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伯被人设陷教训所有批评政府者当记取
发布日期:2015-04-07来源:感悟生活新浪博客作者:感悟生活录入:春雨
区伯这事,再次对所有批评政府者提出了警醒。无论是政府列为敌对势力的异议人士,还是像区伯这样自以为帮政府反腐的“麻烦制造者”,任何让官方和众多官员不爽的人,都可能被嫖娼、被吸毒、被各种犯罪,你自己必须时刻保持清醒和警惕。
 
  区伯今日凌晨由广州警方接回广州,他在回广州的路上,区伯接受了澎湃新闻的专访。从专访内容来看,区伯虽然受了点惊吓,但头脑清醒、思路清晰,对事件的来龙去脉解释得非常清楚。我认为,区伯对整个事件细节的描述真实可信。
 
  可以断言,正如我此前转发网友文章中表明的态度,区伯被人设局落入陷阱,至于是长沙警方设局还是广东警方设局,或者是两地警方联手设局,或者是区伯得罪的人设局,目前无法做出定论。同样可以肯定的是,对区伯的设局,经过长期精心策划,而区伯则陶醉于自己的良好感觉,一步步落入陷阱。
 
  虽然设这个陷阱的幕后主谋无法确定,但有两个关键人物可以追踪:一个是在网上引他上钩的是一个网名叫“春桑”的王姓年轻人,另一个是出钱设局的陈姓老板。其他涉案证人中,另外一位彭姓年轻人跟小王一样都是陈老板雇用的,跟陈老板应该很熟悉,而两个女性性工作者则是陈老板临时找来的。区伯有他们的电话,还有网上聊天的记录;长沙警方指控区伯付了1200元嫖资,只能来自陈老板及其手下的证言,而警方制作任何证人证言,一定会留下证人的真实身份信息。如果警方愿意主持正义,还原事实真相,找出这两个关键人物是轻而易举的事。
 
  我认为,区伯完全可以依法律程序,打行政诉讼,通过律师获得警方指控付了1200元嫖资的法律依据,从而追踪到设局者。如果警方不提供支付了嫖资的证据,则区伯是行为难以定性为嫖娼——性交易必须有给付钱财的承诺和行为,而区伯虽然接受了一位送上门来的女性朋友投怀送抱的好意,但并没有跟她谈钱财交易,按区伯的说法他没听到陈老板跟送上门的女性谈嫖资,甚至不知道陈老板是否支付了金钱(他开始对警方说不知道,但在警方的诱供下后来也说记不清楚了)。如果说区伯嫖娼的违法行为成立,那介绍妇女卖淫的陈老板则涉嫌介绍妇女卖淫的刑事犯罪,长沙警方不抓设局者不但耐人寻味,而且涉嫌渎职,实属不智。
 
  在这个设陷迷局中,谁将法律禁止公开的涉及个人隐私的处罚违法上传到了网上,也是可以追踪的线索,但没有公安的帮助,同样无法取得有效的证据。至于长沙公安拒绝律师会见,给区伯录像上电视等行为,可以理解为设局者本身的心虚,也可以是陷入舆论被动后的自证。虽然无法断定属于何种情形,显然警方并不站在区伯一方,并不指望找出事实的真相。这当然是可以理解的,也是非常可恶的。
 
  区伯这事,再次对所有批评政府者提出了警醒。无论是政府列为敌对势力的异议人士,还是像区伯这样自以为帮政府反腐的“麻烦制造者”,任何让官方和众多官员不爽的人,都可能被嫖娼、被吸毒、被各种犯罪,你自己必须时刻保持清醒和警惕。须知任何人只有被有关部门关注,你的任何一言一行都逃不脱他们的监视,不要说动静很大的嫖娼,就是你上厕所尿尿的快慢缓急他们也一清二楚!
 
  不说别人,就我自己来说,虽然我不是异议人士,也远不如区伯知名,但我因为经常网上发文章批评政府,而且建了一个时政QQ群,公开了自己的QQ号,也经常有一些不怀好意的人引诱我说些不该说的话,约我一起出去游玩,对此我一向以如履薄冰的态度,时刻注意坚守法律和道德的底线,以免让人抓住任何把柄,令自己落入难堪的陷阱。
 
  区伯的错误在于,他轻信了素不相识的网友,轻率地接受了他人的“好意”,出事后又缺乏专业的反侦查能力,甚至相信警方安排的好意,比如出于对拘留所美女所长的好感,一而再而三地落入警方设好的圈套中,坐实自己嫖娼的指控,并且录制了自己“认罪”电视视频,使个人人格尊严和社会声誉受到不应有的侵犯。
 
  我的建议是,如果你做一名批评政府者,不管你抱着多么崇高的理想、多么真诚的愿望、多么善意的立场,你必须记住你是政府的麻烦制造者,总有人千方百计给你找麻烦。你一定要小心谨慎,洁身自好,切莫碰触违法犯罪的红线,时刻警惕落入他人设计的陷阱;万一不慎被人设局,你必须非常清楚,审查、关押你的人,全是你的敌人,不管对方多么漂亮、多么温柔、多么为你着想,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坐实你的罪名,让你身败名裂,你必须以坚定的意志,坚守事实真相,而不是违背事实做认罪交易的妥协。
 
  另外,我也奉劝所有批评政府者,如果你做不到严于律已、洁身自好,不具备识别敌友、辨别陷阱的能力,并且在万一落入陷阱时又没有澄清事实真相的意志和能力,甚至总是落入他人的误导中,那你就不应该选择给政府找麻烦,而应当像带鱼、花冠一样歌颂大好时代,努力传播正能量;要不你就做好被嫖娼、被吸毒,甚至被自杀、被击毙的思想准备。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