强烈等四类情况,郭正钢竟全部沾边,浙江省军区门口针对其妻的抗议也早已沸沸扬扬。这些都未能影响郭正钢的持续升迁:从浙江省军区政治部主任升任省军区副政委,并获少将军衔。如此“重病”仍能提拔,幕后运作过程令人不解且惊讶。郭妻明显不具备开发军地项目的实力与能力,却能手握军地,呼风唤雨,祸害民间,背后各种权力如何发挥作用,亦需厘清。

3月2日,中共军方权威部门对外公布了14名军级以上干部重大案件查处情况。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浙江省军区副政委郭正钢因涉嫌违法犯罪,于2015年2月被军事检察机关立案侦查。

当晚,中共党报《人民日报》微信公众账号发文称:“天上掉下个郭正钢,释放啥信号你懂的”。文章以调侃的口吻说“郭正钢今天火了,比郭德纲还火。在被查之前,那可是‘坐着火箭往上飞’……今天郭正钢被查,绝对算得上是‘天上掉下个郭正钢’”。

能在大陆两会期间获官方媒体以“你懂的”相称,足见郭正钢案件的特殊性——此前一年,两会期间官方话语出现“你懂的”一词,指涉的是级别远远高于他的周永康案。作为前任中共军方高层主要领导之子,郭正钢的特殊身份显然引起了官方媒体和公众的广泛关注。在大陆各社交平台上,郭正钢落马新闻的传播密度,也瞬间达到了与其少将级别不符的“刷屏”程度。

2014年3月15日,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徐才厚落马,成为中共军队反腐的高潮。此后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多次就军队反腐严厉表态,并要求彻底肃清徐才厚案恶劣影响并吸取教训。此次郭正钢等一批军级以上干部落马,显示了中共军队反腐步伐并未停滞,反腐决心值得期待。

1970年出生的郭正钢在落马之前,刚刚被授予少将军衔,成为中共最年轻的少将之一。郭以少将军衔公开出现是今年1月14日,其授衔应是在此之前不久。然而,2月即被立案侦查,可谓是任职“最短暂少将”。 

郭正钢如何“往上飞”,又如何“往下掉”,沉浮之路值得玩味。在中共持续、坚韧的高压反腐态势之下,郭正钢案所体现的军队权力泛滥、权钱交易、军队土地管理弊端等沉疴与潜规则,得以逐步暴露。

“掉下”的不仅仅是郭正钢,其第二任妻子吴芳芳(又名吴宥萱)也随之坠落。郭遭军事检察院带走,吴芳芳也告失联。在杭州,这位年近五十、其貌不扬的女子小有名气。从商20多年未有太大成就,却在不惑之年,从平民门第突入郭氏豪门。这桩奇特的婚姻之后,开着军、升格为少将夫人的吴芳芳在郭氏权力庇护之下,军产生意越做越大,染指项目越来越多。 

无奈吴芳芳实非能够操盘如此规模项目的人才。尽管在军区拿地如探囊取物,其老旧的“圈钱”式开发手段却以不断失败而告终。最终成了至今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以至于2013年以来,在吴芳芳军产项目中被骗、损失惨重的投资者们多次在浙江省军区门前聚集、抗议,甚至高呼“郭正钢还钱!”。 

中共现役高级军官的妻子在其丈夫所属单位土地上开发商业项目,并引发群众上门讨债、抗议,显然与军队应有形象严重不符,亦与郭正钢的军人身份和职责严重不符。 

中共中央纪委近年来多次强调,要把十八大后还不收手的、问题线索反映集中的、群众反映强烈的、现在重要岗位且可能还要提拔使用的四类党员干部作为重点查处对象。郭正钢竟疑似违反上述全部四条。尽管尚无官方信息显示郭正钢落法、违纪情节,但就《凤凰周刊》记者掌握的情况来看,其与商人妻子的“往下掉”,已经不算意外。

但郭正钢案为何拖延至今,仍有诸多令人费解之处。尽管与中共高层的要求全部违背,省军区门口的抗议也早已沸沸扬扬,郭正钢仍能在近年来稳坐钓鱼台,持续升迁,最终官至省军区副职,少将军衔,其考核与提拔过程,令人惊讶。郭妻明显不具备开发军地项目的实力与能力,却能拿军地呼风唤雨,祸害民间,背后各种权力如何运作,如何发挥作用,亦待揭开面纱。 

落马前曾被短期调查

2月11日晚7时,浙江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临时召集各常委开会。会议时间极短,仅约半小时,议程也只有一项,追加许可最高军事检察院向浙江省人大报送的《关于提请许可对省人大代表郭正钢采取强制措施的报告书》。 

浙江省人大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称,2月10日上午,省人大常委会就接到了军方提请对郭正钢采取强制措施的报告,人大主任会议当即许可了军方报请的这一事项。10日下午4时,在西湖边浙江省军区大院郭正钢的办公室,“军事检察院的人向他出示了法律文书,让他换上便装、戴上口罩,将其带走。”接近军方的消息人士称。

有消息源透露,郭被带走当日,军事检察院人员连夜搜查了上城区清波门省军区家属院内郭正钢的家。郭正钢是浙江省第十二届人大代表,在去年年末的军队人事调整中,由省军区政治部主任转任省军区副政委,少将军衔,成为大陆为数不多的“70后”将军之一。 

“部队办案先期都有调查,取得证据,掌握了部分材料后再抓人。”文职三级、军队著名作家石祥告诉《凤凰周刊》记者,从目前情况看,郭正钢涉嫌违法的证据不能说已全部落实了,但应大致已有方向,还需要通过找他本人来深入侦讯。

知情人士向《凤凰周刊》披露称,郭被带走几天后,郭的司机也被带去协助调查。办案人员正告他,对郭正钢的监视已有5、6个月了,知道什么就说什么,检方还询问郭的司机,郭有无转移资产之类。 

多位浙江军界人士亦证实军事检察院工作人员曾长时间驻点浙江,但有人以为这跟浙江当地军地纠纷和老干部上访有关,很少有人与郭正钢产生联想。更早的去年7月,郭正钢夫妇传闻被纪委人员带走协助调查,此传闻在海外传得沸沸扬扬。 

去年7月中旬,本港媒体《明报》报道,郭正钢夫妇因涉及相关案件已被解放军纪委带走协助调查。此后8月初的浙江省内一个公开活动上,郭正钢以省军区政治部主任的身份再次出现,消解了外界的疑惑。不过,多个军内外消息源向《凤凰周刊》记者表示,郭氏夫妇去年7月前后确实被军纪委人员找去问话,短期调查后返回。

吴芳芳在去年与商界朋友的一次聚会上,还主动向大家解释了被问话的内情。知情人透露,吴称是因为上头调查夫家送给其子出生百日的礼物——一张银行卡。吴脸上挂着笑,用轻松的口气告诉她的朋友们,“那张卡上不过二十来万元钱,都被她用于在杭州江干区四季青面料市场的装修投资上了。”这一细节尚无更多信息源证实。 

看上去,郭正钢的政治仕途仍然很顺利,甚至有了新的变化。郭最近一次在公众面前露面是2015年1月14日,浙江当地媒体在报道浙江省军区党委十一届九次全体(扩大)会议时,郭正钢佩戴少将军衔亮相,职务也由原来的省军区政治部主任改任副政委。但了解郭的人则发现,电视画面上的郭少将形容憔悴,不复有以往神采。 

资质平庸、进步飞快

对郭的新职务军衔,大陆媒体多有解读。不解内情的部分人士认为,这是郭正钢年少得志,擢升少将,委以重用。事实上,按大陆军官任职条例,副军职的大校在满规定年限后,晋升为少将是常规动作。郭2010年晋升大校,去年“八一”前后,已满任职年限。

不过,有熟悉军内人事的知情人表示,郭正钢被授予少将军衔及其职务调整仍有令人费解之处,从理论上讲,由政治部主任转任省军区副政委也是提拔。早已发现问题,为何还“带病授衔”、“带病提拔”?

也有分析人士认为,郭正钢由部队的部门主官转任省军区的副政委,表面上似予以重任,但实际上属于转任闲职,或为后期的查处做铺垫。在易职副政委后不出三月,郭正钢便被军事检察院正式拘捕。

郭少将2月被军事检察院带走后,陆媒波澜不惊,系事出有因。按大陆省级人大的议事规则,司法机关对涉嫌违法的人大代表采取拘捕等强制措施,要报请本级人大常委会许可,常委会许可的决议通报一般须见报。上述浙江省人大官员称,郭正钢事涉“政治敏感性”,人大最终决定不予见报公告。 

不过在更早的一段时间里,在兰州军区所辖的47军成长的郭正钢并不为多数人所知。47军是郭父的老部队,让自己的子女在前辈工作过的地方经受锻炼在大陆军界似乎不难理解。郭正钢起初在47军通讯团下属分队担任指导员,成为野战军部队一名基层政工干部。郭正钢的一位昔日同僚称,郭正钢走路很有特点,“两个膀子左摇右晃,像个‘甩子’似的。” 

“在团里的时候,郭父一开始不管他,任其自己发展。”郭正钢老部队的一位领导告诉《凤凰周刊》,身为政工军官的郭正钢在这方面能力一般,讲课、备课等水平很是普通,“没有他父亲,小郭是上不到现在位置的。”上述领导评论说。 

在团里待了没几年,一纸调令,将郭从部队基层调到解放军总后勤部机关任职,“郭那时分管总后院校的招生工作,是个闲职。”海外舆论曾有反映,郭正钢在总后任职经常不上班。在北京总部机关任职期间,郭正钢开始了他的第一次婚姻。有知情人介绍,郭的前妻是总参通讯总站的干部,浙江杭州人,郭与前妻育有一女。

2007年,37岁的郭正钢从总后空降到浙江省军区任职政治部副主任,是当时全军最年轻的正师职干部。上世纪80年代,经历了对越自卫反击战和“两山”轮战后,中共军队破格提拔了一大批经历过战争锻炼的年轻的优秀师、团职干部,此后便无先例。 

从基层到总部,再从总部下放东南沿海的浙江省军区“锻炼”,在军内拥有充分资源的郭正钢已走上快速擢升之路。 

无名女商人“一夜暴富”

郭正钢空降浙江那年,年届不惑的杭州淳安女商人吴芳芳遇到她生意场上的最大抉择。 

杭州城市东扩后,2007年六七月份,位于杭州下沙九堡地块的浙江省军区农副业基地土地对外招租。“这是部队土地第一次投标,四块地,500多亩,”当年参与军地招投标的杭州银沙实业总经理周正华回忆,5个标的土地共有20多家投标企业参加,军方还成立竞标小组,实行暗标形式,“最后中标的几家企业凭着实力和自己的报价单争取到这块地。” 

“中标企业需交纳3000万元保证金,听说吴当时手头只有1000万。”吴没什么钱,正为几千万的保证金着急,一位投资户透露,吴芳芳想法取得一块地的租赁权,后来向绍兴柯桥的三个老板借了3000多万元,从其他企业转手获得了另一块军用地,“很高的利息借的,现在还在还着本息。”

温州商人李锡藻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吴芳芳拿下下沙的军用土地后,建第一个市场项目的时候,还向他借了250万元。李后来几次向她索要,“她总是信誓旦旦地承诺,明天给,后天还,但明日复明日,结果不了了之。”这以后,李锡藻就没法再找到她。 

在商贾大腕云集的浙江,小商人吴芳芳实属籍籍无名之辈。吴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开始经商,尽管折腾过很多行业,但与她相熟的一个朋友感觉她“好像也没赚到什么大钱”。不过,有人却称她有一定魅力,公关社交能力出众,能让很多圈内人围着她转,“这个女人胆子比男人还大。” 

吴芳芳拿下下沙军用土地过程中是否有权力的影子作祟,目前不得而知。不过,一介小商人在并无资本实力情况下,几乎以空手道手法获取偌大的军产项目,虽宣称经过公开招拍挂程序,但其结果确实令人惊诧。 

与吴芳芳有过合作的杭州某集团俞总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吴芳芳曾与某集团合作开发湖北天门义乌小商品城。吴出任湖北天门义乌小商品城管理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吴没有股份,只是让她帮助市场招商。”俞称,吴经商之术,似乎乏善可陈。

湖北天门的小商品城的招商,吴芳芳采用“售后返租”那一套,以最高8%的年回报率吸引客商,“当初弄得轰轰烈烈,结果留下了很多后遗症。”俞总抱怨说,对招进来的商户,如此高的回报率公司根本无法兑现,市场不久就瘫痪掉了,吴留下的烂摊子,公司最近才刚收拾好。

同吴芳芳有过商业合作的人,对她的评价不高。吴芳芳的朋友、曾经打算参与接盘的一位杭州商人在分析吴芳芳几番操盘失败的原因时说,“她做大项目都没有专业的运营团队;给出的回报率奇高,与租金不成比例。”

吴芳芳在2007年介入下沙军用土地开发后,她的事业似乎大开大阖起来,前期顺利的招商,吸引了大量中小业主的投资款,吴芳芳也一夜之间从一个普通小商人成为身家亿万的女浙商。

因为租用军产搞开发,吴芳芳开始频频接触军界人士。彼时,吴芳芳是一个有夫之妇。吴芳芳的前夫是杭州司法系统的一名资深法官,两人是高复班的同学,“在班里就谈上了恋爱,”熟悉吴过去经历的一位人士介绍说,吴芳芳当年没有考上大学,其前夫考了几次终于考上,大学毕业后分配在淳安县法院。

上世纪90年代初,吴芳芳和前夫结婚,吴招工分配在桐庐县分水镇医院,她前夫在淳安。两地分居的吴一度想调到淳安千岛湖老家,几经努力,事情有了眉目,但最后功败垂成,“淳安这边医院要她,但分水那边却不放。”上述人士说,吴一气之下下海创业。 

吴芳芳第一次尝试经商,“由一个杭州人带着做柴油生意,那时我看到过的。”朋村村民吴亮(化名)说,吴做柴油生意的时候,赚了一点小钱。后来到淳安县城中心的排岭开了一家饭店,但又亏了钱,就不开了。 

“公子哥式任性”

吴芳芳搞军产开发之初,和郭正钢并无交集。“那个时候,两人不认识。”但吴芳芳与前夫的感情这时出现了问题,“以前去吴芳芳滨江的家里,都碰不到吴,从大儿子生出后,两个人就不住在一起。”吴的一位干亲说,她一星期都不回去一次,有时甚至更长时间,难得会在家里找到吴芳芳,“那时她大概在外面跑生意”。 

与前夫若即若离间,吴芳芳似乎另有一段短暂的感情。吴军产项目建设方的一位项目经理称,对方是一位20多岁的富阳小伙,给吴芳芳开车。这位何姓小伙后来成为吴芳芳公司的副经理。吴芳芳起初几乎与何谈婚论嫁,但在结识权势更大的郭正钢后,两人遂闹分手。那小伙狮子大开口,要吴给他一部车子,600万元,再在杭州富阳当地造一幢别墅,“这个事情是事实,在工地上的人都知道。”该项目经理称,此时吴手里正好有大量的投资款,吴基本满足了他,小伙的别墅还是吴让项目方的一个老板去给建的。 

2011年11月初,吴芳芳与结婚21年的前夫离婚。“吴芳芳的离婚是因为认识后面一个老公还是其他原因,我也搞不清楚,”

接近吴芳芳的一位身边人分析,也可能是吴芳芳做生意牵涉到向部队租地皮什么的,他们两个才开始熟悉起来的,没有人能知道他们间的秘密。接近吴芳芳圈子的一位商人说,吴芳芳能吹胡侃,善于交际应酬,作风豪放。已近天命之年还常穿红色高跟鞋、超短裙和低胸上衣。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